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债务、人口和通缩” 中国及亚洲四小龙面临三大难题

除了面临“人口老龄化”的世界性经济难题,中国和亚洲四小龙还将受“国内债务过重、濒临通缩边缘”的困扰。

图片来源:CFP

人口老龄化加剧和人口红利消退已成为亚洲经济的障碍,尤其会成为中国和亚洲四小龙(香港、台湾、韩国和新加坡)未来几年的经济发展巨大的“绊脚石”。

日本已多年受人口老龄化问题困扰。据日本总务省发布的日本总人口估算结果显示,截至2014年10月,日本年满65岁的人口首次超过了14岁以下人口的两倍,少子老龄化愈发显著。日本全部都道府县的15岁至64岁“劳动年龄人口”比例皆在下降,占日本总人口的61.3%。

而中国目前面临与发展阶段初期同样的问题,开始尝到独生子女政策的“苦果”。据中国国家统计局最新发布的《2014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2014年年末中国60周岁及以上人口数为2.12亿人,占总人口比重为15.5%;65周岁及以上人口数为1.375亿人,占比10.1%,首次突破10%。预计到2020年,中国老龄人口将达2.48亿,到本世纪中叶,中国的老年人口将达到4.87亿,约占总人口的1/3。

当一个国家或地区60岁以上老年人口占人口总数的10%,或65岁以上老年人口占人口总数的7%,即意味着这个国家或地区的人口处于老龄化。

多年来,中国和亚洲“四小龙”都有着令人印象深刻的人口结构——大量的年轻劳动力以及较少的老龄人口。但未来几年乃至几十年这种情况将发生改变。

而据国际投行摩根士丹利发布的最新统计数据称,除日本、印度、印度尼西亚和菲律宾以外,亚洲其他地区的劳动年龄人口增长率即将跌入负值。

摩根士丹利分析称,有着疲弱人口结构和紧俏劳动力市场的经济体(中国、韩国、台湾、泰国、香港和新加坡),也面临着债务高企和通缩压力的挑战。这些经济体平均27个月生产者物价指数(PPI)已持续下跌,面临通货紧缩边缘,且所有这些经济体债务总额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接近甚至高于200%。

该投行称,“债务、人口结构和通缩”已经为上述地区的内需增长带来了重大压力。由此产生的高水平实际利率意味着民营经济对国内投资持谨慎态度,加之缺乏货币政策行动来拉低实际利率,致使迫切需要过渡到一个新生产周期的时间拉长。

美国Business Insider发文称,这些经济体或许能够在通缩和债务问题上钻研出解决方案,但他们不可能奇迹般地“变”出新生儿。在没有大批移民涌入的情况下(鉴于其巨大的人口基数,这对中国可能没用),本国人口才是亚洲强国未来赖以为生的所在。

结合中国经济总体放缓来看,短期内经济似乎不太可能重现过去20年的两位数增长。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