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不是小孩,是来自古老部落的精灵

以绘是一位居住在桂林的摄影师,女儿朵朵出生以后,她一直为女儿拍摄照片。在这些照片里,日常生活充满了动人的力量。

2018年08月22日以绘 北京来源:界面新闻

视觉

图| 以绘

采访| 朱墨

 

今天的正午视觉,推荐的是摄影师以绘的作品《朵朵》。以绘居住在桂林,女儿朵朵出生以后,她一直为女儿拍摄照片。在这些照片里,日常生活充满了动人的力量。我们选择了其中一部分,后面还附有朵朵的摄影作品。

妈妈看我吃了什么

 

每次到野外都要带着渔网

 

家里的浴缸



和爸爸睡午觉,我们还是很像的



夏天最爱去漓江边游泳、跳水

 

最喜欢吃的东西永远是姥姥做的米粉



我在练习后弯

 

住在可以看见海的酒店,和两个吵闹的表弟

 

被丢弃在路边的野花



第一次看到下大雪



不知名的大植物

 

山谷的溪水里有一截可以爬的木桩



在莲花岛

 

码头边的水



刚学会潜到水下

 

涠洲岛的沙滩上

 

最爱抓寄居蟹



每次坐飞机就可以自动调节时差的小朋友,一上飞机就可以睡觉了



烟花



坐在穿山公园的树上



坐在穿山公园的大榕树上

 

妈妈不要拍我,烦死了



因为生病可以在床上吃早餐也觉得很幸福



日常倒立

 

画的文身



和好朋友一起穿新买的裤袜

 

午休

 

在京都一百年的老宅子里醒过来



流鼻血已经习惯了

 

每次准备生病的时候都会流鼻血



冰川上的洞

 

最爱做这种肆无忌惮的表情



菊花展



树叶投影到脸上

 

乒乓球台上的倒影



开车在上路上看到很美的光线,停下来拍照



 

正午:能简单介绍一下自己吗?

以绘:我从小很喜欢画画,爸爸非常爱给我和妹妹、妈妈拍摄各种家庭照片。但是我的学生时代一直没有机会学习与艺术相关的课程,大学的专业是计算机科学,毕业以后到桂林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做老师。刚开始我在数学系教一些软件应用,在接触摄影并慢慢参加了一些展览以后,我转到了美术系从事摄影相关的教学工作。

 

正午:你从什么时候开始起想要拍摄女儿了?​

以绘:实际上我从女儿出生的第一天就开始拍她,有很长时间我坚持每天至少给她拍一张照片,但那时只是普通的记录而已。到她两三岁的时候,我开始学习使用单反相机,尝试跟桂林本地的摄影爱好者在网上交流摄影作品和技巧,那段时间我的拍摄水平提高比较快。我平时有很多时间跟女儿待在一起,她就是我练习各种画面构图最好的模特。

 

正午:照片中的女儿从几岁到几岁?

以绘:这里的照片从五六岁左右到现在十一岁,更小一点时候的照片跟这些风格不太一样。

 

正午:照片都是自然场景下拍的还是设计的场景?​

以绘:场景总是会给我灵感,我遇到某个特别喜欢的场景,就会产生强烈的画面感,渴望把人放到里面去,甚至设想好她的动作和表情。但更多时候我只是在生活里的抓拍,特别是有些不起眼的瞬间,突然打动我,如果不拍下来,下一秒就会忘记,这时我就会提醒自己按下快门。

 

正午:这些照片看上去都很自然,城市生活的痕迹很少。平时的生活就是这样吗?​

以绘:我们一直生活在桂林,跟其他所有的桂林家庭一样,住在有很多房子的小区里。但是家不远处就是漓江,还有很多山,如果愿意每天都可以去划船攀岩,我和女儿都特别享受大自然带来的乐趣。有时间我们还喜欢到桂林周围的农村、山区去游玩,很多照片就是在这些地方拍摄的。

 

正午:每天都会拍吗?​

以绘:我现在不会每天拍照,在那些不用考虑怎么去拍照的时候我更容易全身心投入到某种生活的体验中,而拍照需要跟拍摄的对象和生活本身保持一定的距离。我更喜欢日常生活中抓拍到的画面。

 

正午:在你的生活快照里面,似乎先生出现得非常少,为什么?​

以绘:我专门问了我先生这个问题,他的回答是他太忙了,要赚钱给我们花……在家的时间不够多,周六也要上班,而且他有一点偶像包袱,会在意怎样拍比较帅。(私底下觉得这个理由有点牵强,他面对镜头没有女儿那么放松的状态吧,所以我拍得少一些)

 

正午:看到这些照片,让我感觉到你更像是在拍摄一个少女而不是自己的女儿,在那个时候你会有自己是她母亲的念头而想要去塑造她吗?

以绘:日常生活里我跟女儿的关系就比较独立,我不太愿意给她贴上“我”的标签。我希望照片呈现出来是她原来的样子而不是我想要的样子。

 

正午:女儿怎么看待你拍她的照片呢?​

以绘:女儿觉得我拍摄的就是她本人,我问她她觉得自己是什么样的小孩,她说她不是小孩,是古老部落的精灵因为做错了事才变成人类。

 

正午:你的女儿看上去好特别啊,似乎和我们身边很多女孩都不一样。怎么做到呢?​

以绘:我没觉得她很特别,如果说特别的话,可能她是一个特别可以做自己的小孩。记得有个小朋友问她,你妈妈打过你吗?她说没有,你妈妈骂过你吗,没有,那你妈妈跟你讲过道理吗,也没有……那个小朋友非常吃惊,说,那你做错事怎么办?她说,妈妈只会提醒我别这样做。我不太愿意把自己的认知灌输给孩子,希望她对世界和身边的人保留自己独立的判断。

 

正午:你现在的照片比起原来变化很大,你说你经历了自己的一些改变。这些生活快照来自生活,可见是你的生活方式改变,摄影才随之改变了。你能聊聊这个改变吗?​

以绘:相对于作品的改变,我觉得摄影带来的思考而导致生活方式的改变、对女儿教育方式的改变让我受益更大。

我觉得生活的改变和摄影是相辅相成的,我拿起相机学习摄影的初衷就是因为觉得当时的生活状态很糟糕,想要做点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摄影帮助我认识自己,认识周围的人和世界,慢慢“看见”我的女儿。我觉得作品呈现出来的不同是因为我观察生活方式的改变,我试图用更加客观的角度去拍摄,只去看而不是影响。

 

正午:最后我们放了你的女儿拍的照片,已经非常棒了。你想过你拍她的照片同时也在影响着她吗?​

以绘:如果说我对女儿拍照没有影响是不可能的,虽然我从来没有告诉过她应该怎么拍照,但她从小在这样的摄影氛围里面长大,已经养成了自己的画面感。也会对照片的好坏有自己的判断。我觉得对于孩子来说,保持对生活的敏感比学习技巧更重要。

 

朵朵的摄影:

最好的朋友宣萱

 

水晶球

 

我是爸爸的一部分

 

妈妈在做spa的时候头上有只虫,我不想告诉她



 

—— 完——

 

以绘,摄影艺术家,蜂鸟青年摄影师助推计划奖获奖者。现任桂林师范高的专科学校美术系讲师。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4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