科幻
陈楸帆:为什么是科幻,而不是其他文学作品,能够消解人类的结构性焦虑?

科幻小说不是预测或者逃避,而是一种想象力的实验,是一种对完美的启发机制。它是一个认识论而不是本体论上的存在。

刘慈欣获“克拉克想象力服务社会奖” 称想象力是人类胜过AI的唯一优势

刘慈欣在授奖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谈到,教育体制对于想象力的培育至关重要,但如果要中国实行美国的教育体制,则会有灾难性的后果。

酷儿爱恋与魔法森林:属于女性的科幻宇宙

蒂莉·瓦尔登在《阳光之上》里面创造了一个关于女性、酷儿爱恋、古老建筑和参天大树的科幻宇宙,不过这本书可能会惹恼科幻纯粹主义者。

《攻壳机动队》:日本“安保一代”的精神遗产

全国动员的战争、美军的占领、冷战、世界各地从未停止的内战和民族冲突,借由这无数的战争支撑、在血腥之上建立起的经济繁荣,这因为对战争的恐怖而不在乎好坏、不光荣的和平。

从手机到人工智能:新技术正在打破机器和人的边界

新技术正在打破人与时空的边界,正在参与新城市的构建,如同真实上演的科幻小说。同时,关于新技术将取代人力而造成大规模失业的恐慌也甚嚣尘上,新技术究竟是人类的竞争者还是解放者?

N·K·杰米辛连续三年获雨果奖最佳长篇 右翼保守派科幻终结了吗?

随着女性作家在所有科幻小说奖的主要类别均有斩获,以及N·K·杰米辛连续三年拿下雨果奖最佳长篇小说奖,右翼团体在科幻领域的影响力正式走向了终结。

从弗兰肯斯坦到匹诺曹:小说里的10大经典人造生物

傀儡人、克隆人、赛博格(半人半机器生物)以及玩偶……这些是有史以来最为重要的警世故事中的几例。

35年后重读艾特玛托夫:失去记忆、盲信未来的我们将何去何从?

今年是艾特玛托夫逝世十周年与诞辰九十周年,《一日长于百年》再版。 在旧版问世三十余年后,这个故事在今天又有着怎样的新意呢?

一本以生殖革命为主题的科幻小说赢得了2018亚瑟·C·克拉克奖

评委们称赞安妮·查诺克的小说《时间开始前的梦》“无声胜有声”。

科学家钟爱的五部科幻作品

科幻作品与科学研究早已不再泾渭分明,《卫报》请到5位科学家谈了谈那些给予他们研发灵感的科幻小说及影视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