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光伏大变局时代,协鑫、天合光能董事长作出最新发声 | 再会SNEC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光伏大变局时代,协鑫、天合光能董事长作出最新发声 | 再会SNEC

欧美、印度等国不断挥起的关税大棒,倒逼中国光伏从取道东南亚的‘曲线出海’向全面出海转变。

图片来源:界面图库

界面新闻记者|马悦然

“时隔一年再见面,产业变化两重天,行业遭遇历史上最强的内卷,供需严重错配,产业步入冰河期。截至目前,硅料、硅片、电池组件四大环节基本跌破现金成本,全产业链集体承压。”

6月11日,SNEC PV+第十七届(2024)国际太阳能光伏与智慧能源(上海)大会开幕,协鑫集团董事长朱共山在发言中表示。

又是一年光伏行业盛会召开之际。6月13日-15日,SNEC PV+2024国际光伏展览会即将在国家会展中心(上海)召开。

界面新闻自官方了解到,今年展览面积超38万平方米,全球超3600家企业参展,展出内容涵盖了光伏产业链各个环节。

今时不同往日,目前光伏行业正遭遇低迷调整期。朱共山提出,光伏产业本轮震荡周期内,整体产能扩大了约3倍,但利润率下降了70%左右。

此外,欧美贸易壁垒导致外需收缩、出口下滑,加剧全球光伏供需失衡。光伏上演超级内卷,外因是供给侧同质化竞争、资本盲从、跨界挤压、地方政府招商以及代建驱动、需求端唯低价中标等因素叠加,将产业带入“局部最优”而非“全局胜利”的陷阱。

朱共山认为,内卷加剧,与全行业对供需关系的误判,以及行业触碰固有技术的天花板致使准入门槛不够等不无关系。科技上限决定产业上限,行业现有技术溢价和发电增益边际减小,局部技术改善不足以抵抗供应链失衡的趋势变化,是产业链被迫内卷的关键。

在他看来,当前中国光伏产业处在最好的时刻与最坏的时刻并存,在阵痛中破茧成蝶的重要转换期。行业正在经历的,不是以往三五年一轮的周期性迭代,而是光伏大变局时代来临之前的一场预演。

在开幕式上,中国光伏行业协会名誉理事长、天合光能(688599.SH)董事长高纪凡也表示,过去一年,光伏行业经历了一次大洗礼,行业出现了“量增价跌”的现象。

“去年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部分新兴行业存在着重复布局和内卷式竞争。中国光伏正是如此。”在高纪凡看来,主要因企业各自为战、盲目投资,资本市场过度逐利,推波助澜,地方政府过度招商、一哄而上,金融机构无序投放、遍地开花。

朱共山认为,去年至今,光伏产业在变化中持续重塑新格局。中国光伏亟待政府“有形之手”与市场“无形之手”同时施力,进行以提高技术标准和市场准入门槛为主要手段的结构性调控。

朱共山提出,社会周期、金融周期、技术周期三重周期,成为推动中国光伏淬炼穿越周期的新力量,光伏产业将呈现出三大新特征。

一是现有市场错配反馈不影响产业高成长性趋势,光伏需求仍将维持高位增长但增幅略有放缓。

“去年我在SNEC大会上预测,2027年光伏将超过火电成为全球第一大能源,现在看来这一节点还要大幅提前。按照目前光伏的发展速度乐观预计,2024年全球光伏装机规模有望维持在490-550吉瓦的区间,很快可追平与火电的装机差距。”朱共山称,要坚定行业穿越周期的信心。

第二,产业进入新质生产力时期,光伏技术革命性突破窗口期来临,带动生产要素创新性配置和产业深度转型升级同步发生。

朱共山着重强调了钙钛矿技术对光伏行业的变革作用。他认为,在大力发展新质生产力的背景下,光伏迎来技术临界变革新范式,重要角色之一就是钙钛矿。2024年下半年,随着相关吉瓦级项目投产倒计时,钙钛矿即将实现从0到1的关键一跃。目前,中国已拥有95%以上的钙钛矿制备生态链,产业配套能力全球第一。

他指出,钙钛矿叠层效率的起点,超过了晶硅组件效率的终点。未来十年,钙钛矿都将处于黄金时代。未来五年,钙钛矿叠层电池市场规模有望实现几何倍增。

第三,光伏将深度嵌入新型电力系统建设,形成电网互济、源网荷储平衡发展、光储氢醇氨、光储充换算检云一体化的耦合新路径。

朱共山同样提到中国光伏出海问题。当前,全球产业链深度重构,中国光伏全面出海成为必然。

“欧美、印度等地愈发重视本国的产业链自主性与可控性,不断挥起的关税大棒,倒逼中国光伏从取道东南亚的‘曲线出海’向全面出海转变,从单一的技术、产品出海,向包括设备、原材料等在内的产业链抱团出海转变。”朱共山个人预计,三到五年内中国光伏行业将完成第一阶段的全产业链出海。

对破解光伏行业“内卷式”竞争等,高纪凡也提出三点建议。

首先,高纪凡建议,进入新发展阶段,要树立新发展理念,构建新发展格局。各方要下定决心,破除行业无序竞争的乱象。

他提出,中央政府要统筹规划,地方政府不能一哄而上,要提升招商引资的质量,避免招商以后留下一堆“烂摊子”,给当地经济造成严重损失。要进一步压实相关管理部门、金融机构、行业主管部门和地方党委政府的责任,在市场准入、审慎监管、行为监管等各个环节,都要严格执法,才能形成健康有序的营商环境,促进地方经济、保障金融安全。

“中央近期已经释放‘严’字当头、失责必问、问则必严的强烈信号。”高纪凡称。

第二,建议全力鼓励技术创新,加强知识产权保护,严厉打击侵犯知识产权的违法行为。高纪凡表示,创新是发展新质生产力的关键,是光伏产业发展的根本动力。知识产权是创新的关键成果和重要无形资产。如果侵犯知识产权的行为不能得到严惩,就不可能走出“以创新为导向”的高质量发展之路。

第三,高纪凡建议,产学研要协同创新,上下游要协同发展,共建行业协同发展新生态。

“行业内的企业或者是各领风骚三五年,或者是随波逐流被动应对,行业困难时号称要抱团取暖,企业发展好时又想一家独大,永远在低水平的竞争怪圈中,走不出来。”高纪凡称,光伏产业是一个相互关联、相互依存的产业生态,光伏产业20多年的发展历程可见,各自为战、过度竞争,只会导致过热过冷的交替循环。

他倡导产业龙头企业与产业链企业之间的协同发展,同时倡导全球光伏产业之间协同创新和协同合作等。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光伏大变局时代,协鑫、天合光能董事长作出最新发声 | 再会SNEC

欧美、印度等国不断挥起的关税大棒,倒逼中国光伏从取道东南亚的‘曲线出海’向全面出海转变。

图片来源:界面图库

界面新闻记者|马悦然

“时隔一年再见面,产业变化两重天,行业遭遇历史上最强的内卷,供需严重错配,产业步入冰河期。截至目前,硅料、硅片、电池组件四大环节基本跌破现金成本,全产业链集体承压。”

6月11日,SNEC PV+第十七届(2024)国际太阳能光伏与智慧能源(上海)大会开幕,协鑫集团董事长朱共山在发言中表示。

又是一年光伏行业盛会召开之际。6月13日-15日,SNEC PV+2024国际光伏展览会即将在国家会展中心(上海)召开。

界面新闻自官方了解到,今年展览面积超38万平方米,全球超3600家企业参展,展出内容涵盖了光伏产业链各个环节。

今时不同往日,目前光伏行业正遭遇低迷调整期。朱共山提出,光伏产业本轮震荡周期内,整体产能扩大了约3倍,但利润率下降了70%左右。

此外,欧美贸易壁垒导致外需收缩、出口下滑,加剧全球光伏供需失衡。光伏上演超级内卷,外因是供给侧同质化竞争、资本盲从、跨界挤压、地方政府招商以及代建驱动、需求端唯低价中标等因素叠加,将产业带入“局部最优”而非“全局胜利”的陷阱。

朱共山认为,内卷加剧,与全行业对供需关系的误判,以及行业触碰固有技术的天花板致使准入门槛不够等不无关系。科技上限决定产业上限,行业现有技术溢价和发电增益边际减小,局部技术改善不足以抵抗供应链失衡的趋势变化,是产业链被迫内卷的关键。

在他看来,当前中国光伏产业处在最好的时刻与最坏的时刻并存,在阵痛中破茧成蝶的重要转换期。行业正在经历的,不是以往三五年一轮的周期性迭代,而是光伏大变局时代来临之前的一场预演。

在开幕式上,中国光伏行业协会名誉理事长、天合光能(688599.SH)董事长高纪凡也表示,过去一年,光伏行业经历了一次大洗礼,行业出现了“量增价跌”的现象。

“去年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部分新兴行业存在着重复布局和内卷式竞争。中国光伏正是如此。”在高纪凡看来,主要因企业各自为战、盲目投资,资本市场过度逐利,推波助澜,地方政府过度招商、一哄而上,金融机构无序投放、遍地开花。

朱共山认为,去年至今,光伏产业在变化中持续重塑新格局。中国光伏亟待政府“有形之手”与市场“无形之手”同时施力,进行以提高技术标准和市场准入门槛为主要手段的结构性调控。

朱共山提出,社会周期、金融周期、技术周期三重周期,成为推动中国光伏淬炼穿越周期的新力量,光伏产业将呈现出三大新特征。

一是现有市场错配反馈不影响产业高成长性趋势,光伏需求仍将维持高位增长但增幅略有放缓。

“去年我在SNEC大会上预测,2027年光伏将超过火电成为全球第一大能源,现在看来这一节点还要大幅提前。按照目前光伏的发展速度乐观预计,2024年全球光伏装机规模有望维持在490-550吉瓦的区间,很快可追平与火电的装机差距。”朱共山称,要坚定行业穿越周期的信心。

第二,产业进入新质生产力时期,光伏技术革命性突破窗口期来临,带动生产要素创新性配置和产业深度转型升级同步发生。

朱共山着重强调了钙钛矿技术对光伏行业的变革作用。他认为,在大力发展新质生产力的背景下,光伏迎来技术临界变革新范式,重要角色之一就是钙钛矿。2024年下半年,随着相关吉瓦级项目投产倒计时,钙钛矿即将实现从0到1的关键一跃。目前,中国已拥有95%以上的钙钛矿制备生态链,产业配套能力全球第一。

他指出,钙钛矿叠层效率的起点,超过了晶硅组件效率的终点。未来十年,钙钛矿都将处于黄金时代。未来五年,钙钛矿叠层电池市场规模有望实现几何倍增。

第三,光伏将深度嵌入新型电力系统建设,形成电网互济、源网荷储平衡发展、光储氢醇氨、光储充换算检云一体化的耦合新路径。

朱共山同样提到中国光伏出海问题。当前,全球产业链深度重构,中国光伏全面出海成为必然。

“欧美、印度等地愈发重视本国的产业链自主性与可控性,不断挥起的关税大棒,倒逼中国光伏从取道东南亚的‘曲线出海’向全面出海转变,从单一的技术、产品出海,向包括设备、原材料等在内的产业链抱团出海转变。”朱共山个人预计,三到五年内中国光伏行业将完成第一阶段的全产业链出海。

对破解光伏行业“内卷式”竞争等,高纪凡也提出三点建议。

首先,高纪凡建议,进入新发展阶段,要树立新发展理念,构建新发展格局。各方要下定决心,破除行业无序竞争的乱象。

他提出,中央政府要统筹规划,地方政府不能一哄而上,要提升招商引资的质量,避免招商以后留下一堆“烂摊子”,给当地经济造成严重损失。要进一步压实相关管理部门、金融机构、行业主管部门和地方党委政府的责任,在市场准入、审慎监管、行为监管等各个环节,都要严格执法,才能形成健康有序的营商环境,促进地方经济、保障金融安全。

“中央近期已经释放‘严’字当头、失责必问、问则必严的强烈信号。”高纪凡称。

第二,建议全力鼓励技术创新,加强知识产权保护,严厉打击侵犯知识产权的违法行为。高纪凡表示,创新是发展新质生产力的关键,是光伏产业发展的根本动力。知识产权是创新的关键成果和重要无形资产。如果侵犯知识产权的行为不能得到严惩,就不可能走出“以创新为导向”的高质量发展之路。

第三,高纪凡建议,产学研要协同创新,上下游要协同发展,共建行业协同发展新生态。

“行业内的企业或者是各领风骚三五年,或者是随波逐流被动应对,行业困难时号称要抱团取暖,企业发展好时又想一家独大,永远在低水平的竞争怪圈中,走不出来。”高纪凡称,光伏产业是一个相互关联、相互依存的产业生态,光伏产业20多年的发展历程可见,各自为战、过度竞争,只会导致过热过冷的交替循环。

他倡导产业龙头企业与产业链企业之间的协同发展,同时倡导全球光伏产业之间协同创新和协同合作等。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