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全球最大钴生产国考虑限制出口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全球最大钴生产国考虑限制出口

刚果(金)是最大的钴生产国,全球产量占比约七成。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界面新闻记者 | 王勇

全球钴产业链高度依赖刚果(金)的钴矿供应,该国正在寻求途径提高钴价。

据彭博社4月11日消息,全球最大的钴生产国刚果(金)正在征求国际行业组织的建议,以采取措施提高这种电池金属的价格,包括通过潜在的出口配额调整。

全球钴资源主要分布在刚果(金)、澳大利亚和印尼,三大资源国控制了全球约73%的钴储量。其中,刚果(金)钴矿储量大、品位高,逐渐成为钴矿产量最大、增速最快的国家,也带动了全球钴产量的快速增长。

根据美国地质勘探局(USGS)数据,2022年全球钴产量约19万金属吨,同比增长15.15%。当年刚果金钴产量约13万金属吨,占比为68.4%,其他国家产量均在1万金属吨以下。

目前,已有洛阳钼业(603993.SH)、五矿资源(1208.HK)、腾远钴业(301219.SZ)、华友钴业(603799.SH)、寒锐钴业(300618.SZ)等多家中国企业布局刚果(金)铜钴资源,此外嘉能可、自由港等海外企业也拥有刚果(金)的铜钴矿产资源。

根据2023年公开产量指引及其他公开口径,洛阳钼业已正式超过嘉能可,成为全球最大钴生产商。

界面新闻记者就上述刚果(金)的钴出口政策事宜致电洛阳钼业投资者关系。工作人员回应称,“刚果(金)就出口配额方面的想法,目前来还处于摇篮期,最终落地发布还需要一定的时间。”

该人员进一步指出,据其了解,出口配额的限制主要是针对“不清洁”的钴来源,对于洛阳钼业规模化的产业项目不会造成影响。

所谓“不清洁的钴”,主要是指涉及奴役妇女、儿童等不规范用工,以及存在环保问题的钴来源。

电池是钴最主要的下游领域。钴的下游需求主要为消费电池、动力电池、高温合金、硬质合金、其它电池、催化剂、磁材、染料等。根据行业研究机构Benchmark Mineral Intelligence,动力电池领域消费占比约为40%、消费电池占比约30%、高温合金占比约为9%。

刚果(金)对出口配额意向的调整,主要是基于近期低迷的钴价。

据洛阳钼业年报显示,2023年MB金属钴均价15.11美元/磅,同比下降50%,年底跌至近五年新低;2023年MB氢氧化钴计价系数均值55.43%,下降15.93个百分点。

这主要是由于去年新能源车产业链发展增速略低于预期,且3C领域需求未见起色,叠加刚果(金)、印尼钴供应增长。

2023年,钴金属已经存在供应过剩。根据机构Benchmark Mineral Intelligence数据显示,2023年钴供应约22.4万吨金属钴,同比增加17%;钴需求约21.2万吨,同比增加14.5%。

在供应端,2023年增量约4.5万吨,其中81%来自刚果(金)铜钴伴生矿,17%来自印尼混合氢氧化镍钴(MHP)项目的投产爬产。

在今年2月刚果(金)的一次部长级会议上,总统菲利克斯·齐塞克迪对钴供应过剩造成的价格低迷表示遗憾,并要求时任总理卢孔德考虑“引入出口配额的必要性”或任何其他措施,以实现钴的“公平价格”,并要求一个监管机构帮助制定可能的计划。

据彭博社援引知情人士透露,该机构目前正在就可能出台的政策征求海外行业和研究机构的意见,将向齐塞克迪连任后组建的下一届政府提交一份提案。

“一些人认为这是对供应过剩的必要回应。另一些人则担心,这可能会降低钴在电池中的吸引力。”该人士表示。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洛阳钼业

3.4k
  • 洛阳钼业(603993.SH):拟为子公司提供不超24.2亿元担保
  • 铜价飙升,旗下贸易公司被“逼空”损失惨重?洛阳钼业急发声:风险完全可控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全球最大钴生产国考虑限制出口

刚果(金)是最大的钴生产国,全球产量占比约七成。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界面新闻记者 | 王勇

全球钴产业链高度依赖刚果(金)的钴矿供应,该国正在寻求途径提高钴价。

据彭博社4月11日消息,全球最大的钴生产国刚果(金)正在征求国际行业组织的建议,以采取措施提高这种电池金属的价格,包括通过潜在的出口配额调整。

全球钴资源主要分布在刚果(金)、澳大利亚和印尼,三大资源国控制了全球约73%的钴储量。其中,刚果(金)钴矿储量大、品位高,逐渐成为钴矿产量最大、增速最快的国家,也带动了全球钴产量的快速增长。

根据美国地质勘探局(USGS)数据,2022年全球钴产量约19万金属吨,同比增长15.15%。当年刚果金钴产量约13万金属吨,占比为68.4%,其他国家产量均在1万金属吨以下。

目前,已有洛阳钼业(603993.SH)、五矿资源(1208.HK)、腾远钴业(301219.SZ)、华友钴业(603799.SH)、寒锐钴业(300618.SZ)等多家中国企业布局刚果(金)铜钴资源,此外嘉能可、自由港等海外企业也拥有刚果(金)的铜钴矿产资源。

根据2023年公开产量指引及其他公开口径,洛阳钼业已正式超过嘉能可,成为全球最大钴生产商。

界面新闻记者就上述刚果(金)的钴出口政策事宜致电洛阳钼业投资者关系。工作人员回应称,“刚果(金)就出口配额方面的想法,目前来还处于摇篮期,最终落地发布还需要一定的时间。”

该人员进一步指出,据其了解,出口配额的限制主要是针对“不清洁”的钴来源,对于洛阳钼业规模化的产业项目不会造成影响。

所谓“不清洁的钴”,主要是指涉及奴役妇女、儿童等不规范用工,以及存在环保问题的钴来源。

电池是钴最主要的下游领域。钴的下游需求主要为消费电池、动力电池、高温合金、硬质合金、其它电池、催化剂、磁材、染料等。根据行业研究机构Benchmark Mineral Intelligence,动力电池领域消费占比约为40%、消费电池占比约30%、高温合金占比约为9%。

刚果(金)对出口配额意向的调整,主要是基于近期低迷的钴价。

据洛阳钼业年报显示,2023年MB金属钴均价15.11美元/磅,同比下降50%,年底跌至近五年新低;2023年MB氢氧化钴计价系数均值55.43%,下降15.93个百分点。

这主要是由于去年新能源车产业链发展增速略低于预期,且3C领域需求未见起色,叠加刚果(金)、印尼钴供应增长。

2023年,钴金属已经存在供应过剩。根据机构Benchmark Mineral Intelligence数据显示,2023年钴供应约22.4万吨金属钴,同比增加17%;钴需求约21.2万吨,同比增加14.5%。

在供应端,2023年增量约4.5万吨,其中81%来自刚果(金)铜钴伴生矿,17%来自印尼混合氢氧化镍钴(MHP)项目的投产爬产。

在今年2月刚果(金)的一次部长级会议上,总统菲利克斯·齐塞克迪对钴供应过剩造成的价格低迷表示遗憾,并要求时任总理卢孔德考虑“引入出口配额的必要性”或任何其他措施,以实现钴的“公平价格”,并要求一个监管机构帮助制定可能的计划。

据彭博社援引知情人士透露,该机构目前正在就可能出台的政策征求海外行业和研究机构的意见,将向齐塞克迪连任后组建的下一届政府提交一份提案。

“一些人认为这是对供应过剩的必要回应。另一些人则担心,这可能会降低钴在电池中的吸引力。”该人士表示。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