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锂王”蒋卫平身价缩水超百亿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锂王”蒋卫平身价缩水超百亿

蒋卫平身价下滑背后,其实控的天齐锂业利润出现大幅下滑。

文|雷达财经 李亦辉

编辑|深海

近日,胡润发布2024年全球富豪榜,锂矿富豪蒋卫平以325亿的身价,位列全球富豪榜第745位。而根据2023年富豪榜,蒋卫平身价为470亿元,全球排名为388位。据此计算,蒋卫平身价缩水145亿,全球排名下滑357位。

蒋卫平身价下滑背后,其实控的天齐锂业利润出现大幅下滑。

3月28日,天齐锂业披露2023年年报,去年公司实现归母净利润72.97亿元,同比下降69.75%。相比2022年的净利润水平,过去一年天齐锂业足足少赚了168.28亿元。

天齐锂业主营锂矿资源的开发、锂精矿加工销售以及锂化工产品的生产销售。回顾来看,2022年受益于锂盐价格大涨及产能释放加速,天齐锂业赚得盆满钵满。

但进入2023年,锂市场经历了前所未有的价格波动,一番“过山车”式行情下来,碳酸锂价格从超50万元/吨降至10万元/吨下方。这一背景下,天齐锂业全年净利润大跌,甚至在四季度陷入亏损。

除了锂价的波动,那些在行业上行周期里豪赌而来的上游锂资源储备,目前也面临着存货减值的压力。早在2004年,天齐锂业就在创始人蒋卫平主导下,通过收购射洪县锂盐厂进入锂资源领域,如今公司已控股着全球储量最大的澳大利亚格林布什锂辉石矿等诸多核心资源。

但随着下行周期开始,难熬的日子开始到来。2023年,天齐锂业计提了7.3亿元的资产减值,而这主要系存货跌价损失 。

公司坦言,锂价格的大幅或持续下跌可能导致锂产品价值下跌,其可能导致对资产的减值。

蒋卫平豪赌造就“锂王”

蒋卫平是恢复高考的首批受益者。1977年,随着高考制度的恢复,22岁的蒋卫平考入了四川农业机械学院农机专业(现西华大学),成为了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批大学生。

毕业后,蒋卫平先后在成都机械厂、四川省九三学社和中国农业机械西南公司工作,直至1997年辞职创业,主要从事矿物的进出口业务。

这期间,随着锂电池进入消费电子市场,1996年四川遂宁市有一个县属企业“射洪锂盐厂”建成投产,但由于诸多因素,公司连年亏损。至2004年改制前,公司已资不抵债,成为射洪县里一个沉重包袱。

20年前,“锂”对于很多人还是一个陌生的字眼。1991年,索尼公司推出锂离子可充电电池后,锂电池才首次进入多数人视野。

彼时,学工科出身的蒋卫平,在研究元素周期表后发现,锂在核爆炸里起到控制速度的作用。由此他笃定地认为,锂的前景广阔,人类利用这个元素的可能性非常大。

2004年,蒋卫平通过其控股的天齐集团将射洪县盐锂厂买下,随后更名为天齐锂业。

在蒋卫平的经营下,2010年天齐锂业在深交所上市。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上市当年公司营收才近3亿元,净利润不足4000万元,在众多上市公司中显得平平无奇。

雷达财经回顾发现,天齐锂业在后来的发展中崛起成为行业巨头,离不开蒋卫平的两次“豪赌”。

一直以来,全球锂业市场素有“三湖一矿”的说法,“一矿”是指由澳大利亚泰利森锂业有限公司(下称“泰利森”)控制的全球品位最高、储量最大的固体锂辉石矿“格林布什矿”。

2012年,矿业巨头美国雅宝控制的洛克伍德宣布将收购泰利森,报有“中国的锂业不能受制于人”想法的蒋卫平,决定发起对泰利森的收购。

最终,2013年总资产仅16.79亿元的天齐锂业,通过定向增发募资40亿元,最终以30.41亿元的价格收购了上游供应商泰利森51%股权。

这场颇有前瞻性的收购,让天齐锂业恰好赶上了下游新能源汽车销量攀升带来锂价的暴涨。资料显示,碳酸锂价格也从2014年的不足4万元/吨飙升至2017年最高时的17.5万元/吨。

在这轮锂市场上升周期里,公司年营收从2013年的4.15亿元增长到2018年的62.44亿元,净利润则从亏损1.3亿元暴增至22亿元,同期股价也大幅上涨。

有了上次的成功经验,2018年蒋卫平决心如法炮制另一场“蛇吞象”式并购,但这次豪赌却让天齐锂业一度陷入困境。

2018年5月31日,天齐锂业发布公告,拟以65美元/股,从Nutrien 集团手中收购SQM公司23.77%的A类股股权,总交易价款为40.66亿美元。

然而,2017年末,天齐锂业账面货币资金仅55.24亿元,面临较大缺口。但蒋卫平并没有退缩,天齐锂业通过从金融机构获得35亿美元并购贷款,在2018年底完成价款支付。

从战略角度看,这次收购彻底奠定了天齐锂业在世界锂行业的地位。根据Roskill报告,按2017年产量计算,SQM是世界最大的锂化工产品生产商。

不过,这次跃进式的扩张,也给天齐锂业的财务带来巨大压力。财报显示,2019年天齐锂业出现净亏损59.83亿元,同比大幅下跌371.96%。2020年净亏损18.34亿元。

与此同时,天齐锂业资产负债率也在2019年、2020年突破80%,一度陷入债务危机。

直到2021年引进澳大利亚矿业巨头IGO战投、2022年H股上市、锂价景气周期来临等事件接连发生,天齐锂业才彻底爬出泥潭,逐步回归“锂王”宝座。

投资下游是好生意吗?

锂价景气周期来临后,利润大增的天齐锂业,开始进入下游电池、整车制造等环节。

2023 年 9 月,天齐锂业通过官微宣布,全资子公司天齐锂业香港拟以认购新增注册资本的方式参与新能源汽车公司 smart Mobility Pte. Ltd. (下称“smart”)A 轮股权融资。

根据协议,天齐锂业将向smart投资1.5亿美元,且合作不止于财务投资层面。蒋卫平认为,投资smart品牌是天齐锂业首次和产业链最下游汽车端建立联系,将进一步加深公司对新能源产业链的理解。

7月份的一则公告中,天齐锂业披露称,smart现有主要股东为浙江吉利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及梅赛德斯-奔驰股份公司。而在2023年年报显示,截至本报告披露日,上述项目已实施完毕。

在此之前,天齐锂业更多参股与电池环节有关。例如2022年以来,公司以不同形式与北京卫蓝、中创新航、LGChemLtd、德方纳米等企业展开合作,拓展自身在锂电材料研发、电池等上中下游环节的布局。

最新年报中,天齐锂业也表示将进一步战略布局固态电池等技术厂家,并关注电动汽车和储能应用领域的投资机会,择机参与下游的投资布局。

无独有偶,2022年10月、11月,赣锋锂业先后参与了广汽埃安和岚图汽车的A轮融资。这也不难理解,随着碳酸锂价格下跌,锂矿企业盈利下滑,需要拓展新业务来弥补利润。

但是,锂电产业链下游的钱就好赚吗?一些观点认为并非如此。在财经评论员张雪峰看来,相较锂电上游,下游毛利率更低,入局也更难。这是因为锂电池下游产业链包括电池组装和电动车制造,这些环节面临激烈的竞争和价格压力,往往需要对产品进行降价以争取市场份额,因此毛利率相对较低。

因此,从这个角度而言,天齐锂业想通过“渗透下游”的战略来应对锂价波动带来的风险,短期内恐难以见效。

行业不景气净利润下滑近7成

2023年,锂价迎来不景气周期,受碳酸锂价格大幅下滑影响,锂矿板块企业业绩普遍下滑,锂业巨头天齐锂业也未能幸免。

3月27日晚,天齐锂业发布了2023年年报。据披露,公司2023年实现营收405.03亿元,同比增长0.13%;净利润72.97亿元,同比下滑69.75%。

分季度来看,一季度贡献了大部分的利润,利润占比为67%。四季度由盈转亏,该季度营业收入约71亿元,同比下降55.04%;净亏损8.01亿元,上年同期净利润81.43亿元。

年报中,天齐锂业提示了公司上市以来主营业务的变化情况。随着公司业务扩张,公司主营业务从碳酸锂等锂化工产品生产、加工和销售扩展到锂精矿及锂化工产品的生产、加工和销售。

2023年,公司锂矿业务营收达272.04亿元,同比增长76.2%,营收占比达67.16%。同时,去年锂矿毛利率高达90.44%,而2022年为83.95%。

平安证券认为,该业务毛利率提升,一方面由于2023年矿企基本以”Q-1”(上季度均价为基准)签署长协,因此矿端价格下调滞后于锂盐价,但2024年开始海外头部矿企将定价期调整为”M+1”(按原料交付后的下月锂盐价为基准结算),矿冶两端价格的联动性将大幅提升;另一方面,锂优质资源仍具一定稀缺性,价格更具韧性。

天齐锂业生产的锂化工产品包括电池级和工业级氢氧化锂、电池级和工业级碳酸锂、氯化锂和金属锂。

2023年,公司的锂化合物及衍生品营收约132.9亿元,同比下降46.86%,营收占比约32.81%。对应的,过去一年,该公司的锂化合物及衍生品业务的毛利率为73.85%,而2022年为85.85%。

综上所述,受锂价下跌影响,2023年天齐锂业综合毛利率、净利率分别为84.99%、63.36%,同比分别下降0.13百分点和13.55百分点,导致公司整体盈利能力下滑。相比2022年的241亿净利润,2023年公司少赚168.28亿元,除了受锂化工产品销售价格较上年下降影响,还受一些财务项目的影响。

比如,由于锂精矿售价较上年上涨导致公司控股子公司文菲尔德(Windfield Holdings Pty Ltd)净利润增加,所得税费用增加,少数股东损益增加。

根据天齐锂业合并利润表,公司少数股东损益由2022年的69.8亿元大增至去年的183.7亿元。

此外,SQM 2023 年度业绩同比下降约 48%,公司在 2023 年度确认的对该联营公司的投资收益较 2022 年度也同比下降。

2022 年度内,公司参股公司 SES Holdings Pte.Ltd (以下简称“SES”)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因被动稀释所持 SES 股权导致失去对 SES 的重大影响,产生由长期股权投资变为其他权益工具投资的投资收益,2023 年度内无此事项,导致投资收益同比减少约 12 亿元。上述因被动稀释导致长期股权投资被动处置产生的投资收益为非经常性损益。

结合市场状况、公司经营预测等情况,根据相关会计政策规定,公司针对在 2023 年资产负债表日存在减值迹象的资产进行了减值测试,并对出现减值的资产确认了减值损失。

天齐锂业何时翻身?蒋卫平身价能否创新高?雷达财经将继续关注。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天齐锂业

4.6k
  • 天齐锂业回复深交所关注函:第一季度经营情况变动符合行业变动趋势
  • 港股收评:恒指涨0.48%,租售同权、智能穿戴概念领涨,长城汽车涨超5%,天齐锂业涨近3%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锂王”蒋卫平身价缩水超百亿

蒋卫平身价下滑背后,其实控的天齐锂业利润出现大幅下滑。

文|雷达财经 李亦辉

编辑|深海

近日,胡润发布2024年全球富豪榜,锂矿富豪蒋卫平以325亿的身价,位列全球富豪榜第745位。而根据2023年富豪榜,蒋卫平身价为470亿元,全球排名为388位。据此计算,蒋卫平身价缩水145亿,全球排名下滑357位。

蒋卫平身价下滑背后,其实控的天齐锂业利润出现大幅下滑。

3月28日,天齐锂业披露2023年年报,去年公司实现归母净利润72.97亿元,同比下降69.75%。相比2022年的净利润水平,过去一年天齐锂业足足少赚了168.28亿元。

天齐锂业主营锂矿资源的开发、锂精矿加工销售以及锂化工产品的生产销售。回顾来看,2022年受益于锂盐价格大涨及产能释放加速,天齐锂业赚得盆满钵满。

但进入2023年,锂市场经历了前所未有的价格波动,一番“过山车”式行情下来,碳酸锂价格从超50万元/吨降至10万元/吨下方。这一背景下,天齐锂业全年净利润大跌,甚至在四季度陷入亏损。

除了锂价的波动,那些在行业上行周期里豪赌而来的上游锂资源储备,目前也面临着存货减值的压力。早在2004年,天齐锂业就在创始人蒋卫平主导下,通过收购射洪县锂盐厂进入锂资源领域,如今公司已控股着全球储量最大的澳大利亚格林布什锂辉石矿等诸多核心资源。

但随着下行周期开始,难熬的日子开始到来。2023年,天齐锂业计提了7.3亿元的资产减值,而这主要系存货跌价损失 。

公司坦言,锂价格的大幅或持续下跌可能导致锂产品价值下跌,其可能导致对资产的减值。

蒋卫平豪赌造就“锂王”

蒋卫平是恢复高考的首批受益者。1977年,随着高考制度的恢复,22岁的蒋卫平考入了四川农业机械学院农机专业(现西华大学),成为了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批大学生。

毕业后,蒋卫平先后在成都机械厂、四川省九三学社和中国农业机械西南公司工作,直至1997年辞职创业,主要从事矿物的进出口业务。

这期间,随着锂电池进入消费电子市场,1996年四川遂宁市有一个县属企业“射洪锂盐厂”建成投产,但由于诸多因素,公司连年亏损。至2004年改制前,公司已资不抵债,成为射洪县里一个沉重包袱。

20年前,“锂”对于很多人还是一个陌生的字眼。1991年,索尼公司推出锂离子可充电电池后,锂电池才首次进入多数人视野。

彼时,学工科出身的蒋卫平,在研究元素周期表后发现,锂在核爆炸里起到控制速度的作用。由此他笃定地认为,锂的前景广阔,人类利用这个元素的可能性非常大。

2004年,蒋卫平通过其控股的天齐集团将射洪县盐锂厂买下,随后更名为天齐锂业。

在蒋卫平的经营下,2010年天齐锂业在深交所上市。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上市当年公司营收才近3亿元,净利润不足4000万元,在众多上市公司中显得平平无奇。

雷达财经回顾发现,天齐锂业在后来的发展中崛起成为行业巨头,离不开蒋卫平的两次“豪赌”。

一直以来,全球锂业市场素有“三湖一矿”的说法,“一矿”是指由澳大利亚泰利森锂业有限公司(下称“泰利森”)控制的全球品位最高、储量最大的固体锂辉石矿“格林布什矿”。

2012年,矿业巨头美国雅宝控制的洛克伍德宣布将收购泰利森,报有“中国的锂业不能受制于人”想法的蒋卫平,决定发起对泰利森的收购。

最终,2013年总资产仅16.79亿元的天齐锂业,通过定向增发募资40亿元,最终以30.41亿元的价格收购了上游供应商泰利森51%股权。

这场颇有前瞻性的收购,让天齐锂业恰好赶上了下游新能源汽车销量攀升带来锂价的暴涨。资料显示,碳酸锂价格也从2014年的不足4万元/吨飙升至2017年最高时的17.5万元/吨。

在这轮锂市场上升周期里,公司年营收从2013年的4.15亿元增长到2018年的62.44亿元,净利润则从亏损1.3亿元暴增至22亿元,同期股价也大幅上涨。

有了上次的成功经验,2018年蒋卫平决心如法炮制另一场“蛇吞象”式并购,但这次豪赌却让天齐锂业一度陷入困境。

2018年5月31日,天齐锂业发布公告,拟以65美元/股,从Nutrien 集团手中收购SQM公司23.77%的A类股股权,总交易价款为40.66亿美元。

然而,2017年末,天齐锂业账面货币资金仅55.24亿元,面临较大缺口。但蒋卫平并没有退缩,天齐锂业通过从金融机构获得35亿美元并购贷款,在2018年底完成价款支付。

从战略角度看,这次收购彻底奠定了天齐锂业在世界锂行业的地位。根据Roskill报告,按2017年产量计算,SQM是世界最大的锂化工产品生产商。

不过,这次跃进式的扩张,也给天齐锂业的财务带来巨大压力。财报显示,2019年天齐锂业出现净亏损59.83亿元,同比大幅下跌371.96%。2020年净亏损18.34亿元。

与此同时,天齐锂业资产负债率也在2019年、2020年突破80%,一度陷入债务危机。

直到2021年引进澳大利亚矿业巨头IGO战投、2022年H股上市、锂价景气周期来临等事件接连发生,天齐锂业才彻底爬出泥潭,逐步回归“锂王”宝座。

投资下游是好生意吗?

锂价景气周期来临后,利润大增的天齐锂业,开始进入下游电池、整车制造等环节。

2023 年 9 月,天齐锂业通过官微宣布,全资子公司天齐锂业香港拟以认购新增注册资本的方式参与新能源汽车公司 smart Mobility Pte. Ltd. (下称“smart”)A 轮股权融资。

根据协议,天齐锂业将向smart投资1.5亿美元,且合作不止于财务投资层面。蒋卫平认为,投资smart品牌是天齐锂业首次和产业链最下游汽车端建立联系,将进一步加深公司对新能源产业链的理解。

7月份的一则公告中,天齐锂业披露称,smart现有主要股东为浙江吉利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及梅赛德斯-奔驰股份公司。而在2023年年报显示,截至本报告披露日,上述项目已实施完毕。

在此之前,天齐锂业更多参股与电池环节有关。例如2022年以来,公司以不同形式与北京卫蓝、中创新航、LGChemLtd、德方纳米等企业展开合作,拓展自身在锂电材料研发、电池等上中下游环节的布局。

最新年报中,天齐锂业也表示将进一步战略布局固态电池等技术厂家,并关注电动汽车和储能应用领域的投资机会,择机参与下游的投资布局。

无独有偶,2022年10月、11月,赣锋锂业先后参与了广汽埃安和岚图汽车的A轮融资。这也不难理解,随着碳酸锂价格下跌,锂矿企业盈利下滑,需要拓展新业务来弥补利润。

但是,锂电产业链下游的钱就好赚吗?一些观点认为并非如此。在财经评论员张雪峰看来,相较锂电上游,下游毛利率更低,入局也更难。这是因为锂电池下游产业链包括电池组装和电动车制造,这些环节面临激烈的竞争和价格压力,往往需要对产品进行降价以争取市场份额,因此毛利率相对较低。

因此,从这个角度而言,天齐锂业想通过“渗透下游”的战略来应对锂价波动带来的风险,短期内恐难以见效。

行业不景气净利润下滑近7成

2023年,锂价迎来不景气周期,受碳酸锂价格大幅下滑影响,锂矿板块企业业绩普遍下滑,锂业巨头天齐锂业也未能幸免。

3月27日晚,天齐锂业发布了2023年年报。据披露,公司2023年实现营收405.03亿元,同比增长0.13%;净利润72.97亿元,同比下滑69.75%。

分季度来看,一季度贡献了大部分的利润,利润占比为67%。四季度由盈转亏,该季度营业收入约71亿元,同比下降55.04%;净亏损8.01亿元,上年同期净利润81.43亿元。

年报中,天齐锂业提示了公司上市以来主营业务的变化情况。随着公司业务扩张,公司主营业务从碳酸锂等锂化工产品生产、加工和销售扩展到锂精矿及锂化工产品的生产、加工和销售。

2023年,公司锂矿业务营收达272.04亿元,同比增长76.2%,营收占比达67.16%。同时,去年锂矿毛利率高达90.44%,而2022年为83.95%。

平安证券认为,该业务毛利率提升,一方面由于2023年矿企基本以”Q-1”(上季度均价为基准)签署长协,因此矿端价格下调滞后于锂盐价,但2024年开始海外头部矿企将定价期调整为”M+1”(按原料交付后的下月锂盐价为基准结算),矿冶两端价格的联动性将大幅提升;另一方面,锂优质资源仍具一定稀缺性,价格更具韧性。

天齐锂业生产的锂化工产品包括电池级和工业级氢氧化锂、电池级和工业级碳酸锂、氯化锂和金属锂。

2023年,公司的锂化合物及衍生品营收约132.9亿元,同比下降46.86%,营收占比约32.81%。对应的,过去一年,该公司的锂化合物及衍生品业务的毛利率为73.85%,而2022年为85.85%。

综上所述,受锂价下跌影响,2023年天齐锂业综合毛利率、净利率分别为84.99%、63.36%,同比分别下降0.13百分点和13.55百分点,导致公司整体盈利能力下滑。相比2022年的241亿净利润,2023年公司少赚168.28亿元,除了受锂化工产品销售价格较上年下降影响,还受一些财务项目的影响。

比如,由于锂精矿售价较上年上涨导致公司控股子公司文菲尔德(Windfield Holdings Pty Ltd)净利润增加,所得税费用增加,少数股东损益增加。

根据天齐锂业合并利润表,公司少数股东损益由2022年的69.8亿元大增至去年的183.7亿元。

此外,SQM 2023 年度业绩同比下降约 48%,公司在 2023 年度确认的对该联营公司的投资收益较 2022 年度也同比下降。

2022 年度内,公司参股公司 SES Holdings Pte.Ltd (以下简称“SES”)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因被动稀释所持 SES 股权导致失去对 SES 的重大影响,产生由长期股权投资变为其他权益工具投资的投资收益,2023 年度内无此事项,导致投资收益同比减少约 12 亿元。上述因被动稀释导致长期股权投资被动处置产生的投资收益为非经常性损益。

结合市场状况、公司经营预测等情况,根据相关会计政策规定,公司针对在 2023 年资产负债表日存在减值迹象的资产进行了减值测试,并对出现减值的资产确认了减值损失。

天齐锂业何时翻身?蒋卫平身价能否创新高?雷达财经将继续关注。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