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HJT卖铲人迈为股份,为何“不务正业”?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HJT卖铲人迈为股份,为何“不务正业”?

一年十笔股权投资,投出海辰、奇点两匹黑马。

文|赶碳号

俗话说“因为专注,所以专业”。赶碳号一直喜欢专注、专业的企业。光伏周期起起落落,最后能幸存下来的,往往也都是专注的企业。

去年,有一家头部的光伏设备企业,在短短一年中竟然发生10起重大股权投资。时值创投严冬,这个投资频率,甚至超过很多专业的VC、PE们。

这家公司不是别人,正是光伏设备企业——迈为股份。投资者们经常看到的是,公司创始人周剑经常现身于各个光伏论坛,成为HJT整线设备的代言人;看不到的是,这位HJT最牛卖铲人在投资领域的风生水起。

赶碳号认为,在HJT设备成本高企、甚至已经成为HJT路线的竞争劣势的当下,迈为股份当务之急,更应该心无旁骛,和HJT阵营的兄弟们一起刻苦钻研,把设备成本降下来,而不是热衷于各种投资。

01、投出两匹储能黑马

其实,光伏行业的上市做投资的不在少数。其目的一般有两个:第一是理财,让闲钱再生钱;第二是产业投资,通过投资上下游供应链或横向产业链,从而与公司主业建立战略协同,从而巩固自身核心竞争力。

举例来说,光伏大佬钟宝申以及连城数控的战略投资就非常成功,其路径也非常清晰,一直围绕着光伏设备、半导体设备做股权投资。

相比之下,迈为股份的股权投资的范围很大、涉猎之广,背后的逻辑有点让人看不懂。

公司最近发布的年报显示:2023年迈为股份的重大股权投资有10起,合计投资金额达4.19亿元。赶碳号又查了2022年年报,当年股权投资也有2笔,投资金额为1.06亿元。

迈为股份从市值看并不算一家大公司。截至2023年年末,公司的净资产为71.19亿元。为什么其这么偏爱股权投资呢?

根据迈为股份年报整理;单位:元

赶碳号把迈为股份的股权投资大致分为三类:

第一,投资同行企业。

这种投资逻辑和钟宝申以及连城数控有些相似。从投资标的业务范围来看,精控能源、微釜半导体、见行科技这3家公司,应属于半导体设备企业,和迈为股份算是同行。

第二,投资储能行业。

这两年储能是大风口,储能行业的融资事件也不少。作为HJT整线设备企业龙头的迈为股份,竟然同时投资了两匹储能黑马——海辰储能、奇点能源。2022年,迈为就投资了海辰储能,在2023年又进一步追加了投资。

关于海辰,赶碳号此前有过关注,详见《宁德时代“卧榻之侧”,为何偏偏允许海辰储能“鼾睡”?》。坊间传闻,海辰储能牛就牛在背后有着宁德时代原副董事长黄世霖的大力扶持。奇点能源的背景,据说也很不简单,赶碳号以后专门解读。

第三,投资股权基金,自己做LP。

做新能源产业基金的LP,赶碳号是可以理解的。例如,迈为股份投资了苏州朝希优势壹号产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这只基金成立时就明确投资新能源,利元亨、晶澳科技等也都是该基金LP。

但是,投资于其他行业的产业投资基金,就有点让人看不明白了。看来迈为是真有钱,对自己的专业投资能力,也充满着信心。

2023年5月5日,迈为股份公告:出资1000万投资无锡滨湖沄柏数字文化产业投资合伙企业 (有限合伙)【曾用名晋江泉柏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该基金明确“专注于数字科技和其带来的中国经济转型升级的相关投资机会,聚焦数字科技浪潮和文化潮流变革带来的新消费、文化科技应用等,主要投资于文化类、科技类、创新创意类、消费类、教育类企业及其他相关行业。”

不知道迈为股份为什么要投资文化产业。毕竟,这几年整个文化产业景气度并不高。迈为在公告后19天,即2023年5月24日,这只基金名称就变更为:无锡滨湖沄柏数字文化产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2023-05-05;迈为股份:关于与专业投资机构共同投资的公告

迈为股份公告这只基金的合伙人,除了迈为自己还有珠海佑柏、华鑫证券、海南利维亚、连小芬等4个合伙人。但是天眼查显示,这只基金还有三个合伙人,分别是:无锡鼎祺(持股30%,无锡市滨湖区地方国资)、珠海沄芳(实控人为陈荣,持股40%)和黑龙江国中水务(实控人为鹏欣集团姜照柏,持股2%)。

来自天眼查

迈为参与的另一只基金南通鑫祥睿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也存在类似情况。公司公告披露:该基金的普通合伙人是第一大份额持有人,持有40%的份额。迈为股份是第二大出资人,持有20%份额。

2023-03-30;迈为股份:关于与专业投资机构共同投资的公告

但是,这只基金刚成立不久,基金就出现份额转让的事件。迈为股份成了第一大份额持有人。这种变化是不是距离迈为的公告有些太近了?基金份额持有人参与基金是不是也太轻率了?

来自天眼查

02、HJT设备降本,迈为可以做得更好

上市公司能参与一级市场投资,至少说明迈为的账上有钱,没有资金压力(注:2021年12月迈为股份定向增发融资28亿元);而且公司对投资收益有较高预期。

公司2022年年报显示,迈为使用募集资金委托理财发生额为11.61亿元,自有资金发生额为10.97亿元,合计达22.59亿元。

公司2023年年报显示,当年使用募集资金委托理财发生额为7.24亿元,自有资金发生额为6.60亿元,合计达13.84元。

由此看来,理财的收益对迈为来说实在太少了,股权投资市场才更具吸引力。

目前,迈为股份的主业还是半导体设备,准确地说是HJT整线设备。年报显示:太阳能电池成套生产设备,占营收的87.76%,达70.98亿元。

2023年,迈为实现营业总收入80.89亿元,同比增长94.99%;归母净利润9.14亿元,同比增长6.03%;扣非净利润8.57亿元,同比增长7.51%。

2024年第一季度,迈为实现营业总收入22.18亿元,同比增长91.80%;归母净利润2.60亿元,同比增长17.79%;扣非净利润2.20亿元,同比增长13.73%。

综合以上,迈为股份是明显增收,但没有明显增利。其业绩表现和走TOPCon技术路线的捷佳伟创相比,简直弱爆了。捷佳伟创2023年营收同增45.43%,扣非净利同增57.03%,今年一季度两项指标分别为33.53%和85.54%。

赶碳号认为:HJT技术路线发展之所以不及TOPCon,主要原因还是成本高。目前看,在HJT企业的共同努力下,电池、组件的成本基本差不多已经与TOPCon追平,但设备投资成本上差距仍然很大,纯设备投资单GW要3.5亿元,而TOPCon最多1.2亿元。

作为HJT设备的扛把子,如果迈为股份能够主动把设备成本降下来,对于整个HJT阵营无疑善莫大焉。

来自迈为股份4月25日投资者活动记录公告

现在看来,也不能完全怪迈为股份不讲义气。迈为股份的营收规模和捷佳伟创相当,毛利率甚至比捷佳伟创还要高出不少,但公司需要花钱的地方实在太多,比如买理财,比如股权投资。当然,公司在研发支出金额以及占比上,的确都比捷佳伟创要大一些,但以HJT阵营当下的处境来看,要想彻底扭转设备价格高企的被动局面,显然还远远不够。

来自迈为股份2023年年报

在4月25日投资者交流中,有投资者提问:“去年开始公司利润率一直在下降,请问这个状况大概会在今年的哪个季度开始有所改善?

迈为股份仅回复:“公司正在努力提高设备性能,降低设备成本,今年会看到改善。”

类似的话,去年此时迈为也说了。

当然,可能也不用过于为HJT阵营的企业们担忧。因为即使行业龙一迈为股份无法如期实现HJT设备降本目标,也有其他设备企业在积极参与了。

钧石能源、理想万里晖等公司亦布局了HJT电池关键工序设备。

迈为的竞争对手捷佳伟创在2023年年报中提到:“报告期内,公司中标全球头部光伏企业量产型HJT整线订单,并且公司的常州HJT电池中试线上,电池平均转换效率达到25.4%,G12-132版型异质结组件平均功率达到了727.69W,量产型双玻组件功率属于行业先进水平,最高功率组件达到738.98W;组件转换效率分别达到23.47%和23.84%。”

03、信披存在瑕疵

除了前文赶碳号提到迈为股份对股权投资信息披露的“高级失误”外,迈为股份信息披露中低级错误也不少。

5月10日,迈为股份发布了关于2023年年度报告的更正报告,对年报中的多处错误进行更正并向投资者致歉。

编审|侦碳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迈为股份

  • 新能源概念股探底回升,金刚光伏、迈为股份、罗博特科、隆基绿能等纷纷上涨
  • 资本市场改革持续深化,创业板ETF博时(159908)上涨3.13%,盘中成交额已超2000万元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HJT卖铲人迈为股份,为何“不务正业”?

一年十笔股权投资,投出海辰、奇点两匹黑马。

文|赶碳号

俗话说“因为专注,所以专业”。赶碳号一直喜欢专注、专业的企业。光伏周期起起落落,最后能幸存下来的,往往也都是专注的企业。

去年,有一家头部的光伏设备企业,在短短一年中竟然发生10起重大股权投资。时值创投严冬,这个投资频率,甚至超过很多专业的VC、PE们。

这家公司不是别人,正是光伏设备企业——迈为股份。投资者们经常看到的是,公司创始人周剑经常现身于各个光伏论坛,成为HJT整线设备的代言人;看不到的是,这位HJT最牛卖铲人在投资领域的风生水起。

赶碳号认为,在HJT设备成本高企、甚至已经成为HJT路线的竞争劣势的当下,迈为股份当务之急,更应该心无旁骛,和HJT阵营的兄弟们一起刻苦钻研,把设备成本降下来,而不是热衷于各种投资。

01、投出两匹储能黑马

其实,光伏行业的上市做投资的不在少数。其目的一般有两个:第一是理财,让闲钱再生钱;第二是产业投资,通过投资上下游供应链或横向产业链,从而与公司主业建立战略协同,从而巩固自身核心竞争力。

举例来说,光伏大佬钟宝申以及连城数控的战略投资就非常成功,其路径也非常清晰,一直围绕着光伏设备、半导体设备做股权投资。

相比之下,迈为股份的股权投资的范围很大、涉猎之广,背后的逻辑有点让人看不懂。

公司最近发布的年报显示:2023年迈为股份的重大股权投资有10起,合计投资金额达4.19亿元。赶碳号又查了2022年年报,当年股权投资也有2笔,投资金额为1.06亿元。

迈为股份从市值看并不算一家大公司。截至2023年年末,公司的净资产为71.19亿元。为什么其这么偏爱股权投资呢?

根据迈为股份年报整理;单位:元

赶碳号把迈为股份的股权投资大致分为三类:

第一,投资同行企业。

这种投资逻辑和钟宝申以及连城数控有些相似。从投资标的业务范围来看,精控能源、微釜半导体、见行科技这3家公司,应属于半导体设备企业,和迈为股份算是同行。

第二,投资储能行业。

这两年储能是大风口,储能行业的融资事件也不少。作为HJT整线设备企业龙头的迈为股份,竟然同时投资了两匹储能黑马——海辰储能、奇点能源。2022年,迈为就投资了海辰储能,在2023年又进一步追加了投资。

关于海辰,赶碳号此前有过关注,详见《宁德时代“卧榻之侧”,为何偏偏允许海辰储能“鼾睡”?》。坊间传闻,海辰储能牛就牛在背后有着宁德时代原副董事长黄世霖的大力扶持。奇点能源的背景,据说也很不简单,赶碳号以后专门解读。

第三,投资股权基金,自己做LP。

做新能源产业基金的LP,赶碳号是可以理解的。例如,迈为股份投资了苏州朝希优势壹号产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这只基金成立时就明确投资新能源,利元亨、晶澳科技等也都是该基金LP。

但是,投资于其他行业的产业投资基金,就有点让人看不明白了。看来迈为是真有钱,对自己的专业投资能力,也充满着信心。

2023年5月5日,迈为股份公告:出资1000万投资无锡滨湖沄柏数字文化产业投资合伙企业 (有限合伙)【曾用名晋江泉柏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该基金明确“专注于数字科技和其带来的中国经济转型升级的相关投资机会,聚焦数字科技浪潮和文化潮流变革带来的新消费、文化科技应用等,主要投资于文化类、科技类、创新创意类、消费类、教育类企业及其他相关行业。”

不知道迈为股份为什么要投资文化产业。毕竟,这几年整个文化产业景气度并不高。迈为在公告后19天,即2023年5月24日,这只基金名称就变更为:无锡滨湖沄柏数字文化产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2023-05-05;迈为股份:关于与专业投资机构共同投资的公告

迈为股份公告这只基金的合伙人,除了迈为自己还有珠海佑柏、华鑫证券、海南利维亚、连小芬等4个合伙人。但是天眼查显示,这只基金还有三个合伙人,分别是:无锡鼎祺(持股30%,无锡市滨湖区地方国资)、珠海沄芳(实控人为陈荣,持股40%)和黑龙江国中水务(实控人为鹏欣集团姜照柏,持股2%)。

来自天眼查

迈为参与的另一只基金南通鑫祥睿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也存在类似情况。公司公告披露:该基金的普通合伙人是第一大份额持有人,持有40%的份额。迈为股份是第二大出资人,持有20%份额。

2023-03-30;迈为股份:关于与专业投资机构共同投资的公告

但是,这只基金刚成立不久,基金就出现份额转让的事件。迈为股份成了第一大份额持有人。这种变化是不是距离迈为的公告有些太近了?基金份额持有人参与基金是不是也太轻率了?

来自天眼查

02、HJT设备降本,迈为可以做得更好

上市公司能参与一级市场投资,至少说明迈为的账上有钱,没有资金压力(注:2021年12月迈为股份定向增发融资28亿元);而且公司对投资收益有较高预期。

公司2022年年报显示,迈为使用募集资金委托理财发生额为11.61亿元,自有资金发生额为10.97亿元,合计达22.59亿元。

公司2023年年报显示,当年使用募集资金委托理财发生额为7.24亿元,自有资金发生额为6.60亿元,合计达13.84元。

由此看来,理财的收益对迈为来说实在太少了,股权投资市场才更具吸引力。

目前,迈为股份的主业还是半导体设备,准确地说是HJT整线设备。年报显示:太阳能电池成套生产设备,占营收的87.76%,达70.98亿元。

2023年,迈为实现营业总收入80.89亿元,同比增长94.99%;归母净利润9.14亿元,同比增长6.03%;扣非净利润8.57亿元,同比增长7.51%。

2024年第一季度,迈为实现营业总收入22.18亿元,同比增长91.80%;归母净利润2.60亿元,同比增长17.79%;扣非净利润2.20亿元,同比增长13.73%。

综合以上,迈为股份是明显增收,但没有明显增利。其业绩表现和走TOPCon技术路线的捷佳伟创相比,简直弱爆了。捷佳伟创2023年营收同增45.43%,扣非净利同增57.03%,今年一季度两项指标分别为33.53%和85.54%。

赶碳号认为:HJT技术路线发展之所以不及TOPCon,主要原因还是成本高。目前看,在HJT企业的共同努力下,电池、组件的成本基本差不多已经与TOPCon追平,但设备投资成本上差距仍然很大,纯设备投资单GW要3.5亿元,而TOPCon最多1.2亿元。

作为HJT设备的扛把子,如果迈为股份能够主动把设备成本降下来,对于整个HJT阵营无疑善莫大焉。

来自迈为股份4月25日投资者活动记录公告

现在看来,也不能完全怪迈为股份不讲义气。迈为股份的营收规模和捷佳伟创相当,毛利率甚至比捷佳伟创还要高出不少,但公司需要花钱的地方实在太多,比如买理财,比如股权投资。当然,公司在研发支出金额以及占比上,的确都比捷佳伟创要大一些,但以HJT阵营当下的处境来看,要想彻底扭转设备价格高企的被动局面,显然还远远不够。

来自迈为股份2023年年报

在4月25日投资者交流中,有投资者提问:“去年开始公司利润率一直在下降,请问这个状况大概会在今年的哪个季度开始有所改善?

迈为股份仅回复:“公司正在努力提高设备性能,降低设备成本,今年会看到改善。”

类似的话,去年此时迈为也说了。

当然,可能也不用过于为HJT阵营的企业们担忧。因为即使行业龙一迈为股份无法如期实现HJT设备降本目标,也有其他设备企业在积极参与了。

钧石能源、理想万里晖等公司亦布局了HJT电池关键工序设备。

迈为的竞争对手捷佳伟创在2023年年报中提到:“报告期内,公司中标全球头部光伏企业量产型HJT整线订单,并且公司的常州HJT电池中试线上,电池平均转换效率达到25.4%,G12-132版型异质结组件平均功率达到了727.69W,量产型双玻组件功率属于行业先进水平,最高功率组件达到738.98W;组件转换效率分别达到23.47%和23.84%。”

03、信披存在瑕疵

除了前文赶碳号提到迈为股份对股权投资信息披露的“高级失误”外,迈为股份信息披露中低级错误也不少。

5月10日,迈为股份发布了关于2023年年度报告的更正报告,对年报中的多处错误进行更正并向投资者致歉。

编审|侦碳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