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乐视还在讲故事 而且越来越夸张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乐视还在讲故事 而且越来越夸张

为了发布传闻已久的乐视手机,贾跃亭举办了一场明星演唱会。这样真的可以吗?

乐视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兼CEO贾跃亭。图片来源:CFP

4月14日上午10点,北京万事达中心外就已经排起了长队。场馆里不时传出节奏感强烈的音乐声,以至于路人诧异地揣测是哪位明星在白天开一场这样的演唱会。但他们都想错了,这其实是乐视手机的一场发布会。

是的,行业中传言了近一年的乐视手机终于开发布会了。尽管来晚了,但为了努力让这款手机能在短期内打出足够的影响力,乐视选择了一条和其他手机厂商都不太一样的路。在发布会上,他们把介绍手机性能、UI设计理念和功能展示的时间让位给了羽泉、邓紫棋、黄晓明的现场表演。

“打倒Apple!”在发布会的前几天,乐视超级电视的用户会发现自己的电视上充斥着这些标语。为了提前造势,乐视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兼CEO贾跃亭甚至对外放出了“乐视致苹果的一封信”,直指苹果封闭的手机操作系统损害了用户的操作体验,手机上独立的App割裂了用户的使用场景。

这些略显夸张的“表演”表明,乐视正竭尽全力地用各种方式对外界讲述一个乐视手机“可能会大卖”的故事。

在发布会上,贾跃亭现场发布了乐视超级手机1、乐视超级手机1 Pro和乐视超级手机Max三款手机,其核心卖点在于乐视网提供的视频内容服务,EUI中的乐见桌面和Live桌面可以更流畅地展示乐视视频的优势,用户可以在手机上收看乐视电视台、乐视体育、乐视影业和并收听乐视音乐的内容。“购买一年490乐视服务费,可以减免300元硬件费用,购买五年服务则硬件免费。”贾跃亭补充。

三款手机中只有前两款有明确的售价,乐视超级手机Max的最终售价需要依靠用户的预购量和实际产量而定。举售价为1499元的乐视超级手机为例子,如果想要流畅使用其中搭载的乐视服务,最终需要花1689元(1499手机售价+490服务费-300硬件优惠),如果想硬件全部免费则需要一次性购买五年服务即2460元,折算后和同规格手机售价并没有相差太多。

为了进一步证明乐视手机上的价格优势,贾跃亭甚至直接公布苹果、三星和小米的BOM物料价格来进行对比。“撇开公开竞争对手物料价格是否合规不说,乐视这个手法也并不聪明。”一位手机行业从业者会后告诉界面新闻记者,物料价格会随着产量增加而逐步下滑,贾跃亭所公布的物料价格并没有明确指出该品牌当时的实际产量,这种比较并不科学,“更多的是从营销角度来做这件事,好让消费者误以为他们的成本更低。”

尽管贾跃亭用了“令人窒息”来形容这场发布会,但这款仍在重复讲述乐视“内容生态”——既依靠内容带来利润、终端更多只是作为渠道的手机,至少在目前为止还看不出具有说服力的优势。

当然,对于乐视而言,一部手机的推出可以让自己的“生态圈”更完善,它现在有了电视、有了手机、甚至还有了汽车。至于有多少人能在这上面消费乐视的内容、进而更多地被乐视的终端产品吸引,这还是一个很大的未知数。

如果我们仅仅从简单的市场竞争的角度看,乐视手机的机会已经不像“出奇制胜”的乐视电视那么大。2013年乐视推出超级电视时,传统电视厂商还未意识到互联网可能对其带来的变革。“当时的乐视在一定程度上推进了这些传统家电产商触网。”一位家电咨询机构人员对界面新闻记者评价道。

但乐视手机没有这种机会。根据IDC公布的数据显示,2014年Q4国内手机市场前五分别被小米、苹果、华为、三星和联想占领,而剩下的市场份额还将被魅族、锤子和即将进入战场的360等厂商继续瓜分。此外DIGITIMES报告也指出,2015年Q1国内智能手机出货量出现30%的下滑,“国内一线及二线手机厂商仍在消化库存,一些小品牌厂商业绩远远不及预期”。乐视手机需要在这样艰难的环境中占据一席之地,这场战并不会比乐视电视轻松。

有手机供应链行业人士向界面新闻记者证实,乐视手机此次并不是由富士康代工,而可能是台湾伟创或仁宝。“不找富士康代工,乐视手机在供应链上不具备优势。”该人士认为,富士康一般只和能确保手机产量的客户合作,而富士康没能和乐视达成合作的原因很可能就是对乐视未来的产量存疑。

这一说法可以从小米手机最初由英华达代工的例子中找到佐证。它至少表明,乐视手机想要赢得富士康这样的合作伙伴,它必须先过“销量爬坡”这一关。

还可以注意的一点是乐视的现金。乐视涵盖了手机、电视、汽车的复杂产品生态链需要巨大的资金周转。但根据乐视公布的年报显示,截止到2014年12月31日,乐视的现金及等价物余额为4.47亿元,已同比减少23.72%——这表明它在快速消耗自己的资金。

继去年广电收紧互联网电视政策以来,乐视电视业务受到严重影响并多次导致停牌。期间贾跃亭也由于种种原因长时间滞留国外。这让原本追捧乐视生态的一些投资人对这家公司的判断逐步趋于冷静,他们需要权衡贾跃亭的能力和乐视是否具备真正实现他口中生态的实力。

现在距离贾跃亭第一次打出生态概念已经过去了两年。无论是乐视还是贾跃亭本人,当然都有充足的理由继续讲故事,因为它仍是玩转资本市场的经典套路。这样做的结局是,也许有一天它会忽然爆发,但也许有一天会可能变成另一个盛大——那是一个著名的总是不停地在围绕“网络迪斯尼”布局、后来就没有了后来的故事。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乐视

3.7k
  • 快手宣布与乐视视频战略合作,独家自制版权作品可二创
  • 乐视网保荐项目行政监管措施落地

贾跃亭

  • 量产在即,四个交易日FF暴涨132%,贾跃亭要翻身了?
  • 距离“交卷”只剩半个月,市值仅剩7亿美元,贾跃亭该如何翻身?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乐视还在讲故事 而且越来越夸张

为了发布传闻已久的乐视手机,贾跃亭举办了一场明星演唱会。这样真的可以吗?

乐视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兼CEO贾跃亭。图片来源:CFP

4月14日上午10点,北京万事达中心外就已经排起了长队。场馆里不时传出节奏感强烈的音乐声,以至于路人诧异地揣测是哪位明星在白天开一场这样的演唱会。但他们都想错了,这其实是乐视手机的一场发布会。

是的,行业中传言了近一年的乐视手机终于开发布会了。尽管来晚了,但为了努力让这款手机能在短期内打出足够的影响力,乐视选择了一条和其他手机厂商都不太一样的路。在发布会上,他们把介绍手机性能、UI设计理念和功能展示的时间让位给了羽泉、邓紫棋、黄晓明的现场表演。

“打倒Apple!”在发布会的前几天,乐视超级电视的用户会发现自己的电视上充斥着这些标语。为了提前造势,乐视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兼CEO贾跃亭甚至对外放出了“乐视致苹果的一封信”,直指苹果封闭的手机操作系统损害了用户的操作体验,手机上独立的App割裂了用户的使用场景。

这些略显夸张的“表演”表明,乐视正竭尽全力地用各种方式对外界讲述一个乐视手机“可能会大卖”的故事。

在发布会上,贾跃亭现场发布了乐视超级手机1、乐视超级手机1 Pro和乐视超级手机Max三款手机,其核心卖点在于乐视网提供的视频内容服务,EUI中的乐见桌面和Live桌面可以更流畅地展示乐视视频的优势,用户可以在手机上收看乐视电视台、乐视体育、乐视影业和并收听乐视音乐的内容。“购买一年490乐视服务费,可以减免300元硬件费用,购买五年服务则硬件免费。”贾跃亭补充。

三款手机中只有前两款有明确的售价,乐视超级手机Max的最终售价需要依靠用户的预购量和实际产量而定。举售价为1499元的乐视超级手机为例子,如果想要流畅使用其中搭载的乐视服务,最终需要花1689元(1499手机售价+490服务费-300硬件优惠),如果想硬件全部免费则需要一次性购买五年服务即2460元,折算后和同规格手机售价并没有相差太多。

为了进一步证明乐视手机上的价格优势,贾跃亭甚至直接公布苹果、三星和小米的BOM物料价格来进行对比。“撇开公开竞争对手物料价格是否合规不说,乐视这个手法也并不聪明。”一位手机行业从业者会后告诉界面新闻记者,物料价格会随着产量增加而逐步下滑,贾跃亭所公布的物料价格并没有明确指出该品牌当时的实际产量,这种比较并不科学,“更多的是从营销角度来做这件事,好让消费者误以为他们的成本更低。”

尽管贾跃亭用了“令人窒息”来形容这场发布会,但这款仍在重复讲述乐视“内容生态”——既依靠内容带来利润、终端更多只是作为渠道的手机,至少在目前为止还看不出具有说服力的优势。

当然,对于乐视而言,一部手机的推出可以让自己的“生态圈”更完善,它现在有了电视、有了手机、甚至还有了汽车。至于有多少人能在这上面消费乐视的内容、进而更多地被乐视的终端产品吸引,这还是一个很大的未知数。

如果我们仅仅从简单的市场竞争的角度看,乐视手机的机会已经不像“出奇制胜”的乐视电视那么大。2013年乐视推出超级电视时,传统电视厂商还未意识到互联网可能对其带来的变革。“当时的乐视在一定程度上推进了这些传统家电产商触网。”一位家电咨询机构人员对界面新闻记者评价道。

但乐视手机没有这种机会。根据IDC公布的数据显示,2014年Q4国内手机市场前五分别被小米、苹果、华为、三星和联想占领,而剩下的市场份额还将被魅族、锤子和即将进入战场的360等厂商继续瓜分。此外DIGITIMES报告也指出,2015年Q1国内智能手机出货量出现30%的下滑,“国内一线及二线手机厂商仍在消化库存,一些小品牌厂商业绩远远不及预期”。乐视手机需要在这样艰难的环境中占据一席之地,这场战并不会比乐视电视轻松。

有手机供应链行业人士向界面新闻记者证实,乐视手机此次并不是由富士康代工,而可能是台湾伟创或仁宝。“不找富士康代工,乐视手机在供应链上不具备优势。”该人士认为,富士康一般只和能确保手机产量的客户合作,而富士康没能和乐视达成合作的原因很可能就是对乐视未来的产量存疑。

这一说法可以从小米手机最初由英华达代工的例子中找到佐证。它至少表明,乐视手机想要赢得富士康这样的合作伙伴,它必须先过“销量爬坡”这一关。

还可以注意的一点是乐视的现金。乐视涵盖了手机、电视、汽车的复杂产品生态链需要巨大的资金周转。但根据乐视公布的年报显示,截止到2014年12月31日,乐视的现金及等价物余额为4.47亿元,已同比减少23.72%——这表明它在快速消耗自己的资金。

继去年广电收紧互联网电视政策以来,乐视电视业务受到严重影响并多次导致停牌。期间贾跃亭也由于种种原因长时间滞留国外。这让原本追捧乐视生态的一些投资人对这家公司的判断逐步趋于冷静,他们需要权衡贾跃亭的能力和乐视是否具备真正实现他口中生态的实力。

现在距离贾跃亭第一次打出生态概念已经过去了两年。无论是乐视还是贾跃亭本人,当然都有充足的理由继续讲故事,因为它仍是玩转资本市场的经典套路。这样做的结局是,也许有一天它会忽然爆发,但也许有一天会可能变成另一个盛大——那是一个著名的总是不停地在围绕“网络迪斯尼”布局、后来就没有了后来的故事。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