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围观世界杯】踢而优则仕 米兰军团转型最成功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围观世界杯】踢而优则仕 米兰军团转型最成功

当其他候选人还在努力让大众记住自己的名字时,足球运动员,特别是那些出战过世界杯或在著名球队效力的球员早已是家喻户晓,而“国民度”通常是一场政治竞选中获胜的关键。

1月22日,前世界足球先生维阿宣誓就任利比里亚总统。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编者按:俄罗斯世界杯怎么打开?喝着啤酒看球侃球的同时,界面天下也推出了“围观世界杯”系列报道。在这里,我们聊的不止是足球,我们把视角挪到了这项运动背后,“围观”赛场上各国身后的政经社会生态,漫谈世界杯外围之事。这是围观世界杯的第【5】篇。​

在世界杯球场上,观众总是将那些表现出色的运动员视作为国争光的“民族英雄”。而在圆满完成职业生涯后,一些“民族英雄”选择转型踏入政坛,想真正从国家治理层面作出贡献。

显然,有名气的球员自带超高国民度,在政治竞选过程中享有巨大优势,这帮助部分球员在退役多年后当选国家领袖。另一方面,界面新闻梳理发现,尽管作出“踢而优则仕”的选择不难,但许多球员的仕途相对坎坷。此外,在政坛发挥巨大影响力的AC米兰球员人数众多,这可能也和其前任老板、意大利前总理贝卢斯科尼不无关系。

从足球先生到政府高官

维阿(利比里亚)
 

倘若给足球运动员退役后的政治成就排个名,维阿(George Weah)一定是榜首的有力竞争者。2017年12月,这位AC米兰名宿成功当选利比里亚总统,从世界足球先生摇身一变为国家元首。

投身政界之前,维阿作为前锋拿到了1995年度的欧洲金球奖和“世界足球先生”称号。他曾效力于摩纳哥、巴黎圣日耳曼、切尔西和曼城等欧洲俱乐部,但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他在AC米兰度过的时光:转会后的第一年,维阿便帮助球队获得了1995/96赛季的意甲冠军,并在1998/99赛季再度登顶。

然而,这段在绿茵场上的传奇经历反而成为维阿在2005年进入政坛时的负担。批评他的人认为,维阿毫无从政经验,他根本解决不了利比里亚复杂的经济和社会问题。在当年的总统大选中,维阿输给了前任女总统瑟利夫——一位毕业于哈佛大学的经济学者。

不过,维阿仍然把2005年的失利看作宝贵的经历,同时继续积攒实力:政治精英批评他受到的正规教育太少,于是维阿在2006年以40岁高龄获得高中毕业文凭,后又相继获得商业管理学士和公共管理硕士学位。之后,维阿在2014年当上了参议员,并在2017年再次参选总统,终于大获全胜。

卡拉泽(格鲁吉亚)
 

另一位成功转型的前AC米兰成员是卡拉泽(Kakha Kaladze)。2000年至2010年,这位来自格鲁吉亚的后卫在AC米兰度过十年时光,期间两度获得欧冠冠军,四度当选格鲁吉亚足球先生。

2012年退役后不久,作为当时的反对党“格鲁吉亚之梦”的政治明星,卡拉泽在同年当选国会议员,之后又被任命为副总理以及地区发展部部长。2015年,卡拉泽作为格鲁吉亚副总理兼能源部长访问中国。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卡拉泽还强调了“丝绸之路经济带”构想的重要意义,格鲁吉亚作为丝绸之路上的重要国家“将积极参与这一伟大工程”。

2017年10月,卡拉泽又成功当选格鲁吉亚首都第比利斯市长,并收获了前任AC米兰老板、意大利前总理贝卢斯科尼的祝贺

外界猜测称,卡拉泽决意加入反对派和一桩家庭悲剧有关。2001年,卡拉泽的弟弟莱万被绑架并最终遭撕票。卡拉泽一直认为是当局的不作为害了自己的弟弟,他希望通过从政改变格鲁吉亚的混乱局面。

罗马里奥(巴西)

1994年的世界足坛属于“独狼”罗马里奥(Romario de Souza)。就在这一年,罗马里奥率领巴西夺得世界杯冠军,在决赛的点球大战中战胜了巴乔领衔的意大利。同年底,罗马里奥当选世界足球先生。这位巴西史上最出色的射手之一,直到42岁时才结束辉煌的职业生涯。

与球王贝利出任巴西体育部长的仕途不同,罗马里奥在退役后于2010年加入巴西社会党。同年的里约热内卢州的大选中,罗马里奥获得了约15万张选票,是该州得票第六多的候选人,顺利当选巴西众议员。当时,桀骜不驯的罗马里奥放出豪言称,以后还要竞选巴西总统。

2014年10月,罗马里奥在政坛上继续稳步前进,以高票当选巴西联邦参议员,因在足球界开展反腐工作而受到好评。今年早些时候罗马里奥宣布,将在10月的大选中向里约热内卢州的州长职位发起冲击。

东道主球员变身杜马议员

2018年世界杯东道主俄罗斯也有几位涉足政坛的球员。生于1954年的加扎耶夫(Valery Gazzaev)退役后在教练的岗位上工作多年,曾经在2002至2003年出任俄罗斯国家队主教练。2016年,加扎耶夫代表公正俄罗斯党当选国家杜马议员。

还有一些俄罗斯球员在退役前便与政治结缘。“沙皇”阿尔沙文(Andrey Arshavin)曾效力于阿森纳,担任过俄罗斯国家队队长。他同时也是统一俄罗斯党的成员,在2012年俄罗斯总统大选期间在体育界为普京摇旗呐喊。前往伦敦加入阿森纳之前,阿尔沙文原本为当地议员候选人,但在投票开始前宣布退出

而阿尔沙文的队友帕夫柳琴科(Roman Pavlyuchenko)倒确实在2008年顺利当选,代表统一俄罗斯党成为家乡斯塔夫罗波尔的杜马议员,但他当时也已登陆英超加盟热刺。值得一提的是,帕夫柳琴科的家乡也是前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的老家。

帕夫柳琴科

转型不顺竟成政治通缉犯

能够顺利当选为国家政治领袖的足球运动员毕竟是少数,还有很多人在雄心勃勃参加竞选后只落得失败的下场,这其中最为知名的要数前AC米兰射手舍甫琴科(Andriy Shevchenko),他曾斩获2004年欧洲足球先生和2005年的金足奖。2012年,这位来自乌克兰的前锋在祖国当年举办的欧洲杯之后告别绿茵场,转身加入乌克兰前进党。

然而,他在政坛上的成就远远比不得自己在足坛上的辉煌,难以与米兰的前辈维阿或卡拉泽相提并论。尽管投入数百万美元为竞选造势,但舍甫琴科所在的前进党在2012年大选中仅仅获得1.58%的选票,不仅距离5%的目标相去甚远,甚至比该党以往的支持率还差很多。近年来,舍甫琴科已重返足坛,目前正担任乌克兰国家队主教练。

舍甫琴科

曼联“国王”坎通纳(Eric Cantona)的“仕途”也颇具个性。2012年,坎通纳宣布参加法国总统竞选,开始收集总统候选人所需的签名。不过他是以个人身份参选,没有政党支持,结果可想而知。

曾效力于阿森纳、热刺的英格兰国脚坎贝尔(Sol Campbell)在2015年2月宣布代表保守党竞选伦敦市长,但没通过党内提名。他也积极参与到英国脱欧公投的宣传中,是坚定的脱欧派。

还有些球员虽然没有担任过公职,但也与政坛联系紧密——例如热心推广国家政策、多次被提名为喀麦隆议员的“米拉大叔”(Roger Milla),调停科特迪瓦内战而奔走的德罗巴(Didier Drogba),还有2015年9月随捷克总统泽曼一同访华,在《新闻联播》中登场的内德维德(Pavel Nedvěd)。

当然,这些政界活跃人士和暂时在竞选中落败的“失意者”都还有机会在政坛中大步向前。毕竟,就连如今已取得成功的转型者维阿也曾遭遇多方质疑。

但像土耳其射手苏克(Hakan Şükür)这样被政府下了通缉令的球星就不多见了。在2002年世界杯上表现出色、并握有11秒世界杯最快进球纪录的苏克一度当选土耳其议员。然而在2016年2月,苏克在推特上发表了被认为侮辱总统埃尔多安的言论,土耳其政府很快对他发布通缉令,后又称他是主导未遂政变的“居伦运动”的成员。苏克逃离祖国,目前在美国定居。

苏克

“米兰足球政治学院”

值得注意的是,许多成功的转型者都曾效力于AC米兰,这或许与其老板贝卢斯科尼曾担任多届意大利总理,以及队员涉足政治的悠久历史分不开。

早在1986年,贝卢斯科尼刚刚入主米兰时,前AC米兰传奇、时任俱乐部副主席的“金童”里维拉(Gianni Rivera)便转身离开,代表当时的中左翼党派意大利基民盟进军政坛。前总理普罗迪执政期间,里维拉一度担任意大利国防部副部长和议会成员。

里维拉

显然,球星转型政坛有着先天的优势。当其他候选人还在努力让大众记住自己的名字时,足球运动员,特别是那些出战过世界杯或在著名球队效力的球员早已家喻户晓,而“国民度”通常是一场政治竞选中获胜的关键。而在乌克兰和格鲁吉亚,反对派政党迅速吸纳当红球星舍甫琴科和卡拉泽并予以重要职衔,大概也是看中了他们的人气。

专题:2018年FIFA俄罗斯世界杯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