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游天龙:特朗普拟废除的“生在美国即入籍”政策之前世与危途

就在两年前,共和党还仅仅是一个反非法移民、挺合法移民、力挺高技术移民的政党,但特朗普几乎是以一己之力带动全党不仅反非法移民,连合法移民也要对半砍,连高技术人才都要加以限制乃至排斥,一个早就在党内凝聚共识的“锚定宝宝行政令”有保守派高院的保驾护航自然会水到渠成。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作者为亚利桑那州立大学法律社会学博士生,霍夫斯塔大学法律博士,从事移民研究。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

当地时间周二(10月30日),特朗普在接受美国媒体Axios采访的时候表示要签署一个行政令剥夺非法移民和非公民子女自动获得公民权的权利,此言一出可以说震动朝野。

美国“出生地公民权”(jus soli)原则虽然可以追溯到英国普通法,但直到美国内战后才以第十四修正案的方式在宪法上确立起来。该修正案第一款规定:

“所有在合众国出生或归化合众国并受其管辖的人,都是合众国和他们居住州的公民【注:该条款俗称“公民权条款”】。任何一州,都不得制定或实施限制合众国公民的特权或豁免权的法律……“

获胜的联邦政府之所以如此规定,本意是给予刚刚获得解放的黑人合众国公民权,完成林肯《解放奴隶宣言》中未竟的事业。当时联邦政府通过该修正案,更多是为了防止南方各州反攻倒算,以剥夺黑人公民权的方式重新将他们在政治社会经济生活中边缘化,形成实质奴役,让北方将士们白白牺牲。该条款其实主要是确立对美国人的双重公民权保障,如果联邦法律不公则州政府可以代表本州民众起诉联邦政府,如果州法不公则联邦政府可以依凭此法起诉州政府。而在内战后很长一段时间,“公民权条款”被看作仅仅与黑白种族问题有关,甚至整套“内战修正案”都被视为单单针对种族问题的修正案,以至于我们现在耳熟能详的“平等保护条款”、“正当程序条款”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并没有现在这么广阔的适用范围。

而将“公民权条款”的适用范围突破黑白藩篱运用到移民身上来的,是一个叫黄金德的中国人。黄金德1873年出生在一对住在旧金山的中国移民的家中,当时并没有现在这套严苛复杂的移民法,所以他父母和其他移民一样都是一抵达美国就获得了居留权,也理应像其他移民一样在美国居住5年后获得公民权。但19世纪末是美国移民政策第一次开始收紧的时期,通过文化考试成为获得公民权的先决条件,随之而来的《排华法案》也彻底堵死了中国人的入籍之路。原本黄金德这样的移民二代不受《排华法案》的限制,但却在离境重返之后被移民局禁止入境。经过数年的司法斗争,高院最终在1898年支持黄的主张,并确立了百余年未曾被质疑过的前例——“出生在美国的人自动获得美国公民权”。

但黄金德案也有其特殊的历史背景。在1965年以前的美国,“非法移民”这个词基本上是不存在的,因为那时候的移民法就没有对入境做什么严格要求,所以进来的人都是合法移民。而随着美国把移民的大门合紧,并开始设立各种门槛,“非法移民”或“无证件移民”才被新法律“创造”出来,并在80年代以来逐渐成为一个为人所关注的社会问题。而非法移民能够调整为合法身份的途径极其有限,除了千载难逢的“大赦”,那么只有通过亲属移民的渠道最终获得身份。最常见的自然是通过婚姻,但20世纪末美国修订了移民法,禁止未被海关检查过的移民(即“偷渡客”,持签证入内但过期滞留则不在此类)在美国境内通过婚姻获得居留权,要求他们必须回到原籍国的使领馆排期。这条修订很大程度上堵死了非法移民通过结婚获取居留权和公民权的途径,那么剩下的就只有通过年满18岁的美国公民子女来申请了,而这些非法移民的美国公民孩子也被保守派斥之为“锚定宝宝”(anchor baby)。从1980年到2006年,出生在美国的“锚定宝宝”从每年3万飙升至每年37万人。

这些宝宝们的公民权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样毫无争议。从一开始,很多学者就指出“非法移民孩子的公民权问题”和“合法移民的孩子黄金德的公民权问题”之间存在事实和法理的差异,而原条款中“受其管辖”语句也很可能从一开始就排除了那些“未曾对美国宣誓效忠”的非法移民,遑论他们的孩子。但多年来这些争议大多数存在于学术界,而第十四修正案在当今宪法学界的崇高地位也让对“公民权条款”不满的反对派不敢轻举妄动,加上高院自80年代以来牢固的左右平衡的态势也让试图挑战“锚定宝宝”或者对黄金德案加以区隔的反移民群体难受,生怕一不小心输了官司又要等上一百年。不过在舆论界,打击“锚定宝宝”、废除出生地公民权、乃至废除第十四修正案在保守派选民中都颇有市场,在21世纪美国数次移民改革中都屡屡沉渣泛起,被保守派用来对民众进行政治动员。

经过几十年的培育,反移民的涓涓细流终于在上一次总统大选期间汇成了浪潮席卷了美国政治舆论,而其中的弄潮儿就是当今美国总统特朗普。自2015年6月宣布竞选之日起,特朗普就以其反移民的政治主张深受共和党选民的拥戴,也迅速将原本就已经右转的共和党打了一个右满舵,迫使其党内对手也不得不跟上其反移民的步伐,以至于一向以亲移民形象出现的杰布·布什成了第一个跳出来攻击“锚定宝宝”的共和党候选人。而欺软怕硬、不敢得罪西语裔的杰布还将目标对准了政治上相对弱势的亚裔,抨击亚裔是“锚定宝宝”的最大受益人。虽然该言论并不足以挽救杰布的竞选颓势,但却很快让共和党在反移民立场上找到更大共识,为新一任共和党总统在移民领域施展拳脚铺平了道路。在尝试了“穆斯林禁令”、“边境修墙”、“削减难民接受人数”、“骨肉分离羁押”等前人所不敢想的反移民政策后,特朗普毫不意外地开始拿“锚定宝宝”下手。

和前面提及的那些政策一样,特朗普剥夺“锚定宝宝”公民权的行政令必将遭到另一方的司法挑战,并最终需要高院介入并重新审查黄金德案。在保守派在高院占据多数之前,试图将过去宪法学界的那些边缘主张以判决的形式规范化显然是过于冒险。但在10月份经过一番厮杀后特朗普终于将极端保守派卡瓦诺送进高院,让保守派占据了五个席位,并有望在未来几年替换掉饱受疾病困扰的几位自由派大法官,可以说如今借高院之手扭转黄金德案的时机已经成熟。虽然此事要最终取胜还需加以时日,但特朗普一向善于设置假议程,最近中期选举日前更是各种不着边际地跑火车,比如在众议院休会的情况下向选民保证为中产阶级减税等等。如今特朗普爆出这等猛料,显然是向选民表功,试图给共和党选情临门一脚的助攻。

而对于“锚定宝宝行政令”的前景,我个人倒是对特朗普的“魔幻现实扭曲力场”表示乐观。就在两年前,共和党还仅仅是一个反非法移民、挺合法移民、力挺高技术移民的政党,但特朗普几乎是以一己之力带动全党不仅反非法移民,连合法移民也要对半砍,连高技术人才都要加以限制乃至排斥,一个早就在党内凝聚共识的“锚定宝宝行政令”有保守派高院的保驾护航自然会水到渠成。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36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