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香雪制药还款逾期被强制执行,多次“卖子”仍存债务危机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香雪制药还款逾期被强制执行,多次“卖子”仍存债务危机

香雪制药依然存在大量借款集中到付的风险。

图片来源:界面图库

界面新闻记者 | 李科文

界面新闻编辑 | 谢欣

香雪制药3月27日公告,公司及子公司广东香雪智慧中医药产业有限公司(下简称:香雪智慧中医药)与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五华县支行(下简称:中国农业银行五华支行)金融借款合同纠纷达成和解。

此案涉案金额为2.46亿元。不过,因香雪制药及子公司香雪智慧中医药流动性紧张未能按期履行支付义务,中国农业银行五华支行向法院申请了强制执行。

在此之前,香雪智慧中医药已将包括五华县水寨镇进城大道边土地使用权、五华县经济开发区进城大道大岭段香雪中医药公司综合车间(A、B、C三部分)等资产中国农业银行五华支行抵押。抵押物资产价值足以覆盖案件涉及的金额。

香雪制药成立于1986年。2010年12月,香雪制药登陆深交所创业板,主营业务为现代中药及中药饮片的研发、生产与销售,辅之医疗器械、保健用品、软饮料、少量西药产品及医药流通等。子公司香雪智慧中医药成立于2019年,主营业务为药品生产、销售。

香雪制药及子公司香雪智慧中医药与中国农业银行五华支行的纠纷起源于2020年3月27日双方签订的固定资产借款合同。后双方签订了5份补充协议。

中国农业银行五华支行表示,香雪智慧中医药提款后,每月支付利息均存在逾期还款的情形。2023年11月香雪智慧中医药按约需偿还部分本金,但未按期偿还,已构成根本违约。

中国农业银行五华支行表示,根据《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固定资产借款合同》5.1、5.2、5.3条的约定及民法典关于根本违约的规定,其在2023年11月10日向被告发送合同解除函,合同已正式解除。

香雪智慧中医药还与中国农业银行五华支行签订了《最高额抵押合同》,提供前述提及的抵押物作为本案借款的抵押担保。香雪制药在2020年3月27日签订了《最高额保证合同》,承诺对本案的债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 

据2023年半年报,香雪制药为香雪智慧中医药承担连带责任担保,实际发生日期为2020年5月10日,担保额度为5亿元,实际担保金额为2.44亿元,担保期为10年。

在此之前,中国农业银行五华支行要求香雪智慧中医药立即偿还借款本金 2.44亿元、利息153.75万元(利息暂计至2023年11月10日,从2023年11月11日起的利息按合同约定的利率计算至偿还之日止)。

此因偿还不上银行借款而被强制执行对香雪制药来说并非特例。界面新闻通过天眼查统计,香雪制药的被执行信息多达8条,被执行数额超9亿元。并且,执行信息集中在2023年4月之后。

例如,2023年8月29日,香雪制药发布一则公告称,公司与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广州开发区分行(下称:中国银行广州开发区分行)于2021年6月、2022年5月分别签订了《流动资金借款合同》。

但是由于香雪制药出现流动性收缩导致未能按时履行还款义务,双方协商无果,中国银行广州开发区分行向广州仲裁委员会对公司提起仲裁,广州仲裁委员会裁决后,中国银行广州开发区分行向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公司申请了强制执行。

香雪制药落入此境地的原因是其频发举债。2020年至2022年,香雪制药的流动负债及非流动负债合计分别为79.47亿元、76.23亿元、65.35亿元。其中,短期借款分别为28.81亿、24.66和19.26亿。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分别为1.35亿、 4.51亿和7997.41万。这三年,香雪制药的资产总计分别为122亿元、113.8亿元、93.53亿元。负债资产占总资产的比例连年增长,分别为65%、66.99%、69.87%。

截至最新披露的2023年第三季度,香雪制药的流动负债及非流动负债合计分别为65.03亿。其中,短期借款仍达15.1亿,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为1.18亿。此外,香雪制药还有8.15亿长期借款。而香雪制药的货币资金仅1.31亿完全无法覆盖负债的偿还。

香雪制药在2023年半年报就提出风险提示,“目前公司短期及长期银行借款总额为23.79亿元,其中1年内到期的银行借款合计余额为15.98亿元,已逾期的银行借款4.24亿元。公司存在债务结构不合理及短期借款集中到付的风险。 ”

以上种种都可以验证,香雪制药面临着巨大的资金压力。为此,香雪制药不惜接连出售旗下资产。界面新闻不完全统计,近两年,香雪制药已经出售旗下6家子公司股权。

在2021年,香雪制药就出售了纳泰生物、兆阳生物、香雪生物、香雪亚洲饮料、九极日用保健品等多个非主营业务子公司。2022年,香雪制药又出售湖北天济35.00%的股权,交易价格为3.85亿元,为上市公司贡献的净利润为2243.7万元,占净利润总额的1.19%。此后,香雪制药仅持有湖北天济20%的股权。

此外,香雪制药旗下多家子公司股权也被冻结。界面新闻查询天眼查发现,香雪制药共有23条股权冻结的信息,仅2023年就有8条,涉及其旗下子公司广州花城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广州香岚健康产业有限公司、湖北天济药业有限公司、亳州市沪谯药业有限公司、四川香雪制药有限公司。

回到业绩层面,香雪制药的营收逐步下滑、净利润持续亏损。2021年至2022年及2023年前三季度,香雪制药的营收分别为29.71亿元、21.87亿元、17.28亿元;净亏损分别为6.89亿元、5.33亿元、1.46亿元。近两年多的时间累计亏损13.68亿元。

截至最新披露的2023年第三季度,前三季度,香雪制药实现营业收入17.28亿,同比下降-1%,实现净利润-1.46亿,同比增加51.09%。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香雪制药

  • 中药板块盘初下挫,大理药业跌超7%
  • 佛慈制药涨价带动中药股普涨,佐力药业、香雪药业20CM涨停,机构怎么看?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香雪制药还款逾期被强制执行,多次“卖子”仍存债务危机

香雪制药依然存在大量借款集中到付的风险。

图片来源:界面图库

界面新闻记者 | 李科文

界面新闻编辑 | 谢欣

香雪制药3月27日公告,公司及子公司广东香雪智慧中医药产业有限公司(下简称:香雪智慧中医药)与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五华县支行(下简称:中国农业银行五华支行)金融借款合同纠纷达成和解。

此案涉案金额为2.46亿元。不过,因香雪制药及子公司香雪智慧中医药流动性紧张未能按期履行支付义务,中国农业银行五华支行向法院申请了强制执行。

在此之前,香雪智慧中医药已将包括五华县水寨镇进城大道边土地使用权、五华县经济开发区进城大道大岭段香雪中医药公司综合车间(A、B、C三部分)等资产中国农业银行五华支行抵押。抵押物资产价值足以覆盖案件涉及的金额。

香雪制药成立于1986年。2010年12月,香雪制药登陆深交所创业板,主营业务为现代中药及中药饮片的研发、生产与销售,辅之医疗器械、保健用品、软饮料、少量西药产品及医药流通等。子公司香雪智慧中医药成立于2019年,主营业务为药品生产、销售。

香雪制药及子公司香雪智慧中医药与中国农业银行五华支行的纠纷起源于2020年3月27日双方签订的固定资产借款合同。后双方签订了5份补充协议。

中国农业银行五华支行表示,香雪智慧中医药提款后,每月支付利息均存在逾期还款的情形。2023年11月香雪智慧中医药按约需偿还部分本金,但未按期偿还,已构成根本违约。

中国农业银行五华支行表示,根据《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固定资产借款合同》5.1、5.2、5.3条的约定及民法典关于根本违约的规定,其在2023年11月10日向被告发送合同解除函,合同已正式解除。

香雪智慧中医药还与中国农业银行五华支行签订了《最高额抵押合同》,提供前述提及的抵押物作为本案借款的抵押担保。香雪制药在2020年3月27日签订了《最高额保证合同》,承诺对本案的债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 

据2023年半年报,香雪制药为香雪智慧中医药承担连带责任担保,实际发生日期为2020年5月10日,担保额度为5亿元,实际担保金额为2.44亿元,担保期为10年。

在此之前,中国农业银行五华支行要求香雪智慧中医药立即偿还借款本金 2.44亿元、利息153.75万元(利息暂计至2023年11月10日,从2023年11月11日起的利息按合同约定的利率计算至偿还之日止)。

此因偿还不上银行借款而被强制执行对香雪制药来说并非特例。界面新闻通过天眼查统计,香雪制药的被执行信息多达8条,被执行数额超9亿元。并且,执行信息集中在2023年4月之后。

例如,2023年8月29日,香雪制药发布一则公告称,公司与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广州开发区分行(下称:中国银行广州开发区分行)于2021年6月、2022年5月分别签订了《流动资金借款合同》。

但是由于香雪制药出现流动性收缩导致未能按时履行还款义务,双方协商无果,中国银行广州开发区分行向广州仲裁委员会对公司提起仲裁,广州仲裁委员会裁决后,中国银行广州开发区分行向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公司申请了强制执行。

香雪制药落入此境地的原因是其频发举债。2020年至2022年,香雪制药的流动负债及非流动负债合计分别为79.47亿元、76.23亿元、65.35亿元。其中,短期借款分别为28.81亿、24.66和19.26亿。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分别为1.35亿、 4.51亿和7997.41万。这三年,香雪制药的资产总计分别为122亿元、113.8亿元、93.53亿元。负债资产占总资产的比例连年增长,分别为65%、66.99%、69.87%。

截至最新披露的2023年第三季度,香雪制药的流动负债及非流动负债合计分别为65.03亿。其中,短期借款仍达15.1亿,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为1.18亿。此外,香雪制药还有8.15亿长期借款。而香雪制药的货币资金仅1.31亿完全无法覆盖负债的偿还。

香雪制药在2023年半年报就提出风险提示,“目前公司短期及长期银行借款总额为23.79亿元,其中1年内到期的银行借款合计余额为15.98亿元,已逾期的银行借款4.24亿元。公司存在债务结构不合理及短期借款集中到付的风险。 ”

以上种种都可以验证,香雪制药面临着巨大的资金压力。为此,香雪制药不惜接连出售旗下资产。界面新闻不完全统计,近两年,香雪制药已经出售旗下6家子公司股权。

在2021年,香雪制药就出售了纳泰生物、兆阳生物、香雪生物、香雪亚洲饮料、九极日用保健品等多个非主营业务子公司。2022年,香雪制药又出售湖北天济35.00%的股权,交易价格为3.85亿元,为上市公司贡献的净利润为2243.7万元,占净利润总额的1.19%。此后,香雪制药仅持有湖北天济20%的股权。

此外,香雪制药旗下多家子公司股权也被冻结。界面新闻查询天眼查发现,香雪制药共有23条股权冻结的信息,仅2023年就有8条,涉及其旗下子公司广州花城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广州香岚健康产业有限公司、湖北天济药业有限公司、亳州市沪谯药业有限公司、四川香雪制药有限公司。

回到业绩层面,香雪制药的营收逐步下滑、净利润持续亏损。2021年至2022年及2023年前三季度,香雪制药的营收分别为29.71亿元、21.87亿元、17.28亿元;净亏损分别为6.89亿元、5.33亿元、1.46亿元。近两年多的时间累计亏损13.68亿元。

截至最新披露的2023年第三季度,前三季度,香雪制药实现营业收入17.28亿,同比下降-1%,实现净利润-1.46亿,同比增加51.09%。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