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特写】两位“海归”和一年的普华永道职业特训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特写】两位“海归”和一年的普华永道职业特训

“在任何一个地方,你能成长多少,其实大部分都取决于你自己。”

来源:Pexels

本科毕业留在美国度过了一个间隔年后,Claire回到了上海。这个上海女孩从上外附中毕业,进入全美排名30位的波士顿大学攻读金融与会计专业时,还会有点名校生特有的“哇,原来我们中学这么厉害”的傲娇。然而在2017年5月回国找工作时,这点自矜被狠狠地泼了盆冷水。

Claire的就业目标是咨询行业。她没想过能进MBB(麦肯锡、贝恩、波士顿这三家顶级咨询公司),但觉得申请上普华永道、科尔尼或埃森哲一类公司的咨询岗位应该问题不大。然而国内应届毕业生求职市场竞争激烈的程度超乎她的想象,最令她惊讶的一点是,她的海外名校背景不那么管用了。

回国成了野鸡大学毕业生

教育部的数据显示,中国出国留学人数于2017年首次突破60万大关,同比增长11.74%。同年留学人员回国人数较上一年增长11.19%,达到48.09万人。从1978年到2017年,共计313.20万名留学生在完成学业后选择回国发展,占已完成学业留学生人数的83.73%。2012年以来,随着留学回国人数的不断攀升,已有231.36万留学生归国,占改革开放以来回国总人数的73.87%。

《中国留学发展报告(2017)》指出,随着出国留学人数的不断增长,海归学历的含金量不断下降,就业压力进一步凸显。调研发现,虽然近半数海归认为自身的竞争力高于国内同类学生,但海归群体的求职劣势仍然明显。

Claire在求职时就发现,美国排名30位的大学在上海是完全不可能跟清北复交这四所中国顶级名校有可比性的,甚至连浙大、人大、华东师大相比都没有竞争力。这样的情况不止发生在她一人身上,她的一位从美国布兰迪斯大学毕业回国、找工作屡屡碰壁的中学同学告诉她,简历上写着“布兰迪斯”还不如写“上外附中”有用。

Claire的本科同专业好友Peggie也回国来到了上海。Peggie从来就不是个安分学习的象牙塔乖宝宝,大学期间她和两个朋友合伙开公司在两年多时间里赚了20万美金、当过酒保,自诩富有“街头智慧”、早早地褪去了学生气。

本科毕业时,这个金融与会计专业学生把自己有一点儿兴趣的、能够申请的公司都投了一遍简历,甚至包括戴森(“天哪,做发动机的公司太酷了!”)。在面试了20多次后,Peggie终于拿到了麦肯锡和卢米斯赛勒斯基金公司(Loomis, Sayles & Company)的offer,最终选择了后者担任运营分析师。她曾问过当时的猎头,竞争那么激烈,我的GPA又不高,为什么看中我?对方开玩笑地回答,因为你身上有那种顶住压力不死的气质,我们很需要这样的人,因为我们很容易过劳死。

工作一年,Peggie发现自己站在了一个很奇怪的十字路口。“我清楚地发现在美国公司我的位置不算很低也不算很高,但是往上走像看得到头又看不到头,我很清楚天花板在哪里,但是我又很清楚如何到那个天花板。”这样按部就班的生活不是她想要的,于是她决定回国。

留美十年后,Peggie认为上海的国际氛围最适合自己,然而其弊端是,远在深圳的父母完全没法在求职上助她一臂之力。更糟糕的是,在美国过五关斩六将的求职经验似乎不那么奏效了。因为在美国有工作经验,她只能参加社招,面试中的第一个问题往往就是对她之前工作经历的质疑:“你之前做的是运营分析师,这个对我们来说有什么用啊?”然后就是自己的教育背景在国内的学校鄙视链上的地位迅速下降。“在波士顿,我们(波士顿大学)还算是个名字,回到上海,你一比不上清北复交,二比不上别的常青藤,波士顿大学回来就是个野鸡学校。”她自嘲道。

当然,这与大批留学生攻读金融、工商管理等经管类学科,回国后又成批涌入金融、咨询行业有关。“你能找的工作就那么多,跟你竞争的人就无比多。”与此同时,在美国有过不错薪水和职业发展前景的Peggie又不愿和应届毕业生那样从初级员工做起,她直言,自己要想拿普华永道中国的offer应该不是问题,但要回来拿着8000块的月薪从零开始,她并不乐意,“就是我这辈子都赚不回学费,很现实的”。

因为把普华永道中国You Plus的圆桌会议当成了普华永道中国的校招宣讲会,Claire偶然地了解到了这个项目,意外地觉得这个项目还挺不错的。“其实那个时候我的目标很简单,就是想找一份好一点的工作,而我觉得You Plus是个比校招更好的平台,因为校招相对来讲竞争太激烈,你很难有机会真正展示你好的地方。”被录取后,她又把这个项目推荐给了Peggie,于是两个处于彷徨期的职场新人在2017年10月正式成为You Plus项目的第二期学员,开始了为期一年的职业特训。

职业中转站

2017年1月,普华永道中国正式启动了You Plus特训计划。该计划是普华永道中国推出的首个面向社会的人才培训计划,针对拥有0-5年工作经验的新职场人,全日制为期12个月。为实施该项目,普华永道中国在上海自贸区注册了中国首家外商独资职业培训机构。

这一为期一年的非学历培训项目包括课堂教学与企业实训紧密结合的四个阶段,由国内外一流教授与行业专家团队教授涵盖商业运作逻辑、咨询思维、行业纵深、实践技能等内容的十项核心课程,在帮助学员获得自身发展的同时满足企业所需的各项职场技能。特训计划中有总计6个月的阶段为企业实训,学员有机会分别在普华永道中国各个条线和财富500强企业中开展实训、积累实战经验,这些合作企业分布在金融行业(投行、PE/VC等)、咨询、零售与消费品、医药医疗及健康、房地产、汽车、工业产品、TMT(科技、媒体与通信)以及能源等行业。另外,项目为每位学员配备一对一的行业资深导师,学员全程能与各行业商业领袖深度沟通。

普华永道中国创新服务部主管合伙人蔡晓颖曾在接受界面新闻的采访时表示,普华永道中国开设这一项目的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注意到了中国企业的用人需求和年轻职场人的能力之间日益加大的差距。普华永道第20期全球CEO调研中国报告《在颠覆中引领未来》显示,超过八成的受访中国企业高管表示招聘有创新精神与领导力、并具有实际问题解决能力的人才很难。

Claire和Peggie常常惊讶于同期学员们的迥异背景:没有什么工作经验的Claire想找份好工作,正式开启职业生涯;Peggie对于未来的路该怎么走有些迷茫,需要一些有效的指导来点明方向;项目中也有在国外留学工作了十多年,回国工作一段时间后希望停下来调整一下状态的80后;曾经成功把创业项目出售变现,转过头想进大公司体验一下规范的企业运营的创业者。虽然每个人的诉求或许都不尽相同,但他们都把You Plus看作一个类似于职业中转站一样的地方。

对于本科期间接受了商科教育的Claire和Peggie来说,金融学、会计学、市场营销这样的企业实务课程意义不大,她们自认为受益匪浅的反而是项目中的一些软技能课程。在上完一门教讲演技能的课后,Claire去参加了普华永道中国的面试,虽然没有拿到offer,但她觉得自己是给面试官留下最深印象的人,“首先我没有一个人自说自话地演独角戏,我把很多机会让给别人;其次在展示自己的时候,我很把握得住重点。我自己觉得我那次面试的表现绝对是不差的,这些东西都是刚好上完那门课不久,我能够实际展示应用的东西”。

Peggie最喜欢的软技能课程有两门。一门是协商课程,原因是她发现课上教的协商理论和她在波士顿爆炸案后成为自杀热线接线员,接受志愿者培训时学到的东西颇有共通之处:“让对方先说话,倾听对方的需求,再给出条件——我觉得原来所谓的软技能是可以学的,是有背后的科学逻辑的。”

咨询思维与技巧的课程则在帮助她建立“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的思维模式之余让她彻底地反思了一下自己——她甚至给自己的优缺点都画了问题树(issue tree),从人际交往、性格、公司背景等各个维度剖析自己。Peggie曾经用山本耀司的一句名言作为自己的朋友圈封面图:“你永远不知道你自己是谁,你要去碰撞自己,你才知道自己是谁。”在第二个学期的普华永道中国内部实训环节,Peggie申请上了外人看来“超级牛”、所有学员都眼红着希望能在实习结束后拿return offer的M&A企业融资与购并部的实习岗位。她兴奋地告诉妈妈,自己在那里真的学到了很多东西。但当妈妈问她考不考虑留下工作时,她想都没想就给出了否定的答案,“我妈就说,你这种人真的很烦,你是要怎样”!

这是因为在You Plus,她终于“碰撞”出了自己真正喜欢的是什么:凭借自己的智慧与能力,从无到有地创造一份事业。

发现新的可能性

创业并不令Peggie感到陌生,但在You Plus,她第一次意识到创业应该考虑的事情更多,而且这才是一件比为别人打工更令她兴奋的事。

放弃找工作,立即创业的想法诞生于一门叫作“创新设计”的课程上。课程讲师孙海虹是一位资深创新咨询师,曾帮助宝洁美国设计了Swiffer拖把,于1999年正式推向市场。Swiffer是一款可更换一次性拖把头的清洁产品,《纽约客》于2011年刊登的一篇报道称,该品牌在全球15个国家的销售额已达到5亿美元。

Peggie在课上了解到,Swiffer是个将宝洁从红海竞争的困顿中解救出来的创新之举。更令她感兴趣的是,这款她在美国留学时几乎天天使用、“拯救人生”的产品背后,是设计者对设计思维和使用者旅程(user journey)的精准把握。“我们现在都在想体验经济,用户体验,那你有没有在功能之外考虑用户的情感?我听到这个觉得好酷,当时在课上我就头脑风暴了创业的想法。天哪,brainy is the new sexy(聪明是性感的新定义)!这个人太酷了,真的让我看到很多可能性。”

于是当别的学员只是把创新产品设计当做一项课程作业去完成时,她开始实打实地去设想一个创业项目,并在同期学员中找到了志同道合且有丰富创业经验的合伙人。Peggie的创业项目是开发一款线上心理咨询产品,利用人工智能的自然语料技术建立心理学数据库,帮助中国人以一种更便捷的方式获得心理咨询服务。目前,她已经拿到了300万元的种子轮投资,投资人一直风险意识很强,不太投初期项目,但被这个93年的小姑娘一句“你愿意拿3500万陪我做梦吗”的壮志豪言打动。

投身创业的年轻人千千万万,但Peggie与许多人不同的是,You Plus的平台支持令她“用创新实现社会影响力”的梦想不至于飘离现实太远。在入学的前三个月,You Plus根据每一位学员的兴趣与特点分配了两位导师,一位来自普华永道中国,另一位则是来自某行业的外企高管。在创业过程中,Peggie从与导师的交流中收获了许多中肯的建设性意见。不过,这个年纪轻轻的“社会人”也会吐槽她的导师们,称这些资深外企人“非常单纯”、“非常risk-averse(风险规避)”。

指导也不仅来自于导师们。“从融资计划到整个商业计划,You Plus教员中几乎每个人都对我帮助很大,”她说,“我没法说某个具体的老师名字,因为他们都在各自的领域给我提供了最佳帮助,比如说产品设计方面。而且当我询问某某人时,他们的反应是,‘嗨,让我介绍你去跟XX聊聊吧。’这个交流网络简直疯狂,我们虽然不是普华永道中国的员工,但普华永道的整个网络是与我们共享的。想想看吧。我们学到的东西或许比一个毕业入职没多久的Junior Associate(初级助理)还要多。”

Claire对此也感同身受。在普华永道中国的三个月实习期间,这个二次元重度爱好者在Bilibili上市之际认识了为Bilibili做尽职调查的普华永道中国的同事,深入了解了B站的商业模式,“在普华中国实习就短短三个月,你的导师会把你介绍给别的同事,你跟同事聊天又会认识别的同事,最后你会一圈人全部认识。因为你不是在里面工作,所以大家都更倾向于把你当朋友来聊天,然后你就结识了平时没有机会认识的在各种领域都有自己专长的人”。

然后在五一假期结束后,Claire也萌发了自主创业的想法,她想做的是创建一个二次元周边产品二手交易平台。Claire其实早就看到目前已有的二手交易平台标签分类整理混乱、信息检索困难的痛点,但她第一次认识到,这个痛点可以被解决,在解决后可以成为一门赚钱的生意。“无论是成立公司还是融资,都需要从零开始,需要有一定规划。如果是半年前那个没有接触过You Plus的我,可能就完全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所以说这个平台给了我一个很好的成长机会,接触到很多很厉害的人,这些人将来都可以成为很重要的资源,把资源整合起来,才有可能把一件项目给做成。”Claire对界面记者坦言,自己是在接受采访的三天前才想到这个创意,真正付诸实践还需要更详细的策略规划,建立技术团队,并找人处理法务、财务和税务风险,不过You Plus提供了一个现成的契机:即将开始的第三学期有很多与创新创业相关的内容,学员有机会直接对接制造商和技术团队,并且能参加路演,有可能获得真实投资。

就创业一事,You Plus的项目负责人曾和Peggie深入讨论过。“你真的确定吗?因为刚来You Plus的时候你的需求和你现在的需求有很大的变化。”Peggie不假思索地回答:“当然,因为我也改变了很多,成长了很多,这就是为什么我直接去了终极目标——我要创业。我当时跟你们说我可能会创业,现在变成我一定要创业,这难道不就是你们的帮助吗?”

“理所当然获得job offer”的时代已经过去

Peggie犹记得自己在十年前出发前往美国时的踌躇满志,而当她回国时,却是充满了焦虑和恐惧,这份焦灼心态背后的,是亦步亦趋结束学生生涯步入一个已经无比陌生的社会带来的茫茫未知。“那个转变是很可怕的,可怕在没有人告诉你要交作业了。”

这种无措感也在她毕业后开始第一份工作的时候就出现过。进办公室的第一天,老板给了她一台电脑、一个键盘和两张报表,要她把报表输入到Excel里,不准使用鼠标。Peggie懵了,“大学都没有交过我怎么用Excel!大学里我也看过不少报表,有实习过,但是没有鼠标?Seriously(认真的吗)?”于是她在工作第一周干的事就是自学Excel,而在第一个月结束的时候,她猛然发现自己在大学里学习的知识和实际应用完全是两码事,一切都要从头开始学习。“把我们学的金融建模的那些方式真的应用到实际生活中就会发现,拜托,你真的去估算经济状况好坏的时候根本不是什么5%的概率如何,10%的概率如何,你不用看宏观政策吗?不用看其他研究吗?这就是幼稚好吗!”

这也是为什么她拒绝为了提高就业竞争力申请MBA项目。她的本科教授曾说过一句她至今都奉为真理的话:“商业只是一种常识,但我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没有任何常识。”在她看来,如果MBA项目相对本科来说只是多了案例分析的内容的话,那直接在普华永道接受职业培训,浸润在真实的商业环境中学以致用未尝不是一种更好的选择。

在Claire看来,You Plus和学校最大的不同在于参加项目的人都有很强的目标性,而无论是在You Plus这样的平台还是学校,你能成长多少,其实大部分都取决于你自己。“所以对我来说最大的成长,其实是整个You Plus给我带来的一种动力,让我愿意去学习,去向别人学习,去努力地提升自己,而且有了更明确的方向。”

回国一年,如今的她已经没有了“留过学就比别人优秀就应该获得job offer”的想法。回想自己的留学经历,她觉得这与其说是帮助她获得职业发展方面的成长,不如说是让她感受到了西方文化的熏陶,获得了一种更开放多元的视野,“只要你想要,你在哪里都可以获得所有想要学的东西”。

Peggie了解过You Plus第一期学员的动向,发现那些想要跨界进入新领域的学员在毕业后大多走上了一个更大的平台,尽管工资不一定更高。在被别人问起You Plus项目如何,花着30多万的学费读一个没有文凭的项目值不值时,她颇为辩证地看待这个问题:“我会看情况讲。原因是它的性价比对于有些人来说太高,有些人太低。对于我这样的人来说性价比非常高,可是如果你是一般的中产家庭,本身成绩很好,能找到期望值内可以接受的工作,只是需要花点时间走弯路,你就不需要这30万去帮你省这个弯路,你去磨吧。”

“进入社会后你就要为自己负责,独自作战。所以正在求职的年轻人要小心所谓的职业咨询,你人生要做的选择,你要吃的亏,摔的跤,没有任何人能帮你。”她说。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