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社科院报告建议延迟退休年龄从2018年开始 但此前应该实现养老保险制度的并轨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社科院报告建议延迟退休年龄从2018年开始 但此前应该实现养老保险制度的并轨

中国社科院12月25日发布的一份报告建议:改革退休年龄前应该实现养老保险制度的并轨,2015年至2017年实现机关事业单位人员退休金制度和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的并轨,2018年开始延迟退休年龄。

图片来源:华盖创意

中国社会科学院12月25日发布的2014年度“创新工程”重大科研成果《全面深化改革二十论》建议,改革退休年龄前应该实现养老保险制度的并轨,2015年至2017年实现机关事业单位人员退休金制度和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的并轨,2018年开始延迟退休年龄。

中国养老金制度在由原有的现收现付制向部分积累制转轨的过程中,产生了大量的转轨成本。由于老职工没有个人账户积累,新职工的个人账户资金大多被用于发放老年人的养老金,因此而形成了规模巨大的空账。

《法制晚报》在12月26日的报道中引用的数据显示,2011年底,中国养老金空账规模约为2.2万亿元,如果剔除财政补贴,2010年中国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有17个省份收不抵支,缺口达679亿元。而2011年,收不抵支的省份减少到14个,但是收支缺口却高于2010年,达到767亿元。

在2015年网易经济学家年会上,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姚洋指出,“中国的退休年龄是世界上最早的,女性工人50岁就退休了,那么多跳广场舞的大妈,都是要拿退休金的。在这方面我们有很大的潜力可挖。”

最近几年来,也不断有专家和学者提出延迟退休年龄的建议。去年,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杨燕绥公开称,延迟领取退休金年龄到65岁,结果引起网络上一片哗然,她还被网友戏称为“灭绝教授”。

但在中国社会老龄化趋势日益明显以及养老金缺口的背景下,推迟退休年龄似乎是政策必然的选择了。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已经提出,要“研究制定渐进式延迟退休年龄政策”;国务院副总理马凯在12月23日上午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二次会议举行的第二次全体会议上也表示,下一步将综合考虑人力资源供需、教育水平、人均预期寿命、基金收支等因素,研究制定渐进式延迟退休年龄政策,改善职工基本养老保险抚养比。

12月24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分组审议《国务院关于统筹推进城乡社保体系建设工作情况的报告》。审议过程中,有委员也建议尽快推迟企业员工退休年龄,男性提高到65岁,女性提高到60岁,以解决企业员工退休金的问题。

在中国社科院发布的《全面深化改革二十论》中,对延迟退休年龄进行了专题研究。报告指出,当前,无论是从国内形势还是从国际形势来看,中国延迟退休年龄已经势在必行。

报告认为,近年来中国劳动力市场的深刻变化也为延迟退休年龄创造了条件。2007年新增劳动年龄人口的数量由前一年的1491万人,大幅下降到894万人,并由此开始了较长时期的单向下降的趋势。劳动力供给已经从无限供给过渡到有限供给的阶段,在人口年龄结构一定的情况下,退休年龄是决定劳动力供给的一个重要因素。

报告还称,从养老保险制度的可持续性角度考虑,延迟退休也有必要性。职工养老保险目前是3个在职人员养1个退休人员,到2030年这个比例将变为2:1,人口老龄化相对严重的上海等地区更甚,有专家预测2020年上海可能出现养老金缺口830亿元,相当于财政收入的10%。

对于职工养老保险的退休年龄改革方案,报告建议:第一步,2017年完成制度并轨时,取消女干部和女工人的身份区别,将职工养老保险的女性退休年龄统一规定为55岁。为了减小对女性工人的影响,可以规定在一定的时期内,女性工人可保留选择按照旧制度退休的权利;第二步,从2018年开始,女性退休年龄每3年延迟1岁,男性退休年龄每6年延迟1岁,直至2045年同时达到65岁。

但是,上述报告也强调,改革退休年龄前应该实现养老保险制度的并轨。因此报告建议,2015年至2017年实现机关事业单位人员退休金制度和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的并轨,2018年开始延迟退休年龄。未来中国退休年龄将有两类:一是职工养老保险的养老金领取年龄;二是居民养老保险的领取年龄。

同时,为了尊重人们对退休年龄的选择权并减少改革的阻力,报告建议中国进行退休年龄改革后也引入弹性机制。以法定退休年龄为基准,规定人们可提前5年退休,也可以高于法定退休年龄退休,养老金标准可适当调整:参考其他国家的弹性年龄设计,可以规定每提前1年退休,基础养老金标准相比正常退休下降1%,提前5年则下降5%;每推迟1年退休,养老金比正常标准上升0.8%,推迟5年则上升4%。同时,可以在退休年龄弹性空间设计上,适当向女性倾斜,即女性的提前退休年龄可以略微宽松。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社科院报告建议延迟退休年龄从2018年开始 但此前应该实现养老保险制度的并轨

中国社科院12月25日发布的一份报告建议:改革退休年龄前应该实现养老保险制度的并轨,2015年至2017年实现机关事业单位人员退休金制度和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的并轨,2018年开始延迟退休年龄。

图片来源:华盖创意

中国社会科学院12月25日发布的2014年度“创新工程”重大科研成果《全面深化改革二十论》建议,改革退休年龄前应该实现养老保险制度的并轨,2015年至2017年实现机关事业单位人员退休金制度和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的并轨,2018年开始延迟退休年龄。

中国养老金制度在由原有的现收现付制向部分积累制转轨的过程中,产生了大量的转轨成本。由于老职工没有个人账户积累,新职工的个人账户资金大多被用于发放老年人的养老金,因此而形成了规模巨大的空账。

《法制晚报》在12月26日的报道中引用的数据显示,2011年底,中国养老金空账规模约为2.2万亿元,如果剔除财政补贴,2010年中国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有17个省份收不抵支,缺口达679亿元。而2011年,收不抵支的省份减少到14个,但是收支缺口却高于2010年,达到767亿元。

在2015年网易经济学家年会上,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姚洋指出,“中国的退休年龄是世界上最早的,女性工人50岁就退休了,那么多跳广场舞的大妈,都是要拿退休金的。在这方面我们有很大的潜力可挖。”

最近几年来,也不断有专家和学者提出延迟退休年龄的建议。去年,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杨燕绥公开称,延迟领取退休金年龄到65岁,结果引起网络上一片哗然,她还被网友戏称为“灭绝教授”。

但在中国社会老龄化趋势日益明显以及养老金缺口的背景下,推迟退休年龄似乎是政策必然的选择了。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已经提出,要“研究制定渐进式延迟退休年龄政策”;国务院副总理马凯在12月23日上午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二次会议举行的第二次全体会议上也表示,下一步将综合考虑人力资源供需、教育水平、人均预期寿命、基金收支等因素,研究制定渐进式延迟退休年龄政策,改善职工基本养老保险抚养比。

12月24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分组审议《国务院关于统筹推进城乡社保体系建设工作情况的报告》。审议过程中,有委员也建议尽快推迟企业员工退休年龄,男性提高到65岁,女性提高到60岁,以解决企业员工退休金的问题。

在中国社科院发布的《全面深化改革二十论》中,对延迟退休年龄进行了专题研究。报告指出,当前,无论是从国内形势还是从国际形势来看,中国延迟退休年龄已经势在必行。

报告认为,近年来中国劳动力市场的深刻变化也为延迟退休年龄创造了条件。2007年新增劳动年龄人口的数量由前一年的1491万人,大幅下降到894万人,并由此开始了较长时期的单向下降的趋势。劳动力供给已经从无限供给过渡到有限供给的阶段,在人口年龄结构一定的情况下,退休年龄是决定劳动力供给的一个重要因素。

报告还称,从养老保险制度的可持续性角度考虑,延迟退休也有必要性。职工养老保险目前是3个在职人员养1个退休人员,到2030年这个比例将变为2:1,人口老龄化相对严重的上海等地区更甚,有专家预测2020年上海可能出现养老金缺口830亿元,相当于财政收入的10%。

对于职工养老保险的退休年龄改革方案,报告建议:第一步,2017年完成制度并轨时,取消女干部和女工人的身份区别,将职工养老保险的女性退休年龄统一规定为55岁。为了减小对女性工人的影响,可以规定在一定的时期内,女性工人可保留选择按照旧制度退休的权利;第二步,从2018年开始,女性退休年龄每3年延迟1岁,男性退休年龄每6年延迟1岁,直至2045年同时达到65岁。

但是,上述报告也强调,改革退休年龄前应该实现养老保险制度的并轨。因此报告建议,2015年至2017年实现机关事业单位人员退休金制度和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的并轨,2018年开始延迟退休年龄。未来中国退休年龄将有两类:一是职工养老保险的养老金领取年龄;二是居民养老保险的领取年龄。

同时,为了尊重人们对退休年龄的选择权并减少改革的阻力,报告建议中国进行退休年龄改革后也引入弹性机制。以法定退休年龄为基准,规定人们可提前5年退休,也可以高于法定退休年龄退休,养老金标准可适当调整:参考其他国家的弹性年龄设计,可以规定每提前1年退休,基础养老金标准相比正常退休下降1%,提前5年则下降5%;每推迟1年退休,养老金比正常标准上升0.8%,推迟5年则上升4%。同时,可以在退休年龄弹性空间设计上,适当向女性倾斜,即女性的提前退休年龄可以略微宽松。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