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英国脱欧公投将满一年 哪些效应已经显现?

英国脱欧谈判将于下周一正式开始。

2017年6月9日,英国大选过后,抗议者戴着特蕾莎·梅的面具出现在伦敦街头。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周四(6月15日),英国脱欧大臣戴维斯(David Davis)和欧盟谈判官巴尼尔(Michel Barnier)宣布,英国脱欧谈判将于下周一,也就是6月19日正式开始。

在这之前英国结束了提前大选,民众通过选票对首相特蕾莎·梅及其“硬脱欧”战略表达了不满,把如何脱欧,以及应不应该脱欧的话题重新摆在桌面。

在英国脱欧公投到现在正式谈判即将举行的大约一年间,脱欧效应已经开始显现,为特蕾莎·梅更加谨慎、小心地应对谈判提供了新的理由。

这是迄今我们已经看到的几个脱欧效应:

越来越多欧盟移民离开英国 移民流入越来越少

英国国家统计局上个月底发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有11.7万欧盟民众离开英国,是六年里的最高水平,比2015年多了3.1万。数据还显示,同期欧洲八国(即捷克、爱沙尼亚、匈牙利、拉脱维亚、立陶宛、波兰、斯洛伐克和斯洛文尼亚)移民到英国的数量为4.8万,同比减少了2.5万,而移出的数量增加了1.6万,达到4.3万。

流入减少流出增加的结果是,当年净移入数量减少了8.4万到24.8万,是2014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德国统计局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英国申请德国国籍的人数增长了361%,系近代历史首次。该统计局认为这与英国脱欧之间的联系“是显而易见的”。

媒体分析称,公投后英镑贬值实际上降低了工资水平、脱欧前景不明加上犯罪率和排外情绪上升,是导致英国对移民吸引力降低的主要原因。

表面上看这对特蕾莎·梅是个好消息,但对正在放缓的英国经济却是一大威胁,因为老龄化问题让该国特别依赖移民。

英国预算责任办公室(OBR)近期预测,到2020-21年,移民减少或给该国带来每年60亿英镑的损失。

英国普通民众已经亲身感受到了这一效应。5月数据显示,英国民众减少了开支,零售额下降、服务业放缓、新车销售量减少。《卫报》称,其主要因素是通胀压力,而推高通胀的一大因素是,过去一年围绕脱欧的消息而导致的英镑贬值。

医护、金融和IT等从业者流失

欧盟移民的减少直接导致英国专业人士的缺乏。英国媒体上周报道说,数据显示,自英国脱欧公投以来,欧盟前来英国工作的护工人数骤减96%。

该数据称,今年4月,只有43名来自欧盟的护士申请来英国从业,而去年7月,这个数字是1303。

英国“全国健康系统”严重依赖欧盟护工。如果来自欧盟的护士数量也跟不上的话,英国各医院将面临严峻考验。英国皇家护理学院5月一项调查显示,英格兰1/9的护士岗位处于空缺状态。工会组织表示,这意味着英国缺乏大约四万名护士。

同样,受脱欧因素影响,英国久负盛名的商学院面临着学者离职、人手短缺的境地。英国《金融时报》6月15日报道称,该国商学院工会120个成员中,近半数已经受到公投的影响,28%的成员表示他们有大量学者计划离开英国。

金融中心伦敦城在这方面的损失可能更大。位于布鲁塞尔的智库Bruegel今年初预计英国或因脱欧损失3万个岗位,而游说团体TheCityUK认为这个数据将高达7万。眼下,一些大型银行等金融机构已经制定了离开英国的计划,英国《独立报》4月底的一篇报道称,包括渣打和摩根大通在内的数家银行将在未来两年将9000多个岗位转移到欧洲大陆。

信息技术(IT)行业也受到了影响。人力资源公司摩根麦金利(Morgan McKinley)这个月最新报道称,受脱欧带来的不确定性影响,大量IT领域候选人从英国转向了爱尔兰。

赴英旅游人数不降反增

不过,有一个群体并没有像去年公投时预计的那样大幅下降,那就是赴英游客。

英国国家统计局(ONS)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4月,英国吸引了370万名海外游客,比去年同期增加了19%。不仅游客人数增加,他们的支出也增加了。ONS称,“海外居民今年4月在英国支出了20亿英镑,比去年同期增加了20%。”

这主要受到了公投效应的提振,因为英镑贬值减少了游客在英国旅游的成本。在去年6月底至今,英镑兑美元已经贬值了近14%。

欧洲人对欧盟好感上升

脱欧带来的另一个积极效应体现在欧盟身上。皮尤研究中心周四公布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跟一年前公投时相比,现在欧洲人对欧盟的看法改善了很多。

在德国和法国,支持欧盟的民众比例上升了18个百分点,就连英国人对欧盟的看法也更加友好了,大约54%的英国人对欧盟持积极看法,而一年前这个比例是44%。

路透社称,这个研究与其他类似研究结果一致,对下周将开启谈判的欧盟领导人是个振奋人心的好消息。换句话说,对英国及特蕾莎·梅来说,谈判过程几乎可以确定将是艰难的。

特蕾莎·梅于今年3月触发了里斯本条约第50条。按照规定,无论双方在接下来的谈判中取得什么成果,英国都将于2019年3月底前正式退出欧盟。

在最新这次大选中,特蕾莎·梅的本意是希望扩大其政党在下议院的微弱多数优势,减少党内外脱欧立场异见分子的掣肘,在即将到来的艰难谈判中获得更多主动权。然而事与愿违,保守党不仅丢失了部分议席,现在还不得不与小党组阁联合执政。

《经济学人》评论称,这对脱欧谈判来说是个好消息,因为“硬脱欧”战略已经被选民拒绝,执政党将不得不淡化其“硬脱欧”立场,比起一周前特蕾莎·梅提议的极端路线,双方有望达成更好的交易。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7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