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你也可以拥有“最强大脑”!

我们在“最强大脑”电视真人秀上看到的超强的空间记忆力、爆裂声波和辩骨识人的能力,其实都是长期训练的结果。

作为国内唯一一档科学类电视真人秀节目,《最强大脑》第二季前不久播出的时候,又收获了不少惊艳。来自广州的中医硕士史俊恒辩骨识人,吕飞龙“爆裂声波”震碎玻璃杯,刘健的空间记忆能力,还有一位挑战失败的辛哲,要5天之内凭记忆画出香港维多利亚湾,这些高人能手的绝活本身就很有传奇色彩,加上主持人和评委的氛围营造,还有大明星范冰冰的客串,的确非常吸引眼球。

感知力:你可以看到我在说什么 

不过,说到底,这是一档电视娱乐节目,虽然是以“科学”为主题,但是猎奇的味道更浓一些。在“最强大脑”的介绍中,节目组在第一季节目获得成功之后,花大力气寻找脑力达人,“意欲重振脑力竞技,让拥有最强脑力的天才们再度席卷荧幕。”不知道节目组的人在“猎脑”的时候,是否看过美国加州大学河滨分校心理学教授劳伦斯·罗森布鲁姆的《感知力》一书,书中所分析的案例,每一个都是重量级的“最强大脑”。

《感知力》这本书的英文原名为See What I’m Saying: The Extraordinary Power of Our Five Senses。看书名,就知道他在研究我们“眼耳鼻舌身”五官感知的潜在能力,那么我们习以为常的感官有什么超能力吗?我么可以看看他研究的案例。

苏·托马斯在18个月大的时候不幸失聪,为了能够说话她接受了7年的语言强化治疗,成了一名优秀的“唇读者”,因为这个能力,她被FBI雇佣3年,之后成为了一名职业演讲者。

约翰·布拉姆布里德30岁时因车祸失明,之后开始学习绘画,他靠自己的触觉,从膨胀画法起步,每天工作8个小时,坚持近10年,可以通过感觉笔刷在画布上的摩擦就知道自己画得如何,他还专门教授自己的绘画风格,学生中有盲人也有视力正常的。

盲人自行车手丹尼尔·基什,利用回声定位技巧,除了进行山地自行车旅行外,还经常去郊外远足、滑轮滑、玩滑板,甚至打篮球;盲人垒球运动员可以利用发出“哔哔”声的垒球,可以击球、奔跑和守垒,因为能够通过声音来预先判断球路,劳伦斯说他们可以“听到未来”。

类似的例子在《感知力》这本书中还有很多,关键的问题是这本书不是娱乐秀,而是认真的科学研究。作为美国国家科学基金奖得主和心理学教授的劳伦斯·罗森布鲁姆关注的是如何改变人类对自我认知的极限,释放感官的超强潜能。

所以,当湛庐文化组织的“对话最伟大的头脑”创新之旅团队在洛杉矶见到劳伦斯的时候,他更愿意通过一个小小的实验来进入整个对话过程。他给每个人一个巧克力糖豆,让我们捏着鼻子将其含在嘴里,本来香甜的巧克力豆此时在嘴里变得索然无味,一旦松开鼻子,你马上就能感觉到满嘴香甜的味道。

借由这个小小的测试,劳伦斯·罗森布鲁姆带我们进入他的研究领域:你内在的猴子,可以帮助你从对方的脸上辨认其意图并去模仿别人得行为;你内在的狗,可以判断气味来自何处;你内在的老鼠,可以帮你在潜意识里利用气味感知别人的遗传状况以及生育能力;你内在的兔子,可以让你听出危险并分析其距离远近;你内在的雪貂,可以通过相关得神经重组,把人的感知能力完美地整合在一起。

“对话最伟大的头脑”与“电子眼”

罗森布鲁姆的研究基于过去20多年来大脑感知力最重要的发现之一:交叉感觉重塑(cross-modal plasticity),即当一部分感官遭到损害时,我们常常表现出对其他感官的补偿性强化。换句话说,人类的大脑其实并不在意信息是否来自某个特定的感官,因为大脑内相应感觉区域有相互扩展渗透的倾向。

科学家们研究发现,盲人大脑中的视觉感知相关区域,一般会转变为听觉、特别是触觉的扩展区域,仿佛我们有一个“未经使用的全新的视觉大脑,一旦需要就会立即跳出来,随时准备为触觉贡献力量,而且不需要发生视觉损害就能激发视觉大脑来协助触觉。”

基于这样的研究发现,一种叫做“舌头显示器”(tongue display unit,TDU)的设备已经开发出来,这是一种视觉替代装置,可以帮助盲人通过舌头上的神经将信息传递给大脑,盲人可以通过这种装置和自己的舌头“看“到周围的景象。如今这样的设备已经投入使用,本次“对话最伟大的头脑”创新之旅的学员之一,北京美尔目眼科集团的创始人叶子隆先生的医院里就有这样的设备。前不久,一位来自河北廊坊的失明13年的盲人就在这种“电子眼”(BrainPort)的协助下可以自主行走了。

叶子隆先生之所以能够在自己的医院里提供如此先进的设备,也是参加“对话最伟大的头脑”的收获之一。2013年8月份,山西汾西县的男孩斌斌遭遇惨案,被人无情地挖去双眼,此事当时震惊全国。2013年12月份,叶子隆参加湛庐文化组织的第一期“对话最伟大的头脑”,行程中与随团导师王煜全先生相识,王煜全是一位知名的风险投资家,他在美国投资的一家公司开发出了可以帮助盲人看东西的“电子眼”(BrainPort),这个设备在国内没有销售,并且需要专业医护人员的短期培训。在王煜全的协调下,叶子隆将电子眼引进到美尔目眼科医院,又安排斌斌来北京试用这个设备。一周以后,小斌斌就可以在电子眼的协助下自主行走。

自此之后,电子眼便与美尔目眼科医院结缘,并且帮助多位盲人重新感知周围的世界。电子眼与小斌斌的故事,也被大家看成是参加“对话最伟大的头脑”之后的化学反应之一。

最强大脑其实并不神秘,也许你也可以拥有

对于我们五官健全的正常人来说,交叉感觉重塑也是可以短暂训练的。如果你习惯用右手,给自己一个改变,强迫自己改用左手,一段时间之后,你会慢慢变成“左撇子”,按照通行的说法,也许你的右脑也会得到锻炼和开发。也许你可以去所谓的“黑暗料理”餐厅就餐,体会一下在看不到食物的过程中,味道会有怎样的变化。或者简单一点,强迫自己日常交流中完全用英语,过一段时间之后,你就可以看到自己的思维方式会有变化。

在科学家看来,这种短暂神经重组是“长期大脑变化”的先驱。换一个简单的说法就是,只要勤加练习,你也可以做到令人吃惊的成就。我们在“最强大脑”电视真人秀上看到的超强的空间记忆力、爆裂声波和辩骨识人的能力,其实都是长期训练的结果。

罗森布鲁姆的研究还有个很有意思的发现,那就是“想象也可以带来有效的神经重组”。他们曾经测试两组人,一组进行想象的钢琴训练,一组进行实际的钢琴训练,大脑扫描图的结果显示,两组人有完全相同的神经重组,这说明:想象中得练习和真正的练习一样能改变大脑。

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研究。罗森布罗姆认为中国的太极拳中就蕴含着这样的道理,这样一种类似冥想的武术形式,要求练习者将注意力集中到自己的手指上,凭借意念和想象,从手指开始逐渐关注到整个身体。从很多太极拳高手的表现来看,哪怕是老年人,这种想象的训练所带来的神经重组,依然可以非常有效。

我曾经跟随一位师傅练习过几年太极拳,经常为师傅身上的非凡功力感到迷惑,不知道那种突然而至的神奇力量到底来自哪里。期间也看过很多这方面的书籍和文章,始终不得其解。

罗森布鲁姆的研究也许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方向,如果能够将感知力、脑科学等等方面的研究结合起来,或许能够在某种程度上解开太极拳的一些奥秘。如果继续深入的话,或许能够给中国传统文化中一些相对神秘的能力和智慧一个更为清晰明白和科学的解释。

科学研究的魅力之一就是可以祛魅,将一些曾经神乎其神的能力解释清楚,并且论证其可以重复的条件和边界。

某种程度上来说,我们从罗森布鲁姆的研究中可以获得这样的一个启发:你也可以拥有最强大脑!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