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万科股权风波落定 前《苹果日报》记者减持套现2亿

陈景扬因炒股而发家,背后真正“金主”是许家印盟友张松桥。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股权之争尘埃落定之后,万科股票遭遇多家机构减持。

7月13日,香港交易所披露易显示,三日前传言大手笔配售万科H股的机构露出真面目,即是去年8月强势增持万科H股的力信资本(Nexus Capital),此次力信资本配售额高达9205万股,每股作价22.79港元,总价值高达20.99亿港元。

此次配售之后,力信资本持股量占万科H股比例从约11.54%下降至4.99%,总市值还剩约14.9亿港元。去年8月初,力信资本在中国恒大增持万科后跟进,短短10天之内“砸”20亿港元增持万科H至8.84%,后续又三次增持,8月底持股量占比升至11.54%。

力信资本增持万科的成本在20.5港元/股左右,此次配售力信资本的获利约2亿港元,对于一家私募基金而言成绩已然不赖。

“神秘”的力信资本成立于2013年,由前《苹果日报》财经记者陈景扬创立,对于内地而言,陈景扬为人所知的是,在相亲节目《非诚勿扰》中被所有女嘉宾灭灯的故事。

香港媒体透露,现年33岁的陈景扬因炒股而发家,后续因结识香港商界大佬而创办公司,其背后真正“金主”是有着重庆“李嘉诚”之称的张松桥(中渝置地主席)。张松桥与中国恒大集团主席许家印,在过去几年有着大量的生意往来,因此力信资本的增持,也被认为是恒大在增持万科过程中的“盟友”。

张松桥与许家印共同的“大哥”是已故的香港新世界发展创始人郑裕彤,他们仨都喜欢组局打一种“锄大地”的扑克牌游戏,牌局往来中自然把生意给谈成了,因此经常出现在这些牌局中的商人被外界称为“大D会”成员。

郑裕彤更是许家印生意场上的“救命恩人”,他曾在恒大第一次上市失败后帮助许家印融资“续命”,堪称一对生意场“忘年交”典范。在去年与恒大、力信资本同一时间点增持万科的还有郑裕彤的御用券商“鼎佩证券”(VMS Securities Limited),彼时持股量占比万科H为1.29%,后续不断增持,最高持股比例超过5%。

随着恒大在2017年先是将所持万科股票表决权让渡给深圳地铁集团,后续又将持股悉数转让,鼎佩证券也同样逐渐退出万科H。

港交所披露易的持股记录显示,从2017年初至今,鼎配证券持有万科H的占比在3月份(恒大让渡表决权)下降至3.8%左右,到了6月(恒大转让万科股票),持股量占比下降至2.44%,这一持股量保持至今。

无论是万科H,还是在其他的香港上市公司争夺中,力信资本与鼎佩证券多次同进退,但是他们从来没有承认同盟关系,力信资本团队曾在社交软件中回复界面新闻询问时称“在投资方面没有任何回应”,随着郑裕去世,其下一代人与许家印的交情又得重新评估。

如今股权事件尘埃落定,万科A股中的大宗交易再次出现。7月12日,万科盘后大宗交易数据显示,中金公司广州天河路营业部当日买入万科A782.28万股,成交价22.28元/股,总金额高达1.74亿元,与之对应的卖方席位是国泰君安顺德大良营业部,这是万科A自去年11月底来首次出现亿元级别的大宗交易。

一个有意思的细节是。7月11日,万科被媒体爆料称已与雄安新区签订一个数平方公里产业园区的合作协议,股价受利好上涨,当日以24.75元/股收盘,而7月12日的大宗交易价格刚好是前一日收盘价格的跌停价。

实际上,万科A在12日盘中涨幅一度涨逾7%,报25.64元/股收盘,最终涨幅2.87%,大宗交易的卖方如此折价“出货”,给买卖双方关系添上了一份神秘色彩,中金公司广州天河路营业部距离恒大中心并不远。

假如卖方持有万科A比较早,卖方仍然是以获利状态退出万科A,毕竟在恒大介入万科股权事件之际,万科A的股价约20元/股。在近一个月的个股交易龙虎榜上,万科A是成交金额最大个股,累计成交金额达到34.5亿元。

无论是万科A,还是万科H,这些股票之间的腾挪或许可以说是股权事件中生意的“继续”,但整体来看是股权事件尘埃落定后的资产重新配置,这相比较于利益复杂的股权事件,股票的腾挪仅仅是市场行为。

对于万科管理层而言,股权事件之后,维护万科股价稳定,以及保持投资者信心,将成为他们重要的一项工作。截至7月13日收盘,万科A报24.43元/股,万科H股报22.65港元/股,万科总市值约2697亿元。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