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苏宁易购出现了一点好苗头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苏宁易购出现了一点好苗头

季度性主业盈利。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匡达

文|斑马消费 徐霁

在ICU病房里躺了长达两年多时间,苏宁易购终于逐渐出现了苏醒的迹象。

2023年,公司营收规模继续压缩,但亏损大幅收窄。当年第四季度,甚至已出现了主业盈利的好苗头。

不过,历史问题所致,公司仍面临巨大的流动性压力。任峻领衔的年轻团队肩头的担子,注定不会太轻松。

沉重的巨象

曾经的苏宁易购,是一头巨象。

1990年,张近东从南京宁海路上一间200㎡的门面房起步,通过销售家电,将苏宁一手打造成了中国最大的连锁零售商。

他带领苏宁战国美、斗京东,一时风光无两。2012年,张近东对刘强东的那一句“如果京东的增速超过苏宁易购,我就把苏宁送给你”,可谓振聋发聩,也可看作是老巨头对新势力的蔑视。

早在2004年,张近东就将公司送上了深交所,当时,公司还叫“苏宁电器”,贴着浓重的传统企业的标签,也清晰反映出了公司的核心业务。

上市之后的苏宁,拥有了融资平台的优势,开始借助资本手段,大肆进行外延式扩张。从2009年起,公司陆续在日本老牌家电量贩店LAOX、母婴垂直电商红孩子、努比亚手机、8天在线、天天快递、辣妈帮等众多项目上撒出重金。

只不过,这些项目,后来多数都成了苏宁的拖累。

即便是互联网疯狂蚕食线下零售的时期,张近东也毫不示弱。他于2009年,带领苏宁向互联网转型,苏宁电器一举变身苏宁易购,线上线下两手抓。当年的苏宁易购,也曾高居电商头部阵营。

正是有这样的实力,2015年,苏宁易购才得以与阿里巴巴达成联盟,双方互相换股深度绑定。

这一宗交易,是张近东最英明的一次决策。此后很多年,苏宁易购主业亏损之际,正是依靠出售阿里巴巴股票,获取投资收益,保住了自身上市地位。

2013年,苏宁易购营收规模首次突破千亿元,这也是公司业绩恶化的开始。2014年之后,公司连续十年扣非净利润亏损,累计亏损超过800亿元。

即便在异常困难的情况下,2019年,公司还拿出数十亿元,收购持续亏损的家乐福中国,试图借此补齐在日用百货领域的短板。

最终的结果是,家乐福中国将公司原本就很大的坑,越挖越深。

出现好苗头

这么多年血亏不止,苏宁易购靠什么活着?

拥有上市公司的平台优势,只要公司有向好的趋势,就有人愿意为其输血。可一旦,输血稍缓或停止,公司立马就可能陷入休克。

2021年,苏宁易购终于出现了现金流危机,并传导至整个系统。因无法按期支付供应商货款,平台商品大量短缺。到当年第二季度,公司库存商品规模降至谷底,到了无货可卖的境地。

此时,张近东已无法靠一己之力挽救危局。2021年7月,江苏国资牵头的新新零售基金二期,以5.59元/股、总对价88.25亿元,从张近东等股东手中,拿下苏宁易购16.96%股权,上市公司变身无主。

随即,张近东交出公司董事长权杖,仅挂名“名誉董事长”,继续为公司服务。

经过长达两年多时间的抢救,苏宁易购终于在2023年,出现了一丝好苗头。

3月30日,公司披露了2023年度报告,全年实现营业收入626.3亿元,同比下滑12.25%,与2019年巅峰期的2692亿元相比,只剩下了一个零头。同期,公司实现归母净利润-40.90亿元,比上年减亏121.3亿元。如果不考虑商誉减值、联营企业投资损失等因素影响,公司净利润为-10.21 亿元,其中,第四季度居然实现净利润0.64 亿元。

苏宁易购得以大幅减亏,正是收缩战线、回归主业的结果。

2023年,公司聚焦核心家电3C业务发展,家电业务销售规模同比增长约11.9%,增速高于行业整体水平;家电3C家居生活专业店可比门店销售收入同比增长4.94%;公司家用电器及消费电子业务实现毛利率11.86%,比上年大幅提升11.28个百分点。

报告期内,公司新开210家家电3C家居生活专业店和2686家零售云加盟店,期末拥有各类线下渠道门店12027家。

仍然不容易

当前,阿里系的杭州灏月,持有苏宁易购20.09%股权,为第一大股东。张近东卸任后,正是阿里系的黄明端接任,力挽狂澜。

黄明端刚一上任,就对苏宁易购开展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在不到两年时间里,关闭了旗下红孩子母婴、家乐福超市、家电3C家居生活专业店等,超过600家门店,同时,在公司优势的家电、3C等领域加速开新店。

不过,黄明端毕竟已不年轻。2023年4月,苏宁易购董事会换届,68岁的黄明端卸任,将重振苏宁的重任,交给了年轻人。

47岁的任峻当选为新一任董事长,并兼任总裁。任峻是老苏宁人,1999年加入苏宁时,他才22岁。他也曾是苏宁易购最年轻的副总裁,担任过董秘、董事等重要职务。

在他领衔的经营团队中,一大批“80后”上位,掌舵产品、渠道、区域等重要岗位。这些管理团队成员,大多出自苏宁的“1200工程”。

尽管,苏宁易购已逐渐出现了一些向好的迹象,但压在这个年轻团队肩头的胆子仍重若千钧。

公司的流动性仍然紧张异常。截止2023年末,公司流动负债超出流动资产430.14亿元,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仅为38.15亿元。

自2021年以来,公司因未履行借款协议而触发了部分银行借款合同中的违约及交叉违约或提前还款条款,截至2023年末,该等事项导致相关银行及其他金融机构有权要求提前偿还借款本息合计191.38亿元。此外,公司应付款项逾期合计达329.47亿元。

因连续3个年度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前后净利润孰低者均为负值,且年审机构对公司2023年度财务报告出具了“非标”审计意见,苏宁易购将继续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仍为ST易购(002024.SZ)。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苏宁

4.7k
  • 苏宁易购零售云完成新一轮4.8亿战略引资
  • ST易购:中信金资江苏省分公司拟向苏宁加电商提供不超4.8亿元融资,支持公司及零售云业务发展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苏宁易购出现了一点好苗头

季度性主业盈利。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匡达

文|斑马消费 徐霁

在ICU病房里躺了长达两年多时间,苏宁易购终于逐渐出现了苏醒的迹象。

2023年,公司营收规模继续压缩,但亏损大幅收窄。当年第四季度,甚至已出现了主业盈利的好苗头。

不过,历史问题所致,公司仍面临巨大的流动性压力。任峻领衔的年轻团队肩头的担子,注定不会太轻松。

沉重的巨象

曾经的苏宁易购,是一头巨象。

1990年,张近东从南京宁海路上一间200㎡的门面房起步,通过销售家电,将苏宁一手打造成了中国最大的连锁零售商。

他带领苏宁战国美、斗京东,一时风光无两。2012年,张近东对刘强东的那一句“如果京东的增速超过苏宁易购,我就把苏宁送给你”,可谓振聋发聩,也可看作是老巨头对新势力的蔑视。

早在2004年,张近东就将公司送上了深交所,当时,公司还叫“苏宁电器”,贴着浓重的传统企业的标签,也清晰反映出了公司的核心业务。

上市之后的苏宁,拥有了融资平台的优势,开始借助资本手段,大肆进行外延式扩张。从2009年起,公司陆续在日本老牌家电量贩店LAOX、母婴垂直电商红孩子、努比亚手机、8天在线、天天快递、辣妈帮等众多项目上撒出重金。

只不过,这些项目,后来多数都成了苏宁的拖累。

即便是互联网疯狂蚕食线下零售的时期,张近东也毫不示弱。他于2009年,带领苏宁向互联网转型,苏宁电器一举变身苏宁易购,线上线下两手抓。当年的苏宁易购,也曾高居电商头部阵营。

正是有这样的实力,2015年,苏宁易购才得以与阿里巴巴达成联盟,双方互相换股深度绑定。

这一宗交易,是张近东最英明的一次决策。此后很多年,苏宁易购主业亏损之际,正是依靠出售阿里巴巴股票,获取投资收益,保住了自身上市地位。

2013年,苏宁易购营收规模首次突破千亿元,这也是公司业绩恶化的开始。2014年之后,公司连续十年扣非净利润亏损,累计亏损超过800亿元。

即便在异常困难的情况下,2019年,公司还拿出数十亿元,收购持续亏损的家乐福中国,试图借此补齐在日用百货领域的短板。

最终的结果是,家乐福中国将公司原本就很大的坑,越挖越深。

出现好苗头

这么多年血亏不止,苏宁易购靠什么活着?

拥有上市公司的平台优势,只要公司有向好的趋势,就有人愿意为其输血。可一旦,输血稍缓或停止,公司立马就可能陷入休克。

2021年,苏宁易购终于出现了现金流危机,并传导至整个系统。因无法按期支付供应商货款,平台商品大量短缺。到当年第二季度,公司库存商品规模降至谷底,到了无货可卖的境地。

此时,张近东已无法靠一己之力挽救危局。2021年7月,江苏国资牵头的新新零售基金二期,以5.59元/股、总对价88.25亿元,从张近东等股东手中,拿下苏宁易购16.96%股权,上市公司变身无主。

随即,张近东交出公司董事长权杖,仅挂名“名誉董事长”,继续为公司服务。

经过长达两年多时间的抢救,苏宁易购终于在2023年,出现了一丝好苗头。

3月30日,公司披露了2023年度报告,全年实现营业收入626.3亿元,同比下滑12.25%,与2019年巅峰期的2692亿元相比,只剩下了一个零头。同期,公司实现归母净利润-40.90亿元,比上年减亏121.3亿元。如果不考虑商誉减值、联营企业投资损失等因素影响,公司净利润为-10.21 亿元,其中,第四季度居然实现净利润0.64 亿元。

苏宁易购得以大幅减亏,正是收缩战线、回归主业的结果。

2023年,公司聚焦核心家电3C业务发展,家电业务销售规模同比增长约11.9%,增速高于行业整体水平;家电3C家居生活专业店可比门店销售收入同比增长4.94%;公司家用电器及消费电子业务实现毛利率11.86%,比上年大幅提升11.28个百分点。

报告期内,公司新开210家家电3C家居生活专业店和2686家零售云加盟店,期末拥有各类线下渠道门店12027家。

仍然不容易

当前,阿里系的杭州灏月,持有苏宁易购20.09%股权,为第一大股东。张近东卸任后,正是阿里系的黄明端接任,力挽狂澜。

黄明端刚一上任,就对苏宁易购开展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在不到两年时间里,关闭了旗下红孩子母婴、家乐福超市、家电3C家居生活专业店等,超过600家门店,同时,在公司优势的家电、3C等领域加速开新店。

不过,黄明端毕竟已不年轻。2023年4月,苏宁易购董事会换届,68岁的黄明端卸任,将重振苏宁的重任,交给了年轻人。

47岁的任峻当选为新一任董事长,并兼任总裁。任峻是老苏宁人,1999年加入苏宁时,他才22岁。他也曾是苏宁易购最年轻的副总裁,担任过董秘、董事等重要职务。

在他领衔的经营团队中,一大批“80后”上位,掌舵产品、渠道、区域等重要岗位。这些管理团队成员,大多出自苏宁的“1200工程”。

尽管,苏宁易购已逐渐出现了一些向好的迹象,但压在这个年轻团队肩头的胆子仍重若千钧。

公司的流动性仍然紧张异常。截止2023年末,公司流动负债超出流动资产430.14亿元,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仅为38.15亿元。

自2021年以来,公司因未履行借款协议而触发了部分银行借款合同中的违约及交叉违约或提前还款条款,截至2023年末,该等事项导致相关银行及其他金融机构有权要求提前偿还借款本息合计191.38亿元。此外,公司应付款项逾期合计达329.47亿元。

因连续3个年度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前后净利润孰低者均为负值,且年审机构对公司2023年度财务报告出具了“非标”审计意见,苏宁易购将继续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仍为ST易购(002024.SZ)。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