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玛丽·博拉的一步险棋:我面对现实矛盾,职业经理人负责战略发展

丹·阿曼成为Cruise首席执行官或许很是意外,但这并非玛丽·博拉轻易做出的一个决定。

面对当下美国车企职业经理人的有限权力,通用汽车想要彻底摆脱目前发展局势,最大的任务是玛丽·博拉这位家族继承人承担起企业主要矛盾,给丹·阿曼创造实现通用真正发展的机会。

11月30日,通用汽车正式宣布命丹•阿曼(Dan Ammann)担任自动驾驶技术公司Cruise首席执行官一职,全权负责Cruise战略发展的同时,对通用汽车自动驾驶进行技术开发。

伴随着丹•阿曼在Cruise的最新任命,意味着其在2019年的工作职位将从通用汽车总裁偏重Cruise首席执行官。其实,这并非是通用汽车的临时决定,早在今年6月份,丹•阿曼的工作方向就进行了相关调整,主要侧重于自动驾驶,并对通用汽车全球业务和金融工作负责。

日前,通用汽车决定进行大幅裁员、关厂,以快速实现成本缩减,而仅仅几天的时间,其迅速将丹·阿曼作为Cruise首席执行官,这一系列动作对通用汽车意味着什么?同时对丹·阿曼而言,他未来的工作任务将有何改变?这些或许才是通用汽车本次高层人员任命背后最应该关注的重点。

丹·阿曼和玛丽·博拉分工有何不同?

对于丹·阿曼工作重心的改变,大多数人的关注点或许并不在于其和通用汽车未来自动驾驶方面的关系,而更多的考虑:作为通用汽车总裁的丹·阿曼和通用汽车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玛丽·博拉,他们在工作上究竟有何分工?

据汽车预言家了解,在主流车企的运营体系中,其内部主要分为监事会和董事会两部分。一般而言,企业监事会主要是由企业家族和投资人组成,主要负责监管工作,但不直接参与企业具体运营。董事会是由相关投资人进行管理,部分成员或为监事会指派任命。

目前,宝马、奔驰以及大众等车企,大多是以上述管理形式存在,这在一定程度上是一个常规化的车企管理形式。但具体而言,各国车企之间还存在很多不同。例如,欧洲车企一般以基金托管的形式进行企业控股,基金是以营利为首要目,不会对企业发展过程进行过多干涉。

相比欧洲企业发展形式,美国车企近几年受经济环境影响和自身发展的相关问题,最终导致家族企业变成以华尔街投资人思维为核心进行企业发展。基于此种模式,最终迫使原本扮演监事会角色的人员处处干涉企业发展,而这也成为通用汽车在2008年前的最大发展壁垒。

对于当时的通用汽车而言,一方面职业经理人制定好的战略不能按时执行,另一方面,由于家族企业和监事会过分重视营收水平,不允许企业财务报表在一年乃至一个季度中出现任何问题。因此,在前几年中,企业家族一直是以“隐藏”的方式操纵着企业的整体发展。

反观近几年,通用等美国车企的发展频频出现失衡状况,从而致使企业家族人员进行直接管理,成为执行方老大。在此阶段中,通用汽车将丹·阿曼一步步移到自动驾驶具体部门,让其进行战略上的把控,也是另一种意义的发展战略,使玛丽·博拉能够完全将通用汽车的运营掌控在手中。

玛丽·博拉调离丹·阿曼的原因

在外界看来,通用汽车将丹·阿曼从通用汽车总裁转向Cruise首席执行官,是一定意义上的“削权”,但作为玛丽·博拉而言,这并非是她的目的。

身为通用汽车的家族掌门人,玛丽·博拉从进入通用汽车的那一刻起,她就肩负起整个企业重新发展的重任。虽然玛丽·博拉是美国汽车业百年历史上的首位女性CEO,但她希望将通用打造为最具价值的汽车公司。

从玛丽·博拉担任通用汽车首席执行官之时,她所面对的已经是一个与经济危机、破产重组彻底告别的通用汽车,但发展至今,通用汽车再次处于经济壁垒之中,而这正是通用汽车当年申请破产后所种下的“恶果”。

据了解,通用汽车当年申请破产,美国政府给予三大车企近500亿美元的相关扶持。因此,通用等车企从那时开始肩负起包括美国公众就业、医保等方面的社会责任,恰恰因为这些问题的存在,很大程度上降低了通用等车企的发展速度。

在此之前,通用汽车为缩减成本决定在北美进行大批裁员、关工厂等动作。虽然对于一个企业而言,这是其发展过程中的成熟操作,但在通用汽车内部,此种决定并不在所谓的职业经理人范围之内,最终还需要玛丽·博拉这位家族继承人进行“拍板”。

玛丽·博拉为了实现通用汽车的快速发展,最大的任务之一就是率先提升效率,轻化资产,从而去除车企中的拖累项目。虽然美国总统特朗普对于通用汽车之前的动作有所不满,但这并未影响玛丽·博拉的决定。

从这个角度看,玛丽·博拉调离丹·阿曼,更大的意义不在于用此种手段进行“夺权”,更多的是撇除丹·阿曼的“权利之忧”,让这位专业的职业经理人全身心进行战略发展项目,实现自动驾驶的最大化发展速度。

丹·阿曼的核心任务是什么?

在外界看来,丹·阿曼成为Cruise首席执行官或许很是意外,但这并非玛丽·博拉轻易做出的一个决定。

据汽车预言家了解,通用汽车之前进行削减人员、关闭工厂等方面的成本控制,主要目的在于在未来两年将新能源汽车和自动驾驶汽车的资源增加一倍,从而进行电动化和自动化的发展。

虽然就目前的通用汽车而言,通用汽车相比大众等其他主流车企仍处于较为落后的地位,且还没有进行自动驾驶车辆的测试计划。但早在2016年,自动驾驶单元Cruise就被通用汽车收购,进行自动驾驶等方面的发展。

为了促进在自动驾驶方面的发展,通用汽车在此之前通过增加相关技术人员,从而对自动驾驶部门进行不断扩展。另外,通用汽车还在底特律总部建立发展中心,回笼相关资源,进行重新“创业”,发展自动驾驶汽车。

相关数据显示,在今年从软银和本田获得大笔投资后,通用汽车的自动驾驶汽车部门Cruise估值已达到146亿美元。伴随着通用汽车在自动化和电动化方面的投资增加,通用汽车到2019年或将推出依赖自动驾驶汽车的乘车共享服务。

此次丹·阿曼正式走进Cruise部门,与其联合创始人凯尔•沃特(Kyle Vogt)进行合作,一方面将快速推进L4级自动驾驶车辆Cruise AV的量产工作,确保在2019年能够完成大规模的商业化运行。另一方面,通用汽车将通过丹·阿曼出色的资本运营经验以及财务能力,帮助Cruise Holdings公司完成大规模商业化前的资本运作,甚至帮助其实现独立上市。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