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深度】深圳专车俱乐部调查

网约车商业运营模式正面临挑战。2016年底,在深圳网约车新政出台之后,那些之前看到网约车有利可图涌入市场的司机们,因为不再“合规”而面临何去何从的境遇。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怎么搞的,他们的人也不知道。”季国军嘀咕着走出大厅,在门口有些沮丧地点起一根烟缓缓神儿。

1月11日上午,他特意打车从龙华新区跑到位于南山区的深圳滴滴车主俱乐部,急切地想问清楚一件事,他看中的那辆黑色、价值20多万日产奇骏以后还能不能接专车的单。

深圳滴滴车主俱乐部。摄影:罗松松

他身后的滴滴车主俱乐部是座二层的白色建筑,处在一个二手车市场内,附近有车管所和加油站。透过玻璃外墙,可以看到大厅里身穿橘色制服的工作人员,处理司机注册、更改车辆和个人信息、投诉是他们的日常。但最近,像季国军这样跑来打听网约车新政的越来越多,司机们都关心新政实施后还能不能接单了。

新政来了

2016年网约车市场瞬息万变。

经历了激烈的“补贴大战”,7月28日交通部发布《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终于让网约车在中国获得了合法身份。不过在2016年10月8日,北京发布的征求意见稿中要求“京籍京车”,上海也出台了相近的规定,之后很多城市都参照这两座城市制定了类似的规定。

12月21日,北京、上海和广州三个地方同时颁布了网约车经营服务管理实施细则,此前草案中的“京人京牌”等规定继续保留,对于车龄、车轴距等也都有具体要求。

随后,深圳在12月28日发布《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下称暂行办法),要求网约车司机必须拥有深圳户籍,或者是持有居住证。按照排量和轴距的要求,车必须是中级车,司机需要通过考试才能拿到《网络预约出租汽车驾驶员证》。

一时间,此前看到网约车有利可图涌入市场的司机们,有大批因为不再“合规”而面临何去何从的境遇。

根据财新之前获得的数据,滴滴北京注册司机数量为110万,活跃司机数量逾20万,但只有10.7%符合京籍规定。

据深圳一位出租车公司总经理向界面新闻记者透露的数据,滴滴深圳注册司机逾30万,其中大概20万是异地车牌,拥有深圳本地牌照的车辆只有10万辆,这其中活跃(每天工作工作8个小时)的司机只有2万多名,最高峰的时候不超过5万名。

至于季国军所关心的SUV能不能接专车订单,暂行办法中没有规定。滴滴的员工告诉他,具体的细则他们下面的人也不知道,要等高层的通知,因为政策变化实在是太快了。

的确,作为网约车平台,面对突如其来的新政,滴滴也在调整、适应中,包括战略上的拓展:开拓海外市场、上线租车业务、与出租车公司合作。

这些动作会分摊掉部分网约车新政带来的市场风险。一旦大批司机不合格而流失将意味着供给减少,车价必然会上升,进而影响乘客的打车频率,业务也势必会萎缩,滴滴将会被迫成为一家“中高端出租车公司”。 

“还干得下去吗?”这是不少网约车司机脑袋里的问号,相比季国军在担心SUV如果只能拉快车不合算,另外一些司机在考虑另谋出路了。 

就如滴滴去年在回应网约车草案的声明所说:“大量的网约车司机将面对失业打击,成为社会闲散人员,重新寻找工作。”

预料之中的出局

在滴滴车主俱乐部门口,45岁的周振邦一脸愁容。

“刚才问了滴滴的人,他们说5年以上的车以后都接不了单了。”他告诉界面新闻记者,神情颇有些落寞。

深圳的暂行办法中有一条严苛的硬性规定,“行驶证载明的注册日期至申请之日未满2年”的车辆才能申请《网络预约出租汽车运输证》,并且在最后明确写到“本办法自公布之日起施行”,没有设置缓冲期,这意味着车龄超过2年的车将会勒令退出网约车市场。

去年12月28日,新政出台之后,深圳交通部门再次约谈了包括滴滴在内的网约车平台,要求他们尽快申请《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许可证》,并且立即停止向不符合许可条件的车辆派单,尽快自觉清退不具备合法资质、不符合要求标准的车辆。

1月初,周振邦的账号突然被封了,虽然预感可能和刚出台的新政有关,但他还是想来俱乐部问清楚,回复让他很失望:他开了快10年的本田没办法再接单了。

在加入滴滴之前,他和朋友去杭州大学城开过个100多平米的餐厅,生意惨淡被迫关门,他一人亏了30多万,一纸政令下来,他又需要另谋出路了。

据滴滴员工透露,新政目前还没有立即严格执行,异地车在深圳以后肯定不能跑了,但是5年以内的车还可以继续接快车单。

一位在深圳跑了一万多单的司机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如果深圳真开始严格执行新政,90%以上的司机都会被“淘汰”。

上述深圳出租车公司总经理透露,滴滴平台上活跃的、拥有本地牌照的车辆最高峰的时候只有大概5万辆,这5万辆车多少能够同时符合轴距(2700mm以上)、排量(1.75升以上)和车龄(两年以内)的要求,多少司机拥有深圳户籍或者是居住证呢?

1月19号,深圳组织了第一场网约车驾驶员从业资格考试,28人考试只有两个人通过。在此之前的1月9号,广州组织了第一场网约车驾驶员证理论考试,19个人当中只有两个考过。从目前参与网约车考试的人数看,注册司机如果资质不符合规定,或者不希望将车辆转为营运性质,都不会热衷去参与考试,而且参加考试的司机中能够顺利通过拿证的司机也只是寥寥。

根据广州市交通部门的介绍,截至2017年1月8日,只有2101名司机通过网络预约报名考试。根据北京交通部门的数据,目前有将近2万人申请了网约车考试,只有活跃司机数量的十分之一。

能跑一单算一单

去年7月份,46岁的谷峰专门从湖南衡阳老家来深圳跑滴滴,还为此卖掉了老家的奇瑞小轿车,买了一辆全新的帕萨特,上的也是深圳牌照,但是按照暂行办法的规定,他也没有资格申请注册成为一名合法的网约车司机。

暂行办法规定,申请《网络预约出租汽车驾驶员证》的驾驶员必须符合的条件中,第一条就是:具有本市户籍或者持有有效的《深圳经济特区居住证》,想要获得居住证需要满足两个条件,除了需要拥有合法稳定住所以外,还需要有稳定的职业(参加社会保险连续满十二个月或者申领居住证之日前二年内累计满十八个月),这一点,谷峰不符合条件,他来深圳才半年。

刚来深圳的那段时间,谷峰每天工作12个小时左右,刚开始的一段时间收入还行,现在收入降到大概每个月六千多,跟以前在老家差不多,在一个300多人的滴滴司机群里,他的收入只能算一般。在这之前,他在老家开“黑车”拉客,后来因为个好几个固定客户都相继买车了,他也就没了稳定的收入来源。

“每天工作是很累,但是既然来了,又买了车,你不可能一天只开几个小时,我们毕竟还有一个家庭,两个小孩正在上初中,少说一年也要四万块。”他有些无奈。

谷峰说他平时不怎么关心政策,因为总是变来变去的。“政府不可能说一下子就不让搞了吧,我们司机只能是接一单是一单,有新情况到时候再说。”他说。

在滴滴车主俱乐部附近的一块空地上,27岁的徐飞正站在一辆红色福特车旁边,他表哥正在帮他拍照。

上个月,他从河南许昌老家来到深圳,开他表哥的车跑滴滴,还没跑到100单,结果因为“车辆注册信息不实”被封号,他联系了好几次客服,但是问题一直都没有得到解决,到俱乐部之后,工作人员又让他重新拍张照片。

徐飞没有深圳的户籍,也没有居住证,他在深圳开的车也不是自己的。按照最新的规定,那辆红色福特在排量和轴距方面也不符合要求。“如果深圳这边真的做不了,那就大不了不做了呗,回郑州干去,那边单多。”

从目前看,新政颁布以来还在过渡期,没有完全到位。目前深圳道路上跑的很多网约车车龄都超过2年,像谷峰这样一边干一边观望的还不少。

不过,新政也提供了一个重新入场的机会。打算把老车卖了换新车的季国军就是看准了这个风向。“假设我刚买的车可以接单,十来年的旧车也可以接单,那么这就没有意义了,肯定要有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新政)需要立马执行,这样的话,很多人都会被踢出局,竞争就会少一点。”他说。

虽然季国军在2015年年底就注册了滴滴,但只是平时有空跑一下,到现在一年多接的单也没有超过50个。用他的话来说,“兼职跑不划算,有些乘客离你好几公里远,来回一趟怎么赚得到钱?全职做才能赚钱。”但现在没有了其他稳定收入来源,为了进一步了解行情,他这几天打了不下十次滴滴咨询。

很多人被套进去了

在开滴滴之前,季国军曾经在华强北做电子生意,把手机出口到迪拜和东南亚地区,生意最好的时候一个月能净赚二三十万,2007年到2011年也是他人生最风光的时候,但是随着智能手机的兴起,他所在的公司因为没有核心技术,产品缺乏竞争力,生意一落千丈,最后只能在2013年关张大吉。

公司倒闭后,他还做过一年多手机排线的代工生意。2016年开始炒股,炒房,因为股市不景气,最后亏的一塌糊涂。

“去年,我有朋友做VR(虚拟现实设备),做电动平衡车,做好了就发财了,做滴滴(司机)只是一个暂时的过渡,有好的项目还是会做其他的。” 他向界面新闻记者说起打算。

季国军没有把开滴滴当作长久之计,但据他了解,很多人被套进去了。

“他们都是从租赁公司那里租车,每个月交几千块的租金,合同一般是一年或者是三年,他们现在想不做都没办法,不做押金就拿不回来了。我今天坐车就碰到一个。”季国军说。

在滴滴、优步刚刚火起来的2015年,催生了大量租赁公司。

为了规避交通部门的查处,私家车车主可以将他们的车挂靠在租赁公司(这种行为后来还是被定性为“非法营运”)。除此之外,这些租赁公司还将新车和车牌租给没有车,但是想加入专车平台的司机,按月收取一定的租金,流水达到一定数额之后再返还给他们一定数目的奖金,并且许诺他们三年之后,车可以归他们所有,这些看似优厚的条件将大量司机笼络至滴滴、优步专车平台上。

但是随着订单下降,补贴减少,越来越多的司机逐渐意识到这门生意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做。

“这些司机每天累死累活十几个小时,交完租金之后,每个月到手的只有五六千,连出租车司机都不如。”季国军觉得滴滴司机们现在的收入水平离他的期望值(月收入1.5万)相差甚远。“如果SUV接不了专车的单,那我就要好好考虑一下了。”

被“放大”的师傅

季国军在走出滴滴俱乐部的时候,注意到了里面摆着两排画架,上面是一幅幅滴滴司机的生活和工作照,门口一块巨大的海报上面写着:师傅,网约车时代出行影像记录,“师傅”两个字在海报上被特意放得很大。

在网约车没有出现之前,“师傅”是传统出租车司机的专称,但是互联网公司发起的技术革命颠覆了整个出行市场,改变了人们打车的习惯,尤其是当“人民优步”以及“滴滴快车”业务在2015年上线后,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得到“师傅”的称号。

汪博的照片也在其中的一个画架上。今年40多岁的汪博是深圳最早一批注册滴滴的司机,也是滴滴平台第一个订单过万的司机,现在他已经接了将近1.5万单,评分4.99,被滴滴评为“全国十大司机”之一。

从2014年10月17日开始,汪博开始被人叫做师傅,直到现在已经有823天。

在干滴滴之前,他和朋友在佛山开了一家小物业公司,每个月收入5000多元。到了2014年8月底,滴滴专车在深圳上线,汪博的朋友让他来深圳试试,住了一个星期之后,汪博决定开始跑滴滴。

刚开始的时候单还不算多,但是随着资本市场对于互联网专车的狂热,并且给出一轮又一轮的巨额融资之后,滴滴和优步的业务猛增,汪博的收入也就立刻破万了,最高的时候每个月可以高达4万,每天工作14个小时也是常态。

“原本一个人的本事,你给他1千块就可以,突然间人家给你3千,你说你休不休息。”汪博说。

这种好日子一直持续到了去年夏天。

2016年上半年,专车平台之间的“补贴大战”还在继续,滴滴拿到了一笔45亿美元的巨额融资,投资方包括苹果,中国人寿及蚂蚁金服、腾讯、阿里巴巴、招商银行以及软银等股东也参与了,Uber则是拿到了沙特公共投资基金的35亿美元融资。

但是随着滴滴出行在去年8月1日收购中国优步,滴滴在移动出行领域占据绝对的垄断地位,补贴逐渐消失,平台对于司机的要求越来越高,司机们的好日子渐渐到头了。汪博的收入从以前的每月三四万逐渐下降到现在1.2万至1.5万之间,但是他对现在的收入情况也已经很满足。

“一个人看你觉得自己值多少钱,比如说我干一份工,人家给我3千块,但是我觉得我值8千,那我就去找8千的,如果人家给我3千,心里面觉得3千给我有点多了,那就老老实实干下去。”汪博觉得如果政策和身体允许,他还想干几年。

他也听说了刚出台的新政。“不要说90%,95%的司机都不符合要求。如果这关攻不下来,滴滴在深圳不就要停了?”他反问道。

按照深圳现在的规定,汪博也没有资格申请成为一名合规的网约车司机,原因在于他的车是2014年10月份注册的,距离现在已经超过两年。“听租赁公司说,原来已经注册过的司机会给一个缓冲期。”

实际上,深圳的新政是立即执行,没有设置缓冲期。

(除了汪博,其他名字都是化名)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17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