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篮球世界揾食艰难,NBA球队转行当起地产公司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篮球世界揾食艰难,NBA球队转行当起地产公司

想要在篮球世界里生存或者繁荣,NBA球队就得去篮球圈外赚钱。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2019年,金州勇士队就会离开现在的主场甲骨文球馆,搬进新球馆大通中心(Chase Center)。这座明晃晃如灯塔的球馆不是勇士在建地产项目的全部。整个大通中心项目在Mission Bay地区占地面积11英亩,包括一座拥有1.8万坐席的球馆、两栋商用写字楼以及10万平方英尺的零售场所和广场空间。

当然,这个庞大场馆的造价也是高出天际——接近11亿美元。而且,根据旧金山当地的规定,这些钱得完全由勇士队自己出,无法花纳税人的钱。

“如果我们没有其他手段赚钱,那么花10亿去造一个场馆是说不过去的。”勇士队的CEO 里克-维尔茨(Rick Welts)在接受ESPN采访时表示。

大通中心外景概念图。图片来源:体育画报

根据福布斯数据,2016-17赛季,勇士队收入为3.59亿美元。据知情人士向ESPN透露,搬进新场馆后,勇士队的篮球相关收入(basketball-related income,简称BRI)将会比现在身处甲骨文球馆增加1.75亿到2亿美元。

看起来,勇士收入颇丰。但是,这些钱要用来供养身价超高的球员、身怀绝技的工作团队、维护场馆、更新器材、进行技术投入等等。可以看出,单凭球队收入,想要偿还建造大通中心的债务,维护场馆日后的运营,基本上是做梦。

当然,勇士队也从一开始就没打算采用这种笨办法。

大通中心旁边,两栋正在施工的写字楼办公空间达到58万平方英尺。未来,这里将搬进一个新客户——共享出行公司Uber。勇士已经将这两栋办公楼的45%卖给了Uber,另外10%卖给了地产公司Alexandria,自己保留了45%的办公空间。

写字楼旁10万平方英尺的商用铺位则会出租给29间餐厅和商家。如果出租情况乐观,勇士队应该能在成本之外获得相当不错的收入。而且,因为这些钱不是篮球相关收入,因此球队不需要和球员以及亏损的其他球队共享。

 “这是我们未来40年成功的基础,”维尔茨说,“我们的核心产品永远是勇士队,围绕勇士队的业务我们会一直谨小慎微,但是球队之外我们可以放手去做一些尝试。”

在如今的NBA环境下,一支球队单纯依靠转播版权收入、场馆门票收入、商业赞助、商品经营和授权收入等传统渠道,可能面临亏损或者日子过得捉襟见肘。

因为,当前的收入在未来存在不确定性。今后,NBA媒体版权的价格可能出现波动,年轻人对篮球的兴趣、到场观赛的意愿都充满了不确定性。球队传统的收入来源不能保证持续不断地供应财富。

而球队运营成本在可预期的未来会一直上涨。越来越高的工资帽和奢侈税就足以让管理层头疼。据ESPN专家分析,如果明年夏天勇士为了保留当前阵容,给汤普森和杜兰特提供顶薪的话,那么勇士在球员工资之外,还将面临有可能高达2.25亿美元的奢侈税。

2016-17赛季,已经有14支NBA球队出现了亏损。未来,想要在篮球世界里生存或者繁荣,NBA球队就得去篮球圈外赚钱。

率先开始探索生财之道的球队,都和勇士一样,率先选择了地产行业。

据ESPN报道,距离旧金山85英里远的萨克拉门托,国王队也在卖房子。

今年6月,一家由国王队控股的公司购买了新建的金普顿精品酒店45套房产中的40套,花了超过100万美元。

除了此次置业,国王还在当地拥有150套房产,以及面积25万平方英尺的零售铺位。这些资产对于国王队的收入和盈利至关重要。

据ESPN报道,国王手下的零售和餐饮空间每年能带来800万美元的收入,另外的办公空间则能收租200万美元。对于国王这支在收入和奢侈税重新分配之前还在亏钱的球队来说,这算是一笔非常聪明的投资了。

湖人队所在的斯台普斯中心,由场馆运营商AEG负责。AEG在斯台普斯中心外打造了知名的LA Live,这是一个集结了观赛、零售、休闲和娱乐功能的综合商圈,受到湖人和快船等球队比赛的带动,一直人气很旺。NBA球馆外总有消费者和商家,那么场馆所有者为什么不买下球馆周围的场地,名正言顺地对商户收租呢?

斯台普斯周围热闹商圈。图片来源:AEG

今年,亚特兰大老鹰队不仅迎来了花2亿美元翻新过的State Farm中心,还和地产CIM集团合作,进行一项耗资50亿美元、占地1200万平方英尺的综合体项目。老鹰队CEO史蒂夫·库宁(Steve Koonin)说这是亚特兰大市的LA Live。老鹰成立的控股公司在其中占股约30%-40%。如果项目运营顺利,或许能够扭转老鹰队历史长期性的亏损状态。

奥兰多魔术队从1989年开始就由DeVos家族经营。大约十年前,魔术队也开始盘算自己球馆的生意了,想给球馆周围增添了很多其他功能空间。不过,魔术队没有前面几支球队运气那么好,项目建设中就遇到了经济衰退,开发工作也被搁置。明年,由魔术参与的综合体建设才能重新动工。

NBA球队经营风格的改变,主要来自其掌舵人身份的改变。勇士的老板乔·拉科布(Joe Lacob),国王队老板维维克-拉纳戴夫(Vivek Ranadive),韦斯利·艾登斯(WesleyEdens)和马克·拉斯里(Marc Lasry)为首的收购雄鹿队的财团(雄鹿队本赛季也搬进新球馆了),以及老鹰队的托尼-雷斯勒(Tony Ressler),都是比之前的NBA老板们更相信“富贵险中求”的生意人。

未来,或许NBA球队篮球之外的收入会超过篮球业务收入。

那么,这有可能带来一个新问题——这部分收入用不用和球员以及其他球队分享?虽然地产开发收入目前并不包含在NBA在2016年劳资谈判协议规定的“篮球相关收入(BRI)”范围内,但是明眼人都能看出来,球队的招牌和引流能力对其地产项目的推动力很大。甚至,以后NBA会和各支球队讨论这部分收入是否应该和其他亏损的球队共享,以及一些篮球业务收入低、但是地产开发收入高的是否需要其他球队“接济”。

NBA球员工会的首席财务官加里·阿里克(Gary Arrick)在接受ESPN采访时表示:“虽然现在劳资协议没有涵盖这部分(地产收入),但是球员理应从这种受比赛带动的收入中获得一部分。我们承认球队老板在筹集资金和开发建设中承担了风险,但是我们还是希望球员在其中的作用能够得到认可。”

过去,一支NBA球队可以是一个科技公司、媒体公司,或者一家娱乐公司。现在,他们都在努力变成一家地产公司。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1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