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灭绝年代:我们的下一代可能看不到珊瑚礁的光彩了

海水温度不断上升,珊瑚礁白化越来越严重,曾经郁郁葱葱的海底森林很有可能在未来几十年内彻底消失,科学家对此发出了警告。

2017年,关岛的珊瑚礁已经大片白化了 摄影:David Burdick

今天的孩子可能是最后一代看到五彩珊瑚礁的人了。海洋生物学家大卫·欧布拉(David Obura)当前正在参与监测珊瑚礁的工作,眼看着这个世界上最五彩斑斓的生态系统一点点走向衰亡。

全球变暖和海洋酸化已经严重影响到温暖海域的珊瑚礁生存,至今16%到33%的珊瑚礁已经白化,而只要再升温一丁点儿,那些目前还幸免于难的珊瑚礁也岌岌可危。世界自然保育联盟(International Union for the Conservation of Nature,IUCN)珊瑚专家小组主席、海洋生物学家大卫·欧布拉警告说。

“打个比方,在你面前有许多盏灯,灯光明灭,然后一盏盏黯淡,”欧布拉对《观察者》(Observer)杂志介绍说,“这个过程像是温水煮青蛙,一旦数字达到了临界点,比如说1000,这个系统面临的就是死亡。”

欧布拉还补充说,“今天的孩子可能是最后一代看到五彩珊瑚礁的人了。现在我们看到的珊瑚礁的历史,可以往上追溯2500万到5000万年,这些年里,非洲版块不断向亚欧板块之下俯冲,印度板块则每年都在向东北移动,抬升亚欧板块。它们连地壳板块碰撞都撑了过来,然而人类竟只花了短短50年就破坏了全球气候,这一改变来得如此彻底,以至于我们的下一代,将再也看不到全球相连的,已经存活了数千万年的珊瑚礁系统。”

早前,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也发表了新一期的气候报告,提高了珊瑚礁的风险评估等级,报告显示,目前全球珊瑚礁的白化速度远超预期水平。IPCC的科学家警示说,如果气温再上升2摄氏度,热带珊瑚就此灭绝的可能性将超过99%,照目前看来,这2度的升温很可能在未来50年内达到。

“现有证据大多都表明,在当前的高温环境中,以珊瑚为主的生态系统难以维持,更别说进一步升温了。”IPCC研究指出,上个月,这项研究得到了全球195个联合国成员国的认可。

联合国气候报告还指出,气候变暖不仅会让我们失去这颗星球上最美的、最富多样性的生物栖居地,更会对鱼类和在沿海地区依赖渔业生存的百万人造成巨大损害。他们或许将要丢掉最重要的经济来源,也更容易暴露在风暴肆虐之下,并且毫无抵抗之力。

人们常常将珊瑚礁比作是海底森林,但和陆地上的亚马逊丛林相比,其衰亡的速度要快得多。和北极、高原地貌一并,经过上亿年演化的珊瑚礁可能会首先受到气候变化的冲击,成为最先殉难的生态系统。只要全球气温再升高1-2摄氏度,珊瑚的共生藻就会死亡或离开。失去了共生藻的珊瑚也就失去了多彩的外衣,只剩下灰白的珊瑚虫,附着在脆弱的结构上。这一白化的过程可以是暂时的,只要海水冷却,环境变好,共生藻类再次回归,珊瑚又可恢复生机。然而白化的过程拖得越长,频率越高,就越有可能走向无法挽回的毁灭。

这就是我们面临的现状。人类最早在1983年观测到珊瑚白化。1998年白化现象第一次出现在全球各地,2010年又是一波全球性的白化。接下来就是过去的三年,从2015到2017年,每一年都出现了珊瑚白化。

“全球性的珊瑚白化越来越频繁,其程度越来越严重,整个珊瑚礁系统都在不断崩溃,原本成片的珊瑚沦为一个个支离破碎孤立的珊瑚群。”欧布拉预测说。

在29个列入世界遗产的珊瑚礁中,已经有有11个白化。根据目前的趋势,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预测,到2040年这个数字将增加到25个。

普遍来说,风险最高的珊瑚礁位于沙特阿拉伯、马达加斯加、夏威夷和巴布亚新几内亚离岸海域,这些珊瑚礁很可能在2043年前就严重白化。埃及、澳洲(包括大堡礁)、古巴、印尼和菲律宾的珊瑚礁生存希望则相对大些,尽管依然渺茫。

受旅游业影响,菲律宾巴拉望岛的珊瑚礁也受到了威胁 图片来源:Alamy

除了气候变暖和海水酸化,珊瑚礁还面临其他的威胁。在菲律宾巴拉望岛,原本容光焕发的珊瑚被度假村污水、船只污染和滥捕严重破坏,甚至还有极其恶劣的违法捕捞现象——将氰化物泵入珊瑚结构,使鱼类休克,再捞起卖到中国,放进家庭水族箱供人观赏消遣。

绿色和平组织东南亚分部(Greenpeace Southeast Asia)的文斯·辛区斯(Vince Cinches)认为,在太平洋著名的“珊瑚大三角”(Coral Triangle)所发生的一切堪称灾难。这片海域是应对气候变化适应性最强的海洋区域之一,本应成为海洋生物的避难所,“即使在位于珊瑚大三角的菲律宾,我们也正看着珊瑚礁迅速消亡,”文斯呼吁说,“我们要减少过度捕捞、沿海开发、污染、采矿、旅游和气候变化给珊瑚礁带来的压力。”

如今已知的800多个珊瑚物种中,部分已宣告灭绝,但只要主要的珊瑚礁共生物种继续存在,而温度保持稳定,珊瑚礁生态系统复原也不是天方夜谭。

像欧布拉一样的科学家,他们的角色也在发生转变,从研究观察者变为倡议者,但他们的态度并不乐观:珊瑚的最后一个重要功能也许就是告诉人类,如何更好地关爱地球上其他的生态系统。

“除了被动记录这个生态系统的衰亡,我们正努力通过一些积极的甚至有些激进的声明,让公众明白,阻止同样的悲剧在其他生态系统中重演刻不容缓。这是我工作的动力,”欧布拉警示人们,“如果我们不吸取这一教训,让气候变暖持续发酵,那么等待我们的只有更多的冲击。”

(翻译:马昕)

……………………………………

欢迎你来微博找我们,请点这里

也可以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界面文化”【ID:BooksAndFun】

来源:卫报

原标题:Next generation ‘may never see the glory of coral reefs’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