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青海春天告急:冬虫夏草收入大跌31%,造血功能萎缩

营收与净利双双呈现下滑趋势。

图片来源 视觉中国

2018年8月13日晚间,青海春天(600381.SH)发布了2018年半年度报告,实现营业收入约为1.89亿元,同比下滑13.61%;

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约为0.83亿元,相较于去年同期的0.85亿元,降幅为2.3%,营收与净利双双呈现下滑趋势。

公开资料显示,青海春天业务主要包括冬虫夏草、营销策划推广和广告、对外投资以及酒四大业务板块。

其中冬虫夏草业务主要为青海春天控股子公司春天药用开展的冬虫夏草高效利用、开发和研究工作、冬虫夏草原类产品的生产和销售、冬虫夏草纯粉片相关专利技术对外授权并提供技术支持等工作;

营销策划和广告业务通过其控股孙公司西藏老马广告开展,相关业务面向全国;

投资业务则主要通过其控股孙公司恒朗投资利用自有资金开展。

2014年,青海春天作为“冬虫夏草第一股”借壳*ST贤成在上交所上市,但业绩却不理想。

据统计,2014年至2017年,青海春天分营入分别约为20.63亿、14.02亿、7.08亿、4.71亿元,净利润分别约为3.65亿、3.58亿、2.45亿、3.12亿元,营收连续下滑,经营业绩并不理想。

屋漏偏逢连夜雨!

2016年2月,由于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部门对冬虫夏草相关政策发生变化,终止了冬虫夏草作为保健品的试点工作;

春天药用“冬虫夏草用于保健食品试点企业”的资格和主要产品冬虫夏草纯粉片“青海省综合开发利用优势资源的试点产品”身份先后被取消,冬虫夏草纯粉片也根据青海食药监局相关通知的要求于2016年3月31日停止生产。

相关政策要求使青海春天主营业务冬虫夏草遭到严重打击,据了解,目前青海春天目前仍有6款保健新品仍处于评审阶段。

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青海春天与冬虫夏草有关的业务营业收入约为5590.25万元,同比下降31.61%。

对此青海春天方面给出的解释是,由于冬虫夏草政策变化及媒体争议对消费市场所造成的影响尚未完全消除,以及受高端消费品市场持续疲软和冬虫夏草类产品销售周期等因素的影响,目前冬虫夏草业绩仍在下滑。

在冬虫夏草这一主业遭受停产风波后,营销推广和广告业务曾成为青海春天的“”救市”主,曾在2017年中期贡献了青海春天超过七成的收入,而据2018年半年报,营销推广和广告业务收入约为11718万元,同比下滑13.17%,目前也呈现疲软状态。

2018年上半年,青海春天营业收入下滑13.61%,主要系广告收入减少及虫草切片出口减少所致;

但是,同期,营业成本约为1.33亿元,却同比增长10.28%,主要系广告业务成本增加所致;

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约为-0.26亿元,同比下滑186.16%,同样为营业收入减少及广告费支出增加所致,因此目前看来,广告业务收入下滑,同时带来的成本增加给青海春天的经营状况造成不小的冲击。

而酒类业务板块则是青海春天于2018年3月7日在原有业务基础上新融合的业务。

公告显示,青海春天以人民币3385万元收购西藏正库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正库投资”)持有的西藏听花酒业有限公司(下称“听花酒业”)100%股权。

据了解,正库投资为持有青海春天48.12%股份的控股股东西藏荣恩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西藏荣恩”)的全资子公司,同时正库投资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肖融为青海春天实际控制人、董事,因此本次交易构成关联交易。

根据听花酒业的资产规模,本次关联交易金额未超过青海春天最近一年经审计净资产的5%,不构成重大关联交易。

2018年1月17日,正库投资向听花酒业投入注册资金3000万元,听花酒业于2017年12月31日(评估基准日)全部权益价值的评估值为385.76万元,根据青海春天此次收购价格,此次收购属于零溢价收购。

而听花酒业正是春节期间大打广告的“吃辣专用酒——凉露酒”的代理经销商,拥有凉露酒20年的代理销售权。

对此,青海春天方面表示,凉露酒是历经多年研发、采用独特精准酵馏技术生产、首款专为吃辣而研发的凉润型露酒,可填补吃辣喝酒人群的消费需求空缺,具有较高的产品创新性、鲜明的市场辨识度和明确的销售定位等特点。

“公司收购西藏听花酒业后,根据凉露酒的上述特点和公司初入新行业的实际情况, 结合自身在品牌策划和传播、产品营销策划、推广能力方面的经验和优势,立足于样版市场的业务开展与研究,制定了一系列针对产品定位、消费者沟通、渠道建设和营销模式等方面的测试内 容,这些深入细致的工作将为凉露酒的后续推广打下基础。”青海春天方面称。

由于听花酒业为凉露酒的代理经销商,而青海春天收购听花酒业属于通过中间流通环节跨入白酒行业。

对此,青海春天方面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给出了解释,“由于公司刚刚跨行,所以选择与公司自身优势契合度较高的轻资产企业开拓有关的业务和市场。”

青海春天还对未来酒业业务的给自身带来的发展进行了展望,本次收购完成后,将增加新的业务板块,产品线得到丰富,进一步拓宽了营业收入和利润来源渠道。预计本次收购可为青海春天带来一定的营业收入和利润。

同时青海春天还将加强对听花酒业组织架构、内部管理、市场管理和销售业务进行整合、优化的工作,并拟充分借助资本市场的优势,推进听花酒业的发展壮大,力争该板块业务成为新的利润增长点,进一步加强公司的盈利能力和可持续发展能力。

数据显示,凉露酒于2018年第二季度为青海春天取得了1525.07万元的营收,青海春天也将本年度的工作重点定为通过对酒行业、餐饮行业的发展规律和趋势的深度研究、精准把握市场需求、细化未来发展规划,为2019年度经营工作打下基础。

对此,相关业内人士向《财经啸侃》特约、独家撰稿人王诣予表示,青海春天的关联交易实为将其控股股东旗下资产转移到上市公司平台,意在通过资本市场募集更多资金,在发展酒类业务的同时也为自身增加更多的利润增长点;

但目前凉露酒的销售仍处于市场开拓阶段,虽可以填充解辣酒这一空白领域,但仍面临受众面小、接受程度不高等潜在风险,且还会面对酒类市场挤压式的竞争压力,未来的发展仍有待观望。

“同时,冬虫夏草原类产品尚未走出低谷,众多新品由于政策原因仍在审批当中,而营销推广和广告方面业绩也在下滑,如今又涉足酒类领域,不可避免的会分散自身资源,耗费大量财力物力,所以青海春天目前仍处于青黄不接的经营状态,自身品牌优势仍需固化,贸然跨界投资多元化也将带来更大的经营风险。”业内人士称。(作者:王诣予)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