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英眼看中国】设计婴儿:潘多拉盒子已经打开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英眼看中国】设计婴儿:潘多拉盒子已经打开

无论真实与否,贺建奎的实验都在提醒我们:科学狂人正在对生命进行干涉。如果这种警报得不到重视,人类的未来可能处于危险之中。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英眼看中国”,是旅英作家、记者杨猛在界面新闻开设的专栏。从一个旅英中国人视角、通过英国媒体解读中国。】

当贺建奎宣布世界首例基因编辑婴儿诞生时,詹妮弗·杜德纳(Jennifer Doudna)的心情十分复杂。

《泰晤士报》科学编辑Tom Whipple报道了这位基因编辑技术背后的关键人物。詹妮弗·杜德纳是美国生物化学家、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教授,她是贺建奎用来修改婴儿基因的编辑工具CRISPR的发明者之一(CRISPR另一个主要发明者是华人科学家张锋,詹妮弗和张锋曾经合组公司,两人因为专利之争分道扬镳)。

CRISPR编辑工具是六年前发明的。它使用一种功能如同剪刀的酶,剪掉胚胎或成人的缺陷基因,然后将“健康”遗传物质插入缺口。

这项尖端技术被世界各地的实验室所采用,当然中国的这一次最为轰动。《每日邮报》说,目前全球范围内已有大约2700项使用CRISPR工具的临床试验正在进行或者得到批准,在诸如癌症、肌肉萎缩症和镰状细胞性贫血治疗上取得了一些突破。比如使用基因编辑来治疗婴儿淋巴细胞白血病,以及把癌症患者的免疫细胞转化为消灭肿瘤的武器等。

但是所有这些工作都是针对婴儿和成人,而不是胎儿。英、美等很多国家都禁止在胎儿身上使用CRISPR编辑工具,因为其改变不可逆转,也可能遗传给后代。

相比之下,中国犹如狂野的西部,中国科学家成为这个领域的领头羊。《独立报》称,据报道,中国医院里还有数十名癌症患者和艾滋病病毒感染者正在进行细胞基因的改造工程,在此情况下,这对基因编辑双胞胎的诞生似乎是一个合乎逻辑的步骤。 问题在于,虽然基因编辑工具被证明是一个奇妙的创新,但科学家仍然无法很好地控制它们以保证安全。

《独立报》主张,由于没有在学术期刊上发表文章以及进行相关的科学审查,应该对贺建奎实验的真实性进行甄别。

该报说,像基因编辑和克隆这样有争议的领域很长时间以来都吸引了骗子和民科。很多大胆的实验后来都被证明是假的。最典型的例子是曾被称为干细胞研究先驱的韩国研究员黄禹锡,伪造了世界第一例克隆人类胚胎。

《每日邮报》认为,无论真实与否,贺建奎的实验都在提醒我们:科学狂人正在对生命进行干涉。如果这种警报得不到重视,人类的未来可能处于危险之中。

英国科学家霍金死后发表的文章警告说,我们应该永远放弃这个研究领域 ,否则就有可能摧毁人类。他预测,通过修补自己的DNA,人类处于一个自我毁灭的边缘地带。

如果任由人们选择去编辑和改善他们和孩子的DNA,一旦这样的超人出现,那么未被改善的人类将会出现重大问题,他们可能会消亡。

——这就像赫胥黎著名的反乌托邦小说《美丽新世界》的预言:人是通过优选制造出来的,并以此最终实现对人的控制,建立起未来的种姓制度社会。

而今中国科学家迈出了危险的一步,从长远看,我们需要就全面暂停对胎儿进行基因编辑达成一致,这是防止潜在灾难性后果的唯一方法。

在《泰晤士报》的文章中,詹妮弗·杜德纳谈到了同样曾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工作过的“原子弹之父”罗伯特·奥本海默说过的话,在目睹原子弹测试产生的巨大蘑菇云之后,罗伯特·奥本海默引用了一句著名的印度古诗“我成为死神,世界的毁灭者”。

这也是詹妮弗·杜德纳当下的心境,她帮助开发了一个强大的工具,可以剪掉任何一段基因代码,并且用另外一个替换,这就像是一颗原子弹。这项技术不仅改变了DNA,也改变了人类的后代,它赋予人类控制自身进化的能力。这项技术提出了一个重大的伦理问题,然而她本人和全社会都没有找到答案。

《泰晤士报》警告,潘多拉盒子已经打开,这个变化会非常快,是时候开始考虑其影响了。

(作者杨猛,旅英作家、记者,著有《陌生的中国人》、《不平静的江河》。)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