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特斯拉裁撤500人超充团队,背后原因是什么?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特斯拉裁撤500人超充团队,背后原因是什么?

当前欧美充电桩市场竞争激烈且难以盈利,或是特斯拉裁撤超充团队的主要因素之一。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 匡达

界面新闻见习记者 | 田鹤琪

裁员、破产,美国新能源汽车行业似乎陷入了困境。

根据The Information和Electrek报道的一封电子邮件内容显示,当地时间4月29日,马斯克已经解雇了特斯拉充电基础设施高级主管丽贝卡·蒂努奇(Rebecca Tinucci)及其团队中多达500名员工。此外,马斯克还解雇了汽车项目主管丹尼尔·何(Daniel Ho)。

随后,特斯拉战略充电项目主管威廉·詹姆森(William Jameson)在社交平台上发文称:“已确认——@特斯拉@埃隆·马斯克已将我们的整个超充组织解散。”

在回答该社交平台用户关于这次裁员涉及人员数的问题时,威廉称:a few hundred, globally(全球数百人)。威廉同时表示,整个团队都不清楚被裁的原因。

两周前,马斯克在给员工的邮件中宣布,特斯拉将裁减超过10%的全球员工。根据特斯拉提交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文件,截至2023年底,该公司在全球拥有超14万名员工,裁员涉及的员工数量或达1.4万人以上。马斯克称,此举是为了削减成本并提高生产率。

除特斯拉外,美国还有多家与新能源汽车行业相关的企业出现动荡。

据《商业内幕》援引知情人士消息报道称,美国电动汽车制造商Fisker已经开始关闭其曼哈顿海滩总部。上个月,这家电动汽车制造商告诉加州曼哈顿海滩办事处的工人,他们将在5月1日前搬到公司位于加州拉帕尔马的办公地点。

据The Information消息,当地时间5月6日,美国锂电池生产商Enovix在其位于加利福尼亚州弗里蒙特的工厂解雇了约170名员工,约占员工总数的三分之一。此次裁员可能是该公司上周宣布的在年底前削减3500万美元年度运营成本的计划的一部分。Enovix当日尾盘大幅下跌,收盘跌幅为3%。

为何近期美国新能源汽车行业发生多起裁员事件?

真锂研究创始人、总裁墨柯向界面新闻分析称,美国正致力于发展自己的新能源汽车和动力电池产业链,“在这个过程中,肯定会有一些企业活不下去,也肯定会冒出一些新企业。特斯拉的各个部门其实相当于一个个初创公司,养不活自己就得被裁撤或裁员。”

他表示,特斯拉不但裁撤了超充团队,电池部门也在进行大裁员,主要原因应是技术进展不及预期,存在价值不大。而Fisker和Enovix则可能是成本高降不下来,影响了营收,被迫收缩。

“美国政府现在也意识到进展困难,正在有意识放慢本国新能源汽车市场发展的步伐,以给本土企业更多的时间。”墨柯称。

当前欧美充电桩市场竞争激烈且难以盈利,或是特斯拉裁撤超充团队的主要因素之一。

上个月,成立23年的美国充电桩鼻祖Tritium(DCFC.US)宣布破产。Tritium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披露一份破产计划显示,该公司及其三家澳大利亚子公司Tritium Pty Ltd、Tritium Holdings Pty Ltd和Tritium Nominee Pty Ltd已资不抵债。

2020-2023年,Tritium分别亏损3444万美元、6309万美元、1.29亿美元、1.21亿美元,累计亏损约3.5亿美元。

据外媒4月16日消息,英国石油公司(bp)消息人士称,由于对商用电动汽车车队快速增长的押注没有得到回报,该公司已削减了电动汽车充电业务十分之一以上的员工,并将其撤出多个市场。

目前美国新能源汽车渗透率仍不高。很多美国汽车买家认为,电动车价格相对较高,且充电设施并不完善,因此并不愿放弃燃油车,这反过来也抑制了充电桩市场的扩张。

据国泰君安证券研究数据,今年1-3月,美国新能源乘用车销量达到36.8万辆,同比增长16.5%,渗透率仅为9.4%。与之对比的是,同期中国新能源车销量209.0万辆,同比增长31.8%,渗透率已达31.1%。

2023年以来,欧美电动化进程放缓。拜登政府在2023年2月计划放宽由美国国家环境保护局提出的尾气排放限制规定;同年3月,欧盟宣布2035年之后仍能继续销售使用合成燃料的新燃油车;9月,英国首相苏纳克宣布将燃油车禁令从2030年实施推迟至2035年。

此外,特斯拉此次裁员或也与超充桩的应用场景有限相关。

据界面新闻了解,超充桩一般多用于长途旅行和紧急充电,能帮助车主迅速恢复续航能力,减少旅途中的充电等待时间。特斯拉虽已经开始在一些地区向非特斯拉品牌的电动汽车开放其超级充电站,但家庭充电仍是当前电动车日常充电的首选。

宣布上述裁员消息后,马斯克5月1日在社交媒体平台上表示:“特斯拉仍计划扩大超级充电网络,只是新地点的扩张速度会放慢,会更关注100%的正常运行时间和现有地点的扩张。”

特斯拉的超级充电网络已覆盖全球多个国家和地区。今年1月5日,特斯拉官宣全球超充桩数量达5.5万个。

作为新能源行业的“领头羊”,特斯拉多年来在美国电动车充电网络建设中一直保持强劲势头。马斯克在2022年5月的FT未来汽车大会上也曾暗示,特斯拉将在北美地区新增CCS连接器来实现向其他新能源车车主开放超充网络。据J.D. Power等机构的消费者调查结果显示,特斯拉的超级充电网络不仅是美国最大的,也是最可靠的充电网络。

特斯拉也在积极布局欧洲和中国市场。在欧洲,其超充桩主要分布在德国、法国、挪威、英国等国家,总量已突破1万个。2021年11月,马斯克在社交平台上宣布,“已经(在荷兰)开始试点向其他品牌的电动汽车开放特斯拉超级充电站”。

截至2023年11月1日,特斯拉超级充电站已经100%实现中国大陆省会城市及直辖市覆盖。其中,已经落成超1800座超级充电站,1.1万多个超级充电桩。

特斯拉此次裁撤超充团队是否会涉及中国业务团队?界面新闻就事宜联系了特斯拉中国官方,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特斯拉的超级充电站网络也涉及澳大利亚等国。机构Next System发布的《澳大利亚电动汽车公共快速充电站报告》显示,特斯拉的超级充电站V3网络将在2023年四季度贡献该国所有新增充电容量的60%。

马斯克一直对特斯拉的超级充电网络引以为豪。在去年11月底《纽约时报》DealBook论坛的现场访谈上,马斯克曾称:“你也可以把特斯拉看作是一家集多家公司于一体的公司。就像我们的超充网络,如果特斯拉超充网络是一家独立的公司,它本身就将跻身财富500强,仅仅靠超充系统。”

此次特斯拉裁撤超充团队,将引发供应链和一系列施工计划的中断,有行业观察者和参与者对此感到不安。

由于特斯拉没有事先就充电基础设施建设计划的撤回向投资者发出警告,部分特斯拉充电桩的合作伙伴感到震惊,其中包括在美国各地关键地点为特斯拉安装和维护电动汽车充电设备的中小型企业。

特斯拉这一举措增加了合作企业的信任危机,或将影响其他企业在该领域的投资决策。

此外,特斯拉的上述决策也可能削弱美国政府推广电动车的努力。

2021年11月,美国总统拜登签署了规模为1.2万亿美元的《两党基础设施法案》,要求对美国基础设施建设增加大量投资,其中,75亿美元专门用于充电站;2022年9月,美国政府通过《通胀削减法案》,力图减少温室气体排放水平,推动新能源产业的发展。此次裁员或对美国电动车市场产生消极影响。

但另一方面,行业竞争格局可能会发生变化。一些从事充电基础设施建设的公司认为,特斯拉此次裁员,可能会为其他公司进入充电基础设施领域创造机会,有益于增强行业内的竞争动力。

从区域分布看,全球充电桩市场以中国大陆、欧洲和美国为主。其中,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市场,在充电桩建设方面处于领先地位。据中国充电联盟数据,截至2023年底,中国的充电桩保有量为859.6万台。在公共快充和慢充的市场占比方面,欧洲均不到中国的一半。

特斯拉裁撤超充团队,也可能为本土的充电服务提供商和其他新能源汽车品牌提供了扩大市场份额的机会。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特斯拉

9k
  • 特斯拉股东大会有望展示人形机器人最新进展,机器人100ETF(159530)涨0.40%(截至11:02)
  • 美股收评:三大指数收盘涨跌不一,热门科技股多数上涨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特斯拉裁撤500人超充团队,背后原因是什么?

当前欧美充电桩市场竞争激烈且难以盈利,或是特斯拉裁撤超充团队的主要因素之一。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 匡达

界面新闻见习记者 | 田鹤琪

裁员、破产,美国新能源汽车行业似乎陷入了困境。

根据The Information和Electrek报道的一封电子邮件内容显示,当地时间4月29日,马斯克已经解雇了特斯拉充电基础设施高级主管丽贝卡·蒂努奇(Rebecca Tinucci)及其团队中多达500名员工。此外,马斯克还解雇了汽车项目主管丹尼尔·何(Daniel Ho)。

随后,特斯拉战略充电项目主管威廉·詹姆森(William Jameson)在社交平台上发文称:“已确认——@特斯拉@埃隆·马斯克已将我们的整个超充组织解散。”

在回答该社交平台用户关于这次裁员涉及人员数的问题时,威廉称:a few hundred, globally(全球数百人)。威廉同时表示,整个团队都不清楚被裁的原因。

两周前,马斯克在给员工的邮件中宣布,特斯拉将裁减超过10%的全球员工。根据特斯拉提交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文件,截至2023年底,该公司在全球拥有超14万名员工,裁员涉及的员工数量或达1.4万人以上。马斯克称,此举是为了削减成本并提高生产率。

除特斯拉外,美国还有多家与新能源汽车行业相关的企业出现动荡。

据《商业内幕》援引知情人士消息报道称,美国电动汽车制造商Fisker已经开始关闭其曼哈顿海滩总部。上个月,这家电动汽车制造商告诉加州曼哈顿海滩办事处的工人,他们将在5月1日前搬到公司位于加州拉帕尔马的办公地点。

据The Information消息,当地时间5月6日,美国锂电池生产商Enovix在其位于加利福尼亚州弗里蒙特的工厂解雇了约170名员工,约占员工总数的三分之一。此次裁员可能是该公司上周宣布的在年底前削减3500万美元年度运营成本的计划的一部分。Enovix当日尾盘大幅下跌,收盘跌幅为3%。

为何近期美国新能源汽车行业发生多起裁员事件?

真锂研究创始人、总裁墨柯向界面新闻分析称,美国正致力于发展自己的新能源汽车和动力电池产业链,“在这个过程中,肯定会有一些企业活不下去,也肯定会冒出一些新企业。特斯拉的各个部门其实相当于一个个初创公司,养不活自己就得被裁撤或裁员。”

他表示,特斯拉不但裁撤了超充团队,电池部门也在进行大裁员,主要原因应是技术进展不及预期,存在价值不大。而Fisker和Enovix则可能是成本高降不下来,影响了营收,被迫收缩。

“美国政府现在也意识到进展困难,正在有意识放慢本国新能源汽车市场发展的步伐,以给本土企业更多的时间。”墨柯称。

当前欧美充电桩市场竞争激烈且难以盈利,或是特斯拉裁撤超充团队的主要因素之一。

上个月,成立23年的美国充电桩鼻祖Tritium(DCFC.US)宣布破产。Tritium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披露一份破产计划显示,该公司及其三家澳大利亚子公司Tritium Pty Ltd、Tritium Holdings Pty Ltd和Tritium Nominee Pty Ltd已资不抵债。

2020-2023年,Tritium分别亏损3444万美元、6309万美元、1.29亿美元、1.21亿美元,累计亏损约3.5亿美元。

据外媒4月16日消息,英国石油公司(bp)消息人士称,由于对商用电动汽车车队快速增长的押注没有得到回报,该公司已削减了电动汽车充电业务十分之一以上的员工,并将其撤出多个市场。

目前美国新能源汽车渗透率仍不高。很多美国汽车买家认为,电动车价格相对较高,且充电设施并不完善,因此并不愿放弃燃油车,这反过来也抑制了充电桩市场的扩张。

据国泰君安证券研究数据,今年1-3月,美国新能源乘用车销量达到36.8万辆,同比增长16.5%,渗透率仅为9.4%。与之对比的是,同期中国新能源车销量209.0万辆,同比增长31.8%,渗透率已达31.1%。

2023年以来,欧美电动化进程放缓。拜登政府在2023年2月计划放宽由美国国家环境保护局提出的尾气排放限制规定;同年3月,欧盟宣布2035年之后仍能继续销售使用合成燃料的新燃油车;9月,英国首相苏纳克宣布将燃油车禁令从2030年实施推迟至2035年。

此外,特斯拉此次裁员或也与超充桩的应用场景有限相关。

据界面新闻了解,超充桩一般多用于长途旅行和紧急充电,能帮助车主迅速恢复续航能力,减少旅途中的充电等待时间。特斯拉虽已经开始在一些地区向非特斯拉品牌的电动汽车开放其超级充电站,但家庭充电仍是当前电动车日常充电的首选。

宣布上述裁员消息后,马斯克5月1日在社交媒体平台上表示:“特斯拉仍计划扩大超级充电网络,只是新地点的扩张速度会放慢,会更关注100%的正常运行时间和现有地点的扩张。”

特斯拉的超级充电网络已覆盖全球多个国家和地区。今年1月5日,特斯拉官宣全球超充桩数量达5.5万个。

作为新能源行业的“领头羊”,特斯拉多年来在美国电动车充电网络建设中一直保持强劲势头。马斯克在2022年5月的FT未来汽车大会上也曾暗示,特斯拉将在北美地区新增CCS连接器来实现向其他新能源车车主开放超充网络。据J.D. Power等机构的消费者调查结果显示,特斯拉的超级充电网络不仅是美国最大的,也是最可靠的充电网络。

特斯拉也在积极布局欧洲和中国市场。在欧洲,其超充桩主要分布在德国、法国、挪威、英国等国家,总量已突破1万个。2021年11月,马斯克在社交平台上宣布,“已经(在荷兰)开始试点向其他品牌的电动汽车开放特斯拉超级充电站”。

截至2023年11月1日,特斯拉超级充电站已经100%实现中国大陆省会城市及直辖市覆盖。其中,已经落成超1800座超级充电站,1.1万多个超级充电桩。

特斯拉此次裁撤超充团队是否会涉及中国业务团队?界面新闻就事宜联系了特斯拉中国官方,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特斯拉的超级充电站网络也涉及澳大利亚等国。机构Next System发布的《澳大利亚电动汽车公共快速充电站报告》显示,特斯拉的超级充电站V3网络将在2023年四季度贡献该国所有新增充电容量的60%。

马斯克一直对特斯拉的超级充电网络引以为豪。在去年11月底《纽约时报》DealBook论坛的现场访谈上,马斯克曾称:“你也可以把特斯拉看作是一家集多家公司于一体的公司。就像我们的超充网络,如果特斯拉超充网络是一家独立的公司,它本身就将跻身财富500强,仅仅靠超充系统。”

此次特斯拉裁撤超充团队,将引发供应链和一系列施工计划的中断,有行业观察者和参与者对此感到不安。

由于特斯拉没有事先就充电基础设施建设计划的撤回向投资者发出警告,部分特斯拉充电桩的合作伙伴感到震惊,其中包括在美国各地关键地点为特斯拉安装和维护电动汽车充电设备的中小型企业。

特斯拉这一举措增加了合作企业的信任危机,或将影响其他企业在该领域的投资决策。

此外,特斯拉的上述决策也可能削弱美国政府推广电动车的努力。

2021年11月,美国总统拜登签署了规模为1.2万亿美元的《两党基础设施法案》,要求对美国基础设施建设增加大量投资,其中,75亿美元专门用于充电站;2022年9月,美国政府通过《通胀削减法案》,力图减少温室气体排放水平,推动新能源产业的发展。此次裁员或对美国电动车市场产生消极影响。

但另一方面,行业竞争格局可能会发生变化。一些从事充电基础设施建设的公司认为,特斯拉此次裁员,可能会为其他公司进入充电基础设施领域创造机会,有益于增强行业内的竞争动力。

从区域分布看,全球充电桩市场以中国大陆、欧洲和美国为主。其中,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市场,在充电桩建设方面处于领先地位。据中国充电联盟数据,截至2023年底,中国的充电桩保有量为859.6万台。在公共快充和慢充的市场占比方面,欧洲均不到中国的一半。

特斯拉裁撤超充团队,也可能为本土的充电服务提供商和其他新能源汽车品牌提供了扩大市场份额的机会。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