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上汽集团换帅:陈虹执掌10年退休,王晓秋接棒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上汽集团换帅:陈虹执掌10年退休,王晓秋接棒

从履历来看,上汽集团接下来发展的重心或将是自主品牌和海外市场。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图库

界面新闻记者 | 周姝祺

中国最大汽车集团上海汽车集团完成舵手更换。

7月10日,上汽集团发布公告称,上汽集团董事长陈虹到龄退休,辞去董事长及其他职务。董事会会议选举公司董事王晓秋为公司第八届董事会董事长,并聘任贾健旭担任公司总裁,任期与本届董事会任期一致。

公开资料显示,陈虹在上汽集团创始之年1984年进入公司,是一名“老上汽人”。自2014年执掌上汽集团以来,其任职时间长达10年。事实上,2021年陈虹已到退休年龄,但考虑到企业发展稳定性和对陈虹过往成绩的认可,陈虹续任了三年。

陈虹执掌上汽集团帅印期间,正是中国汽车行业面向新能源转型,发展变化最迅速、最激烈的10年。在上任之初,陈虹提出电动化、网联化、智能化和共享化的“新四化”战略,并带领上汽集团这艘“巨轮”摸索前行。

陈虹在任期间累计研发投入近1500亿元,推动上汽集团在自动驾驶、新能源、固态电池等关键技术领域取得重要突破。今年上汽集团与奥迪签署合作协议,实现从技术引进到技术输出的转变。

在改革过程中,陈虹强调核心技术自研。2021年他在回应与华为合作的问题时指出,“上汽很难接受由单一一家供应商为我们提供整体的解决方案。灵魂一定要掌握在自己手中。”

这番言论在当时引发争议。当三电系统和智能软件成为行业新的利润池,其利润的归属权也决定了产业链上的话语权。整车企业很难接受主导权的转变,且只有将技术掌握在自己手中才能实现长远发展。

2023年上汽集团整车销量为502.1万辆。其中,新能源汽车销售112.3万辆,同比增长4.6%;海外销量120.8万辆,同比增长18.8%,连续8年保持整车出口国内行业第一。公司新能源车和海外销量继2022年率先站上“双百万辆”台阶后,均再创历史新高。

王晓秋(左)、贾健旭(右)

上汽集团新一任管理层是“老少搭配”。新帅王晓秋1964年8月出生,曾任上汽集团乘用车分公司总经理、上汽通用总经理、上汽集团总裁等职。出生于1978年的贾健旭则是典型的“少壮派”,历任上汽欧洲副总经理、延锋汽车饰件系统总经理、上汽大众公司总经理等职。

从履历来看,上汽集团接下来发展的重心或将是自主品牌和海外市场。在中国自主品牌全面崛起,合资品牌反成颓势的当下,以合资品牌起家的上汽集团亟需找到转型的新动能。

王晓秋是上汽自主品牌发展壮大的操盘手。2003年,上汽集团启动自主品牌项目,王晓秋担任关键负责人,参与收购英国汽车品牌罗孚全系列核心技术资产,推出第一代中高端轿车荣威750、数字轿车荣威550等,奠定上汽自主品牌的基石。

2014年王晓秋从上汽通用回到乘用车公司任职。两年后,上汽集团和阿里巴巴集团推出全球首款互联网汽车“荣威RX5”。在这一年,上汽自主品牌乘用车全年销量突破32万辆。

按照相关规定,今年60岁的王晓秋实质上同样到了退休年龄。但上汽集团前两任董事长胡茂元和陈虹均在已届满63岁时退休,因此按照延迟退休的策略,外界推测,王晓秋或将在2027年退休。在接下来上汽集团转型改革的关键三年,王晓秋核心作用是稳定军心、确保公司完成平稳过渡。

在贾健旭20余年的汽车行业从业经历中,他负责过上汽集团整车业务在欧洲市场的开拓,为自主品牌的海外发展奠定基础;熟悉零部件业务,带领延锋走上智能化、国际化转型道路。

在界面新闻曾参与的一场贾健旭出席的群访中,这位新任总裁展现了国际化思维和大胆进取的改革态度。

贾健旭的上任是上汽集团向年轻化发展的一大表现。考虑到传统汽车向新能源汽车转型犹如“二次创业”,上汽集团需要年轻的管理层锐意改革,接纳新技术、新思路和新的组织体系。

去年2月,贾健旭接任上汽大众负责人位置后,进行了一系列内部战略性举措。他制定 “促油车、稳电车、上奥迪”战略方针,并进行了内部组织架构调整,带动了上汽大众ID.家族的销量上涨。同时,贾健旭打出“油电同智”招牌,与大疆合作,推动途观和帕萨特相关车型智能化升级。

上汽集团已经进入转型的“深水区”。一方面合资品牌“利润奶牛”作用削弱,上汽集团销量承压;另一方面,欧盟对中国电动汽车树起“关税墙”,其中上汽被征收的临时反补贴税率高达37.6%。如何加快自主品牌崛起,减轻海外市场经营压力,这些问题仍待新任管理层解决。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上汽集团换帅:陈虹执掌10年退休,王晓秋接棒

从履历来看,上汽集团接下来发展的重心或将是自主品牌和海外市场。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图库

界面新闻记者 | 周姝祺

中国最大汽车集团上海汽车集团完成舵手更换。

7月10日,上汽集团发布公告称,上汽集团董事长陈虹到龄退休,辞去董事长及其他职务。董事会会议选举公司董事王晓秋为公司第八届董事会董事长,并聘任贾健旭担任公司总裁,任期与本届董事会任期一致。

公开资料显示,陈虹在上汽集团创始之年1984年进入公司,是一名“老上汽人”。自2014年执掌上汽集团以来,其任职时间长达10年。事实上,2021年陈虹已到退休年龄,但考虑到企业发展稳定性和对陈虹过往成绩的认可,陈虹续任了三年。

陈虹执掌上汽集团帅印期间,正是中国汽车行业面向新能源转型,发展变化最迅速、最激烈的10年。在上任之初,陈虹提出电动化、网联化、智能化和共享化的“新四化”战略,并带领上汽集团这艘“巨轮”摸索前行。

陈虹在任期间累计研发投入近1500亿元,推动上汽集团在自动驾驶、新能源、固态电池等关键技术领域取得重要突破。今年上汽集团与奥迪签署合作协议,实现从技术引进到技术输出的转变。

在改革过程中,陈虹强调核心技术自研。2021年他在回应与华为合作的问题时指出,“上汽很难接受由单一一家供应商为我们提供整体的解决方案。灵魂一定要掌握在自己手中。”

这番言论在当时引发争议。当三电系统和智能软件成为行业新的利润池,其利润的归属权也决定了产业链上的话语权。整车企业很难接受主导权的转变,且只有将技术掌握在自己手中才能实现长远发展。

2023年上汽集团整车销量为502.1万辆。其中,新能源汽车销售112.3万辆,同比增长4.6%;海外销量120.8万辆,同比增长18.8%,连续8年保持整车出口国内行业第一。公司新能源车和海外销量继2022年率先站上“双百万辆”台阶后,均再创历史新高。

王晓秋(左)、贾健旭(右)

上汽集团新一任管理层是“老少搭配”。新帅王晓秋1964年8月出生,曾任上汽集团乘用车分公司总经理、上汽通用总经理、上汽集团总裁等职。出生于1978年的贾健旭则是典型的“少壮派”,历任上汽欧洲副总经理、延锋汽车饰件系统总经理、上汽大众公司总经理等职。

从履历来看,上汽集团接下来发展的重心或将是自主品牌和海外市场。在中国自主品牌全面崛起,合资品牌反成颓势的当下,以合资品牌起家的上汽集团亟需找到转型的新动能。

王晓秋是上汽自主品牌发展壮大的操盘手。2003年,上汽集团启动自主品牌项目,王晓秋担任关键负责人,参与收购英国汽车品牌罗孚全系列核心技术资产,推出第一代中高端轿车荣威750、数字轿车荣威550等,奠定上汽自主品牌的基石。

2014年王晓秋从上汽通用回到乘用车公司任职。两年后,上汽集团和阿里巴巴集团推出全球首款互联网汽车“荣威RX5”。在这一年,上汽自主品牌乘用车全年销量突破32万辆。

按照相关规定,今年60岁的王晓秋实质上同样到了退休年龄。但上汽集团前两任董事长胡茂元和陈虹均在已届满63岁时退休,因此按照延迟退休的策略,外界推测,王晓秋或将在2027年退休。在接下来上汽集团转型改革的关键三年,王晓秋核心作用是稳定军心、确保公司完成平稳过渡。

在贾健旭20余年的汽车行业从业经历中,他负责过上汽集团整车业务在欧洲市场的开拓,为自主品牌的海外发展奠定基础;熟悉零部件业务,带领延锋走上智能化、国际化转型道路。

在界面新闻曾参与的一场贾健旭出席的群访中,这位新任总裁展现了国际化思维和大胆进取的改革态度。

贾健旭的上任是上汽集团向年轻化发展的一大表现。考虑到传统汽车向新能源汽车转型犹如“二次创业”,上汽集团需要年轻的管理层锐意改革,接纳新技术、新思路和新的组织体系。

去年2月,贾健旭接任上汽大众负责人位置后,进行了一系列内部战略性举措。他制定 “促油车、稳电车、上奥迪”战略方针,并进行了内部组织架构调整,带动了上汽大众ID.家族的销量上涨。同时,贾健旭打出“油电同智”招牌,与大疆合作,推动途观和帕萨特相关车型智能化升级。

上汽集团已经进入转型的“深水区”。一方面合资品牌“利润奶牛”作用削弱,上汽集团销量承压;另一方面,欧盟对中国电动汽车树起“关税墙”,其中上汽被征收的临时反补贴税率高达37.6%。如何加快自主品牌崛起,减轻海外市场经营压力,这些问题仍待新任管理层解决。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