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学
精神危机与纳粹“代餐”:德国人是如何应对二战失败的?

在新书《闹鬼之地》中,莫妮卡·布莱克讲述了信仰治疗是如何在二战失败后的德国蓬勃发展的。

新年计划要如何制定?来自本杰明·富兰克林的经验

通常来说,新年计划制定得无论有多么周密,最终都会出错。

花钱购买甜蜜负担?过节为什么非要送礼物

交换礼物似乎是一件既浪费又不切实际的事情,但社会科学研究却告诉我们,送礼物的成本和收益并不是我们看上去的那么简单。

思考谎言与技术的关系:邮件中的欺骗不比打电话更多

不同媒介间的说谎率差异总体来说不大,一个人自身的说谎倾向比他究竟是用电子邮件还是用电话来说谎更加重要。

多老才算老?老年有多长?与其讲迎接老年,不如说准备度过衰老期

转换看待老年的视角,我们对待衰老的方式也会随之改变。

哀悼之前的自己,哀悼生命中的失去:心理治疗如何帮助患者走出新冠记忆?

“生活就是变化。理论我们都懂,但是实际体验通常比我们预期的更加复杂,我们为此感到恐惧,甚至无力应对。”

拥抱争议,别怕吵架:为什么针对公共话题的分歧和争论是如此重要?

意见不同可能会引发争吵,令人不快,但分歧是推动人类思想发展的重要因素。如果没有争论,我们可能依然活在黑暗之中。

我上过的洗脑课

洗脑课不是焦虑的解药。

兼职有陷阱、倾诉有风险,年轻人连吐槽都被收割了

解决情绪问题,或许从来就不是那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