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富爸爸扎心了:我这“战狼”为啥养出“弱羊”

大多数的传承都会忽视“狼性”的养成,或出于偷安侥幸心态,或是因为不知如何培育训练,或是干脆被娇生惯养的“二代”拒绝。

作者:雪珥

由吴京自编自导自演的《战狼2》无疑已成为今年国产片中的现象级爆款。不仅在国内打出了精气神,《战狼2》的热浪大有燃爆全球的“票房统治”潜力:在美国电影网站IMDb上获得了7.4的高分,在澳大利亚悉尼、墨尔本的部分影院,甚至出现了一票难求的盛况……

吴京扮演的“战狼”各方面能力都很强悍。通过“战狼”的成长可以看出,父亲的影响力,对他的成长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相信每一位父亲都想把儿子培养成战狼一样的男人,尤其是富爸爸——“狼一代”企业家。然而事实却是:“狼一代”对“二代”的教育培养不遗余力,但却往往忽略了“狼性”的养成。

归结到底,商场不逊战场,凶险丛生,而“二代”却缺乏“狼性”,鲜有“战狼”。

所谓“狼性”,大约可体现在三个方面:

1.高度敏锐的风险意识,随时能嗅到危险;

2.高度敏锐的机遇意识,随时在寻找机会;

3.冷酷现实的实干意识,为达目的可以不择手段。

“狼性”递减的传统传承

旷野上、丛林里厮杀出来的“狼一代”,都是“百战余生”、“狼性”强悍,这是物竞天择的结果。到了“二代”时,“狼性”变得迟钝、模糊,这三种意识都急剧衰退。古人说皇子们“生于深宫之中,长于妇人阉竖之手”,高墙深远的圈养,锦衣玉食的浸润,再野性的狼也被养成了羊。

古时的“二代”们,还多少要面对“夺嫡”之争,虽不能与父辈在旷野丛林中的狼奔相比,也还是可以作为圈养状态下的对抗型竞技活动,成为保持狼性的一种无奈的锻炼方式。而如今的“二代”,则大多数没有这样的锻炼机会,子女尤其儿子数量的匮乏成为刚性约束,令家族企业在接班人选上别无选择。坐享其成、别无竞争,连笼子里的格斗训练都免了。

传统的传承方式,确实容易导致“狼性”递减甚至丧失。

中国历史上的家庭财产传承,一般适用“诸子析产制”,也就是儿子们平分家产。若以家族企业为例,这会导致两个后果:

1.代际传承后,企业实际上被自行强制分拆,这是造成中国难有“百年老店”的制度根源;

2.“诸子析产制”是家族内部的“大锅饭”,只顾公平,不顾效率,“二代”因此缺乏激励机制,干好干坏一个样、干与不干一个样,甚至多干不如少干、干的不如不干的,以减少犯错的机会。

在“诸子析产制”下,即便有“狼崽子”,也难以得到资源的倾斜。家族内“均贫富”的关注是压倒一切的,狼和羊的区别失去意义。甚至两相比较下,做“羊”而不做“狼”倒更符合“二代”的经济人理性,这当然又进一步削弱了狼性。

“不作为”导致的羊效应

所谓立贤,虽然看上去不错,但标准是弹性的,难以把握,容易激发争斗;立嫡的标准是固定的,虽然机械,但便于操作,利于维稳;权衡之下,立嫡更胜一筹,并且便于成为后代的操作标准。

嫡长子继承制并不能根除兄弟阋墙,而值得注意的是嫡长子继承制的另一问题,那就是未必能培养出一头真正的狼。

嫡长子继承制伴随的是公开立储。在接班人明确的情况下,壁垒分明:

1.接班人的利益最大化,就是维稳、不出问题,这导致了竞争者的行为准则是“不作为”,韬光养晦,但是,韬光养晦久了,即便原先还是有些本事的,有点狼性的,也往往过了保质期,真的就成了草包和废物;

2.竞争者的利益最大化,就是先将接班人打倒,这导致了竞争者的行为准则是“先破坏、再建设”,甚至“只破坏、不建设”,这样的竞争是恶性的,其对政权根基的冲刷力很强。中国历史上,接班人几乎成为一种伤亡率极高的“职业”,就是因为其本身往往并非松柏之材,却不得不置身于风口浪尖之上。

当今多数“二代”无须竞争上岗,不存在夺嫡斗争,等于过去的公开立储,其问题就是:

1.既已是天然“太子”,何必需要再努力呢?

2.既然只有“太子”才能传承,其它人包括外戚,又何必再添砖加瓦呢?

狼与羊的生物圈

最为核心的一个问题是,当今“二代”还需要“狼性”吗?

当今之世,无论国际国内、政治经济,乃至婚姻家庭,危机与风险从来都不会消逝,毕竟,最核心的人性没有任何改变,人性博弈也没有任何改变。遗憾的是,对于此点,久经沙场的“狼一代”们却大多疏忽,乐意将“二代”放到温室里哺育,避风避雨避霾。他们有意无意地回避了一个基本的认识:“人世难逢开口笑,上疆场彼此弯弓月”(毛泽东词),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依旧是社会现实。

财富积累的完成,使得“狼一代”大大提升了自身抗风险的能力,也容易令他们产生风险概率在降低的错觉。财富的确是甲胄、盾牌,但只能在风险来临时增加抵抗力,并不能消除风险;并且,财富也带来了新的风险,比如更为复杂而危险的政商关系,更难分清利益还是情感驱动的人际关系尤其是姻亲关系,等等。

毫无疑问,“狼性”对于“二代”接班有着关键的作用。

同样毫无悬念的是,大多数的传承都会忽视“狼性”的养成,或出于偷安侥幸心态,或是因为不知如何培育训练,或是干脆被娇生惯养的“二代”拒绝。

其实,对于整个生态圈来说,这也十分正常,倘或没有那些“羊二代”作为猎物,新一代的“狼”又去哪里寻找目标呢?物竞天择,周而复始,皇帝尚且可以轮流做,何况财富之“狼”呢?

本文版权归《家族企业》杂志所有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