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关于点翠,用中国的匠心工艺打造奢侈品,还需要等多久?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关于点翠,用中国的匠心工艺打造奢侈品,还需要等多久?

据说古时各地每年都要向宫廷朝贡几百对翠鸟,用此羽毛来制作各种头饰、风景挂屏、盆景的花叶等点缀之物。陈子昂曾为此写:“多材信为累,叹息此珍禽”。

身边的小朋友出来工作才两三年,已经抵抗不住奢侈品的诱惑了。领着六千多月薪的女孩,咬咬牙又刷了个八九千的包包,男孩虽说会没那么爱买,但是也是抵抗不住,几千块的鞋子和手表刷刷就往身上套,导致间歇性哭喊穷。

这些初出茅庐的孩子,的确各方面也是很穷,但是仗着年轻不怕穷的劲头,手剁了又剁。有时候尽管不是什么著名牌子,只要看到是老英、老意、老法、老美、老日~咳~日本等国家生产的,今忍不住多看两遍,狠一点的就直接买了。

讲真,老外的奢侈品真的不算什么,对比起咱中国古代的奢侈品,摆出来能甩这些国家八条街。比如今天的主角——

点翠工艺首饰。号称“最冷艳是最凄美的中国传统首饰工艺”。

点翠

点翠是一种中国古老的传统金属细工技法,是金属工艺和羽毛工艺的完美结合。珠宝匠人首先以金或镏金的金属制作出不同图案的底座,再把翠鸟背部亮丽的蓝色羽毛用特殊的胶粘剂仔细地镶嵌其上,翠羽必须由活的翠鸟身上拔取,才可保证颜色之鲜艳华丽。由于其制作过程残忍,成本高昂,所以称之为“冷艳又凄美”。在清末民初其装饰手法由烧蓝工艺取代。

据说古时各地每年都要向宫廷朝贡几百对翠鸟,用此羽毛来制作各种头饰、风景挂屏、盆景的花叶等点缀之物。陈子昂曾为此写:“多材信为累,叹息此珍禽”。

工艺

清宫后妃流行佩戴点翠首饰。其中内务府造办处曾设点翠匠三名,专事承造宫中点翠活计,翠鸟羽毛的收集,则由皮库专责。这分工听起来,活脱脱现代大牌奢侈品的工作流程啊!

这工艺选材有多精严?

1958年北京市文物局曾对出土的北京明代定陵两件皇后凤冠做过修复,据称每件凤冠需两百只翠鸟的软翠羽毛才可修复。而根据色泽筛选,每十余只翠鸟才可选取一、两只为上品,辑采一件凤冠当时用了一千余只翠鸟羽毛,由此可见,翠饰工艺在原料采集上的严谨程度。就连粘羽毛的材料,也都选择鹿胶、白芨水等天然胶质。

点翠有多稀罕,说一个更加喜闻乐见的故事就一目了然了。

故事

“买椟还珠”的成语听过吧,当时真的有人傻到那个程度吗?会用钱去买东西的人,智商都是过得去的吧。是什么样的吸引力让郑国人只求盒子而放弃了珠玉?

文中道:“木兰之柜,薰以桂椒,缀以珠玉,饰以玫瑰,辑以羽翠。”这其中的“辑以羽翠”便是我们今天所说的用翠羽为饰的工艺技术。[1]

这样的盒子有着繁复及极高的审美价值,历来是被上层社会视为珍品,成为奢华的代名词。有了这么好的盒子,那珍珠黯然失色也是理所当然了。

今日

时至今日,现代一般用染色鹅毛代替翠鸟毛进行点翠工艺的仿制。更可用蓝色缎面丝带代替翠羽,经过巧手装饰,与羽毛几可乱真。

尽管此种方法更廉价更环保,也同样能仿制出点翠首饰的色泽与光鲜,但与昔日点翠的尊贵与精致,毕竟云泥之别。

而另一边,在外国的高定中,点翠却以另外一种形态复活了。

2011年梵克雅宝推出了“东方舞会”系列。传说中的“东方舞会”,是在1956年冬夜,Alexis de Rede男爵在巴黎豪宅中举办的一次私人舞会,宾客们扮成中亚、印度、柬埔寨等地的舞者造型出席,一度被传为美谈。遥想彼时胜景,VCA其中的一件作品运用绿松石材质与东方花卉造型,来重现明清时期点翠首饰昔日的华美。

梵克雅宝Van Cleef &Arpels,东方舞会系列Kingfisher 翠鸟项链

思考

中国历史上有太多老外无法超越的工艺作品:如燕京八绝(即景泰蓝、玉雕、牙雕、雕漆、金漆镶嵌、花丝镶嵌、宫毯、京绣八大工艺门类),有“一寸缂丝一寸金”之称的缂丝,今天介绍的点翠等。

中国辛亥革命后,这一手工行业开始走向没落。90年代初期,中国工美行业受多因素影响,该工艺从此消失在公众视野之外。 目前在全国范围内,熟练掌握点翠工艺的工艺传承人寥寥无几。

话说这些都是中国古代的了,能傲立于现代世界的珠宝奢侈品为何中国少有?

民族特性和发展阶段基本上决定了一个国家是否能产生并输出奢侈品。

中国的奢侈品以前停留在富官贵人的享用层面,近代又承受很多战争苦难,养成的是艰苦奋斗的民族性格,生活节俭。好不容易成立新中国改革开放,几十年时间一下子诞生很多用于装扮的奢侈品,想想也不科学。

一百多年前的明信片上的苦难中国,在中国的老外门把明信片寄回国

你还可以质问一百种“为什么中国没有XXX”,看起来似乎令人反省。中国“地大物博”,那说的原始物质成分,现代商业还是需要逐步发展的。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商业在哪里,成就就在哪里。

不得不佩服这个万恶的资本社会,资本所在之处,成就了商业的发展。瑞士的手表奢侈,意大利、法国的服饰奢侈,美国、日本的化妆品奢侈,盖楼卖房中国奢侈。说不上谁胜过谁,但是有一点是确定的,就是没有哪个国家是全方位地打造奢侈品。

如果中国商家拿出做手机的那股热情和情怀,投入到某一行业当中,相信很快能见效。

有了这些基础条件,没有时间的沉淀和积累也是不行的。

做奢侈品需要历史养孕,有一句话说的很对,“很多企业是像养猪那样做企业,等着养肥了拿去宰。而不是像养儿子那样做企业,等着基业长青。”

以这样的心态,怎么可能打造出奢侈品牌?怎么可能完成点翠这样的极致工艺?

很欣慰的是,国内已经慢慢出现很多做的不错的轻奢类品牌,而且随着国内的经济水平和特色文化发展,不怕中国没有将来没有奢侈品牌,就怕你活不到那个时候。

▲点翠双龙纹簪 年代:清 宽12cm

▲点翠头饰 年代:清 尺寸:长12cm

▲点翠嵌白玉凤簪 年代:清 尺寸:长23cm

▲金累丝点翠嵌珠宝凤钿(此钿应是清代皇后穿龙袍时所戴凤钿)

参考文献:

[1] 韩澄,民间传统技艺传承的美学视角——以点翠工艺为例[A].《内蒙古大学艺术学院学报》,2012, 9(3):58-63.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