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一颗榴莲的物流时效战

由马云提出的eWTP海外数字中枢首站正式落地马来西亚,给当地到底带来了什么转变?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猫山王榴莲被称为世界上最昂贵的水果之一,澳门“赌王”何鸿燊曾派私人飞机空运100颗大宴商界大亨而名声大噪。

刚刚过去的7月盛夏水果季,身处非热带的中国内地消费者能享用到各种冠以“猫山王”的榴莲冰淇淋、榴莲蛋糕产品,得益于提速的物流配送。

7月是马来西亚猫山王榴莲成熟的黄金期。在猫山王原产国马来西亚,又以彭亨州最为出名,据说这里的自然条件下所产的猫山王品质最好。TRL(热带资源亚洲有限公司)旗下一家榴莲收购站就位于彭亨州境内的榴莲果园山下,距离吉隆坡约两小时车程。

作为一家发展迅速的马来西亚热带水果生产和出口公司,TRL由包括熊振华在内的八位当地华人共同创办。猫山王榴莲是TRL出口的主打产品,自2012年开始出口至中国香港,自2014年开始出口中国内地。

每天,都有一车又一车榴莲由附近的果农运到TRL的收购点。在7月中旬,每天最多有30-40吨猫山王榴莲在此流转。由工人现场进行挑选、分级后,一部分榴莲将立刻包装、装车,赶在当天下午四点半之前发车,运去邻国新加坡;另一部分则通过批发商,转销马来西亚国内市场;还有一部分将被送到附近的加工厂,或经过冷藏保鲜处理整颗出口海外,或变成果肉、果泥等再出口。

同样是榴莲出口大国,相对于泰国“金枕头”,马来西亚“猫山王”的体积较小、产量更少。此外,泰国的榴莲可以等到接近成熟时提前采摘,再进行加工与运输。马来西亚种植习惯则不同,须要等到榴莲从树上自然熟透并掉落,由果农拾起。

因此,猫山王榴莲对于保鲜技术与物流要求非常高。成熟的榴莲掉落后一两天左右就会裂开,可能会滋生细菌。在成熟落地后8小时内必须开壳取肉,或者通过零下30摄氏度急冻保鲜处理,在-18至-20摄氏度下保温不接触空气,真空包装,才能保证足够卫生和安全。

熊振华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完全成熟的榴莲保鲜期只有短短几天,所以几乎出口的猫山王榴莲都要用空运的方式,而非运费更低廉的航海方式运输。”

包括TRL在内的马来西亚当地榴莲生产与出口企业,时刻面临着一场成本与时效之战。

当然,阻碍TRL出口榴莲的因素,并不止物流。

在传统出口生意中,每一次开辟新市场,都须经历一番阵痛。熊振华回顾起六年前进军香港市场时表示,每次都是团队飞到当地参加展会,一一询问:“要不要榴莲?我们有马来西亚榴莲。”这种方式不仅耗费大量的时间和财力,还往往收效甚微,进展缓慢。

除了猫山王榴莲,在马来西亚出口最多的商品中,还有东革阿里、燕窝、锡器、咖啡等特色产品。生产制造这些产品的马来西亚当地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在“走出去”时面临着和TRL一样的挑战。“我们出口面临的挑战包括某些国家征收的关税,准备海关部门文件可能影响交货时间,成本高的品牌建设以及需要充分了解不同市场的独特特征。”马来西亚重要的锡器制作企业皇家雪兰莪这样表示。

为了让这些马来西亚中小企业可以享受大型跨国企业一样便利的网上贸易、快速的通关服务、高效的物流仓储等服务,阿里将eWTP中国方案复制到马来西亚。所谓的中国解决方案模式,是一个包含阿里巴巴电子商务平台,菜鸟网络、一达通、蚂蚁金服、阿里云、钉钉等集合电商、物流、交易、跨境、支付等多元生态在内提供支撑的一整套综合方案。

“在这个平台上我们不再是互相的争论,我们这个平台上分享贸易、分享文化,增加各国之间的理解;在这个平台上,全世界的年轻人也可以找到自己的机会。”2016年3月,马云在博鳌亚洲论坛年会上首次系统阐述eWTP(世界电子贸易平台)设想以及它所带来的机遇。一年后,首个eWTP海外数字中枢正式落地马来西亚。去年10月起,菜鸟智能物流骨干网吉隆坡eHub前期项目投入运行。

或大或小的改变,正在马来西亚这片土地发生。

现阶段,阿里主要联合当地政府与企业,共同打造DFTZ(马来西亚数码自由贸易区)。该项目得到了马来西亚牵头数字经济的发展的MDEC(马来西亚数字经济发展局)的支持。在MEDC的协调下,马来西亚机场控股公司与菜鸟达成合作。今年年内将在吉隆坡修建一个超过10万平米的eHub,包括航空货站、分拨中心及订单履约中心,预计2020年投入使用。

在MDEC的首席运营官、拿督黄婉冰看来,DFTZ目前在两方面的建设卓有成效,一是打造跨境电子商务平台,二是优化物流。“通过一站式服务平台,可以优化通关流程,推动清关速度加快,从而为出口企业提效降本。”

据菜鸟方面提供的数据显示,通过技术升级,已经实现马来西亚海关全部申报线上化。传统的线下申报平均需时24-48小时,线上操作仅需0-3小时清关,其中99.9%的线上申报包裹获得秒级通关。吉隆坡eHub前期项目正在帮助包括TRL在内的2651家马来西亚小企业货通全国,线路覆盖174个港口和189个机场,。

为此,许多传统的马来西亚物流服务商选择加入DFTZ项目中,并希望借此实现电子化转型。由华人双胞胎兄弟王振坚和王振强创办的Transcargo就是其中的代表。这是一家成立12年的传统物流公司,为马来西亚企业提供国际货运代理,清关等服务。出口商家确定发货数量和发货日期后,会通过阿里巴巴一达通平台在线联系包括Transcargo在内的物流服务商,可实现价格透明,订单全流程可视。

熊振华告诉界面新闻记者,TRL自从2014年开始使用阿里巴巴平台(alibaba.com),不仅为TRL提供了与世界两百多个国家进行交易的平台,订单逐渐增多。目前出口订单中70%的增量都来自阿里巴巴电子商务平台,出口市场也逐渐扩展到了全球各地。而且,TRL也在使用一站式服务平台,获得包括实时在线报价,交易,清关等各环节的便捷服务。“我们可以24小时全天候报价及接单。”清关效率比以前快了一天。

此外,按照菜鸟的定位,菜鸟的智能物流骨干网建设也获得了马来西亚本地物流公司的参与,不仅体现在清关以及跨境物流环节,在其国内运输环节的快递物流效率也进一步得到了优化。

以阿里集团控股的电子商务平台Lazada为例。这家业务范围覆盖东南亚六国的B2B电商平台,得到阿里集团先后两次增资,投资额总计达到40亿美元。

据lazada仓储物流业务首席运营官Olivier Petra介绍,Lazada的东南亚仓储网络和菜鸟的全球仓储网络进行了有效并网,该平台的整体物流效率提升了40%左右,物流效率由三日达提升到核心城市次日达。

吉隆坡eHub运行半年来,有2651家马来西亚小企业加入。作为阿里第一个eWTP 海外国家站,中国方案在马来西亚的确带来了种种令人欣喜的改变。

但若要为全球智能物流骨干网打造可复制的“吉隆坡样本”,依然须得与时间赛跑。

一站式服务平台的功能与服务还有待完善,落地马来西亚时要充分本土化,才能实现真正的“门到门”一站式服务。

类似TRL的商家,目前通过一站式服务平台,享受到的主要是出口阶段的服务,到了进口国家,清关以及运输依然是按照传统的物流方式进行。“在中国的清关和运输是我们自己找物流公司,不仅价格贵,清关流程繁琐,而且因为我们不是当地人,所以很难挑选称心的物流伙伴。”熊振华以目前高速增长的中国市场举例说,“如果能实现,我觉得我们的生意至少能比现在多一倍。”

对此,阿里方面海外负责人则表示,上述这些都将会是一步一步要做的事情。

另一方面,在马来西亚多家企业负责人接受采访的过程中,无不提到专业人才紧缺以及电商发展的整体环境滞后于中国等现实问题。

王振坚透露,transcargo目前以每年30%的速度扩张企业规模,每年都要花费大量的时间来培训人才。而且在教育客户,培育市场上也耗费大量时间精力,尽管一站式平台提供给出口企业许多便利与优惠,但许多传统企业依然不会线上操作,甚至固守传统。

有数据显示,马来西亚的中小企业占比高达97.3%。拿督黄婉冰告诉界面新闻记者,马来西亚约有90多万家中小企业,其中约4.5万家企业通过线上电子商务平台做生意,其中只有5%涉及出口业务。她希望,通过和阿里等企业展开eWTP的合作,推动马来西亚贸易数字化进程加快。未来五年,进行电子商务的马来西亚企业可以达到50%,而展开跨境电子商务的企业数量可以提升至5万家。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5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