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王兴:成为中坚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王兴:成为中坚

时至今日,用团购或是O2O的概念都不再适合勾勒美团这家公司的业务版图了,它的触手顺着生活服务的肢体伸到四面八方,并在每个领域都取得了足以循环造血的市场份额。

文 | 阑夕

中国的独角兽企业正在掀起前所未有的上市浪潮,这也让一众国际投行进入了甚至可以称作是十多年来最为繁忙的日子,华尔街已经几乎倾巢而出的去为大洋彼岸的公司募资。

谁又能够想到,仅仅是在三年前,全球的资本市场对于中概股而言还是一片被寒冰封锁的海域,在做空行为引起的诚信危机下,不仅上市变得无比艰难,连在市的上市公司都有超过三十家一度宣布了私有化计划,退市总额差不多达到了此前六年之和。

从水深火热到繁花似锦,这段经历充满质疑和争议,但从目前的结果看来,克服障碍的勇气,要远远多于知难而退的怯懦。

毕竟,从一级市场的估值黑箱里走出来,到二级市场接受财务公开的交易检验,本身就是对泡沫论的一种公开回应。

就像索罗斯所提出的「反身性理论」,市场的本质或许就是预期意识的集合,信心的树立,就是它的意义。

另一方面,新的一代企业家,也在崛起的过程中充分表现出了代际特征,「BAT」的创始人在他们三十岁左右投身各自的创业项目,一轮经济周期过去,又一批三十多岁的年轻人站在了巨大事业的关隘面前,成为互联网的第二代中坚力量。

比如王兴。

毫无疑问,这个终有所成的连续创业者,不仅在其戏剧性的人生经历上颇具吸引力,他还有着太多「在商言商」以外的思考和表达,这让他的人格宽度明显有别于其他人。

曾经在乌镇攒局、凑齐并提出「TMD」概念的媒体人骆轶航就说,王兴是他采访过的最有意思的人,「他不会因为你采访他迁就你的任何问题思路。他一定会回答你的问题,不会因为在采访环境中说任何废话和似是而非的话。」

王兴本人这种耿直敢言的特质,也让新一代企业家的形象看起来更为鲜明。这一代企业家,不少人成长中避开了物质极度匮乏的年代,又赶上了知识致富的好时机,在这种境况下,即使是创业过程中失败的经历,也可以被视为一种磨砺,而非时运不济。同时,王兴是敢言而不断言,他对未知保持着必要的敬畏,对世界也保有着持续的好奇心。

王兴的一句广为认知的话便是:「如果我一整天都没看到、想到、或做过什么值得在饭否上说的事,那这一天就太浑浑噩噩了。」

当然,创业的时期不会存在浑浑噩噩的喘息空间,王兴在饭否上的笔耕不缀——几乎没有一天「断更」——反过来佐证了这一点,在美团四处出击致使强敌环伺的时候,他曾对全体员工说:「我们面临前所未有的、分外强大的互联网竞争对手。我认为这是一个荣耀的事情,因为这样的机会是不多的。」

事实证明,不仅投资者青睐这种「越有压力,越是兴奋」的状态,市场亦不会亏待拼尽全力的人。

在2013年的美团年会上,王兴登台演讲的PPT只有一页,上面列着五行小字,分别代表美团的历史交易额和未来预期数字。

在团购行业已经接近天花板的阶段,这张图片传出以后遭了山呼海啸般的质疑,业界普遍无法接受如此简单粗暴的线形增长公式,美团纵使赢得了千团大战,它也不可能违背经济规律。

现在依然能够找到当时来自媒体的悲观判断:

「能在两年内增长800亿销售额的公司基本不存在 」

「业内人士笑称,要达到1000亿的销售额,除非是进行汽车和房产项目的大团购 」

「此次王兴高调向外描绘美团的蓝图,被形容为是在放卫星,只不过属于一场公关炒作 」

到了2015年,美团的交易额是,1610亿。

坦率的说,王兴并未挑战经济规律创造奇迹,只是在所有人都把思维局限在棋盘上的加减乘除时,王兴带着美团挑出了既定框架,把增长建立在无限战争里。

时至今日,用团购或是O2O的概念都不再适合勾勒美团这家公司的业务版图了,它的触手顺着生活服务的肢体伸到四面八方,并在每个领域都取得了足以循环造血的市场份额。

王兴甚至有着把对手变成盟友的能力。

在团购网站的鼻祖Groupon入华时,腾讯不仅是核心投资方之一,更以组建合资公司的形式助其快速落地,加上腾讯另外投资的F团和它自家的QQ团购,这家中国互联网巨头打出三张牌,去和领衔行业的美团展开竞争。

然而最终的结果是,腾讯拦不住狂奔的美团,马化腾也在乌镇把王兴放在了左膀右臂的席位上,所谓「真正的尊敬来自不能被打败的顽强」,恰如其分。

也再也不会有人认为王兴的格局会止步于此,这一代企业家——包括滴滴的程维、快手的宿华、头条的张一鸣、陌陌的唐岩大疆的汪滔、美图的吴欣鸿等等——大多生于八十年代前后的,既亲身体验了改革开放的经济红利,又有着「开眼看世界」的务实经历,他们迟早会得到在数字世界里接管权柄的机会,在那之前,一切磨砺都是财富。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王兴

  • 美团悄悄造车?
  • 美团既要、又要、还要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王兴:成为中坚

时至今日,用团购或是O2O的概念都不再适合勾勒美团这家公司的业务版图了,它的触手顺着生活服务的肢体伸到四面八方,并在每个领域都取得了足以循环造血的市场份额。

文 | 阑夕

中国的独角兽企业正在掀起前所未有的上市浪潮,这也让一众国际投行进入了甚至可以称作是十多年来最为繁忙的日子,华尔街已经几乎倾巢而出的去为大洋彼岸的公司募资。

谁又能够想到,仅仅是在三年前,全球的资本市场对于中概股而言还是一片被寒冰封锁的海域,在做空行为引起的诚信危机下,不仅上市变得无比艰难,连在市的上市公司都有超过三十家一度宣布了私有化计划,退市总额差不多达到了此前六年之和。

从水深火热到繁花似锦,这段经历充满质疑和争议,但从目前的结果看来,克服障碍的勇气,要远远多于知难而退的怯懦。

毕竟,从一级市场的估值黑箱里走出来,到二级市场接受财务公开的交易检验,本身就是对泡沫论的一种公开回应。

就像索罗斯所提出的「反身性理论」,市场的本质或许就是预期意识的集合,信心的树立,就是它的意义。

另一方面,新的一代企业家,也在崛起的过程中充分表现出了代际特征,「BAT」的创始人在他们三十岁左右投身各自的创业项目,一轮经济周期过去,又一批三十多岁的年轻人站在了巨大事业的关隘面前,成为互联网的第二代中坚力量。

比如王兴。

毫无疑问,这个终有所成的连续创业者,不仅在其戏剧性的人生经历上颇具吸引力,他还有着太多「在商言商」以外的思考和表达,这让他的人格宽度明显有别于其他人。

曾经在乌镇攒局、凑齐并提出「TMD」概念的媒体人骆轶航就说,王兴是他采访过的最有意思的人,「他不会因为你采访他迁就你的任何问题思路。他一定会回答你的问题,不会因为在采访环境中说任何废话和似是而非的话。」

王兴本人这种耿直敢言的特质,也让新一代企业家的形象看起来更为鲜明。这一代企业家,不少人成长中避开了物质极度匮乏的年代,又赶上了知识致富的好时机,在这种境况下,即使是创业过程中失败的经历,也可以被视为一种磨砺,而非时运不济。同时,王兴是敢言而不断言,他对未知保持着必要的敬畏,对世界也保有着持续的好奇心。

王兴的一句广为认知的话便是:「如果我一整天都没看到、想到、或做过什么值得在饭否上说的事,那这一天就太浑浑噩噩了。」

当然,创业的时期不会存在浑浑噩噩的喘息空间,王兴在饭否上的笔耕不缀——几乎没有一天「断更」——反过来佐证了这一点,在美团四处出击致使强敌环伺的时候,他曾对全体员工说:「我们面临前所未有的、分外强大的互联网竞争对手。我认为这是一个荣耀的事情,因为这样的机会是不多的。」

事实证明,不仅投资者青睐这种「越有压力,越是兴奋」的状态,市场亦不会亏待拼尽全力的人。

在2013年的美团年会上,王兴登台演讲的PPT只有一页,上面列着五行小字,分别代表美团的历史交易额和未来预期数字。

在团购行业已经接近天花板的阶段,这张图片传出以后遭了山呼海啸般的质疑,业界普遍无法接受如此简单粗暴的线形增长公式,美团纵使赢得了千团大战,它也不可能违背经济规律。

现在依然能够找到当时来自媒体的悲观判断:

「能在两年内增长800亿销售额的公司基本不存在 」

「业内人士笑称,要达到1000亿的销售额,除非是进行汽车和房产项目的大团购 」

「此次王兴高调向外描绘美团的蓝图,被形容为是在放卫星,只不过属于一场公关炒作 」

到了2015年,美团的交易额是,1610亿。

坦率的说,王兴并未挑战经济规律创造奇迹,只是在所有人都把思维局限在棋盘上的加减乘除时,王兴带着美团挑出了既定框架,把增长建立在无限战争里。

时至今日,用团购或是O2O的概念都不再适合勾勒美团这家公司的业务版图了,它的触手顺着生活服务的肢体伸到四面八方,并在每个领域都取得了足以循环造血的市场份额。

王兴甚至有着把对手变成盟友的能力。

在团购网站的鼻祖Groupon入华时,腾讯不仅是核心投资方之一,更以组建合资公司的形式助其快速落地,加上腾讯另外投资的F团和它自家的QQ团购,这家中国互联网巨头打出三张牌,去和领衔行业的美团展开竞争。

然而最终的结果是,腾讯拦不住狂奔的美团,马化腾也在乌镇把王兴放在了左膀右臂的席位上,所谓「真正的尊敬来自不能被打败的顽强」,恰如其分。

也再也不会有人认为王兴的格局会止步于此,这一代企业家——包括滴滴的程维、快手的宿华、头条的张一鸣、陌陌的唐岩大疆的汪滔、美图的吴欣鸿等等——大多生于八十年代前后的,既亲身体验了改革开放的经济红利,又有着「开眼看世界」的务实经历,他们迟早会得到在数字世界里接管权柄的机会,在那之前,一切磨砺都是财富。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