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从游戏配乐到动漫影视,这位音乐老炮相信二次元音乐会成为主流

小旭音乐目前已经完成了两轮融资,但卢小旭对财务状况始终严格把控,如果一个项目在三年以内看不到一个清晰的财务回报,就会非常谨慎的去投入。在无法看到明确回报之后,项目就立刻停止,不去将宝贵的资金浪费掉。

作者 孟祥涛

编辑 伊西科

《古剑奇谭》、《诛仙》、《刀塔传奇》、《我叫MT》等游戏是很多玩家的心头好,其中游戏的配乐作为烘托情绪、推进情节的重要工具,亦是很多玩家对游戏进行取舍的重要标准。

但很多人有所不知的是,这些游戏的配乐都是一家叫做“小旭音乐”的公司生产制作,其占据国内游戏配乐市场份额高达40%以上。

“现在在游戏和动画行业,你一说小旭音乐大家都知道,但面向受众而言,小旭音乐仍显得相对低调。”小旭音乐创始人兼CEO卢小旭对有言(ID:youyan-utalk)表示, 在打造了无数爆款游戏的音效和配乐后,小旭音乐正在进军古风音乐圈、发力二次元、动画、网剧等配乐市场,他希望小旭音乐在作为二次元音乐领域的第一品牌的基础上,也成为家喻户晓的音乐品牌。

小旭音乐创始人兼CEO卢小旭

从2004年成立个人工作室,到2006年注册公司,从最初只有卢小旭一个人,小旭音乐发展至现在已经100余人,以北京为中心,陆续建立了广州、上海、成都分站。2016年8月,小旭音乐完成数千万元的A轮融资,由宋城演艺领投,上一轮投资方游久游戏跟投。

从游戏到动漫、影视 做二次元音乐的第一品牌

走近卢小旭的办公室,墙上悬挂着的科特柯本画像,眼神依旧泛着忧郁的光,而元气满满的初音未来手办在他视线延伸处静静地安放,两者在同一空间里达成一种错杂着时代感的平衡:前者一手打造了上世纪90年代美国朋克摇滚最后的辉煌,成为一代人的精神映照和寄托;而后者则是2007年在日本推出的基于语音合成技术的音源库,甚至都不是生物学意义上的实体,却比绝大多数活生生的歌手都更有人气。

从柯本画像的位置走到摆放初音未来的柜子,只需短短几步,可背后蕴含着房间主人的时间跨度与变迁却长达十几年。

2002年,当大学还没毕业的卢小旭只身来到北京追寻摇滚梦想的时候,国内音乐市场正值一片惨淡:传统唱片业在互联网盗版的冲击下奄奄一息,对音乐人来说,这并不是一个能一展抱负的美好时代。

在以音乐制作人和入门音乐教材作者的身份徘徊两年之后,经人介绍,卢小旭接下了第一份游戏配乐的工作,即便是他自己当时也没想到,这对自己的职业生涯会具有转折性的影响。

最开始,卢小旭只是以个人身份为游戏配乐提供外包服务,但随着口碑的不断传播,逐渐发展成了几个人的小工作室,2006年,小旭音乐正式注册成立,迈出了公司化运作的第一步,并逐渐发展至现在的规模。

小旭音乐整个团队

与业内许多对音乐人进行散养的工作室不同,小旭音乐从设立的第一天起就要求所有制作人必须是全职,虽然全职管理音乐制作人殊非易事,尤其许多音乐人生性散漫,并不愿意有所束缚,但全职管理的好处在于可以保证最后成品的品质、工期,也可以给客户更好的的体验。

对此,卢小旭将自身比作京东的自建物流,虽然模式很重、成本较高,但其效率和质量都不是其他采用第三方物流的平台可以比拟的。

“从2000年到2014年吧,整个音乐大产业可以说是‘死水一潭’,我们在旁边开了一个小道,在这死水中还找出一点这个浪花,也是一个坚持吧。”在卢小旭看来,自身已经从唱片行业抽出,或许公司更应该被归类到游戏动漫行业。

2014年,在看到游戏配乐行业的天花板之后,小旭音乐在自身内容供给的定位不变的情况下,业务范围拓展到涵盖游戏、二次元、影视剧音乐和VR音频制作等诸多领域。

“动漫离游戏很近,加上国漫这两年的崛起,从游戏转到动漫是相对容易的。”卢小旭介绍说,影视歌曲一直以来在中国流行音乐中所占比重较高,小旭音乐也给诸如《青云志》等由小说改编成的电视剧做了配乐,“转过去比较顺理成章,但可能要慢一点”。

小旭音乐服务过的部分动漫作品

在卢小旭看来,中国的武侠、仙侠游戏大约占了整个游戏市场的七成,所以很多音乐风格也偏古风、国风。2011年之后,他发现自家制作的一些游戏音乐,开始频繁地被国风音乐人拿出来填词、翻唱。随着越来越多的创业者正加入国风音乐这个领域,很早就精耕游戏音乐的他,也打算重新布局国风音乐业务。

“我们公司过去十年的定位就是ACG,现在叫做二次元音乐的第一品牌,这条路会一直走下去。”卢小旭认为,二次元音乐虽然只是音乐的一个细分领域,但他很看好未来的增长空间。

以日本为例,2016年全年日本单曲销量榜以及专辑销量榜前三皆被二次元音乐占据,每首单曲仅音源收入就有千万人民币上下,更不要说相应的周边和演出收入。在网易云音乐2016年数据报告中指出,二次元音乐用户的群体正迅速扩大,目前其高粘性用户占比已超过10%,但与日本相比仍有不小差距。二次元音乐在中国能不能达到像在日本一样的主流程度呢?

在卢小旭看来,答案是肯定的。如同民谣在中国原创音乐的势力现在完全可以跟流行歌曲相抗衡,手游从过去的不被重视到成为主流,他相信随着更多浸淫在游戏动漫的90后、00后成长,二次元音乐也有很可能成为主流。

根据艾瑞咨询的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二次元群体数量超过两亿,核心用户超过五千万。在2016年二次元社交平台泡沫破裂之后,整个产业开始回归内容本身,在资本寒冬的大背景下,二次元创业项目仍获得资本青睐,获投企业数量甚至超过以往,原因可能正如创新工场合伙人陈悦天所言,“在这样一个机器时代,情感和想象力是人最后剩下的东西,商业模式也只能构建在这两个剩下来的东西之上,二次元行业则是两者得兼。”

2B、2C两条腿走路

除了给游戏和动漫影视配乐外,小旭音乐的2B商业制作业务还包括面向滴滴、云海肴、高德地图等公司的专属音效服务,使其从声音上更加有品牌辨识度。虽然面向商业制作的2B业务一直稳定发展并处于盈利状态,但其天花板较低,无法爆发性增长的特点也限制了小旭音乐的进一步发展。

众所周知,音乐行业目前比较成熟的三种盈利模式,分别是制作和版权、艺人经济以及线下演出。小旭音乐的自我期许是成为一家家喻户晓的音乐制作公司,虽然目前公司在行业内颇有口碑,但普通受众对其所知仍相对有限,以内容创作,版权为主的逐步去延伸艺人经济和演出的2C业务,即是其从幕后走到台前的重要一步。

2C领域的前期投入不菲,但后期的想象空间也同样巨大。小旭音乐目前已签约了大量艺人,并将其参与到演唱会巡演中,进行线下包装推广,另外还组建了声优明星团。从2014年开始,小旭音乐陆续举办了“聆音拾年演唱会”等线下演出,但由于线下演出品牌的打造需要时间,这一块目前还在摸索之中。

小旭音乐部分艺人企划

此外,小旭音乐也在布局VR音乐及音效领域。一方面,VR音乐游戏会催生对音乐的要求;另一方面,在虚拟现实世界中,要想完全为玩家打造沉浸式体验,音乐、音效和视觉元素一样重要。

在卢小旭看来,2B业务的两个劣势在于:一是它是人员密集型的,只有不断接单才能维持公司运营,二是配乐永远要去配合游戏,很难做出自己的东西。”由2B转向2C,要和粉丝更直接的接触。

小旭音乐目前希望2B和2C两条腿走路,才能走的更稳,并且要将两条腿打通。卢小旭表示,未来除了帮一部游戏和动画制作配乐外,主题曲也将由小旭音乐制作,由小旭的歌手演唱,包括配合做发布会、演唱会宣传。同时,小旭音乐也可以通过贩卖周边、举办见面会等等方式运营粉丝经济。“单纯配乐的商业价值是很低的,但音乐、艺人和演出这样一个闭环的形成可以创造更大的价值。”卢小旭说道。

从音乐人到企业家

目前小旭音乐在全国范围内已经拥有100多名员工,分布于北京、上海、广州和成都,在国内游戏配乐市场,现自有版权的配乐作品(包括音乐、音效、配音、主题歌曲)超过10000 首。卢小旭认为小旭音乐无论在规模和体量,管理规范度上,都是这些中小型工作室和音乐所无法比拟的。

在他看来,粗放地以量为王的时代已经过去,精品化才是发展的出路。小而美的公司,在初期可能利润率很高,但是市场化程度低。现在行业的趋势是客单价明显变高,产品数量变少。一个动画片要花两三千万,一个游戏要四五千万,那在音乐上就不会图省事,小的工作室没有规范化的管理,很可能连进度、时间都保证不了,而这也正是小旭音乐的优势所在。

卢小旭掰着手指向有言介绍一首配乐从无到有产生的过程:根据不同的任务性格和场景要求去设计音乐情绪,以及判断出现的位置、分量的大小等等,在整个过程中,小旭音乐方面派出的音乐总监都要密切与导演沟通,所以本质上是一个非常定制化的产出,每一首作品都是完全不同的。

定制化的产品要求应该如何纳入到规模化、标准化生产的轨道之中?在卢小旭看来,虽然最终音乐的产品形态要根据不同的需要分别制作,但其中的一些技术环节以及制作人培养流程方面具有被标准化的可能。

据介绍,现在小旭音乐一部作品的产生往往需要涉及多个业务组和几十个制作人,会产生非常复杂的业务交叉曲线,会产生大量的关联协作,为了提升自身的规范化管理程度,小旭音乐设立了自己的IT信息部,以开发完善内部流程的OA系统,以信息化的管理去提升制作的效率。

其实小旭音乐的十余年发展史,对卢小旭个人来说,也是从音乐人到企业家的蜕变。卢小旭说他现在对业务的具体执行其实没有太大的焦虑,焦虑的点在于公司方向性的把控,也就是怎么把公司的衍生价值做得更高。

小旭音乐目前已经完成了两轮融资,但卢小旭对财务状况始终严格把控,如果一个项目在三年以内看不到一个清晰的财务回报,就会非常谨慎的去投入。在无法看到明确回报之后,项目就立刻停止,不去将宝贵的资金浪费掉。

虽然现在二次元行业风起云涌,但卢小旭说他并不担心竞争。在他看来,就文化产业而言,内容是源头,而小旭音乐70%以上的音乐版权都由自己掌握,这是一道无形的壁垒,而这个壁垒,是很难通过资本的力量在一两年的时间内能够撬动的。

作为一名曾经的音乐人,卢小旭说现在自己写歌已经很少了,偶尔还会参加一些演出,“音乐还是我最大的爱好,只是我的角色不允许你在具体的事”。在从音乐人向管理者转型的过程中,卢小旭自身也产生过许多困惑,“音乐人个体是追求自我表达的,可管理者的责任是协调各方资源,取得最大公约数,总要有所取舍。”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