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易烊千玺与吴磊们高考在即,他们是否也在抛弃艺考中的同龄人

社会的阶层固化通过互联网和知识流动正在被打破与解构,表演系的“精英藩篱”编织却在反着来。

专栏作者/姜东瀛

距离2018年的高考还有不足40天,00后第一批大学生即将诞生,演艺圈屈指可数的00后明星也将陆续迈越成人礼。

千禧年前后出生的偶像路线艺人,在去年和今年上半年的众多大型选秀网综上频频被规模化、商业化推出,其背后新型经纪公司雨后春笋般出现,客观上形成了一个平行于名牌艺术高校的人才训练培养体系,这个事情的出现,极大地削弱了艺术高校表演系学生的成才率和未来从业机会,作为刚性问题在暴露和加剧。

2000年出生的易烊千玺

如果说这十几年,名校表演专业一直在壁垒高筑,门槛飙升,那么与之极不相称的是,学院派输送给中国演艺圈的顶级人才,却越来越难产,造就了结构性纠结,是残酷的文化商业逻辑和娱乐资本特性使然,有着不可抗拒性。

而表演系大学生“寒门出贵子”,乃至无背景无资源无推手的学生成长轨迹再也不可能单纯地出现在校园里。这也同时能解释,近些年的蹉跎岁月中,不管荧屏还是银幕上,尽管某个剧组角落或许存在演技非比寻常的穷孩子“郭晓冬”,“段奕宏”,他们也不可能出现在主流观众视野中。不止如此,表演系大学生毕业后很多人从小演员做起的职业之路,可能还与比较典型的“富大龙”“邢佳栋”这样的隐士一派,在生存环境上相差甚远。

段奕宏

演艺圈学院派的毕业生职业权益,“跑毒”和“缩圈”的速度越来越快,是真正的“绝地求生”,“吃鸡者”几乎不能为之,毕业后的“落地成盒者”则比比皆是,这个现状在整个娱乐圈繁荣的大背景下,显得非常凄凉和矛盾,这种存在并不合理。孩子们很多从小就开始学艺,辛辛苦苦十几年,肉体痛苦可能少,但对于演戏的兴趣、执着、喜爱和转瞬即逝的个人价值快感实现,跟精神焦虑和心灵煎熬的对照是外人从常规想象中无法体会的。

放眼观察除中国以外全世界的影视圈知名演员和大咖主持人,几乎所有金字塔尖的人物都是在就业实践和偶然机会中相辅相成的产物,以及个人“非学历”经历的总和,只有在中国内地,有一种特殊专业,叫“高校表演系的大学教育”,从1978年到2007年的改革开放前四十年中,高校教育意义上,表演系的存在价值确实得以证明,帮助中国演艺事业生产了半壁江山的影视剧演员和娱乐圈艺人,而且质量很高,当今国内几十位一线演员大佬,头部艺人还在证明学院派的星光红利。

问题是在这十年,表演系出来的人才还是入校前就已经举国闻名的,明显有商业包装推动痕迹的童星或者青少年艺人,比如张一山,杨紫,周冬雨,再不济就是入校前在一定区域内享有相当知名度的古力娜扎,蒋劲夫,秦俊杰。像魏大勋,乔欣这样通过综艺能力或者扎实作品的出现,而展现学院派演员培养能力的,屈一只手,都数不到,这种极不正常的现象多年来无人问津,恰恰需要反思,人才发展速度的迟缓,让表演系的金字招牌在生锈和空心化。

张一山&杨紫

艺考龙头尖子生,优秀毕业生如蓝盈莹等人还在苦苦挣扎《演员的诞生》,没有好作品,没有好资源,就在她配角才华大放异彩的阴影下,是一届又一届,一个班又一个班表演系毕业生成规模的集体落寞、沉沦。

北电,上戏,中戏,广院,军艺的表演系为什么得不到文化产业垂青和追踪关注,在资源匹配和对人才的支持对接中,属于高校培养责任的历史性存量问题和未来的增量难题到底症候群在哪里,流量艺人生产和商业化过度的造星运动对学院派的颠覆已经到了必须要面对这个巨大矛盾的地步了。

本年度,在网络综艺部分和电视剧事业上已经通天的易烊千玺(2000.11.26)和状态良好的吴磊(1999.12.26)这两个00一代,分别在中央戏剧学院话剧表演系和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的专业考试上拔得头筹,两位的才华确实经得起“英雄出少年”的美誉,他们也有考学的自由,但他们背后的资源厚度和演艺资历,从小到大耳濡目染的职业感性体验和从业经验积累,对其他追求梦想的实力考生,构成了一道不公平的竞争起点,进而影响到机会公平,绝对的公平当然是不存在的,但相对的公平应该有所限度,有培养潜力的普通高中生的表演系名额不应该被已经取得巨大成功的青少年艺人所占据。

吴磊

个别高校表演系的社会影响力虚荣心一直存在,超面积吸收明星考生,只能让未来的各方面资源和市场选择,更加倾向和背书于不需要上这个学就可以很强大的人才,而不是那些有着巨大潜力的人才。高校应该有智慧安排明星考生的考学需要,但千万不要和普通求学者混在一起培养,这种培养效果给人的不安全感足以打垮一个青年对未来的憧憬。

1990年,中央戏剧学院的新疆班,让李亚鹏,陈建斌,王学兵等普通文艺青年能够找到自己的终极价值;1997年,上戏让父亲是植物人的普通职高生佟大为改变了命运;1998年,中戏给了离异重组多子女家庭的社会青年邓超一个梦想舞台,他们是内地如今最具商业价值的中生代男演员;1999年,还是中戏,慧眼吸纳了下岗职工家庭出身的李光洁及因打架被上戏开除两年的陈思诚,普通背景的他们,不论以前就说今年,一个交出了热剧《和平饭店》,一个用高超的导演手艺拿下中国影史票房季军,达到职业巅峰。也就在那20世纪最后三年,刘昊然、关晓彤、张雪迎、左溢、王俊凯、宋祖儿纷纷出生,近二十年后,他们已经或即将进入的表演系,是聚焦着名人明星光环的势能,在考试合格的基础上入学的,照着这个发展态势,他们未来轻松获取“二八效应”里的“二”。社会的阶层固化通过互联网和知识流动正在被打破与解构,表演系的“精英藩篱”编织却在反着来。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