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专访清洁能源部长级会议秘书处主任:发展清洁能源将很大程度改善空气质量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专访清洁能源部长级会议秘书处主任:发展清洁能源将很大程度改善空气质量

克里斯蒂安·辛格勒森认为,电力、高耗能的工业以及交通领域的清洁能源的利用,将在很大程度上改善城市或局部区域的空气污染状况。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2017年6月6-8日,第八届清洁能源部长级会议(简称CEM8)将在北京召开。

清洁能源部长级会议(简称CEM)由美国能源部于2010年倡议成立,是全球范围内清洁能源领域唯一常设部长级会议。2017年初,CEM将其秘书处由美国能源部改设到国际能源署(简称IEA)。目前,CEM汇聚了包括中国在内的25个主要国家和欧盟成员国,这些国家在清洁能源领域的投资约占全球90%,温室气体排放合计占全球温室气体排放总量的75%。

作为推动全球清洁能源领域协同创新的常设性国际合作机制,CEM的目标是通过政策和最佳实践分享、提出倡议和行动等方式来推动全球向清洁能源经济转型。

丹麦能源、公用事业和气候部常务副部长克里斯蒂安·辛格勒森,自2017年 2月1日起开始担任CEM秘书处主任。近日,克里斯蒂安·辛格勒森在接受界面新闻专访时表示,未来,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国家将在全球能源治理、清洁能源转型中彰显出更多的领导作用。

克里斯蒂安·辛格勒森还对中国的雾霾问题发表了观点。他认为,电力、高耗能的工业以及交通领域的清洁能源的利用,将在很大程度上改善城市或局部区域的空气污染状况。

克里斯蒂安·辛格勒森

界面新闻:2017年6月6-8日,CEM8即将在北京召开,这也是CEM首次在中国召开。请问你们为何选择中国?这释放了什么信号?

克里斯蒂安·辛格勒森:中国政府在2015年的CEM6上表达了承办CEM8的意向,得到了所有CEM成员国的支持。此后,中国政府在2016年的CEM7上确认承办CEM8,习近平主席也通过视频向CEM7和首届创新使命部长级会议发去贺信,并向各国部长发出了邀请。

中国在清洁能源的投资和利用上位列全球第一,其正在进行的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也是一个雄伟的战略,非常值得正在进行类似能源转型的国家学习。

CEM8和以往的CEM会议非常不同,将开启CEM的新篇章,我们称此为CEM 2.0版本。为什么这么说呢?首先,在CEM的框架下有很多的工作组,此前,这些工作组由少数几个CEM成员国牵头。但在CEM8之后,会有更多的CEM成员国作为牵头国来领导这些工作组,其中,新兴国家的在工作组中的领导作用会更加明显。

第二,CEM成立了一个新的秘书处,团队成员的国籍背景非常多元化。实际上,团队人员本身的国籍也一定程度上反应了CEM未来新的领导力的组成:新兴国家和发达国家将共同开展协作。

第三,CEM由美国能源部于2010年发起,秘书处也设在美国能源部,很多工作组工作都由美国能源部来主导。在一年前,CEM的执行委员会通过了一项决议,将秘书处从美国能源部移到了位于巴黎的国际能源署(IEA)。IEA是全球多边能源机构,CEM的工作重点和IEA的发展策略完全一致,即希望更加积极地与新兴国家开展合作,比如中国、印度都在近年成为了IEA联盟国。

未来,新兴国家尤其是中国,将在全球能源治理、清洁能源转型中彰显出更多的领导作用。

界面新闻:对于CEM8的召开,中国政府给与了怎样的支持?

克里斯蒂安·辛格勒森:中国科技部和国家能源局联合牵头了这项工作。他们为此花了很多精力和时间,包括设计日程内容,以及会议周边的活动展示。此外,他们还安排了非常多的志愿者和员工。

相对前面几届CEM来说,这是规格最高、参与的国家部长人数最多的一次。对于这次会议的规模,有以下几组数据供参考:有21个国家的能源部长,以及400多位政府相关人员参会。三天会议里有24场分会,其中两天还会有技术展示。

界面新闻:近半年内你多次来到中国,开展了哪些工作?

克里斯蒂安·辛格勒森:我从2017年2月1日开始担任CEM秘书处主任。4月1日至今,我已经第三次来到中国,主要是为了与中国科技部、国家能源局和发改委各级别的官员讨论CEM8预期的产出。此外,我也要跟科技部、国家能源局以及发改委讨论他们在清洁能源方面具体对哪些工作感兴趣。当然,我们的讨论也不仅仅局限于本次会议,还包括未来的CEM中工作组的方向和新议题。

界面新闻:中国正在大力治理雾霾,欧洲是否受到雾霾困扰呢?

克里斯蒂安·辛格勒森:2010年,我到天津参加联合国气候谈判会议,在中国呆了七八天,这也是我第一次来到中国。刚来的时候,天气特别好,蓝天白云的,但是开会期间就开始出现雾霾天气了。我离开北京的时候,坐在飞机上看室外天气,空气能见度就很差了。4月以来,我三次来北京,空气质量都非常好。

的确,欧洲有些国家有空气污染问题。比如布鲁塞尔,其市内空气污染主要来自于机动车使用的柴油。欧洲城市的空气污染对公众最直接的影响就是呼吸道疾病。

界面新闻:推动清洁能源发展在治霾中扮演怎样的角色呢?欧洲在调整能源结构上提供了哪些有益的借鉴?

克里斯蒂安·辛格勒森:清洁能源的发展肯定会改善空气质量,具体包括三个方面:一个是电力结构,对火电的清洁化利用和高比例的可再生能源;第二,对高耗能的工业进行能效提升;第三,机动车的清洁能源利用,比如扩大电动汽车的普及,或者对机动车使用生物燃油。这都会在很大程度上改善城市或局部区域的空气污染状况。

欧洲在能源系统上做了三方面工作,尽管其中一些工作不完全是以治理空气污染为目的,但它最后改善了空气质量。第一是多元化的电源结构,欧洲有很多可再生能源进入发电系统;第二,电力的系统更具灵活性,动态化,可以最大化得利用发电端的可再生能源;第三,能源系统出现越来越多的分布式的能源系统。

界面新闻:欧洲在帮助中国治理大气污染上会提供哪些技术支持?

克里斯蒂安·辛格勒森:欧洲可再生能源在能源系统里面占越来越大的比例,你会发现最近十年里,光伏风电企业的发展非常迅速。未来,能源系统会更加多元化,它将包含一些数字化的技术,也包括物联网技术,甚至电动汽车。为什么电动汽车也会包含在里面?因为电动汽车将不仅仅只是一个交通工具,它还将是一个储能设备。

一些欧洲企业拥有很多数字化的创新技术,同时我也发现,中国公司也正在分享这块蛋糕。2016年11月,我参加在巴塞罗那的欧洲电力行业周的研讨会,在会议空隙逛了下展示大厅,有两个深刻的直观印象。很多企业在展示他们的数字化创新方案,另外,我看到很多中国公司代表的身影,尽管我不清楚他们是在销售产品还是找合作,但这意味着中国公司也在发掘市场机会。 

中国市场将是一个很大的市场,机会来自于与空气污染相关联的能源转型。

界面新闻:最近美国总统宣布退出《巴黎协定》,这将对全球气候合作带来哪些影响?

克里斯蒂安·辛格勒森:美国总统宣布退出《巴黎协定》是一个大事件。美国联邦政府退出《巴黎协定》后,全球实现2摄氏度的目标或将面临更大挑战。但我们也看到,美国一些州政府、城市以及企业仍然在主要的气候行动、清洁能源创新和投资上发挥作用。另外,美国宣布退出《巴黎协定》对其在清洁能源上的多边合作的直接影响还有待观察。

另外,全球气候治理和清洁能源的领导力正在发生变化,主要的新兴经济体和国家在缓解温室气体排放上的作用正变得越来越重要。欧盟和中国在布鲁塞尔举办的中欧峰会上联合声明,将坚持执行《巴黎协定》。

在6月6日-8日的CEM8上,也会看到一些国家的能源部长宣布一些新的重要的清洁能源领域的多边合作和倡议,其中中国也会牵头几项最关键的工作。

我认为在CEM的平台下,未来最有效的多边合作方式可能是一部分主要国家优势互补,平等合作,联合发挥作用。除中国、欧洲以外,印度、墨西哥、加拿大也会彰显出更多的领导作用。在CEM上大家将听到这方面的新动向。

界面新闻:有哪些新动向呢?

克里斯蒂安·辛格勒森:CEM将宣布新的倡议和挑战,其中,中国将牵头两项重要的挑战活动:“电动汽车30@30”和“构建灵活的先进电厂”。

“电动汽车30@30”包含两方面内容。第一,所有参与的国家联合实现一个目标:到2030年的时候,新销售的车辆里面有30%是电动汽车;第二,共同探索合适的政策框架,加速充电桩基础设施的建设。

“构建灵活的先进电厂”,这项挑战活动将由中国和丹麦共同牵头。随着电网中中新能源电力比重的增加,传统电力系统的问题日益凸显,主要体现在随机性增强,可控性降低。这就要求对现有燃煤电厂进行灵活性改造,为更多的可再生能源接入电网系统铺平道路。在这个挑战中,参与国之间将就政策框架和技术最佳实践进行交流,同时,参与到挑战中的领先的电力企业(比如火电厂)也将分享解决方案。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3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