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2024北京半马调查结果:特步并无操纵比赛行为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2024北京半马调查结果:特步并无操纵比赛行为

北京半程马拉松组委会发布调查结果,中国选手何杰身旁的运动员为配速员,特步并未涉及保送冠军和操纵比赛行为。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姚宛

争议尘埃落定,何杰身旁跑者为配速员,特步并无操纵比赛行为。

4月19日,北京半程马拉松组委会发布关于男子组比赛调查结果。根据公告,比赛当日,何杰身旁的运动员身份为配速员,但佩戴特邀运动员参赛号码布参赛。比赛4公里处,1名外籍配速员自行退赛;另外3名继续领跑,并在最后2公里主动减速。

按照赛事规则,赛事除自行报名运动员外,可邀请特邀运动员和配速员;未经批准,配速员不得以特邀运动员身份参赛。在此次赛事中,作为承办单位的中奥路跑(北京)体育管理有限公司定向邀请了28名国内外运动员作为特邀运动员参赛,其中包括何杰和4名外籍配速员。

但由于作为赞助商的运动品牌特步未对配速员进行明确标注,导致中奥路跑公司未向组委会报备,将4名外籍配速员报名为特邀运动员参赛。

组委会公告发布后,特步也通过官方渠道发布致歉声明。声明称,特步表示因相关工作人员在报名过程中失误,未能标识四名选手配速员身份,导致其以特邀选手身份参赛,出现身份与行为的差异。针对组委会调查结果,特步对跑友及消费者表示诚挚的歉意,完全接受组委会决定,并对涉事人员进行处罚。

在此之前,从何杰、特步再到北京半程马拉松赛事,均陷入到了舆论漩涡之中。

4月14日,何杰在北京半程马拉松赛事中以1小时03分44秒的成绩获得冠军,在他身旁的三位配速员,即埃塞俄比亚选手Dejene Hailu Bikila以及肯尼亚选手Robert KeterWilly Mnangat均以1小时03分45秒的成绩,成为并列亚军,而另一位中国选手李春晖则以1小时06分58秒的成绩站上季军席位。

从比赛录像上看,何杰和三名配速员在起跑后一直处于领先的第一集团。但在进入冲刺阶段时,非洲选手却疑似放缓步伐,故意落后于何杰。有观看者指出,配速员甚至做出了让路手势,示意何杰向前。

最后画面呈现的结果是,何杰拼尽全力冲向终点并获得冠军,但三名配速员则显现出游刃有余的轻松姿态。这让不少网友指责此次北京半程马拉松赛事出现了“假赛”现象,作为冠军和赛事赞助商的特步也被认为疑似操纵赛事。

而这正是此次争议事件中的两个核心焦点。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争议点一:保送冠军行为是否存在?

针对第这个争议点,官方调查结果已经给出定论。三名非洲选手作为配速员,在赛场上让位于何杰属于已协商约定行为。Willy Mnangat在赛后接受英国BBC采访时承认自己作为配速员的身份,但被登记到了正常参赛选手的名录中,没有像过往赛事惯例中贴上配速员标签。

“我不是以竞技目的参与北京半程马拉松赛事,我作为配速员的任务是帮助何杰夺冠并打他的个人记录。”Willy MnangatBBC表示。而他此次赛后在接受《华盛顿邮报》采访时则称:“何杰是我的朋友。”

Willy Mnangat与何杰的合作经历不止一次。在3月24日的无锡马拉松比赛期间,Willy Mnangat同样作为何杰的配速员出现在赛场上。区别在于,他在无锡是以官方受邀配速员的身份参赛,因此在赛服上贴了配速员标签。

Willy Mnangat这样以配速员身份频繁出现在马拉松赛场上的人,如今不算少见。在中文的语境里,配速员通常被成为“兔子”,以帮助特定选手夺冠或在跑马拉松过程中进行协助为目的。

具体来说,由于马拉松赛事路程和耗时较长,如果参赛选手配速不稳,便极有可能会影响比赛成绩以及是否能最终完成比赛。对比赛名次要求越高的选手,往往对配速有更高要求。因此有的人会选择让配速员加入,在不同阶段以稳定配速领跑,带领其走完全程。

配速员通常会在赛服帖上“PACER“标签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配速员最早于1999年的巴黎马拉松赛事期间出现,如今划分已经趋于精细。

有的配速员是由赛事举办方邀请,有些则来自参赛者的私人邀请。由私人邀请的配速员,通常不会在赛服上进行标注。而根据赛事规则或私人合约,有的配速员会在完成一个阶段的路程后主动退出赛道,有的则会持续跑到终点,但成绩不最终会纳入赛事排名。

国际田径联合会认可配速员在赛事中出现的做法。在《标牌路赛规则》(《C1.6 - Label Road Race Regulations》)中,国际田联是这样写的:

15.1配速员应该有制服,为了更好的展示精神面貌,应该在号码布上写上他们的名字。如果没有制服,应该名字连同PACE”的字样一起写在配速员的号码布上,或者把PACE”写在另一块号码布上,挂着前胸或后背。

15.2赛事组委会雇佣的配速员是善意的竞争对手。他们必须是在参赛名单里,与其他精英选手同时开始起跑、计时,如果他们完赛,须参与排名。

结合上述规则和此次北京半程马拉松赛事的争议公告,可以认定何杰夺冠并非是假赛,而三名非洲选手在赛场上出现以及在冲刺阶段所做的举措,符合他们作为配速员与何杰的约定内容。

争论点二:特步是否涉嫌操纵比赛? 

在第一个争议点已经有答案的基础上,第二个争议点得到解答——特步没有其作为何杰赞助商的身份,故意通过“黑箱操作”使何杰夺冠。不过有网友指出,即使特步没有让非洲选手故意输给何杰,其作为赛事赞助商的另一重身份,阻挡了其它知名选手的参赛。

当中国运动员贾俄仁加在个人官方微博发帖,称其参赛资格被无端取消后,相关争议舆论也被进一步推高。根据贾俄仁加的微博,他在4月7日收到通知正式获得参赛资格,但在4月9日被告知资格已经取消。

2024北京半程马拉松组委会对此进行调查。

在4月13日,组委会发布调查公告,表示贾俄仁加最初通过官方渠道报名但并未中签,随后又通过赞助商渠道进行报名。但基于赞助合约,赞助渠道名额的权益不得与第三方品牌共同进行开发、转让、售卖、转授权等商业行为。

图片来源:微博

由于贾俄仁加是赛事赞助商竞品的签约选手,这超过了赞助商名额的使用规定范围。值得提到的是,在特步于2020年公布的《2020年度“国人竞速”达标名次奖名单(男子)》中,贾俄仁加排名第六,获得2万元人民币的奖金。

回顾此次北京半程马拉松赛事的报名规则,可以看到其常规参赛方式有两种,一种是大众选手通过报名后抽签的方式参加,另一种则是由组委会定向邀请国内外优秀专业选手作为赛事特邀运动员参加。在这之外,还有部分选手能通过赞助商渠道获得资格。

不管是获得组委会定向邀请,还是通过赞助商渠道进入赛事,这两种方式有一定的门槛和要求。大部分参赛者仍是通过最普通的报名抽签参与比赛。来自的官方数据显示,此次北京半程马拉松赛事规模限定为2万人,但报名人数达到97988人。

根据赛事组委会的公告,贾俄仁加正不属于定向邀请跑者,他本人也应是在明晰这一点后选择了官方大众抽签渠道进行报名。由于此次赛事走官方大众渠道的报名人数众多,即使是知名选手,也存在一定的不中签几率。

随后贾俄仁加尝试通过赞助商渠道参加比赛,但按照赞助商已签订的商业合约,他在通过该渠道报名伊始就与规则存在冲突关系。这也是他没有通过赞助商渠道被选上,并最终没有参与2024北京半程马拉松比赛的原因。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特步

3.4k
  • 特步战略性出售盖世威、帕拉丁,全身心投入跑步运动
  • 特步国际:拟向控股股东丁氏家族出售盖世威及帕拉丁品牌业务资产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2024北京半马调查结果:特步并无操纵比赛行为

北京半程马拉松组委会发布调查结果,中国选手何杰身旁的运动员为配速员,特步并未涉及保送冠军和操纵比赛行为。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姚宛

争议尘埃落定,何杰身旁跑者为配速员,特步并无操纵比赛行为。

4月19日,北京半程马拉松组委会发布关于男子组比赛调查结果。根据公告,比赛当日,何杰身旁的运动员身份为配速员,但佩戴特邀运动员参赛号码布参赛。比赛4公里处,1名外籍配速员自行退赛;另外3名继续领跑,并在最后2公里主动减速。

按照赛事规则,赛事除自行报名运动员外,可邀请特邀运动员和配速员;未经批准,配速员不得以特邀运动员身份参赛。在此次赛事中,作为承办单位的中奥路跑(北京)体育管理有限公司定向邀请了28名国内外运动员作为特邀运动员参赛,其中包括何杰和4名外籍配速员。

但由于作为赞助商的运动品牌特步未对配速员进行明确标注,导致中奥路跑公司未向组委会报备,将4名外籍配速员报名为特邀运动员参赛。

组委会公告发布后,特步也通过官方渠道发布致歉声明。声明称,特步表示因相关工作人员在报名过程中失误,未能标识四名选手配速员身份,导致其以特邀选手身份参赛,出现身份与行为的差异。针对组委会调查结果,特步对跑友及消费者表示诚挚的歉意,完全接受组委会决定,并对涉事人员进行处罚。

在此之前,从何杰、特步再到北京半程马拉松赛事,均陷入到了舆论漩涡之中。

4月14日,何杰在北京半程马拉松赛事中以1小时03分44秒的成绩获得冠军,在他身旁的三位配速员,即埃塞俄比亚选手Dejene Hailu Bikila以及肯尼亚选手Robert KeterWilly Mnangat均以1小时03分45秒的成绩,成为并列亚军,而另一位中国选手李春晖则以1小时06分58秒的成绩站上季军席位。

从比赛录像上看,何杰和三名配速员在起跑后一直处于领先的第一集团。但在进入冲刺阶段时,非洲选手却疑似放缓步伐,故意落后于何杰。有观看者指出,配速员甚至做出了让路手势,示意何杰向前。

最后画面呈现的结果是,何杰拼尽全力冲向终点并获得冠军,但三名配速员则显现出游刃有余的轻松姿态。这让不少网友指责此次北京半程马拉松赛事出现了“假赛”现象,作为冠军和赛事赞助商的特步也被认为疑似操纵赛事。

而这正是此次争议事件中的两个核心焦点。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争议点一:保送冠军行为是否存在?

针对第这个争议点,官方调查结果已经给出定论。三名非洲选手作为配速员,在赛场上让位于何杰属于已协商约定行为。Willy Mnangat在赛后接受英国BBC采访时承认自己作为配速员的身份,但被登记到了正常参赛选手的名录中,没有像过往赛事惯例中贴上配速员标签。

“我不是以竞技目的参与北京半程马拉松赛事,我作为配速员的任务是帮助何杰夺冠并打他的个人记录。”Willy MnangatBBC表示。而他此次赛后在接受《华盛顿邮报》采访时则称:“何杰是我的朋友。”

Willy Mnangat与何杰的合作经历不止一次。在3月24日的无锡马拉松比赛期间,Willy Mnangat同样作为何杰的配速员出现在赛场上。区别在于,他在无锡是以官方受邀配速员的身份参赛,因此在赛服上贴了配速员标签。

Willy Mnangat这样以配速员身份频繁出现在马拉松赛场上的人,如今不算少见。在中文的语境里,配速员通常被成为“兔子”,以帮助特定选手夺冠或在跑马拉松过程中进行协助为目的。

具体来说,由于马拉松赛事路程和耗时较长,如果参赛选手配速不稳,便极有可能会影响比赛成绩以及是否能最终完成比赛。对比赛名次要求越高的选手,往往对配速有更高要求。因此有的人会选择让配速员加入,在不同阶段以稳定配速领跑,带领其走完全程。

配速员通常会在赛服帖上“PACER“标签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配速员最早于1999年的巴黎马拉松赛事期间出现,如今划分已经趋于精细。

有的配速员是由赛事举办方邀请,有些则来自参赛者的私人邀请。由私人邀请的配速员,通常不会在赛服上进行标注。而根据赛事规则或私人合约,有的配速员会在完成一个阶段的路程后主动退出赛道,有的则会持续跑到终点,但成绩不最终会纳入赛事排名。

国际田径联合会认可配速员在赛事中出现的做法。在《标牌路赛规则》(《C1.6 - Label Road Race Regulations》)中,国际田联是这样写的:

15.1配速员应该有制服,为了更好的展示精神面貌,应该在号码布上写上他们的名字。如果没有制服,应该名字连同PACE”的字样一起写在配速员的号码布上,或者把PACE”写在另一块号码布上,挂着前胸或后背。

15.2赛事组委会雇佣的配速员是善意的竞争对手。他们必须是在参赛名单里,与其他精英选手同时开始起跑、计时,如果他们完赛,须参与排名。

结合上述规则和此次北京半程马拉松赛事的争议公告,可以认定何杰夺冠并非是假赛,而三名非洲选手在赛场上出现以及在冲刺阶段所做的举措,符合他们作为配速员与何杰的约定内容。

争论点二:特步是否涉嫌操纵比赛? 

在第一个争议点已经有答案的基础上,第二个争议点得到解答——特步没有其作为何杰赞助商的身份,故意通过“黑箱操作”使何杰夺冠。不过有网友指出,即使特步没有让非洲选手故意输给何杰,其作为赛事赞助商的另一重身份,阻挡了其它知名选手的参赛。

当中国运动员贾俄仁加在个人官方微博发帖,称其参赛资格被无端取消后,相关争议舆论也被进一步推高。根据贾俄仁加的微博,他在4月7日收到通知正式获得参赛资格,但在4月9日被告知资格已经取消。

2024北京半程马拉松组委会对此进行调查。

在4月13日,组委会发布调查公告,表示贾俄仁加最初通过官方渠道报名但并未中签,随后又通过赞助商渠道进行报名。但基于赞助合约,赞助渠道名额的权益不得与第三方品牌共同进行开发、转让、售卖、转授权等商业行为。

图片来源:微博

由于贾俄仁加是赛事赞助商竞品的签约选手,这超过了赞助商名额的使用规定范围。值得提到的是,在特步于2020年公布的《2020年度“国人竞速”达标名次奖名单(男子)》中,贾俄仁加排名第六,获得2万元人民币的奖金。

回顾此次北京半程马拉松赛事的报名规则,可以看到其常规参赛方式有两种,一种是大众选手通过报名后抽签的方式参加,另一种则是由组委会定向邀请国内外优秀专业选手作为赛事特邀运动员参加。在这之外,还有部分选手能通过赞助商渠道获得资格。

不管是获得组委会定向邀请,还是通过赞助商渠道进入赛事,这两种方式有一定的门槛和要求。大部分参赛者仍是通过最普通的报名抽签参与比赛。来自的官方数据显示,此次北京半程马拉松赛事规模限定为2万人,但报名人数达到97988人。

根据赛事组委会的公告,贾俄仁加正不属于定向邀请跑者,他本人也应是在明晰这一点后选择了官方大众抽签渠道进行报名。由于此次赛事走官方大众渠道的报名人数众多,即使是知名选手,也存在一定的不中签几率。

随后贾俄仁加尝试通过赞助商渠道参加比赛,但按照赞助商已签订的商业合约,他在通过该渠道报名伊始就与规则存在冲突关系。这也是他没有通过赞助商渠道被选上,并最终没有参与2024北京半程马拉松比赛的原因。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