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当上董事长,余承东未必高兴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当上董事长,余承东未必高兴

发布会上再无“遥遥领先”。

文|豹变 朱晓宇‍‍

编辑 | 邢昀

「核心提示」

余承东成为终端BG董事长,到底是升职,还是明升暗降?

余承东坐上了华为为其“私人订制”的终端BG董事长职位,表面上看加官晋爵,但华为内部传出来的信息似乎并没有那么简单。

近日华为官宣余承东职务调整,由终端BG CEO变更为终端BG董事长,不仅华为官网同步更新上述信息,余承东的微博认证也完成变更。

以前余承东本人在微博上非常活跃,保持着高频率更新,最高时一天动态将近10条,并积极为华为的多项业务做宣传。此次职务调整前后,余承东先是保持沉默11天,之后才在微博简短地更新两条(两天)。

据接近华为的知情人士表示,卸任CEO可能并非余承东所愿。虽然余承东还是该部门的最高层,但是突然增设了一个董事长的职务,并且安排何刚接替CEO,或许是因为高层希望把终端BG的决策链延长。

该知情人士强调,“这也表明,高层希望余承东退居幕后,给后辈让路。”

无法“遥遥领先”的余承东

余承东职位调整的时间点,跟华为近期所经历的问界M7运城交通事故重合。此前不少猜测指向两者的相关性。

4月26日,侯平高速山西运城段一辆问界M7追尾养护车起火,致3人死亡,引发外界对问界汽车安全性的质疑。而问界正是华为与赛力斯联手合作的产品。

4天后,华为内部做出了新的人事任命,余承东担任终端BG董事长。实际上,在华为的组织架构中,终端BG董事长的职位先前并不存在。相当于是为余承东“私人订制”了一席职位。余承东未来的侧重点,华为方面也暂时未对外公开透露具体细节。

5月10日,华为官网更新管理层信息,对外官宣变动。截至目前,余承东共计担任华为常务董事、终端BG董事长、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董事长、智能终端与智能汽车部件IRB主任。

外界对余承东这一次职位调整,有升职一说,也有明升暗降的声音。

人事变动发生在问界M7交通事故引发的负面舆情之际,质疑、指责甚至上升到整个华为品牌,部分人士猜测——余承东是否会告别智能汽车业务,以及权力会不会被收窄?

有报道援引知情人士表示,此次为正常管理任命,余承东升任董事长,方便其退出手机业务,All In 造车,让余承东有更多的精力为消费者打造精品。

然而,无论是余承东力推的智选车业务,还是其一手扶持起来的手机业务,全部在华为终端BG体系下,原华为终端BG、首席运营官何刚接任华为终端BG CEO,意味着其要同时兼顾手机和汽车两大业务。

华为近年的发布会上,手机等重要产品往往由何刚发布,新车型相关则由余承东发布。

按照华为以往的惯例,未来何刚或许将走向台前,有可能承担起智选车业务发布会主讲人的角色,而余承东担任的角色,或从之前的最高执行者,变成幕后指挥官。

在4月24日举办的华为智能汽车解决方案发布会上,已经于2023年9月卸任华为汽车BU CEO并升任董事长的余承东并没有出席露面,升任车BU CEO的靳玉志,首次以主讲人的角色承担起整场发布会,并发布华为全新智驾解决方案品牌“乾崑”,而行业内也将靳玉志的亮相称之为——车BU正式进入靳玉志时代。

余承东这些年已经成为华为汽车业务的标志性人物和核心推动者,但华为内部造车多条腿走路,主导to C智选车模式的余承东因为过于激进,也屡屡发生与公司路线的摩擦、拉扯,于是就有了余承东在心声社区留言“若干年后,大家会看明白的”,“HUAWEI问界”标识事件等。

据接近华为的知情人士表示,智选车模式一直面临着要承担C端风险的隐患。余承东所主导的造车策略侧重于为车企提供赋能支持,而非直接涉足整车制造。但是为了争取市场份额,最终承担多重职责,既要履行供应商的角色,又要面对终端市场所带来的各种风险。

“这次事故直接把不该承担风险的华为给暴露出来,激起了高层的不满,调动余承东目的是调整运营模式的隐患,而何刚先前的职位就是华为终端BG首席运营官,正好弥补了智选车运营模式的风险。”

内部权力结构的重新分配

实际上,余承东确实有意避开公众视野,变动此前就有迹可循。

前两周火爆的北京车展上,深谙流量就是王道的各家车企大佬们,纷纷亲自下场与消费者互动,但是一向活跃爱说话的余承东,在这次车展中显得格外沉默,甚至特意避开了北京车展热度最火的前两日,与其他车企大佬错峰出现。

不久前媒体曾爆出,任正非下令禁止内部再提及遥遥领先,说一次罚款一万元。有科技博主曾表示,消费电子领域,死机重启就行,不会有严重后果。所以在手机领域对产品的夸张不会出大事故,但是汽车领域就真的会死人。

恐怕也是基于此,求稳务实的任正非,对于在造车领域激进踩油门的余承东,多次念出“紧箍咒”。

作为企业的掌舵者,任正非保守求稳,更注重华为整体的发展和品牌形象,而余承东作为职业经理人,更多的是从业务发展角度出发,如何能更大限度地让负责的业务冲进第一赛道。

在all in手机赛道时,余承东的激进不少得罪同行,然而在华为两条腿走路的汽车业务线上,余承东要冲第一的疯狂,不免也会在内部激起更多反对的声音。

尤其是车BU和智选车业务线涉及不少车企,背后的汽车产业链更加复杂,因此,在面对任何潜在问题时,能够迅速作出调整与割舍的决定,变得尤为重要且紧迫。

余承东的变动,实际上也是华为内部权力结构的重新分配。

一直以来,关于造车华为内部分为两派:以徐直军为首的保守派,坚持“华为不造车”并支持HI模式;和以余承东为首的激进派,力推造车并为智选车模式站台。

在华为的组织架构中,虽然余承东担任车BU业务的董事长,不过车BU业务多了一个最高负责人——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同时,徐直军也是车BU业务的主推和力挺者。而车BU下的HI模式实际上是“华为不造车”最直白的说明。

换句话来说,余承东虽然担任车BU业务的董事长,但没有实权,并不直接负责该业务线的具体事务。如今,余承东再度升任终端BG业务董事长,或许也将面临相同的处境。

上述知情人士表示,这次业务线的调整,可能意味着余承东在华为内部的权力斗争中逐渐退出一线业务,专注于公司的幕后工作,统筹全局,以维护好各个子品牌的利益。未来,余承东的战略重点可能转向强化产品性能、产品创新以及提升消费者体验等方面,而非单纯依赖营销。

或许对于余承东来说,把自己辛辛苦苦培养的两大业务,慢慢交棒给亲自培养的何刚,也不失为一件好事。只是华为的发布会上,“遥遥领先”成为过去式。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华为

6.6k
  • 致远互联与华为政务大模型联合方案正式发布
  • 盘前机会前瞻|华为超充联盟正式成立,这几家公司已抢先布局,其中1股在液冷超充领域已与华为达成全方位合作(附概念股)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当上董事长,余承东未必高兴

发布会上再无“遥遥领先”。

文|豹变 朱晓宇‍‍

编辑 | 邢昀

「核心提示」

余承东成为终端BG董事长,到底是升职,还是明升暗降?

余承东坐上了华为为其“私人订制”的终端BG董事长职位,表面上看加官晋爵,但华为内部传出来的信息似乎并没有那么简单。

近日华为官宣余承东职务调整,由终端BG CEO变更为终端BG董事长,不仅华为官网同步更新上述信息,余承东的微博认证也完成变更。

以前余承东本人在微博上非常活跃,保持着高频率更新,最高时一天动态将近10条,并积极为华为的多项业务做宣传。此次职务调整前后,余承东先是保持沉默11天,之后才在微博简短地更新两条(两天)。

据接近华为的知情人士表示,卸任CEO可能并非余承东所愿。虽然余承东还是该部门的最高层,但是突然增设了一个董事长的职务,并且安排何刚接替CEO,或许是因为高层希望把终端BG的决策链延长。

该知情人士强调,“这也表明,高层希望余承东退居幕后,给后辈让路。”

无法“遥遥领先”的余承东

余承东职位调整的时间点,跟华为近期所经历的问界M7运城交通事故重合。此前不少猜测指向两者的相关性。

4月26日,侯平高速山西运城段一辆问界M7追尾养护车起火,致3人死亡,引发外界对问界汽车安全性的质疑。而问界正是华为与赛力斯联手合作的产品。

4天后,华为内部做出了新的人事任命,余承东担任终端BG董事长。实际上,在华为的组织架构中,终端BG董事长的职位先前并不存在。相当于是为余承东“私人订制”了一席职位。余承东未来的侧重点,华为方面也暂时未对外公开透露具体细节。

5月10日,华为官网更新管理层信息,对外官宣变动。截至目前,余承东共计担任华为常务董事、终端BG董事长、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董事长、智能终端与智能汽车部件IRB主任。

外界对余承东这一次职位调整,有升职一说,也有明升暗降的声音。

人事变动发生在问界M7交通事故引发的负面舆情之际,质疑、指责甚至上升到整个华为品牌,部分人士猜测——余承东是否会告别智能汽车业务,以及权力会不会被收窄?

有报道援引知情人士表示,此次为正常管理任命,余承东升任董事长,方便其退出手机业务,All In 造车,让余承东有更多的精力为消费者打造精品。

然而,无论是余承东力推的智选车业务,还是其一手扶持起来的手机业务,全部在华为终端BG体系下,原华为终端BG、首席运营官何刚接任华为终端BG CEO,意味着其要同时兼顾手机和汽车两大业务。

华为近年的发布会上,手机等重要产品往往由何刚发布,新车型相关则由余承东发布。

按照华为以往的惯例,未来何刚或许将走向台前,有可能承担起智选车业务发布会主讲人的角色,而余承东担任的角色,或从之前的最高执行者,变成幕后指挥官。

在4月24日举办的华为智能汽车解决方案发布会上,已经于2023年9月卸任华为汽车BU CEO并升任董事长的余承东并没有出席露面,升任车BU CEO的靳玉志,首次以主讲人的角色承担起整场发布会,并发布华为全新智驾解决方案品牌“乾崑”,而行业内也将靳玉志的亮相称之为——车BU正式进入靳玉志时代。

余承东这些年已经成为华为汽车业务的标志性人物和核心推动者,但华为内部造车多条腿走路,主导to C智选车模式的余承东因为过于激进,也屡屡发生与公司路线的摩擦、拉扯,于是就有了余承东在心声社区留言“若干年后,大家会看明白的”,“HUAWEI问界”标识事件等。

据接近华为的知情人士表示,智选车模式一直面临着要承担C端风险的隐患。余承东所主导的造车策略侧重于为车企提供赋能支持,而非直接涉足整车制造。但是为了争取市场份额,最终承担多重职责,既要履行供应商的角色,又要面对终端市场所带来的各种风险。

“这次事故直接把不该承担风险的华为给暴露出来,激起了高层的不满,调动余承东目的是调整运营模式的隐患,而何刚先前的职位就是华为终端BG首席运营官,正好弥补了智选车运营模式的风险。”

内部权力结构的重新分配

实际上,余承东确实有意避开公众视野,变动此前就有迹可循。

前两周火爆的北京车展上,深谙流量就是王道的各家车企大佬们,纷纷亲自下场与消费者互动,但是一向活跃爱说话的余承东,在这次车展中显得格外沉默,甚至特意避开了北京车展热度最火的前两日,与其他车企大佬错峰出现。

不久前媒体曾爆出,任正非下令禁止内部再提及遥遥领先,说一次罚款一万元。有科技博主曾表示,消费电子领域,死机重启就行,不会有严重后果。所以在手机领域对产品的夸张不会出大事故,但是汽车领域就真的会死人。

恐怕也是基于此,求稳务实的任正非,对于在造车领域激进踩油门的余承东,多次念出“紧箍咒”。

作为企业的掌舵者,任正非保守求稳,更注重华为整体的发展和品牌形象,而余承东作为职业经理人,更多的是从业务发展角度出发,如何能更大限度地让负责的业务冲进第一赛道。

在all in手机赛道时,余承东的激进不少得罪同行,然而在华为两条腿走路的汽车业务线上,余承东要冲第一的疯狂,不免也会在内部激起更多反对的声音。

尤其是车BU和智选车业务线涉及不少车企,背后的汽车产业链更加复杂,因此,在面对任何潜在问题时,能够迅速作出调整与割舍的决定,变得尤为重要且紧迫。

余承东的变动,实际上也是华为内部权力结构的重新分配。

一直以来,关于造车华为内部分为两派:以徐直军为首的保守派,坚持“华为不造车”并支持HI模式;和以余承东为首的激进派,力推造车并为智选车模式站台。

在华为的组织架构中,虽然余承东担任车BU业务的董事长,不过车BU业务多了一个最高负责人——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同时,徐直军也是车BU业务的主推和力挺者。而车BU下的HI模式实际上是“华为不造车”最直白的说明。

换句话来说,余承东虽然担任车BU业务的董事长,但没有实权,并不直接负责该业务线的具体事务。如今,余承东再度升任终端BG业务董事长,或许也将面临相同的处境。

上述知情人士表示,这次业务线的调整,可能意味着余承东在华为内部的权力斗争中逐渐退出一线业务,专注于公司的幕后工作,统筹全局,以维护好各个子品牌的利益。未来,余承东的战略重点可能转向强化产品性能、产品创新以及提升消费者体验等方面,而非单纯依赖营销。

或许对于余承东来说,把自己辛辛苦苦培养的两大业务,慢慢交棒给亲自培养的何刚,也不失为一件好事。只是华为的发布会上,“遥遥领先”成为过去式。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