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游云庭:OpenAI使用山寨版寡姐声音侵权吗?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游云庭:OpenAI使用山寨版寡姐声音侵权吗?

根据我国法律,本次事件中,无论ChatGPT-4o使用的Sky的声音是否为寡姐本人的声线,均涉嫌侵权。

图片来源:界面图库(范剑磊)

文丨游云庭(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知识产权律师。)

媒体报道,因出演漫威英雄黑寡妇被粉丝戏称“寡姐”的著名女演员斯嘉丽·约翰逊近日指责美国OpenAI公司的人工智能语音"Sky"模仿了她的声音。而OpenAI则称Sky的声音属于另一位专业女演员,她使用的是自己的自然语音。但OpenAI还是下架了该语音。笔者认为,不排除OpenAI是为了营销ChatGPT-4o故意碰瓷寡姐,但其这么做的法律风险非常大,今天就分析下这个案子。

案情简介:OpenAI公司最近发布新ChatGPT-4o人工智能语音Sky,该语音听起来非常像寡姐。

寡姐遂发表声明:自己曾两次拒绝为OpenAI提供自己的声音,但该公司仍然发布了听起来非常相似的产品。她因此聘请了律师,要求OpenAI详细说明创建Sky语音的过程。此外,OpenAI CEO奥特曼在ChatGPT-4o发布时,在社交平台上只发了一个词“Her”,不禁让人联想到寡姐在2013年科幻AI电影《Her》中为女主AI配音的经历。OpenAI也发表声明,称Sky的声音属于另一位专业女演员,她使用的是自己的自然语音,但OpenAI已经下架了该语音。

根据我国法律,本次事件中,无论ChatGPT-4o使用的Sky的声音是否为寡姐本人的声线,均涉嫌侵权:

一、使用寡姐声音训练人工智能语音需获得本人授权

如果ChatGPT-4o使用的Sky的声音为寡姐本人的声线,则OpenAI必然使用了寡姐的声音文件训练了人工智能,这里就存在两个侵权。

首先是训练素材侵权。根据法律规定,比如我国的《民法典》,自然人的声音权和肖像权一样,受法律保护,自然人有权依法制作、使用、公开或者许可他人使用自己的声音。我国网信办、工信部、公安部联合发布的《互联网信息服务深度合成管理规定》:深度合成服务提供者和技术支持者提供人脸、人声等生物识别信息编辑功能的,应当提示深度合成服务使用者依法告知被编辑的个人,并取得其单独同意。所以OpenAI要使用寡姐的声音训练人工智能的,应当获得其本人授权。

其次是发布Sky的声音侵权。OpenAI如果要将训练后提取的声音特征文件作为ChatGPT-4o的人工智能语音Sky声音发布,也需要寡姐的授权。没有授权就涉嫌侵权。

二、使用与寡姐近似的演员声音涉嫌伪造声音的侵权行为

根据OpenAI的声明,Sky的声音属于另一位专业女演员,她使用的是自己的自然语音。如果属实,则OpenAI仍存在侵犯寡姐声音权的风险。虽然寡姐作为名人,无权阻止与其声线近似者发布自己的声音,但如果寡姐起诉,本案中的另外两个情节对OpenAI非常不利:OpenAI曾意图购买寡姐的声音授权并被两次拒绝,以及OpenAI CEO奥特曼在社交平台上发了一个词“Her”,会让人联想到寡姐在2013年科幻AI电影《Her》中为女主AI配音的经历。

Sky的声音和寡姐相似,加上这两个情节,法律上可以归结为OpenAI有侵犯寡姐声音权的恶意。对应我国《民法典》规定是,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以丑化、污损,或者利用信息技术手段伪造等方式侵害他人的声音权。笔者认为,OpenAI的行为属于上述规定中的利用信息技术手段伪造等方式侵害他人的声音权。

三、寡姐也可以维权不正当竞争行为

如果寡姐在国内维权,还可以根据我国《反不正当竞争法》起诉。寡姐作为名人,其广义上也是经营者,OpenAI推出和其声音近似人工智能语音的行为,明显涉嫌混淆的不正当竞争,违反了《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六条第四项规定:经营者不得实施下列混淆行为,引人误认为是他人商品或者与他人存在特定联系:(四)其他足以引人误认为是他人商品或者与他人存在特定联系的混淆行为。此外,寡姐也可以根据《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八条主张虚假宣传,即使人误以为OpenAI与寡姐存在合作关系,对寡姐的权益造成损害。

最后, OpenAI使用山寨寡姐的声音暴露出了该公司的合规意识非常薄弱,拿不到他人授权就打擦边球营销,说明该公司的文化和经营模式和传统的互联网公司更接近。但和互联网产业发展先上车后买票的野蛮生长文化不同,人工智能产业的发展和安全是并重的。喜欢打擦边球的公司,会不会只顾发展,忽视安全呢?至少笔者对OpenAI产生了这个疑惑。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OpenAI

  • OpenAI前董事揭露“解雇门”内幕,矛头再次指向奥特曼
  • 普华永道将成为OpenAI最大的ChatGPT企业客户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游云庭:OpenAI使用山寨版寡姐声音侵权吗?

根据我国法律,本次事件中,无论ChatGPT-4o使用的Sky的声音是否为寡姐本人的声线,均涉嫌侵权。

图片来源:界面图库(范剑磊)

文丨游云庭(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知识产权律师。)

媒体报道,因出演漫威英雄黑寡妇被粉丝戏称“寡姐”的著名女演员斯嘉丽·约翰逊近日指责美国OpenAI公司的人工智能语音"Sky"模仿了她的声音。而OpenAI则称Sky的声音属于另一位专业女演员,她使用的是自己的自然语音。但OpenAI还是下架了该语音。笔者认为,不排除OpenAI是为了营销ChatGPT-4o故意碰瓷寡姐,但其这么做的法律风险非常大,今天就分析下这个案子。

案情简介:OpenAI公司最近发布新ChatGPT-4o人工智能语音Sky,该语音听起来非常像寡姐。

寡姐遂发表声明:自己曾两次拒绝为OpenAI提供自己的声音,但该公司仍然发布了听起来非常相似的产品。她因此聘请了律师,要求OpenAI详细说明创建Sky语音的过程。此外,OpenAI CEO奥特曼在ChatGPT-4o发布时,在社交平台上只发了一个词“Her”,不禁让人联想到寡姐在2013年科幻AI电影《Her》中为女主AI配音的经历。OpenAI也发表声明,称Sky的声音属于另一位专业女演员,她使用的是自己的自然语音,但OpenAI已经下架了该语音。

根据我国法律,本次事件中,无论ChatGPT-4o使用的Sky的声音是否为寡姐本人的声线,均涉嫌侵权:

一、使用寡姐声音训练人工智能语音需获得本人授权

如果ChatGPT-4o使用的Sky的声音为寡姐本人的声线,则OpenAI必然使用了寡姐的声音文件训练了人工智能,这里就存在两个侵权。

首先是训练素材侵权。根据法律规定,比如我国的《民法典》,自然人的声音权和肖像权一样,受法律保护,自然人有权依法制作、使用、公开或者许可他人使用自己的声音。我国网信办、工信部、公安部联合发布的《互联网信息服务深度合成管理规定》:深度合成服务提供者和技术支持者提供人脸、人声等生物识别信息编辑功能的,应当提示深度合成服务使用者依法告知被编辑的个人,并取得其单独同意。所以OpenAI要使用寡姐的声音训练人工智能的,应当获得其本人授权。

其次是发布Sky的声音侵权。OpenAI如果要将训练后提取的声音特征文件作为ChatGPT-4o的人工智能语音Sky声音发布,也需要寡姐的授权。没有授权就涉嫌侵权。

二、使用与寡姐近似的演员声音涉嫌伪造声音的侵权行为

根据OpenAI的声明,Sky的声音属于另一位专业女演员,她使用的是自己的自然语音。如果属实,则OpenAI仍存在侵犯寡姐声音权的风险。虽然寡姐作为名人,无权阻止与其声线近似者发布自己的声音,但如果寡姐起诉,本案中的另外两个情节对OpenAI非常不利:OpenAI曾意图购买寡姐的声音授权并被两次拒绝,以及OpenAI CEO奥特曼在社交平台上发了一个词“Her”,会让人联想到寡姐在2013年科幻AI电影《Her》中为女主AI配音的经历。

Sky的声音和寡姐相似,加上这两个情节,法律上可以归结为OpenAI有侵犯寡姐声音权的恶意。对应我国《民法典》规定是,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以丑化、污损,或者利用信息技术手段伪造等方式侵害他人的声音权。笔者认为,OpenAI的行为属于上述规定中的利用信息技术手段伪造等方式侵害他人的声音权。

三、寡姐也可以维权不正当竞争行为

如果寡姐在国内维权,还可以根据我国《反不正当竞争法》起诉。寡姐作为名人,其广义上也是经营者,OpenAI推出和其声音近似人工智能语音的行为,明显涉嫌混淆的不正当竞争,违反了《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六条第四项规定:经营者不得实施下列混淆行为,引人误认为是他人商品或者与他人存在特定联系:(四)其他足以引人误认为是他人商品或者与他人存在特定联系的混淆行为。此外,寡姐也可以根据《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八条主张虚假宣传,即使人误以为OpenAI与寡姐存在合作关系,对寡姐的权益造成损害。

最后, OpenAI使用山寨寡姐的声音暴露出了该公司的合规意识非常薄弱,拿不到他人授权就打擦边球营销,说明该公司的文化和经营模式和传统的互联网公司更接近。但和互联网产业发展先上车后买票的野蛮生长文化不同,人工智能产业的发展和安全是并重的。喜欢打擦边球的公司,会不会只顾发展,忽视安全呢?至少笔者对OpenAI产生了这个疑惑。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