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腕表需求不高,卡地亚母公司将以珠宝业务为重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腕表需求不高,卡地亚母公司将以珠宝业务为重

内地游客在香港特区、澳门特区,以及日本抢购珠宝。

图片来源:范剑磊

界面新闻记者 | 黄姗

界面新闻编辑 | 楼婍沁

截至2024331日的三个月内,瑞士历峰集团Richemont实现营收48亿欧元(约合377.52亿元人民币),按当前汇率计算同比下滑1%

历峰集团为卡地亚、梵克雅宝、江诗丹顿、朗格等知名品牌的母公司。若排除瑞郎、欧元持续走强的影响,该集团在报告期内按固定汇率计算实现销售额同比增长2%,不过较2023年同期8%的增长,增速依然显著放缓。

这受累于中国市场所在的亚太地区在该季度表现不佳。第四季度我们在亚太地区的销售表现疲软。历峰集团在最新发布的第四财季及2024财年业绩快报中提到,正如我们此前预测的,中国消费者需求的持续性反弹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看到)。

图片来源:匡达/界面新闻

向来倚重中国市场的历峰集团旗下专业制表业务受到的影响最大。该集团并未公布第四财季专业制表部门具体的销售增减数据,但对比整个瑞士制表业的出口情况,也可一窥该季度市场的严峻程度。

根据瑞士腕表工业协会数据,2024年前三个月瑞士腕表出口总额下跌6.3%,这是因为瑞表至中国内地和香港特区的出口额在这段时间暴跌。以20243月为例,至中国内地和香港特区的瑞士腕表出口额分别暴跌41.5%44.2%,二者全球占比甚至被日本市场超过。

2023年至中国内地和香港特区的瑞士腕表出口额还分别实现7.6%23.4%。但结合摩根士丹利此前发布的2023年行业报告可知,高端腕表市场份额进一步被劳力士占据,其他头部独立制表品牌继续稳固原本的份额,而卡地亚腕表、欧米茄这两个品牌都面临增长乏力的挑战。

综合来看,全年专业制表部门录得销售额同比下滑3%,该业务板块在历峰集团的收入占比为18.7%。该集团表示,(全年)亚太地区(除开中国内地)、日本以及中东非洲的增长被其他地区的下滑所超越抵消。也就是说,包含了朗格、IWC万国表、积家、江诗丹顿的制表业务此前一年在中国内地的收入呈现负增长。

图片来源:范剑磊/界面新闻

虽然制表业务全年表现不佳,但历峰集团在整个2024财年按当前汇率计算还是实现了销售额同比增长3%,按固定汇率计算则增长8%206.16亿欧元(约合1621.57亿元人民币)。这也是历峰集团首次突破200亿欧元规模,这很大程度上归功于旗下珠宝业务的出色表现。

历峰集团珠宝业务板块拥有卡地亚、梵克雅宝和Buccellati三大高级珠宝品牌。全年该部门实现营收同比增长6%,超过140亿欧元(约合1101.18亿元),在集团收入占比接近68%2023年,历峰集团的珠宝业务收入占比是50%

这要归功于珠宝品牌们在大中华区市场的出色表现——与旗下专业制表品牌们在中国区疲软表现形成鲜明对比。历峰集团在财报中提到,在其全球珠宝业务中占四成销售额的亚太地区全年实现销售额同比增长10%

亚太地区各国家或地区的珠宝业务在全年均实现增长。其中,中国的香港特区和澳门特区全年更是实现两位数的销售额增长。在2023年国际旅游全面放开后,部分中国内地客人在香港和澳门采购珠宝。

另值得注意的是,中国游客还在日本狂买珠宝,为该地区的增长作出了贡献。根据历峰集团数据,其日本市场的珠宝业务全年实现20%的同比增长。强劲的表现反映了旅客消费的增加,尤其是来自中国客人(的支出),这部分归结于日元走弱的影响。

图片来源:范剑磊/界面新闻

历峰集团董事会主席Johann Rupert很清楚,高级制表业的巅峰期已过,在新的周期能保证集团持续增长的是珠宝业务。在发布2024财报的同时,历峰集团也表示,该公司接下来在扩大规模的基础上,将向以零售渠道及珠宝为核心的模式转变。

为此,历峰集团董事会决定恢复集团首席执行官一职,梵克雅宝现首席执行官Nicolas Bos将升任该职位,任期将从202461日开始生效。届时,Nicolas Bos也将加入历峰集团高级执行委员会。

Nicolas Bos将直接和间接地监督所有品牌、职能部门以及区域市场,尤其是珠宝品牌、财务和人力资源部门。而首席运营官Jérôme Lambert将向Bos汇报。

升任Nicolas Bos无疑是对梵克雅宝这十几年成绩的高度认可。

虽然没有公布单个品牌具体的财务数据,但在在2023/24财年第三季度(2023自然年第四季度)财报会议上,历峰集团首席财务官Burkhart Grund提到,卡地亚和梵克雅宝又进一步拓展了全球高级珠宝的市场份额。这两个品牌一方面吃下了竞争对手的市场份额,同时还吃下了部分非品牌珠宝市场的市场份额。

拥有宝格丽和蒂芙尼的LVMH集团主席在2023年底的电话会议中也不讳言对家两个品牌在全球高级珠宝市场的领先地位。

L'ÉCOLE珠宝艺术中心(上海)坐落于上海淮海中路历峰双子别墅内

1999年被Johann Rupert收购,梵克雅宝花了十年的时间才走向盈利。而Nicolas Bos几乎参与了品牌从小规模至大品牌的全过程。

梵克雅宝的成功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其独特的营销策略和极具辨识度的珠宝商品,这给品牌树立了独一无二的风格。

不同于卡地亚、宝格丽、蒂芙尼,梵克雅宝没有使用代言人策略,与明星、名流、网红等都保持距离。它通过在全球各地巡回举办古董珠宝展和高级珠宝腕表展览,来讲述品牌历史古以及传统工艺、风格传承等。

同时,梵克雅宝大力投资珠宝教育,全资赞助L’ÉCOLE珠宝艺术学校在全球扩张版图,目前已经在巴黎、香港、上海和迪拜开设了四个永久中心,旨在为公众普及珠宝文化知识。多年的积累让梵克雅宝的珠宝教育在世界多地开枝散叶,无形当中为品牌在业内树立了极好的口碑,同时也聚集了大量的储备人才,为后续扩张和发展做了准备。

历峰集团收购意大利珠宝品牌Vhernier

历峰集团正在把成功运营卡地亚和梵克雅宝的经验复制到其他珠宝品牌上。财报显示,五年前收购的Buccellati2024年实现了单个品牌的高双位数增长。而就在20245月初,历峰集团宣布又收购了一个珠宝品牌,名为Vhernier,总部位于意大利米兰。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历峰集团

399
  • 全球珠宝巨头重注迪拜
  • 历峰集团2024财年销售额达206亿欧元,创历史新高

LVMH集团

1.6k
  • 2024【安心奖】候选名单出炉,投票通道即日开启
  • LVMH为旗下奢侈品品牌芬迪任命新的CEO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腕表需求不高,卡地亚母公司将以珠宝业务为重

内地游客在香港特区、澳门特区,以及日本抢购珠宝。

图片来源:范剑磊

界面新闻记者 | 黄姗

界面新闻编辑 | 楼婍沁

截至2024331日的三个月内,瑞士历峰集团Richemont实现营收48亿欧元(约合377.52亿元人民币),按当前汇率计算同比下滑1%

历峰集团为卡地亚、梵克雅宝、江诗丹顿、朗格等知名品牌的母公司。若排除瑞郎、欧元持续走强的影响,该集团在报告期内按固定汇率计算实现销售额同比增长2%,不过较2023年同期8%的增长,增速依然显著放缓。

这受累于中国市场所在的亚太地区在该季度表现不佳。第四季度我们在亚太地区的销售表现疲软。历峰集团在最新发布的第四财季及2024财年业绩快报中提到,正如我们此前预测的,中国消费者需求的持续性反弹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看到)。

图片来源:匡达/界面新闻

向来倚重中国市场的历峰集团旗下专业制表业务受到的影响最大。该集团并未公布第四财季专业制表部门具体的销售增减数据,但对比整个瑞士制表业的出口情况,也可一窥该季度市场的严峻程度。

根据瑞士腕表工业协会数据,2024年前三个月瑞士腕表出口总额下跌6.3%,这是因为瑞表至中国内地和香港特区的出口额在这段时间暴跌。以20243月为例,至中国内地和香港特区的瑞士腕表出口额分别暴跌41.5%44.2%,二者全球占比甚至被日本市场超过。

2023年至中国内地和香港特区的瑞士腕表出口额还分别实现7.6%23.4%。但结合摩根士丹利此前发布的2023年行业报告可知,高端腕表市场份额进一步被劳力士占据,其他头部独立制表品牌继续稳固原本的份额,而卡地亚腕表、欧米茄这两个品牌都面临增长乏力的挑战。

综合来看,全年专业制表部门录得销售额同比下滑3%,该业务板块在历峰集团的收入占比为18.7%。该集团表示,(全年)亚太地区(除开中国内地)、日本以及中东非洲的增长被其他地区的下滑所超越抵消。也就是说,包含了朗格、IWC万国表、积家、江诗丹顿的制表业务此前一年在中国内地的收入呈现负增长。

图片来源:范剑磊/界面新闻

虽然制表业务全年表现不佳,但历峰集团在整个2024财年按当前汇率计算还是实现了销售额同比增长3%,按固定汇率计算则增长8%206.16亿欧元(约合1621.57亿元人民币)。这也是历峰集团首次突破200亿欧元规模,这很大程度上归功于旗下珠宝业务的出色表现。

历峰集团珠宝业务板块拥有卡地亚、梵克雅宝和Buccellati三大高级珠宝品牌。全年该部门实现营收同比增长6%,超过140亿欧元(约合1101.18亿元),在集团收入占比接近68%2023年,历峰集团的珠宝业务收入占比是50%

这要归功于珠宝品牌们在大中华区市场的出色表现——与旗下专业制表品牌们在中国区疲软表现形成鲜明对比。历峰集团在财报中提到,在其全球珠宝业务中占四成销售额的亚太地区全年实现销售额同比增长10%

亚太地区各国家或地区的珠宝业务在全年均实现增长。其中,中国的香港特区和澳门特区全年更是实现两位数的销售额增长。在2023年国际旅游全面放开后,部分中国内地客人在香港和澳门采购珠宝。

另值得注意的是,中国游客还在日本狂买珠宝,为该地区的增长作出了贡献。根据历峰集团数据,其日本市场的珠宝业务全年实现20%的同比增长。强劲的表现反映了旅客消费的增加,尤其是来自中国客人(的支出),这部分归结于日元走弱的影响。

图片来源:范剑磊/界面新闻

历峰集团董事会主席Johann Rupert很清楚,高级制表业的巅峰期已过,在新的周期能保证集团持续增长的是珠宝业务。在发布2024财报的同时,历峰集团也表示,该公司接下来在扩大规模的基础上,将向以零售渠道及珠宝为核心的模式转变。

为此,历峰集团董事会决定恢复集团首席执行官一职,梵克雅宝现首席执行官Nicolas Bos将升任该职位,任期将从202461日开始生效。届时,Nicolas Bos也将加入历峰集团高级执行委员会。

Nicolas Bos将直接和间接地监督所有品牌、职能部门以及区域市场,尤其是珠宝品牌、财务和人力资源部门。而首席运营官Jérôme Lambert将向Bos汇报。

升任Nicolas Bos无疑是对梵克雅宝这十几年成绩的高度认可。

虽然没有公布单个品牌具体的财务数据,但在在2023/24财年第三季度(2023自然年第四季度)财报会议上,历峰集团首席财务官Burkhart Grund提到,卡地亚和梵克雅宝又进一步拓展了全球高级珠宝的市场份额。这两个品牌一方面吃下了竞争对手的市场份额,同时还吃下了部分非品牌珠宝市场的市场份额。

拥有宝格丽和蒂芙尼的LVMH集团主席在2023年底的电话会议中也不讳言对家两个品牌在全球高级珠宝市场的领先地位。

L'ÉCOLE珠宝艺术中心(上海)坐落于上海淮海中路历峰双子别墅内

1999年被Johann Rupert收购,梵克雅宝花了十年的时间才走向盈利。而Nicolas Bos几乎参与了品牌从小规模至大品牌的全过程。

梵克雅宝的成功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其独特的营销策略和极具辨识度的珠宝商品,这给品牌树立了独一无二的风格。

不同于卡地亚、宝格丽、蒂芙尼,梵克雅宝没有使用代言人策略,与明星、名流、网红等都保持距离。它通过在全球各地巡回举办古董珠宝展和高级珠宝腕表展览,来讲述品牌历史古以及传统工艺、风格传承等。

同时,梵克雅宝大力投资珠宝教育,全资赞助L’ÉCOLE珠宝艺术学校在全球扩张版图,目前已经在巴黎、香港、上海和迪拜开设了四个永久中心,旨在为公众普及珠宝文化知识。多年的积累让梵克雅宝的珠宝教育在世界多地开枝散叶,无形当中为品牌在业内树立了极好的口碑,同时也聚集了大量的储备人才,为后续扩张和发展做了准备。

历峰集团收购意大利珠宝品牌Vhernier

历峰集团正在把成功运营卡地亚和梵克雅宝的经验复制到其他珠宝品牌上。财报显示,五年前收购的Buccellati2024年实现了单个品牌的高双位数增长。而就在20245月初,历峰集团宣布又收购了一个珠宝品牌,名为Vhernier,总部位于意大利米兰。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