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德国媒体火力全开:默克尔走人正当时,可问题解决了吗?

德国媒体报道火力全开,称默克尔宣布这一决定“正当其时”,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终结”,“这个国家最终抛弃了她”,“预示基民盟内部的改革也即将开始”。

图片来源:AFP

当地时间10月29日上午,默克尔在其政党基民盟的新闻发布会上称,她将不会在今年12月初举行的党内换届选举上寻求连任党主席,但仍会暂时保留德国总理一职。

对此,德国各大媒体的报道火力全开,称默克尔宣布这一决定“正当其时”,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终结”,“这个国家最终抛弃了她”,“预示基民盟内部的改革也即将开始”。也有媒体指出,“默克尔走人”后的下一个解决方案是什么?“没有方案。”

《南德意志报》:正当其时

默克尔在宗教改革纪念日(10月30日)前一天宣布这个决定,预示着基民盟内部的改革也即将开始。默克尔早在第三任总理任期结束后就可以说“谢谢,再见”,但是特朗普的上台和极右翼政党的崛起让她觉得,她有义务第四次带领德国。苦涩的是,这一次所有人都感觉到了默克尔的无力。

现在正是时候,趁着还有最后的权力和威望可以确保平稳过渡。相比前任施罗德在辞去党主席之后要求重新选举并最终惨败,默克尔还有时间可以和绿党以及自民党重组新联合政府(注:即所谓牙买加联盟,基民盟、自民党和绿党的代表色分别是黑黄绿,对应牙买加国旗)——毕竟一年前自民党不愿组阁的理由就是默克尔本身,现在这个障碍不在了。

《法兰克福汇报》:那个时代已经过去了

一直以来默克尔本身就超越了基民盟,她是成功的象征,是一个时代的政治符号。如今那个时代已经过去了,默克尔作为上个时代的符号最终变成了失败的象征,也注定要被基民盟抛弃。政治不仅仅在于其实际意义,更是一个符号的象征意义。

《明镜》周刊:结束了,德国不应该害怕

《明镜》周刊截屏

现在轮到默克尔了,她本应该在第三任总理之后功成身退,留下不可战胜的神话。现在她却失败了,这是一个时代的终结。接下来我们在遇到危机时还能批评谁?失去默克尔后德国有理由害怕,德国是孤独的,奥巴马之后再无美国总统,连亲密的法国在沙特问题上都放弃了原则;但是德国也不应该害怕,害怕重新选举也是害怕民主本身。

德国之声:主动放弃,而不是等着被选下去

默克尔宣布逐步退出政坛证明她在败局中没有丧失政治求生的本能。她主动放弃,而不是等着被选下去。这能给她带来一些回旋余地,她可以继续培养自己的理想接班人,还可以继续当一段时间的总理。这不仅能帮助她自己,也对她的基民盟有利。

现在,球又踢到了执政伙伴社民党一边。在默克尔做出这一决定之后,社民党退出执政联盟的可能性更大了,这样的话,联合政府破裂的责任自然就落到了社民党头上。每当危机深重的时刻,默克尔总能表现出出人意料的超强状态。

《图片报》:默克尔变成了施罗德

《图片报》截屏

14年前,社民党总理施罗德迫于压力交出了党主席位置但继续坐在总理宝座上,是否似曾相识?施罗德最终没保住总理的位置,社民党也输给了默克尔的基民盟。但现在情况有所不同,施罗德辞去党主席是想要拯救自己的总理生涯,默克尔则是想彻底退出政坛;施罗德指定了自己的接班人,默克尔却把基民盟拉进了内部权力斗争的漩涡。

德国电视一台:她是唯一知道该干什么的人

默克尔不应该独自承担责任,如果默克尔离开了,那么内阁中不少人都应该一起走人。默克尔反而是唯一一个知道发生了什么,应该干什么的人。基民盟已经开始付出代价了,那么基社盟呢?相比默克尔,之前多次以辞职相威胁的泽霍费尔(Horst Seehofer)似乎不准备对巴伐利亚选民负责(注:泽霍费尔为基民盟的姐妹党基社盟的主席,基社盟仅活动于巴伐利亚州,并在地方层面代表基民盟)。

《南德意志报》:对于接班人,沉默是明智的

对于接班人问题,默克尔的沉默是明智的,毕竟顺利指定接班人这件事在历史上少有成功案例。这位德国最有权力的女人似乎还想给世人留下一个她并不贪恋权力的印象。

《曼海姆晨报》:下一个解决方案是什么?

曾经所有问题的万能解决方案就是“默克尔走人”,现在这个解决方案要过期了。下一个解决方案是什么?没有方案。

《新苏黎世报》:默克尔早该被取代

《新苏黎世报》截屏

默克尔正领导着一个平庸的大联合政府,在经济改革、能源过渡等多个方面都逡巡不前,经济上的恶果可能要到几年后方能显现。到那时人们又将质疑,默克尔的半隐退就够了吗?如果默克尔的继任者能够用更保守的政策赢回转投绿党和选项党的选民,那么无疑默克尔将证明自己最后的决策是正确的,同时也证明默克尔早该被取代了。

《时代报》:毫无准备的放手是灾难

长达18年的党主席已经使得默克尔对于基民盟来说是不可替代的。尽管默克尔最终将基民盟带到了只有20%+的支持率,但这并不意味那些叫喊着“默克尔走人”的人是对的。放手是一门艺术,毫无准备的放手将会是灾难。谁会是默克尔的接班人,卫生部长Jens Spahn或者是秘书长Annegret Kramp Karrenbauer(AKK)?基民盟的政治光谱已经太分散了,党内的利益集团太多了,这些总理候选人都没有表现出压服党内派系的权威,更别提领导基民盟对抗其他党派。

《焦点》:该早点这么做,她把基民盟带偏了

默克尔的政治生涯结束了,唯一要批评的是她没有早点这么做。基民盟存在的根本是基督教社会以及保守的民间力量。但在默克尔的影响和要求下,基民盟的信仰越来越多了:义务兵制的取消、同性恋婚姻合法化以及伊斯兰难民,这也许很伟大,但这不是基民盟。

基民盟必须随着社会的变化而现代化,但必须以自己的信念和新思想来实现,而不是像默克尔那样,去采用那些基民盟数十年来所抗争的左翼概念。

法国总统马克龙:她从未忘记欧洲的价值观

她从未忘记,什么才是欧洲的价值观。

《世界报》:国家最终抛弃了她

这个国家最终抛弃了她。默克尔长久以来都受到德国人民的欢迎,因为她曾经小心翼翼地保护着选民,使他们并不用操心政治。她赋予了基民盟新的时代精神,并使得基民盟能够代表的意义更加宽广。只是现在这些都行不通了。

《星报》截屏

除了媒体人的报道解读,也有网民表达了自己的观点。在一份有4万人参与的问卷调查中,56%的人认为默克尔应当彻底退出政坛,而非继续保留总理位置。一些读者在《法兰克福汇报》的评论区留言:

“默克尔对于基民盟是如此重要,只要默克尔仍在,她的存在本身就能使得基民盟难以做出重大改变。”

“基民盟在过去十年内政策如出一辙,在经济、福利和环境问题上缺乏改变。当今的局势下民众更希望看到变化和新鲜血液。”

“由左翼和右翼组成的大联合政府政治态度过于模糊,中庸的政策不仅不讨人喜欢,反而会降低投票参与率。区分度和辨识度更高的社民党和基民盟才更方便民众选出‘自己的党派’。”

(本文作者为界面新闻德国特约撰稿人)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141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