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宁王”的“左右手”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宁王”的“左右手”

走宁王的路,让宁王无路可走?

文|互联网文青

“走小米的路,让小米无路可走”,这句话用在动力电池企业林立的当下,是不是可以改为“走宁王的路,让宁王无路可走”呢?

“宁王”宁德时代,曾经的“市值桂冠”,目前市值约8800亿元,较巅峰时的1.6万亿已缩水近半。不过,“宁王”从来没有闲着,从固态电池到储能业务乃至多元布局,“宁王”究竟在下一盘怎样的大棋?我们来聊聊。

“宁王”求变,从B到C?

的确,资本面的“宁王”,目前颇有些拧巴。

一方面,宁德时代前不久发布的2024年第一季度财报业绩并不差,虽然营收较上年同期的890亿元下降10.41%,但净利润表现可圈可点,其中净利达105亿元,较上年同期98亿元增长7%,扣非后净利为92.47亿元、较上年同期78亿元增长18.56%。要知道,宁德时代2023年第四季度的营业收入、净利润分别为1062.40亿元、129.76亿元,同比分别下降10.16%、1.23%,单季度营收净利双下滑,这半年来承压不可谓不重,2024年一季度有此表现已属不易。

但另一方面,其日前(5月13日)股价仍徘徊在200元低位,离其高点375元下跌近乎一半之多,要重回巅峰仍需漫漫时日。

另外,值得关注的一组数字是,宁德时代在2024年一季度财报中计入的政府补助达到了18.18亿元。事实上,自2011年以来,宁德时代就通过地方政府的财政支持,每年都收到巨额政府补助,尤其是2023财年新增政府补助高达49.86亿元,近年来其政府补助呈持续增长状态。

客观来讲,在越来越多车企自研电池,原材料成本持续走低之下,宁德时代的业绩高增长挑战很大。虽然宁德时代作为新能源行业的新兴企业,公司发展方向符合国家政策,政府进行大力补助有助于促进公司快速发展,但仅靠这个显然是不足以应对市场挑战。

当然,宁德时代求变、求增长的动作并不少。

仅就其最近收购北京中汽院这一事件来看,背后或有“宁王”的“大计划”。5月9日,根据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的消息,宁德时代收购北京中汽院科技有限公司股权案已通过审批。此举不仅标志着“宁王”的阵营又添“大将”,而且,更意味着宁德时代的业务版图有可能借此进一步扩张。

在一众车企自研制造电池、电池原料成本不断走低之下,宁德时代要提升市值和提振资本信心,势必需要更多筹码。而北京中汽院作为一家有检测资质的国有控股企业,宁德时代将其纳入麾下,直接的可能是会涉足汽车检测领域相关业务,间接则会基于北京中汽院的技术能力和资质,为车企进行更深层的赋能。

一个月前,即有消息称宁德时代意欲强化其在C端的品牌形象,甚至可能会开启TO C战略。据报道称,宁德时代计划在今年8月在成都开设首个线下品牌展示门店,用于全面展示“CATL Inside”车型;同时打造“新能源生活广场”,占地面积约1.5万平方米,预计可以涵盖超20家车企,超50款车型,展示车辆超150辆。

一如当年PC时代的“Intel inside”,“宁王”要做新能源时代的“CATL Inside”,在配套宁德时代动力电池的新能源汽车身上打标“CATL Inside”标识。早在今年1月,宁德时代便对此进行了“实战演练”。其当月与猛士科技签署长达三年战略合作协议,明确后续上市的首款车型猛士917车身上将印有“CATL Inside”标识。

不仅如此,宁德时代还在不久前高调宣布“5年零衰减”计划,推出首款天恒储能系统,意欲重塑全球储能产业格局,引发资本和业界高度关注。

去电池化,再造“新宁王”?

事实上,除了近期频繁的上述动作外,自2018年起,宁德时代在做好其动力电池业务外,在成为一家横跨新能源全产业链乃至全球新能源大市场“大玩家”的路上,悄悄进行了更多布局。

去年10月,宁德市自然资源局发布《关于宁德深水A区海上风电场项目海域使用论证报告的公示》。

根据公示,这一总投资额高达104.63亿元的海上风电项目,位于宁德市霞浦县东侧海域。场址中心离岸距离约51km,理论水深约46~53m,规划容量800MW,拟安装59台单机容量13.6MW风力发电机组,总装机容量为802.4MW,配套建设1座500KV海上升压站,工程建设总工期为29个月。

项目开发建设与运营方,则是当年4月份才成立、注册资本为25亿元的福建润时海上风电有限公司。根据天眼查显示,该公司为时代绿色能源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而股权穿透后,时代绿色能源有限公司则是宁德时代的全资子公司。

实际上,以“润时”为名的宁德时代旗下公司,几乎遍布国内将近30个地区。就在2023年12月28日,襄阳润时新能源有限公司成立,注册资本674万元。经营范围含新兴能源技术研发、太阳能发电技术服务、热力生产和供应合同能源管理、发电业务等。

2023年12月29日,在菏泽和芜湖两地,也分别增加了一家“润时”字号的宁德所属公司。

有行内人一针见血地指出,以电池起家的“宁王”,正在把手伸向光伏、风电等绿电清洁能源领域,甚至有望打造一个围绕新能源的大生态。

这个生态有多“细思极恐”呢,当前,能源产业正迈向数字能源新时代,数字能源成为提升能源产业核心竞争力、构建新型能源体系的关键所在。换言之,汽车上的动力电池和汽车的充电,都只是数字能源大生态的一个末端产品和服务。另有数据显示,2022年,宁德时代绿色电力的占比就达到26.6%,分布式光伏全年发电量业已达到了5.8万兆瓦时。

除了风电、光伏外,智能光伏、智能光储、智能电站、虚拟电厂、光储融合等等,都是数字能源、智慧能源的组成部分。而像今后新能源汽车的充电,则是通过这种“光储充一体化”的桩网全液冷超充来实现和普及的。

由此看来,“宁王”还真是不可能“无路可走”。宁德时代已通过全资子公司“时代绿能”在山东济宁、江西宜春、广东肇庆、福建宁德等地陆续开展光伏、风电等绿电开发,并在贵州、江西等地获取约300MW风电指标。

因此,某种程度上,“去电池化”可谓宁德时代求变的“方剂”。虽然早在市值和股价平稳时,宁德时代就对此有所布局,但在如今资本信心需要提振的关键时刻,此布局犹如“安宫牛黄丸”,让“宁王”至少不至于那么“狼狈”。

不过,“宁王”能否据此“绝地反击”?是否能以全产业链的相关多元化业务布局,“再造”一个“新宁王”?对此,我们不妨拭目以待。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宁德时代

5.6k
  • 锂电产业链周记 | 美国国土安全部被要求禁止采购六家中企电池 宁德时代与哪吒汽车等达成V2G车网互动合作
  • 锂电产业链周记 | 小米与宁德时代成立电芯合资公司 特斯拉上海储能超级工厂开工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宁王”的“左右手”

走宁王的路,让宁王无路可走?

文|互联网文青

“走小米的路,让小米无路可走”,这句话用在动力电池企业林立的当下,是不是可以改为“走宁王的路,让宁王无路可走”呢?

“宁王”宁德时代,曾经的“市值桂冠”,目前市值约8800亿元,较巅峰时的1.6万亿已缩水近半。不过,“宁王”从来没有闲着,从固态电池到储能业务乃至多元布局,“宁王”究竟在下一盘怎样的大棋?我们来聊聊。

“宁王”求变,从B到C?

的确,资本面的“宁王”,目前颇有些拧巴。

一方面,宁德时代前不久发布的2024年第一季度财报业绩并不差,虽然营收较上年同期的890亿元下降10.41%,但净利润表现可圈可点,其中净利达105亿元,较上年同期98亿元增长7%,扣非后净利为92.47亿元、较上年同期78亿元增长18.56%。要知道,宁德时代2023年第四季度的营业收入、净利润分别为1062.40亿元、129.76亿元,同比分别下降10.16%、1.23%,单季度营收净利双下滑,这半年来承压不可谓不重,2024年一季度有此表现已属不易。

但另一方面,其日前(5月13日)股价仍徘徊在200元低位,离其高点375元下跌近乎一半之多,要重回巅峰仍需漫漫时日。

另外,值得关注的一组数字是,宁德时代在2024年一季度财报中计入的政府补助达到了18.18亿元。事实上,自2011年以来,宁德时代就通过地方政府的财政支持,每年都收到巨额政府补助,尤其是2023财年新增政府补助高达49.86亿元,近年来其政府补助呈持续增长状态。

客观来讲,在越来越多车企自研电池,原材料成本持续走低之下,宁德时代的业绩高增长挑战很大。虽然宁德时代作为新能源行业的新兴企业,公司发展方向符合国家政策,政府进行大力补助有助于促进公司快速发展,但仅靠这个显然是不足以应对市场挑战。

当然,宁德时代求变、求增长的动作并不少。

仅就其最近收购北京中汽院这一事件来看,背后或有“宁王”的“大计划”。5月9日,根据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的消息,宁德时代收购北京中汽院科技有限公司股权案已通过审批。此举不仅标志着“宁王”的阵营又添“大将”,而且,更意味着宁德时代的业务版图有可能借此进一步扩张。

在一众车企自研制造电池、电池原料成本不断走低之下,宁德时代要提升市值和提振资本信心,势必需要更多筹码。而北京中汽院作为一家有检测资质的国有控股企业,宁德时代将其纳入麾下,直接的可能是会涉足汽车检测领域相关业务,间接则会基于北京中汽院的技术能力和资质,为车企进行更深层的赋能。

一个月前,即有消息称宁德时代意欲强化其在C端的品牌形象,甚至可能会开启TO C战略。据报道称,宁德时代计划在今年8月在成都开设首个线下品牌展示门店,用于全面展示“CATL Inside”车型;同时打造“新能源生活广场”,占地面积约1.5万平方米,预计可以涵盖超20家车企,超50款车型,展示车辆超150辆。

一如当年PC时代的“Intel inside”,“宁王”要做新能源时代的“CATL Inside”,在配套宁德时代动力电池的新能源汽车身上打标“CATL Inside”标识。早在今年1月,宁德时代便对此进行了“实战演练”。其当月与猛士科技签署长达三年战略合作协议,明确后续上市的首款车型猛士917车身上将印有“CATL Inside”标识。

不仅如此,宁德时代还在不久前高调宣布“5年零衰减”计划,推出首款天恒储能系统,意欲重塑全球储能产业格局,引发资本和业界高度关注。

去电池化,再造“新宁王”?

事实上,除了近期频繁的上述动作外,自2018年起,宁德时代在做好其动力电池业务外,在成为一家横跨新能源全产业链乃至全球新能源大市场“大玩家”的路上,悄悄进行了更多布局。

去年10月,宁德市自然资源局发布《关于宁德深水A区海上风电场项目海域使用论证报告的公示》。

根据公示,这一总投资额高达104.63亿元的海上风电项目,位于宁德市霞浦县东侧海域。场址中心离岸距离约51km,理论水深约46~53m,规划容量800MW,拟安装59台单机容量13.6MW风力发电机组,总装机容量为802.4MW,配套建设1座500KV海上升压站,工程建设总工期为29个月。

项目开发建设与运营方,则是当年4月份才成立、注册资本为25亿元的福建润时海上风电有限公司。根据天眼查显示,该公司为时代绿色能源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而股权穿透后,时代绿色能源有限公司则是宁德时代的全资子公司。

实际上,以“润时”为名的宁德时代旗下公司,几乎遍布国内将近30个地区。就在2023年12月28日,襄阳润时新能源有限公司成立,注册资本674万元。经营范围含新兴能源技术研发、太阳能发电技术服务、热力生产和供应合同能源管理、发电业务等。

2023年12月29日,在菏泽和芜湖两地,也分别增加了一家“润时”字号的宁德所属公司。

有行内人一针见血地指出,以电池起家的“宁王”,正在把手伸向光伏、风电等绿电清洁能源领域,甚至有望打造一个围绕新能源的大生态。

这个生态有多“细思极恐”呢,当前,能源产业正迈向数字能源新时代,数字能源成为提升能源产业核心竞争力、构建新型能源体系的关键所在。换言之,汽车上的动力电池和汽车的充电,都只是数字能源大生态的一个末端产品和服务。另有数据显示,2022年,宁德时代绿色电力的占比就达到26.6%,分布式光伏全年发电量业已达到了5.8万兆瓦时。

除了风电、光伏外,智能光伏、智能光储、智能电站、虚拟电厂、光储融合等等,都是数字能源、智慧能源的组成部分。而像今后新能源汽车的充电,则是通过这种“光储充一体化”的桩网全液冷超充来实现和普及的。

由此看来,“宁王”还真是不可能“无路可走”。宁德时代已通过全资子公司“时代绿能”在山东济宁、江西宜春、广东肇庆、福建宁德等地陆续开展光伏、风电等绿电开发,并在贵州、江西等地获取约300MW风电指标。

因此,某种程度上,“去电池化”可谓宁德时代求变的“方剂”。虽然早在市值和股价平稳时,宁德时代就对此有所布局,但在如今资本信心需要提振的关键时刻,此布局犹如“安宫牛黄丸”,让“宁王”至少不至于那么“狼狈”。

不过,“宁王”能否据此“绝地反击”?是否能以全产业链的相关多元化业务布局,“再造”一个“新宁王”?对此,我们不妨拭目以待。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