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海外业务重整见效,宁波华翔业绩会否借此“翱翔”?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海外业务重整见效,宁波华翔业绩会否借此“翱翔”?

宁波华翔可以再次“高飞”了吗?

文|览富财经网

宁波华翔是宁波入围全球汽车零部件百强企业中资格最老的一家企业。

30多年来,宁波华翔创始人周辞美和他的两个儿子,不断深耕汽配轻量化、智能化领域,让华翔从象山乡村的乡镇工厂走向世界级车配巨头。

自2005年登陆A股市场以来,宁波华翔(002048.SZ)业绩和股价在多次震荡中前行,目前仍在低位徘徊。

业绩快报显示,2023年,公司实现营业总收入231.09亿元,同比增长17.10%;利润总额18.11亿元,同比增长22.6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0.99亿元,同比增长11.62%。

随着自主品牌和新能源业务占比不断提升,以及海外业务重整进一步见效,宁波华翔终于可以再次“高飞”了吗?

汽配行业翘楚

1994年,现任宁波华翔董事长周晓峰从父亲周辞美那里接过刹车油壶开发项目,开创了相对独立于华翔集团的宁波华翔电子股份有限公司,经过几年苦心经营,便成为通用汽车供应商,在业界崭露头角。

此后,宁波华翔一路稳扎稳打,在汽车零部件行业不断积累优势。目前,公司主要产品有汽车内外饰件、汽车底盘附件、汽车电器及空调配件、汽车发动机附件等。

近几年,以自主品牌为代表的新能源车企,已成为整个行业增长的主力,传统合资品牌车的份额连续下降已成为不争的事实。宁波华翔也在持续转型升级,公司现已具备各种汽车内饰件的研究和开发能力,新材料、新技术的研发主要集中于产品轻量化、智能化,新模块化体系的建设,主要为实现子零件集成到模块化、系统总成等,将自动化生产、精益化生产应用于产品加工,实现生产模式标准化。

其中,上海翼锐汽车科技有限公司的X事业部专为公司开展在智能驾驶舱等方面的研发项目,2023年初完成收购的CMS电子后视镜业务,也进一步增强了公司在以“智能座舱”为主要方向的电子类综合能力。

此外,宁波华翔也在持续增强自主品牌销售能力,从成本、质量、服务,特别是速度上争取新订单,比如BYD、Geely、奇瑞等;同时加大力度开拓新能源产品类订单,比如电池壳体、电池和储能附件产品等,采用“老客户新产品,新客户老产品”的策略,努力扩大公司产品市场份额。

值得关注的是,宁波华翔正在筹划分拆控股子公司长春华翔境内上市的事宜。公告显示,长春华翔主要从事热成型汽车车身类产品和白车身大焊接总成,为一汽大众、一汽轿车进行配套,2022年的营收和净利润分别为45.83亿元、4.08亿元,是同期宁波华翔一众子公司中“最赚钱”的成员。

关于分拆上市背后的考量,宁波华翔称,这符合公司的战略规划和长远发展,有利于拓宽长春华翔的融资渠道,支持长春华翔持续研发和经营投入,提升公司持续盈利能力及核心竞争力。

据悉,宁波华翔集团也是宁波市最早实施“A+H”上市计划的企业——2012年,由华翔电子拆分出的华众车载在香港上市。

正如宁波华翔集团创始人周辞美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所说,“树长大了、长高了,根粗了就会开枝散叶,这是很自然的事。”

立足中国,放眼全球

随着汽车市场全球化、一体化的发展趋势日益明显,“一地发包,全球供货”日益成为大多数国际主流整车厂的通行做法,近几年以BYD、NIO、奇瑞为代表中国自主品牌整车大步走向全球,对零部件厂商的国际化的需求进一步迫切。

为顺应这种趋势,宁波华翔于2011年9月年出资设立了德国华翔汽车零部件系统公司(简称“德国华翔”),随后该子公司出资设立全资子公司NBHX Automotive Decorative Trims System GmbH(现更名为NBHX Trim GmbH)。同年,NBHX Trim GmbH与母公司德国华翔开始大量收购海外公司。

海外并购风险和机遇并存,宁波华翔也有过折戟沉沙的惨痛教训。自2014年起,由于“产品、人才、技术、文化、法律”等诸多方面原因,德国华翔连续出现亏损,消耗了公司大量的宝贵资源。

2020年,公司“痛下决心”对欧洲业务进行大力重组,虽已关闭德国HSB工厂,大部分产能转移至罗马尼亚,但内饰行业“赚小钱,亏大钱”的局面无法改变,未来公司将进一步缩减欧洲业务规模,彻底扭转被动局面。

相比之下,北美的汽车市场相对空间较大,客户产品定价合理,而且主机厂创新、变化能力强,相比欧洲市场更有前景,随着某新能源汽车巨头的墨西哥超级工厂的推进,墨西哥有望成为全球新能源车的“新蓝海”,华翔当地的工厂将作为公司海外战略的重要平台和发展重心。

2023年1-6月,公司北美业务(美国、墨西哥、加拿大)扣除新纳入合并报表“北美井上”的影响,实现业务收入8.14亿元,同比增长16.23%,净利润为-4,429.77万元,较去年同期减亏8,893.45万元;欧洲方面(德国、罗马尼亚)报告期由于较多新项目量产,爬坡期质量不稳定,虽然业务收入同比增长49.32%,但亏损数放大至6,471万元。

宁波华翔基本完成生产基地全球布局。国内方面,公司已拥有宁波、上海临港、长春、沈阳、成都、天津、佛山、青岛、重庆、长沙、武汉、南京、合肥等多家生产基地。国外方面,公司也已建立欧洲(德国、罗马尼亚)、北美(墨西哥、美国、加拿大)、东南亚(印尼、越南、菲律宾)多个生产基地。

宁波华翔表示,将继续完善布局,通过布局建厂形成规模效应,与主机厂保持在较短的运输半径内,节约管理成本,提升供货效率,形成高效的配套网络,稳定公司长期发展。

“国内外整个汽车行业正在发生巨变,宁波华翔在艰难困苦中不仅要活下去、更要活得好!”周晓峰的目标是,2025年营收突破300亿元,2030年计划实现800亿元。另外,还有个软指标——2030年宁波华翔要力争进入世界汽配行业前50强。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宁波华翔

2.4k
  • 高银行和能源占比的红利指数有望展现较强弹性,高股息ETF(563180)跟踪指数趋势上行,依顿电子、宁波华翔、北京银行领涨。
  • 下半年高股息资产吸引力加强!高股息ETF(563180)跟踪指数小幅调整,依顿电子、伟星股份、宁波华翔领涨。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海外业务重整见效,宁波华翔业绩会否借此“翱翔”?

宁波华翔可以再次“高飞”了吗?

文|览富财经网

宁波华翔是宁波入围全球汽车零部件百强企业中资格最老的一家企业。

30多年来,宁波华翔创始人周辞美和他的两个儿子,不断深耕汽配轻量化、智能化领域,让华翔从象山乡村的乡镇工厂走向世界级车配巨头。

自2005年登陆A股市场以来,宁波华翔(002048.SZ)业绩和股价在多次震荡中前行,目前仍在低位徘徊。

业绩快报显示,2023年,公司实现营业总收入231.09亿元,同比增长17.10%;利润总额18.11亿元,同比增长22.6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0.99亿元,同比增长11.62%。

随着自主品牌和新能源业务占比不断提升,以及海外业务重整进一步见效,宁波华翔终于可以再次“高飞”了吗?

汽配行业翘楚

1994年,现任宁波华翔董事长周晓峰从父亲周辞美那里接过刹车油壶开发项目,开创了相对独立于华翔集团的宁波华翔电子股份有限公司,经过几年苦心经营,便成为通用汽车供应商,在业界崭露头角。

此后,宁波华翔一路稳扎稳打,在汽车零部件行业不断积累优势。目前,公司主要产品有汽车内外饰件、汽车底盘附件、汽车电器及空调配件、汽车发动机附件等。

近几年,以自主品牌为代表的新能源车企,已成为整个行业增长的主力,传统合资品牌车的份额连续下降已成为不争的事实。宁波华翔也在持续转型升级,公司现已具备各种汽车内饰件的研究和开发能力,新材料、新技术的研发主要集中于产品轻量化、智能化,新模块化体系的建设,主要为实现子零件集成到模块化、系统总成等,将自动化生产、精益化生产应用于产品加工,实现生产模式标准化。

其中,上海翼锐汽车科技有限公司的X事业部专为公司开展在智能驾驶舱等方面的研发项目,2023年初完成收购的CMS电子后视镜业务,也进一步增强了公司在以“智能座舱”为主要方向的电子类综合能力。

此外,宁波华翔也在持续增强自主品牌销售能力,从成本、质量、服务,特别是速度上争取新订单,比如BYD、Geely、奇瑞等;同时加大力度开拓新能源产品类订单,比如电池壳体、电池和储能附件产品等,采用“老客户新产品,新客户老产品”的策略,努力扩大公司产品市场份额。

值得关注的是,宁波华翔正在筹划分拆控股子公司长春华翔境内上市的事宜。公告显示,长春华翔主要从事热成型汽车车身类产品和白车身大焊接总成,为一汽大众、一汽轿车进行配套,2022年的营收和净利润分别为45.83亿元、4.08亿元,是同期宁波华翔一众子公司中“最赚钱”的成员。

关于分拆上市背后的考量,宁波华翔称,这符合公司的战略规划和长远发展,有利于拓宽长春华翔的融资渠道,支持长春华翔持续研发和经营投入,提升公司持续盈利能力及核心竞争力。

据悉,宁波华翔集团也是宁波市最早实施“A+H”上市计划的企业——2012年,由华翔电子拆分出的华众车载在香港上市。

正如宁波华翔集团创始人周辞美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所说,“树长大了、长高了,根粗了就会开枝散叶,这是很自然的事。”

立足中国,放眼全球

随着汽车市场全球化、一体化的发展趋势日益明显,“一地发包,全球供货”日益成为大多数国际主流整车厂的通行做法,近几年以BYD、NIO、奇瑞为代表中国自主品牌整车大步走向全球,对零部件厂商的国际化的需求进一步迫切。

为顺应这种趋势,宁波华翔于2011年9月年出资设立了德国华翔汽车零部件系统公司(简称“德国华翔”),随后该子公司出资设立全资子公司NBHX Automotive Decorative Trims System GmbH(现更名为NBHX Trim GmbH)。同年,NBHX Trim GmbH与母公司德国华翔开始大量收购海外公司。

海外并购风险和机遇并存,宁波华翔也有过折戟沉沙的惨痛教训。自2014年起,由于“产品、人才、技术、文化、法律”等诸多方面原因,德国华翔连续出现亏损,消耗了公司大量的宝贵资源。

2020年,公司“痛下决心”对欧洲业务进行大力重组,虽已关闭德国HSB工厂,大部分产能转移至罗马尼亚,但内饰行业“赚小钱,亏大钱”的局面无法改变,未来公司将进一步缩减欧洲业务规模,彻底扭转被动局面。

相比之下,北美的汽车市场相对空间较大,客户产品定价合理,而且主机厂创新、变化能力强,相比欧洲市场更有前景,随着某新能源汽车巨头的墨西哥超级工厂的推进,墨西哥有望成为全球新能源车的“新蓝海”,华翔当地的工厂将作为公司海外战略的重要平台和发展重心。

2023年1-6月,公司北美业务(美国、墨西哥、加拿大)扣除新纳入合并报表“北美井上”的影响,实现业务收入8.14亿元,同比增长16.23%,净利润为-4,429.77万元,较去年同期减亏8,893.45万元;欧洲方面(德国、罗马尼亚)报告期由于较多新项目量产,爬坡期质量不稳定,虽然业务收入同比增长49.32%,但亏损数放大至6,471万元。

宁波华翔基本完成生产基地全球布局。国内方面,公司已拥有宁波、上海临港、长春、沈阳、成都、天津、佛山、青岛、重庆、长沙、武汉、南京、合肥等多家生产基地。国外方面,公司也已建立欧洲(德国、罗马尼亚)、北美(墨西哥、美国、加拿大)、东南亚(印尼、越南、菲律宾)多个生产基地。

宁波华翔表示,将继续完善布局,通过布局建厂形成规模效应,与主机厂保持在较短的运输半径内,节约管理成本,提升供货效率,形成高效的配套网络,稳定公司长期发展。

“国内外整个汽车行业正在发生巨变,宁波华翔在艰难困苦中不仅要活下去、更要活得好!”周晓峰的目标是,2025年营收突破300亿元,2030年计划实现800亿元。另外,还有个软指标——2030年宁波华翔要力争进入世界汽配行业前50强。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