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Clarks能有多少经验为李宁所用?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Clarks能有多少经验为李宁所用?

李宁在曾经引以为傲的潮流路线受挫,但控股非凡领越收购的Clarks却仍支撑着它的时尚野心。

界面新闻记者 | 陈奇锐

界面新闻编辑 | 楼婍沁

英国鞋履品牌Clarks想要把营销声量做得更大,最新举措是为支线Clarks Originals造节日。

根据Clarks Originals官方微博,2024年4月26日被定为首个“Wallabee日”,庆祝经典鞋款Wallabee的诞生。随着大日子临近,Clarks Originals密集发售Wallabee联名系列,合作方包括潮流品牌Vandy The Pink和X-LARGE,同时推出的还有限定鞋盒。

许多人在社交媒体上将Clarks Originals称为Clarks的潮流支线,但其正式确立的时间最早能追溯至1950年代。而Wallabee便是推动Clarks Originals成立的第一款鞋履,其舒适性和实用性的鞋型至今仍然影响整个鞋履市场,并被许多品牌模仿。

但Clarks Originals也的确和潮流关系密切,Wallabee是1980年代和1990年代嘻哈歌手最青睐的鞋款之一。因此当嘻哈音乐在2015年后带领新一轮街头潮流时,Clarks Originals的曝光率也快速增长,合作的联名对象包括Stüssy等知名潮流品牌。

在中国,要让消费者分清Clarks和Clarks Originals的差别并不容易。

直到2023年,Clarks Originals才在北京三里屯太古里开设中国第一家门店,而这也只是其在亚洲市场的第三家门店。街头潮流此前虽然让Clarks Originals被提及的次数增多,但其长期在中国市场缺乏官方销售渠道的影响却难以弥补。

而Clarks Originals最经典的Wallabee鞋型已经在市场上泛滥,就连Clarks都销售样式相同的款式。对于不熟悉品牌历史或潮流趋势的消费者来说,Clarks Originals和Clarks在最直接的观感上或许难有太大差别。

大部分Clarks Originals与潮流品牌的合作都是基于Wallabee进行再创作,但要将更多流量和影响力导回自己身上,它必然要向市场确立自己对该鞋款的“创作权”。这解释了为何Clarks Originals要推出“Wallabee日”庆祝活动。

对于背后控股的非凡领越和李宁而言,Clarks和Clarks Originals有着重要意义。

李宁借助街头潮流改变形象的方式,使其一度成为许多中国服饰品牌进行转型时借鉴的案例。尝到甜头的李宁随后更积极布局时尚行业,举措包括通过其控股的非凡领越收购堡狮龙和Clarks,以及推出高端支线LI-NING 1990。

但李宁的时尚野心很快就遭遇挫折。由于绑定国潮概念太久太深,李宁没有赶上近年刮起的户外运动风潮,而偏偏街头潮流也已经不再被市场所垂青。根据2023年财报,李宁经营利润同比减少27.17%,收入近上升7%。

此前非凡领越收购堡狮龙和Clarks的背后逻辑之一,便是分散风险,寻找新增长点。要将衰落已久的堡狮龙重新拉回正轨并不容易。而Clarks近年虽然经历形象老化、业绩下跌和大幅裁员等困境,但历史声誉和潮流价值仍高于堡狮龙。

作为凭借正装鞋发家的品牌,Clarks寄托了李宁运作时装品牌的愿望。运作一个时装品牌,和运作一个涉足时尚领域的运动品牌,背后思路是不同的。如果Clarks能够成功,李宁或能从激烈的运动行业竞争中找到区别于它人的增长点。

而对于时装品牌而言,最重要的事情便是让消费者觉得它仍然是时髦和潮流的。这也是为和在非凡领越收购Clarks之后,便迅速将Clarks Originals引入中国市场的原因。它需要将该支线在潮流领域的影响力进行变现。

根据非凡领越的财报,收购Clarks在2022年为其额外带来了53.9亿港元的收入。在2023年,Clarks收入同比增长79.1%至96.46亿港元,在非凡领越总收入中的占比从78.1%提升至86%,而堡狮龙的收入则仅为6.1亿港元。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李宁

4k
  • 香港恒指跌幅扩大至2%
  • 港股体育用品股走高,李宁涨逾8%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Clarks能有多少经验为李宁所用?

李宁在曾经引以为傲的潮流路线受挫,但控股非凡领越收购的Clarks却仍支撑着它的时尚野心。

界面新闻记者 | 陈奇锐

界面新闻编辑 | 楼婍沁

英国鞋履品牌Clarks想要把营销声量做得更大,最新举措是为支线Clarks Originals造节日。

根据Clarks Originals官方微博,2024年4月26日被定为首个“Wallabee日”,庆祝经典鞋款Wallabee的诞生。随着大日子临近,Clarks Originals密集发售Wallabee联名系列,合作方包括潮流品牌Vandy The Pink和X-LARGE,同时推出的还有限定鞋盒。

许多人在社交媒体上将Clarks Originals称为Clarks的潮流支线,但其正式确立的时间最早能追溯至1950年代。而Wallabee便是推动Clarks Originals成立的第一款鞋履,其舒适性和实用性的鞋型至今仍然影响整个鞋履市场,并被许多品牌模仿。

但Clarks Originals也的确和潮流关系密切,Wallabee是1980年代和1990年代嘻哈歌手最青睐的鞋款之一。因此当嘻哈音乐在2015年后带领新一轮街头潮流时,Clarks Originals的曝光率也快速增长,合作的联名对象包括Stüssy等知名潮流品牌。

在中国,要让消费者分清Clarks和Clarks Originals的差别并不容易。

直到2023年,Clarks Originals才在北京三里屯太古里开设中国第一家门店,而这也只是其在亚洲市场的第三家门店。街头潮流此前虽然让Clarks Originals被提及的次数增多,但其长期在中国市场缺乏官方销售渠道的影响却难以弥补。

而Clarks Originals最经典的Wallabee鞋型已经在市场上泛滥,就连Clarks都销售样式相同的款式。对于不熟悉品牌历史或潮流趋势的消费者来说,Clarks Originals和Clarks在最直接的观感上或许难有太大差别。

大部分Clarks Originals与潮流品牌的合作都是基于Wallabee进行再创作,但要将更多流量和影响力导回自己身上,它必然要向市场确立自己对该鞋款的“创作权”。这解释了为何Clarks Originals要推出“Wallabee日”庆祝活动。

对于背后控股的非凡领越和李宁而言,Clarks和Clarks Originals有着重要意义。

李宁借助街头潮流改变形象的方式,使其一度成为许多中国服饰品牌进行转型时借鉴的案例。尝到甜头的李宁随后更积极布局时尚行业,举措包括通过其控股的非凡领越收购堡狮龙和Clarks,以及推出高端支线LI-NING 1990。

但李宁的时尚野心很快就遭遇挫折。由于绑定国潮概念太久太深,李宁没有赶上近年刮起的户外运动风潮,而偏偏街头潮流也已经不再被市场所垂青。根据2023年财报,李宁经营利润同比减少27.17%,收入近上升7%。

此前非凡领越收购堡狮龙和Clarks的背后逻辑之一,便是分散风险,寻找新增长点。要将衰落已久的堡狮龙重新拉回正轨并不容易。而Clarks近年虽然经历形象老化、业绩下跌和大幅裁员等困境,但历史声誉和潮流价值仍高于堡狮龙。

作为凭借正装鞋发家的品牌,Clarks寄托了李宁运作时装品牌的愿望。运作一个时装品牌,和运作一个涉足时尚领域的运动品牌,背后思路是不同的。如果Clarks能够成功,李宁或能从激烈的运动行业竞争中找到区别于它人的增长点。

而对于时装品牌而言,最重要的事情便是让消费者觉得它仍然是时髦和潮流的。这也是为和在非凡领越收购Clarks之后,便迅速将Clarks Originals引入中国市场的原因。它需要将该支线在潮流领域的影响力进行变现。

根据非凡领越的财报,收购Clarks在2022年为其额外带来了53.9亿港元的收入。在2023年,Clarks收入同比增长79.1%至96.46亿港元,在非凡领越总收入中的占比从78.1%提升至86%,而堡狮龙的收入则仅为6.1亿港元。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