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普利策奖得主迈克尔·迪尔达推荐的6个鬼故事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普利策奖得主迈克尔·迪尔达推荐的6个鬼故事

北风吹得太冷?宅家看鬼故事是个不错的选择。

正如《小妇人》(Little Women)中的三月姐妹(March sisters)所说:“没有鬼故事,就没有万圣节。”以下是六本能助你体验鬼怪精神的英文新书。

《角落里的鬼魂和其他故事》(The Ghost in the Corner and Other Stories

邓萨尼勋爵(Lord Dunsany)著,S·T·乔什(S.T. Joshi)和马丁·安德森(Martin Andersson)编。

《角落里的鬼魂和其他故事》

如果要选出20世纪除了J·R·R·托尔金(J.R.R.Tolkien)外最具影响力的奇幻作家,大部分人都会选择邓萨尼勋爵。他早期关于怪神的小说和诗歌,如《雅恩悠闲日》(Idle Days on the Yann)语句间都带着精巧的音乐性。霍华德·菲利普·洛夫克拉夫特(H.P. Lovecraft)写作初期模仿了爱尔兰人的梦中呓语,并且玩弄了文字游戏。邓萨尼勋爵写的几个短篇故事,和他的小说《小妖精国国王的女儿》(The King of Elfland’s Daughter),甚至促进了“剑与魔法”(sword-and-sorcery)这类小说的出现,而约瑟夫·乔更斯(Joseph Jorkens,邓萨尼笔下角色)出现的俱乐部故事(Club stories)则为“围炉琐谈”(round-the-fire)类型的小说开创了先河。

邓萨尼写了差不多600篇短篇小说,到目前为止有很多没有集结成册,也有很多没有出版,直到《角落里的鬼魂》(The Ghost in the Corner)面世。虽然这些作品都没有《吉柏林的报纸》(The Hoard of the Gibbelins)或《两瓶佐料》(Two bottles of relish)出彩,但它们仍然昭显了邓萨尼对读者热爱的对话文体的掌控。《巴尔干女巫》(A Witch in the Balkans)开篇写道:“今天是圣诞夜,乡村小屋正在准备举行一场家庭聚会,椅子已经在壁炉前摆好。尽管壁炉已经很久没有翻修了,但仍然可以放下不少柴火,现在柴火正静静地燃烧着。”当一位绅士被要求讲述一个鬼故事时,他说自己从没见过鬼,所以不知道什么鬼故事。

人们哀怨地问他:“你不知道任何关于女妖、哥布林或者女巫的故事吗?”他回答道:“噢,女巫啊,那是完全不同的事情了”。

《理查德·马特森精选集》(The Best of Richard Matheson

维克多·拉威尔(Victor LaValle)编

《理查德·马特森精选集》

理查德·马特森(Richard Matheson)也算是与洛夫克拉夫特和斯蒂芬·金并列的美国著名奇幻小说作家。《我是传奇》(I Am Legend)、《不可思议的收缩人》(The Incredible Shrinking Man)、《地狱之屋》(Hell House)这些小说,最终都被改编成了经典的恐怖电影。这也足够证明他的地位。马特森也写了像《决斗》(Duel)这样,曾被年轻的史蒂芬·斯皮尔伯格(Steven Spielberg)改编成电视剧的著名小说。《两万英尺的噩梦》(Nightmare at 20,000 Feet)也是《暮色地带》(The Twilight Zone)中令人印象深刻的一集。我以为我读过马特森的大部分短篇小说,包括最著名的《男女的诞生》(Born of Man and Woman)、《来自太阳的第三人》(Third From the Sun)和《另一本书》(One for the Books),而编辑拉威尔仍然在这本选集中添加了十几篇我没读过的小说。这意味着我的假期会非常充实。

《中世纪研究和蒙塔古·罗德斯·詹姆士的鬼故事》(Medieval Studies and Ghost Stories of M.R. Jame

派崔克·J·墨菲(Patrick J. Murphy)编

《中世纪研究和蒙塔古·罗德斯·詹姆士的鬼故事》

就算你不喜欢蒙塔古·罗德斯·詹姆士的《古董商灵异故事集》(Ghost Stories of an Antiquary),这本选集中的短篇小说名也足够传达作者所称的“令人愉悦的恐惧”:《佳能阿尔贝里克的剪贴簿》(Canon Alberic’s Scrapbook)、《吹个口哨,我就来找你》(Oh, Whistle and I’ll Come to You, My Lad)、《实用如尼魔文》(Casting the Runes)。尽管詹姆士在鬼故事作家中已经出名,这本《中世纪研究和蒙塔古·罗德斯·詹姆士的鬼故事》是第一本将他对中世纪的研究与小说结合起来的尝试。墨菲在编辑这些关于鬼怪和恶魔的恐怖故事时,为詹姆士的故事带来了全新的角度。

《维拉康特恐怖故事集:第二卷》(The Valancourt Book of Horror Stories: Volume Two

詹姆斯·D·詹肯斯(James D. Jenkins)和瑞恩·卡格尔(Ryan Cagle)编

《游荡的坟墓和其他故事》(The Travelling Grave and Other Stories

莱斯利·珀斯·哈特利(L. P. Hartley)著

左:《维拉康特恐怖故事集:第二卷》;右:《游荡的坟墓和其他故事》

很多人都读过或是听说过莱斯利·珀斯·哈特利《幽情密使》(The Go-Between)的开篇:“往事犹若异乡,他们在那里做的事情都不一样。”在他其他令人毛骨悚然的故事中,也有着类似将风格与惊奇结合起来的手法,尤其是《地下来访》(A Visitor from Down Under)。《游荡的坟墓和其他故事》再次出版,由约翰·霍华德(John Howard)撰序,维拉康特出版社的编辑们同时挑选了14篇曾被忽视的各类恐怖小说,包括伯纳德·泰勒(Bernard Taylor)设定在万圣节的《萨温节》(Samhain),以及玛丽·伊丽莎白·布雷登(Mary Elizabeth Braddon)、迈克·麦克道尔(Michael McDowell)约翰·迈特卡夫(John Metcalfe)等人的作品。

《倒螺旋与孤山》(Dawnward Spire, Lonely Hill

大卫·E·舒尔茨(David E. Schultz)和S·T·乔什(S. T. Josh)编

《倒螺旋与孤山》

没有什么比这两位惊悚文学巨头之间的来信更让人期待了。洛夫克拉夫特因其《克苏鲁神话》(Cthulhu Mythos)系列享誉世界,而克拉克·艾什顿·史密斯(Clark Ashton Smith)则专注于设定在各种想象世界中的优美奇幻故事,比如颓废的《佐西克》(Zothique)系列和中世纪的《阿佛旺》(Averoigne)系列。更诗意的是,史密斯的风格类似于早期的邓萨尼。但在像《七咒缚》(The Seven Geases)、《撒坦普拉·塞罗斯的警告》(The Tale of Satampra Zeiros)这样的故事中,他狡猾的讽刺文风则让人想起杰克·万斯(Jack Vance),甚至是《一千零一夜》(The Arabian Nights)中的黑暗童话。

在这部将近800页的大部头中,这两位从未见过面的朋友讨论他们的写作、财政情况、对文学的贡献和他们对审美的理解。史密斯给洛夫克拉夫特寄了一块石头,他说它像是洛夫克拉夫特故事中写到的旧神。这位《克苏鲁的呼唤》(The Call of Cthulhu)的作者回复道:

“正在用放大镜研究这块石头,靠近底部这里几乎被抹掉的相信文字是什么?不,不会吧!不会是……不会是那些旧卷轴……不会是超出勾勾画画的终极秘密吧……我颤抖了!我颤抖了!这封信以‘你还在颤抖的E’ch-Pi-El’作为署名结尾。”(E’ch-Pi-El是洛夫克拉夫特笔下的外星人角色)

(翻译:李思璟)

……………………………………

欢迎你来微博找我们,请点这里

也可以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界面文化”【ID:BooksAndFun】

来源:华盛顿邮报

原标题:Boo! The best ghost stories you probably haven’t heard yet.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