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淘宝网诉售假网店索赔267万 数据显示电商打假追责难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淘宝网诉售假网店索赔267万 数据显示电商打假追责难

近日,淘宝网将一名销售假猫粮的店主告上法庭,并索赔267万元。引入民事诉讼手段,成为电商平台打假的新手段,但仍存在追责难点。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民事诉讼手段成为电商平台打假的新手段。

2016年5月,淘宝网和一家跨国食品生产商发现,网店经营者姚某有售假嫌疑。平台购买了其销售的一袋猫粮,经鉴定其为假货后,将线索移交上海警方。2016年10月12日,上海市公安局宝山分局联合行动,查处了姚某的经营场所并将其抓获,随后警方对其立案。

今年3月8日,淘宝网将姚某告上法庭,索赔267万元,并要求其在媒体显要位置刊登声明。近日,上海奉贤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该案。

原告认为,双方在《淘宝服务协议》中约定:用户不得在其平台上销售侵犯他人知识产权和其他合法权益的商品,用户的行为使淘宝网或其关联公司遭受损失,应赔偿平台等关联公司上述全部损失。

(庭审现场。图片来源:上海奉贤区法院)

原告根据上一年度平均每位活跃买家对中国零售平台的年度收入平均贡献184元,乘以在被告店铺消费过的淘宝会员数14421人,得出265万元损失。被告姚某承认自己确实卖了假货,但对赔偿金额持异议。姚某称,原告索赔的数额是在会员皆为活跃会员的前提下得出的,但“在实际交易中,也存在拍了不付款、订购数量小或金额少的非活跃买家。”另外,姚某认为,其网店售假时间并不长,购买假货的买家数量远远小于淘宝网提出的会员数。该案未当庭宣判。

实际上,这已不是第一起用民事诉讼手段进行网络打假的案例.界面新闻检索发现,2016年12月,淘宝网已起诉两名销售假冒施华洛世奇手表的网店店主,成为国内首例电商平台起诉售假点案。

但是电商平台打假,追责仍是难点。

2017年4月26日——世界第十七个世界知识产权日当天,阿里巴巴集团在“知识产权保护公众开放日”上提供的数据显示,2016年,淘宝平台共筛查认定4495条线索,执法机关仅接收了1184条。2016年,他们协助警方共抓获犯罪嫌疑人880名,捣毁涉假窝点1419个,破获案件涉案总金额30多亿元。但公安机关能够依法进行刑事打击的案件只有469例,公开信息可以确认的经刑事判决的案件仅33例。

而且界面新闻注意到,在已判决案例涉及的47人中,判缓刑的有37人,接近8成。

事实上,在应对电商新形势上,相关法律规定应对不足。作为惩罚制售假冒产品行为的基础性罪名,“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制定于1997年,入罪标准目前仍旧是销售金额5万元以上。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王新向媒体表示,依据销售金额会带来很多问题,比如,在实际办案中很难进行金额的换算。他建议考虑将件数、次数等情节作为定罪量刑的标准,多样化才能满足客观的需求以及适应刑事司法的需要。

公开文献显示,与发达国家相关法律规定比较,国内对制假售假的刑罚力度并不高。按照美国联邦法律规定,制假售假初犯者将面临10年以上的监禁,重犯者将面临20年以上监禁和500万美元的罚款,因假货造成死亡后果的个人将会被终生监禁;而美国方面对于公司处罚就更加严厉,罚金高达1500万美元。

全国政协委员、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副会长朱征夫也曾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提案中建议,加重处罚制售假行为。朱征夫此次在会上表示,假货横行与公众缺乏知产保护意识、纵容假货密切相关,“应让更多的社会力量渗透到平台治理工作中。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淘宝

4.5k
  • 淘宝网页版升级直播功能
  • 天猫618现货开售,首晚59个品牌破亿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淘宝网诉售假网店索赔267万 数据显示电商打假追责难

近日,淘宝网将一名销售假猫粮的店主告上法庭,并索赔267万元。引入民事诉讼手段,成为电商平台打假的新手段,但仍存在追责难点。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民事诉讼手段成为电商平台打假的新手段。

2016年5月,淘宝网和一家跨国食品生产商发现,网店经营者姚某有售假嫌疑。平台购买了其销售的一袋猫粮,经鉴定其为假货后,将线索移交上海警方。2016年10月12日,上海市公安局宝山分局联合行动,查处了姚某的经营场所并将其抓获,随后警方对其立案。

今年3月8日,淘宝网将姚某告上法庭,索赔267万元,并要求其在媒体显要位置刊登声明。近日,上海奉贤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该案。

原告认为,双方在《淘宝服务协议》中约定:用户不得在其平台上销售侵犯他人知识产权和其他合法权益的商品,用户的行为使淘宝网或其关联公司遭受损失,应赔偿平台等关联公司上述全部损失。

(庭审现场。图片来源:上海奉贤区法院)

原告根据上一年度平均每位活跃买家对中国零售平台的年度收入平均贡献184元,乘以在被告店铺消费过的淘宝会员数14421人,得出265万元损失。被告姚某承认自己确实卖了假货,但对赔偿金额持异议。姚某称,原告索赔的数额是在会员皆为活跃会员的前提下得出的,但“在实际交易中,也存在拍了不付款、订购数量小或金额少的非活跃买家。”另外,姚某认为,其网店售假时间并不长,购买假货的买家数量远远小于淘宝网提出的会员数。该案未当庭宣判。

实际上,这已不是第一起用民事诉讼手段进行网络打假的案例.界面新闻检索发现,2016年12月,淘宝网已起诉两名销售假冒施华洛世奇手表的网店店主,成为国内首例电商平台起诉售假点案。

但是电商平台打假,追责仍是难点。

2017年4月26日——世界第十七个世界知识产权日当天,阿里巴巴集团在“知识产权保护公众开放日”上提供的数据显示,2016年,淘宝平台共筛查认定4495条线索,执法机关仅接收了1184条。2016年,他们协助警方共抓获犯罪嫌疑人880名,捣毁涉假窝点1419个,破获案件涉案总金额30多亿元。但公安机关能够依法进行刑事打击的案件只有469例,公开信息可以确认的经刑事判决的案件仅33例。

而且界面新闻注意到,在已判决案例涉及的47人中,判缓刑的有37人,接近8成。

事实上,在应对电商新形势上,相关法律规定应对不足。作为惩罚制售假冒产品行为的基础性罪名,“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制定于1997年,入罪标准目前仍旧是销售金额5万元以上。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王新向媒体表示,依据销售金额会带来很多问题,比如,在实际办案中很难进行金额的换算。他建议考虑将件数、次数等情节作为定罪量刑的标准,多样化才能满足客观的需求以及适应刑事司法的需要。

公开文献显示,与发达国家相关法律规定比较,国内对制假售假的刑罚力度并不高。按照美国联邦法律规定,制假售假初犯者将面临10年以上的监禁,重犯者将面临20年以上监禁和500万美元的罚款,因假货造成死亡后果的个人将会被终生监禁;而美国方面对于公司处罚就更加严厉,罚金高达1500万美元。

全国政协委员、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副会长朱征夫也曾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提案中建议,加重处罚制售假行为。朱征夫此次在会上表示,假货横行与公众缺乏知产保护意识、纵容假货密切相关,“应让更多的社会力量渗透到平台治理工作中。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