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深度】壳牌进化论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深度】壳牌进化论

国际石油五巨头中的“激进者”壳牌,正在从一家全球油气公司进化为电力销售公司。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邓雅蔓

编辑 | 杨悦

“能源行业正在发生从原油向电气的大趋势转变,中国的交通应用和家庭应用基本上是电气化在驱动。”

在3月24日召开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荷兰皇家壳牌集团(Shell Group of Companies,下称壳牌)CEO范伯登(Ben van Beurden)如是说。这场经济界的盛会在“两会”闭幕后的一周召开,来自中国国务院的高层领导、全球商界领袖、国际组织和中外学者,针对中国改革开发40周年以及更遥远的未来展开一场场对话。

在资源革命与绿色发展分论坛作为主持人的范伯登,几乎没有提及油气,而是聚焦于电力行业,尤其从电力行业开始启动的中国碳市场,“全球四分之三的太阳能发电厂以及近一半的电动汽车属于中国。”他说,中国成为最大的碳交易市场只是时间问题。

“未来的能源企业只提供石油和天然气是不够的,应该提供一种整合的、一体化的能源解决方案。”BP首席经济学家戴思攀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在电力需求增长最大的亚洲地区,很多国家电力行业不够发达,能源企业在输送天然气和可再生能源之外,更应该提供完整的电力行业解决方案,包括上游提供原材料和相应的发电的企业发电、中游的并网和输电以及下游的把电力销售出去,此外还需要跟政府进行合作,从而减少其中的一些风险。

范伯登担任壳牌CEO已有四年零三个月。2014年1月,在为壳牌连续工作31年后,55岁的范伯登开始执掌壳牌。

范伯登上任的前半年,国际油价仍处于2008年以来的高油价周期,90-100美元的原油均价让包括壳牌在内的五大国际石油公司业绩节节攀升。在这七年间,壳牌与沃尔玛(WalMart Inc.)、埃克森美孚(Exxon Mobil Corporation)包揽了世界500强前三名,壳牌三次登上榜首。

但低油价周期的到来打破了这个局面。在油价触底30美元后,壳牌在2016年的净利润跌至35亿美元,同比下降10%,创下近10年来最低水平。

同年2月,壳牌以530亿美元的价格完成了对全球最大液化天然气公司——英国天然气集团(BG)的收购,成为近十年来能源行业最大的并购之一。与此同时,其它国际石油公司纷纷在削减投资和出售非核心资产,2016年,全球油气上游投资降至3752亿美元,同比下降23%。

“向可再生能源和低碳化转型已成为国际石油公司的共识,但发展可再生能源是一个缓慢和不确定的过程,天然气成为关键的选择。”一位在国际石油公司研究能源转型的资深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记者,这是国际石油公司投资重点“由油转气”的主要原因。

与壳牌通过收购BG来快速进化业务的战略不同,其他四大国际石油公司油转气相对“缓慢”,通常由油田投资转向气田投资。以BP为例,在2017-2021年期间计划投产的16个新项目中,有12个为天然气项目。

“低油价周期下,相对缓慢的转型更利于国际石油公司保障现金流和核心业务。”上述人士表示,壳牌的“逆势”收购使得为促进核心业务持续发展,不得不加大出售资产的力度。

低油价内忧之外,原油需求见顶时间的逼近和新能源成本的急剧下降,也加深了壳牌这家具有110年历史的领军油气企业的外患。

在收购BG的完成后,范伯登承诺,未来三年壳牌将出售价值约300亿美元的资产,将资产集中在深水区液化天然气(LNG)和深海油气等高回报业务领域。

今年1月18日,壳牌宣布出售伊拉克西库尔纳1号油田的一项股权,路透社消息称,壳牌将在今年6月底前退出马吉努油田项目,这将成为壳牌退出中东石油产业的最后步骤。范伯登在去年11月谈到中东时表示,壳牌仍将继续保持中东地区的天然气权益,包括卡塔尔、阿曼、埃及和伊拉克。

收购BG以后,壳牌瞄准了天然气进口增速保持全球首位的中国市场。

“中国的天然气需求增长量全球最大,壳牌未来将从供应、生产两端去发展中国市场。”壳牌中国区总裁张新胜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在供应端,壳牌已经是中国最大的LNG贸易商;在生产端,壳牌将联手中石油持续开发长北项目,主要向北京周边地区供应天然气。

“除卡塔尔这种国家层面的最大天然气出口商外,壳牌是全球公司层面上最大的独立LNG玩家。”标普全球普氏亚洲LNG市场发展总监Marc Howson告诉界面新闻记者,中国石油公司进口来自壳牌贸易公司的LNG,可以保障和丰富天然气的来源,弥补管道天然气带来的不确定性,有利于进行气源的优化,于双方都是合理的选择。

降低油气比的同时,来自欧洲能源的改革在倒逼国际石油公司加大力度布局新能源。

壳牌实行两总部控股制,总部分别设在荷兰鹿特丹和英国伦敦,其中荷兰资本占60%,英国占40%。去年,英国宣布在2025年前关闭所有燃煤电厂,2040年前停售燃油车,荷兰宣布到2025年前停售燃油车。

“欧洲的政策让壳牌这样的传统能源公司不再受投资者的青睐。”上述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国家政策、投资者和客户需求,是影响能源公司转型主要的三个因素,特朗普推行的回归化石能源的能源政策,让立足于美国市场的埃克森美孚和雪佛龙的主营业务获得了强劲增长,同时也让它们减少了对新能源的投资与积累。

埃克森美孚称,未来五年将投资500亿美元用于美国二叠纪盆地的投资;雪佛龙则表示未来三年谨慎投资,并将持续提高作业效率以实现成本降低。

“在欧洲我被问及更多的问题是,迫于社会压力不能购买你们的股票,你们怎么办?”范伯登在论坛上表示,在美国更多人意识到清洁、绿色并不一定意味着会损害股东的价值,因为这些外部性其实它的成本都会转嫁到消费者身上,关键在于企业如何调整产品组合,找到一个新的价值渠道。

目前,壳牌新能源业务主要包括太阳能、风能、生物燃料,氢能、电动车和干热岩六部分。接下来,壳牌将逐步退出太阳能领域,着重发展风能、氢能和电动车领域。

截至2016年底,壳牌的风能年发电量超过500兆瓦。2008年,壳牌跻身全球风力发电企业排行榜前五,海上风电开发项目成为其未来的发展重点。

在氢能领域,2017年6月,壳牌与道达尔、法国液化空气公司、林德公司和戴姆勒公司等成立了一家合资企业,计划在2023年前建设390个氢气零售站点,其中230个站点使用壳牌品牌,目前已在北京建成一家加氢站。

去年10月,壳牌宣布收购荷兰电动汽车充电公司NewMotion。NewMotion在欧洲运营着3万多个电动汽车家用充电桩,公共充电桩增至5万个。

与BP和道达尔的新能源整体业务相比,壳牌在新能源领域布局较散,优势并不突出。2005年,BP将太阳能、风能、氢能和联合循环发电等业务部门进行整合,增强成本竞争力;道达尔在2007年成立天然气及新能源部,发展太阳能光电技术和新一代生物燃料,在太阳能等领域技术储备较为充分。

“与能源电气化趋势相符的是,壳牌希望利用其下游业务扎实的基础来进化为一家电力销售公司。”上述人士表示,壳牌正在英国和荷兰的加油站网点加装电动汽车快充设备。

据美国《财富》杂志网站报道,在增加充电桩的基础上,壳牌希望未来1/5的利润将来自不燃烧汽柴油的车辆,其主营业务也在向非燃料业务倾斜。2020年前,壳牌将新能源领域的开支提升至10亿-20亿美元,约占今年总开支1/25。

此外,壳牌并没有停止过对新技术的追逐和储备。

“作为一个大型能源公司,壳牌一定要在区块链技术拥有足够的能力,才能够储备未来的这种趋势的变化。”壳牌全球解决方案国际公司信息技术部CTO Johan Krebbers告诉界面新闻记者,作为壳牌数字化业务的一部分,区块链技术在应用到贸易业务的合同环节时,能够降低成本,提升速度,并更准确地记录交易的信息。

去年6月,BP、壳牌、挪威国家石油、荷兰银行(ABN Amro)和法国兴业银行(Societe Generale)等公司结盟,宣布在2018年底前开发一个基于区块链的能源商品交易数字平台,石油行业结合区块链将有助于实现跨境支付、记录管理和供应链管理等功能。

“数字化正给传统油气业务带来变革,数据成为一种新的石油。”戴思攀说,在上游平台的中央控制室,BP可以能够接收到来自于公司所有储存油田、油井实时的数据,以指导油气的储存;在下游方面,BP已经有几百万的客户通过数字化的方式跟零售终端进行联系。

“我们需要做到,即使有一天新能源成功了,我们也没有输。”Johan Krebbers向界面新闻记者表示,壳牌除自己研发新技术外,还通过买少量的股票、孵化新创公司、举办活动竞赛、兼并和收购等方式在储备新技术。

“无论‘油转气’还是新能源和新技术业务的进化,壳牌都称得上是五大国际石油公司中的‘激进者’”。上述研究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壳牌转型的“底气”源自其完整的产业链,这一轮低油价周期恰恰凸显了其炼油、贸易、营销和化工等下游业务的价值。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