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北大卢峰:今年中美贸易摩擦增加是大概率事件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北大卢峰:今年中美贸易摩擦增加是大概率事件

从历史数据统计关系来看,特定年份立案数的近六成能在下半年转化为贸易制裁。2017年,美国对华贸易争端立案总数从2016年44起的历史峰值进一步增加到51起。根据历史上立案数与制裁数统计关系推测,预期今年美国对华贸易争端制裁数会比去年有较大幅度跳升。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1月22日,美国政府以保障性措施为由,对涉及中国企业的洗衣机和太阳能电池板进口实施关税制裁,这或是中美经贸关系多事之秋来临的一个信号。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卢峰近日表示,特朗普政府对华经贸政策朝强硬方向调整,这导致双边经贸关系紧张局面短期内难以获得根本性改观,考虑到另外几个方面的情况,有理由推测,今年中美贸易摩擦风险加剧是大概率事件。

在29日于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举行的“中美二轨经济对话”中方代表团报告会上,卢峰在题为《中美经贸关系面临新考验——特朗普政策调整与贸易战风险》的报告中首先梳理了特朗普参选一年多时间来中美经贸关系的走势。

报告称,自特朗普2016年竞选美国总统以来,其对华的贸易政策立场便日趋强硬化。特朗普在大选期间曾经主张对中国进口货物征收高达45%的关税;去年11月在越南的APEC峰会上,点名和不点名地大肆指责中国不公平贸易竞争;同月国会下属机构发表报告,主张加强对中国企业在美国投资并购的监管,导致蚂蚁金服收购速汇金、华为与AT&T分销协议等投资合作项目被叫停;去年12月发布《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罕见地从国家战略层面分析中美的经贸关系问题。从以上一系列激进举动来看,特朗普政府已经完成了对华经贸政策的调整。

卢峰指出,目前看来,特朗普政府对华贸易新政具有以下几个特点:一是,从国家战略层面论证经济与外贸的重要性,二是聚焦中美经贸关系的不平衡和矛盾因素,三是调整方针,进行双边施压,从国际动员角度发力,四是,质疑并寻求改造世界贸易组织(WTO)多边贸易规则体系,五是手法灵活多变、对来自中国的大小利益来者不拒。

卢峰认为,特朗普对华贸易政策方针进行的强硬性调整,构成了双边贸易摩擦风险上升的政策环境。此外,以下三方面的情况也使得美国今年加大对华贸易争端力度成为大概率事件。

一是中美贸易不平衡继续扩大。部分由于人民币汇率短期变动因素,2016年美国对华贸易逆差有所回落,但2017年重拾升势。根据中国的数据,美国对华贸易逆差从2016年的2519亿美元,上升到2801亿美元,增幅为11.2%。美国官方数据则显示,逆差规模从2016年的3421亿美元,扩大到3740亿美元,增幅为9.3%。即便考虑到约400亿美元-500亿美元的中国对美国服务贸易逆差,中美贸易不平衡仍然在3000亿美元上下。

对华贸易逆差占美国贸易逆差总额的比例,从2000年的22%上升到2006年的30.1%,2017年进一步飙升至66%(美国数据)或者56%(中国数据)。

美国从中国进口占其总进口的比重从2000年的6.9%上升到2017年的17.4%,而同期出口占比仅从1.48%增长到5.55%。

二是美国国内政治因素的推波助澜。首先,特朗普回应基础选民的利益诉求将压力传导至中美经贸关系。成功推动税改是特朗普上任首年的经济政策亮点,但分析显示,企业与高收入阶层能获得较大利益,而较为集中分布在铁锈州(rust-belt states)的低收入民众从中获利则很小,而这些民众作为选民对特朗普当选做出过重要贡献。根据美国税收和政策研究所的分析,最穷20%纳税人将平均获得100美元减税,而收最高的1%人群则将平均获得55190美元的减税。这部分基本盘选民就业比较集中在传统制造业和零售业,他们比较偏好保护主义政策取向,对中国频繁实施贸易摩擦符合其心理和利益诉求。

其次,美国中期选举移速助推特朗普政府实施贸易摩擦。今年11月将迎来美国两年一次的中期选举,届时,美国所有众议员、三分之一参议员、大约一半州长都要改选。共和党中期选战的基本目标是,保持两院多数党地位。目前,众议院435个席位中,共和党占据了241席,比民主党多出23席;参议院100个席位中,共和党占据51席,比民主党多出2席。有统计显示,自南北战争以来,美国历任总统所在党派在中期选举中平均会失去32个众议院席位、2个参议院席位。因此,共和党要维持多数党地位并非易事,而通过对华贸易争端制造议题被认为有利于共和党竞选。

此外,特朗普还希望通过贸易摩擦显示对华强势政策给其低迷的民调加分。2018年1月美国昆尼皮亚克大学所做民调显示,对特朗普作为国家领导人的支持率仅有36%,这种情况下,特朗普希望继续借助实施对华强势经贸政策在个人民调上得分。

第三个致使未来中美贸易摩擦风险上升的情况是去年美国对华贸易调查立案数激增。美国对华贸易争端使用的工具主要有,WTO多边框架下的反补贴、反倾销、保障措施、特殊保障措施等,以及美国国内贸易法下的337调查、232调查、301调查等。

从美国对华贸易救济和贸易调查历史经验来看,一般是上半年立案规模大小对下半年的制裁数多少具有较大影响。从历史数据统计关系来看,特定年份立案数的近六成能在下半年转化为贸易制裁。2017年,美国对华贸易争端立案总数从2016年44起的历史峰值进一步增加到51起。根据历史上立案数与制裁数统计关系推测,预期今年美国对华贸易争端制裁数会比去年有较大幅度跳升。

卢峰表示,在具体形式上,美国既可能采取逐步增加贸易争端案例的方式,也可能一次性集中发动多起贸易争端案例制造轰动效应;既可能采取低调的方式处理对华贸易争端,也不排除有意在媒体和社会制造热点轰动效应;既可能主要采取贸易争端手法,也不排除与中国对美投资审批案例和经贸领域其他议题同时采取强势不合作政策捆绑推出。

对于中国该如何应对,卢峰认为,一是要主动调整缓解风险,引导中美经贸关系朝“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方向发展”;二是准备反制措施,可以选择部分进口量大、产地集中、影响敏感的行业产品来制定报复清单,也可以利用WTO多边规则维护合法权益,还可以调动各方积极因素来遏制美国的保护主义。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