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首例婴儿基因编辑实验,为何会遭到科学界集体谴责?

基因改写之后,一个新的基因会产生什么影响,会增加其他疾病的可能性吗,会产生什么副作用,这些都是未知数。

第二届基因编辑峰会11月27-29日在香港召开,而一则首例基因编辑婴儿诞生的信息已经引起医学界集体讨伐。

11月26日下午,122位科学家在新浪微博“知识分子”账号上发布联合声明,对“首例免疫艾滋病基因编辑婴儿”进行强烈谴责。声明称,“对于在现阶段不经严格伦理和安全性审查,贸然尝试做可遗传的人体胚胎基因编辑的任何尝试,坚决反对,强烈谴责。

声明针对的是人民网26日上午报道,来自中国深圳的科学家贺建奎在第二届国际人类基因组编辑峰会召开前一天宣布,一对名为露露和娜娜的基因编辑婴儿于11月在中国健康诞生。他的团队采用“CRISPR/Cas9”基因编辑技术,对这对双胞胎的一个基因经过修改,使她们出生后即能天然抵抗艾滋病。具体来说,该实验团队试图在人类身上禁用一种名为CCR5的基因。该基因会形成一个蛋白质门口,允许艾滋病毒,即导致艾滋病的病毒,进入细胞。

自2012年CRISPR技术被阐明后,科学家已经陆续运用该技术为人类健康与疾病治疗领域带来了诸多福音。

但此次,这对双胞胎的出生,引起了医学界普遍反对。

“这意味着这一刻人类其实已经是被改变了。这两个小孩已经缺失了我们长久进化以来一直带有的基因,不管这个基因有什么功能。”清华大学教授、清华大学全球健康及传染病研究中心与艾滋病综合研究中心主任张林琦表示。他称,在美国等西方国家,要做和人类相关的实验,一般只有体细胞会作为基因编辑的实验对象,比如提取一部分血液细胞加以“修饰”。

“这些体细胞里被修饰的基因不具备遗传性。”他强调,“这样的实验和这次的研究有本质区别。这对双胞胎的出生,意味着他们身体里所有的细胞里都存在着被编辑过的细胞,会有遗传性。”

包括张林琦在内的不止一位专家都对该项研究的伦理性提出了巨大质疑。

华东师范大学研究员李大力亦对媒体表示了自己的震惊,“基因编辑怎么可能用到健康的胚胎上,而且最终小孩出生了。”

他也提到了遗传性的问题,称受精卵的基因编辑与子宫内胎儿的基因治疗有显著区别,因为后者会发生生殖系转移,为伦理的禁区。“作为基因编辑研究者,我完全不明白这项置伦理红线于不顾,置受试者本人健康与家庭稳定于不顾,置中国科学家群体的共同意识和声誉于不顾的所谓研究的目的是什么?不管怎样,应该受到强烈的谴责,如果有违法律法规还应当受到法律的制裁。”

相关技术的成熟度是另一个引发关注和讨论的因素。

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研究员魏文胜认为,就CRISPR技术来说,虽然它有好用的一面,但基因剪刀并不是越锋利越好,因为既然它能够“中靶” ,就同时存在“脱靶” 的可能, 滥杀无辜的情况不能完全避免。他认为,相关技术的应用目前还停留在理论讨论阶段。

事实上,在全球范围内,从现有的法规体系出发,直接在人体受精卵和胚胎展开基因编辑实验都是被严格禁止的。根据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就上述新闻发表的一篇评述,大多数西方国家都认定在体外受精胚胎和人体上进行这样的实验是违法的;在美国,相关实验是被严禁的;而中国在2003年试管受精操作的相关指导文件中,也将基因编辑列为禁项。

据《生物通》等媒体渠道的消息,中国研究人员曾在2015年宣称在实验室培养皿中对人类胚胎基因展开编辑实验。但当时实验的前提是该人类胚胎不可存活。而目前此次针对活体胚胎的实验是否获得了相关部门的许可尚不可知。

让人不解的还有贺建奎的实验动机。

据目前已有的公开资料,贺建奎之所以选择以艾滋病防治为方向进行胚胎基因编辑,是因为他认为相关感染“在中国是个大问题”,是“一种主要的,不断增长的公共卫生威胁”。

但卓正医疗儿科、儿童遗传代谢病医生袁泉告诉界面记者,中国并非艾滋病(HIV)高发区域,感染几率不高,同时,相比之下,应对感染性疾病,疫苗有更成熟的的技术。“虽然目前尚没有HIV疫苗,从研究看,相信也不远了。”

国家卫生与健康委员会疾病预防控制专家委员会委员卢洪洲教授在接受《北京青年报》采访时也表示,“艾滋病的母婴阻断非常成熟,如果担心艾滋的亲子间遗传,母亲治疗就可以了,干嘛还要做这份研究呢?它的研究价值何在呢? ”

张林琦在接受《健康报》采访时还提及,由于艾滋病毒的高变性,即使清除CCR5基因,也无法完全阻断艾滋病毒感染;但是现在母婴阻断技术非常有效,高达98%以上,可以阻止新生儿不被艾滋感染;至于HIV感染的父亲和健康的母亲,更是100%可以生下健康的孩子, 根本无需进行CCR5编辑。

“虽然目前人类基因测序技术成熟,但是在基因解读和编辑方面仍然存在限制,”袁泉补充道,“基因改写之后,一个新的基因会产生什么影响,会增加其他疾病的可能性吗,产生什么副作用,这些都是未知数。面对任何一个新科技的应用推广,都应该抱持非常审慎的态度。”

“人类基因的突变,这是件很恐怖的事情,因为你可以让人变得很聪明、很漂亮,但你也可以让人变得很丑陋、很不具有人性 。所以这是为什么相关部门对于相关实验在具有遗传性的人体受精卵和胚胎上展开,要做出严格的界定和规定,使得相关技术是在造福人类,而不是在毁灭人类。”张林琦说。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15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