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苹果高管纷纷为这本书站台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苹果高管纷纷为这本书站台

与上一本《乔布斯传》不同,这一次苹果公司的多位高管对这本《成为乔布斯》赞赏有加。苹果公司将其称为“迄今为止对乔布斯描述最为全面的唯一推荐书目”。“最熟悉乔布斯的那群人推荐的唯一一本传记”是本书最大的卖点之一。

图片来源:网络

这段时间,又有一本关于乔布斯的传记火了!

3月24日,《成为乔布斯》(Becoming Steve Jobs: The Evolution of a Reckless Upstart into a Visionary Leader)正式发行。刚发售该书就销售火爆,随时准备冲击《纽约时报》精装非虚构畅销书排行榜首。现在亚马逊上可以买到英文原版,中文版权已被中信出版社签下,预计年底中文版面世。

这本“后乔布斯时代”的传记深得苹果高管认可,甚至被认为是2011年出版的《乔布斯传》的“纠正版本”。除了披露了诸多细节,它更加侧重于讲述乔布斯的成长故事。

苹果公司将其称为“迄今为止,对史蒂夫·乔布斯描述最为全面的唯一推荐书目”,并在iBooks上免费发布摘录。广告语“最熟悉乔布斯的那群人唯一推荐的一本传记”是本书最大的卖点之一。与上一本2011年出版的《乔布斯传》不同的是,这一次苹果公司的高管对这本“后乔布斯时代”传记赞赏有加。苹果高级副总裁艾迪·库伊(Eddy Cue)说:“这本新书第一次写对了路。”而且在本书的创作过程中,苹果公司全力配合,包括苹果现任CEO库克在内的4位高管,乔布斯的妻子劳拉(Laurene Powell Jobs)等人都接受了采访。

《成为乔布斯》的两位作者都是媒体人,布兰特·施伦德(Brent Schlender)与里克·特策利(Rick Tetzeli)都曾担任过《财富》的资深科技编辑,里克现在Fast Company工作。布兰特曾经报道乔布斯整整25年。刚开始关于乔布斯的采访片段被发布在Fast Company上,后被两位作者集结出版。除了正式的采访外,布兰特似乎与乔布斯有更多的私人交情。

新书披露出的更多细节也引起了注意,包括库克打算为乔布斯捐献肝脏,乔布斯在Next的细节,乔布斯曾经考虑买下雅虎等。相比而言,新书中的乔布斯更加富有人情味,讲述了乔布斯如何从一个鲁莽冲撞的年轻人成长为一家科技公司高管的故事。

与之对比的是前《时代》杂志总编沃尔特·艾萨克森(Walter Isaacson)所著的《史蒂夫·乔布斯传》,在豆瓣网上评分8.7。很多人因为这本书熟悉了“现实扭曲力”、“完美主义强迫症”等乔布斯专属标签。但同时,该书因刻画了乔布斯的严厉、专制的一面而饱受苹果公司高管批判。

2011年10月5日,乔布斯逝世。《史蒂夫·乔布斯传》于19天后同步发行。该书获得了乔布斯本人授权编写并提供资料,作者也采访了与乔布斯有关的100多名人士。乔布斯本身并未有对自己的传记内容提及任何修改意见,甚至生前连即将完成的书稿都没有看过。

《史蒂夫·乔布斯传》发售之后,仅美国境内便售出了300万本。而同步上市的简体中文版首周销量为67.8万册,仅仅一周就登上开卷非虚构类图书销售榜首的位置。尽管销量不错,但苹果高管对这本传记都不太喜欢,库克甚至公开批评这本书:“它完全没有捕捉到乔布斯的本质。如果乔布斯真的如书中描写的那样,我根本不想跟他一起工作。”

两名作者布兰特·施伦德(Brent Schlender)与里克·特策利(Rick Tetzeli)近日接受访谈摘录如下,原文发表于VentureBeat上。

问:你们两人都是作者,但布兰特的名字是排在第一位的。你们在写作时是如何分工的?

布兰特:我们俩都写了整个章节的最初草稿,然后彼此来回调整和修改,有时候还会完全推翻重写。我认为这个过程很像武士刀的制作:写作过程中,我们不断将其翻来覆去地打磨,有时还会斟酌、重组某些词句和段落。虽然这本书有各自的主观意识、从各自的角度来表达的,但我们都对每个句子反复琢磨,力求最终成品在语态和语气上都保持一致。

里克:如何实现这一点是这个项目给我们的最重要的经验教训之一。不同于一篇杂志故事的标准编辑,它不单单是一个简单的写作合并项目。通过两个人思想和风格的融合,我们打造出了一本十分切合心意的书,它完全不会让读者产生一种“哦,这一章是布兰特的想法”的感觉。从我们深入合作以来,我就一直尝试推测他的想法,并争取迎合和融合。我认为这就是我们将一些微妙之处处理得恰到好处的关键。

问:你们的这本书已经被外界评为沃尔特·艾萨克森(Walter Isaacson)所做传记《史蒂夫·乔布斯》的纠正版本。你们认为史蒂夫是出于什么原因选择沃尔特来写自己的传记的?

里克:普通民众可能会把我们这本当成一个纠正版本,但其实这并不是我们的意愿。苹果的支持对我们来说是个意外之喜。据我所知,苹果互联网软件和服务高级副总裁艾迪·库伊(Eddy Cue)以前从来没有发推文赞赏某本书的习惯。我们创作这本书主要是由于布兰特独特的立场,给了他一个观察史蒂夫的不同视角。至于史蒂夫为什么授权沃尔特来写他的传记……嗯,为什么不是他?沃尔特是一个非常出色的传记作者。

问:得到苹果高层的支持,是因为你们获得了他们的信任吗?还是像我们最近看到的那样,苹果公关在逐渐放松对公众的态度,开始转变以前那种不喜欢公开表达意见的作风?

布兰特:我也是花费了一些时间才意识到,苹果的第一反应往往是出于本能和情感。说本能是因为,在史蒂夫领导这家公司期间,它对世界的态度都是不太开放的,根本不会在你做关于乔布斯的报道时给你什么帮助。每当我提出想要知道哪怕是一点点关于乔布斯或其他人的轶事时,都会被拒绝。但我想,这家公司不愿意帮助我们其实也是出于情感原因。因为直到乔布斯去世18个月后,许多同事仍旧没有走出悲伤。当然,一想到像我这的人将要把与史蒂夫相处的个人经历“变现”或出售旧照片时,我也能感觉到一种愤恨的情绪。

苹果的高管团队一直都守口如瓶。我和其中大部分人都相识了很多很多年,所以我并不是作为一个陌生人提出这些请求的。一开始我给他们中的一部分人直接写信,虽然有些人直接回复了我,甚至表达了乐意帮助我们的意愿,但他们都非常尊重苹果全球企业公关副总裁凯蒂·哥顿(Katie Cotton)做出的最终决定。她非常客气地向我们表示,由于苹果推行的政策,苹果并不计划与任何深度特写类书籍或电影项目开展合作。我也一直都会定期联系她,看看苹果政策是否有所改变,但她的回答一直都是否定的。尽管期间她有一次还让我给每个我们希望对话的高管发送一份正式的请求信件,好让他们了解一下我们到底希望知道什么。2013年的秋天,我照做了,但没有得到任何回音。直到2014年春天,凯蒂回邮件说苹果公司正在考虑我们的请求。顺便说一句,几周后,大约在我们手稿的最后期限前一周,我们接到了采访蒂姆·库克、艾迪·库伊、乔尼·伊夫的邀请。他们并没有告知我们决定跟我们以有限的方式展开合作的背后原因。但在采访中,他们都非常直率,传达出的信息量远超我们的预想。

里克:作为《财富》、《EW》和Fast Company的编辑,就多年与苹果公关打交道的经验来看,此次他们的合作态度远超我们意料。不过苹果的公关,就像苹果其他的部门业务那样,态度稍微开放了一些。

问:为什么选择Fast Company首发摘录,而不是您工作过多年的《财富》呢?

里克:曾几何时,《财富》是一个比Fast Company知名度更高的平台,但现在情况已经变了。鉴于我目前就职于Fast Company,并且我们也曾在Fast Company上发布过一篇史蒂夫传记故事,所以首先在它上面推出摘录更加合情合理。

问:《时代周刊》书评家Lev Grossman评论你们的书“逐渐抛弃了临界距离而成为了乔布斯和苹果的伟大赞歌”,他还赞扬了沃尔特的作品(其中包括披露乔布斯婚礼上的素食蛋糕不能食用这一事实),并且批评你们是老生常谈。你们想揍他吗?

布兰特:不,并不想。每个人都有权发表自己的意见。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3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