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阿迪达斯雪中送炭,阿森纳靠商业突围

阿迪达斯应该是诚意十足的,否则也不会与阿森纳展开长达一年多的谈判拉锯战。

有关阿迪达斯与阿森纳之间的赞助传闻已经发酵许久,综合各方的报道来看,双方的合作意向已经是八九不离十,现在已经进入产品设计的沟通阶段。而进入最后一年合同期的彪马也要抓住这最后的疯狂,不过从大多数球迷的直观反馈来看,彪马已经显得有些力不从心,产品设计不再考究,至于清库存运动,似乎从上赛季就已经开始了。

从过往传闻来看,阿迪达斯取代彪马成为阿森纳新的球衣赞助商绝非一路坦途,最大的障碍莫过于赞助价格。由于阿森纳近年来战绩不佳,已经连续两个赛季无缘欧冠赛场,即便在竞争力并不强的欧联杯中,枪手也未能最后通关。上赛季结束后,执教俱乐部长达22年之久的温格离任,这也为阿森纳的未来前景增加了更多的不确定性。

在俱乐部动荡的当口,其实并不太适合进行如此重大的商务合作谈判,因为会丧失部分议价主动权。之前有消息表示,阿迪达斯只愿意付出每年4000万英镑的赞助费,也就是说,只比彪马当前合同高出1000万英镑。在最高级别的体育赞助市场,球衣赞助合同的价码已经被耐克拉高到上亿欧元的水平,阿迪达斯的这份报价显然太过低廉了,也肯定不能被俱乐部接受。

与此同时,彪马也没有放弃与阿森纳续约的机会,而耐克也在背后虎视眈眈。虽然战绩不佳,但是谁也不能否认阿森纳在全球的影响力,现在看起来的确有些吃老本的意味,但这就是一家豪门俱乐部通过厚重历史积淀而凝聚的巨大粉丝精神力。

在这三大体育品牌博弈的过程中,彪马应该自知胜算不大,所以它就准备集中力量服务曼城这个大客户了。当然还有AC米兰,除了尤文图斯之外,意甲球队的整体赞助水平不高,AC米兰也算是一个极具性价比的选择。为此,彪马逐步放弃了诸如莱斯特城这样的资源,然而对于阿森纳,彪马肯定心有不甘,但也无力承担更高的赞助费了。

至于耐克,应该也仅停留在绯闻阶段,毕竟美国品牌每年要为切尔西和热刺这两支英超强队支付9000万英镑的赞助费,再加上巴黎圣日耳曼的涨价要求,耐克应该有些力不从心了。归根结底,真正意义上的候选者只有一个,那就是阿迪达斯。

阿迪达斯应该是诚意十足的,否则也不会与阿森纳展开长达一年多的谈判拉锯战。有了同城死敌切尔西和热刺作为参照物,阿森纳对于目标价位咬定青山不放松,4000万英镑每年的价格可以说接近于“马关条约”了。归根结底,兵工厂的忍耐与坚持收到了应有的回报。

综合各方的最新消息,阿森纳与阿迪达斯达成的是一份5年总价值3亿英镑的赞助合同,平均每年的赞助价码高达6000万英镑,仅次于巴塞罗那和曼联。这对于低谷中的阿森纳来说,真可谓是一针强心剂。

阿森纳可能是金元足球时代的最大受害者之一,本来球场债务就压得俱乐部喘不上起来,巨星出走,球队实力打折自然在所难免。可偏偏资本豪强扶持起了一个近乎疯狂的球员市场,这让阿森纳逐渐成了局外人,纵使温格慧眼识珠,也难抵竞争对手的金元攻势。

皇马、巴萨、曼联这样的豪强资产雄厚,而且对球员有着特殊的吸引力,他们组成的第一集团无可动摇,但是阿森纳不同,虽然与众多豪门一样被外资控制,但是他们的老板从来没有为俱乐部额外投入资金的计划。阿森纳一直过着自我供给的日子。

兵工厂从来不用担心欧足联的财政公平审查,近年来,俱乐部的财务报表几乎都是正向收益的,此外,俱乐部的营收能力也在稳步增强,只不过与曼联比起来尚存差距。不过进入欧冠一直是俱乐部保持收入增长的关键因素,现在阿森纳已经连续两个赛季无缘欧冠,球迷策反,俱乐部的经济收益也大受影响。在没有额外投资的情况下,阿森纳更像是在死循环中苦苦挣扎。

在刚刚过去的夏季转会窗口,俱乐部只给新帅埃梅里7000万英镑的转会资金,这自然很难让球迷满意,因为球队实力并没有本质增强,更多的只是小修小补。新赛季开局面对曼城和切尔西,没有任何取胜之机,埃梅里的第一年注定荆棘满地。

二股东乌斯马诺夫佛系撒手,这也让大股东克伦克的全盘控股更加名正言顺,球迷怨声载道,但也于事无补。谁也不能奢望克伦克会突然慷慨解囊,事实上,综合各方跟队记者的消息,阿森纳在接下来的冬季转会窗口也难有作为,因为经过2018年的一系列操作,阿森纳的工资水平已经触及红线,大手笔引援只能是奢望。

当然,相对于阿森纳在足球场上的平淡如水,俱乐部的商务部门还是交出了令人匪夷所思的答卷。阿迪达斯的新合同来得恰逢其时,从下个赛季开始,阿森纳与阿联酋航空的合作也将进入新纪元,这两大金主也成了俱乐部最大的资金支持。

今年二月份,阿森纳与阿联酋航空续签了5年的球衣胸前广告赞助协议,总价值达到2亿英镑,平均每年比签一份合同增加了1000万英镑。更重要地,阿森纳还将衣袖广告赞助权益剥离出来,并很快与卢旺达旅游局达成赞助协议,每年的赞助金额大约为1000万英镑。

我们可以粗略算一笔账,仅是球衣、球衣胸前广告、衣袖广告这三项权益就能为阿森纳带来1.1亿英镑的收入,比原来足足增加了5000万英镑,这对于财力并不雄厚的阿森纳而言也算得上是一笔不小的财富了。当然,球队的当务之急还是尽快返回欧冠赛场,这笔奖金缺口对于阿森纳而言是起决定性作用的。

从阿迪达斯的角度来看,为阿森纳支付巨额支票也不是善心之举,这既符合公司聚焦头部资源的赞助策略,同时也在英超赛场继续保持对耐克的压制之势。另外,阿迪达斯的参考依据也并非只有竞技成绩这一个指标,据毕马威今年五月份最新发布的《Football Clubs’ Valuation: The European Elite 2018》报告显示,阿森纳的企业估值仍高居世界第六,在英超仅次于曼市双雄。

阿森纳的社交媒体粉丝量同样排在第六位,从全球的影响力来看,阿森纳仍然是位于世界第一梯队的顶级俱乐部,这也是赞助商更为看重的商业价值。就像耐克为切尔西送上类似的高额赞助合同,也是遵循类似的商业逻辑。总之,能达到俱乐部和赞助商双赢的结局,那就再完美不过了。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