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为什么全世界的人都愿意和日本人做生意?|近观日本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为什么全世界的人都愿意和日本人做生意?|近观日本

这种信任,甚至可以称为某种“社会资本”,社会资本越高,人与人之间就越不是某种简单的金钱和交易的关系,而是基于某种道德、道义或者习惯的关系。

图片来源于视觉中国

【“近观日本”是旅日作家、中欧商学院客座讲师陈药师在界面新闻开设的专栏,讲述日本的商业和文化】。

 诚信是奢侈的品质

诚实,对中国人来说,是最奢侈的品质之一。

我们生活中充满着各种谎言。公交车售票员经常大声喊:往里走,里面没人。等你挤进去就知道了,里面比外边还挤。

一个好友装修,最后累惨了,比工人还累,为什么?他说,如果你不每天在工地监工,工人就会偷换材料,消极怠工,或者随意敷衍。除了监工,哥们每天都要请工人吃黄焖鸡米饭,送酒送烟。

这就是获得安心的代价。

我周围总有一些朋友,当他们遇到问题的时候,第一个想法是找熟人帮忙,或者熟人托熟人帮忙。比如拉个阑尾要找人,孩子进幼儿园、小学要找人,老人动手术找人……

为什么不能按照正常的流程去解决问题呢?因为我们对机构缺乏信任,我们担心自己不去找人既有的机会就会被流放,成为别人的盘中餐。

显然,缺乏诚信是丑陋的,危险的,不健康的。反过来说,诚信是一种美德,他让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简单透明如蝉翼。他让我们放弃诡计、欺诈、厚黑的欲望,诚信还能缩减交易的成本—如果公司与公司之间有基本的诚信关系,你就能规避很多法律纠纷,放心的开展合作。

我常去日本,与很多日本机构、日本人合作,他们当然也存在着不诚信的问题,但总体来说,依然是一个诚信度非常高的国家。

人与人,人与公司,公司与公司的信任

我在日本生活三年,一共丢失了6部手机,都无一例外的找了回来。或者被出租车司机送了回来。在日本想丢东西都很难。快递送到你家门口,如果你没在家,他会把东西放下,不管你多久之后才回家,东西还会形销骨立的在那等你。

先讲述三个故事。

第一个。

8月京都似流火,热浪像舌头舔舐得地面上的红砖、房屋的轮廓、行人的发梢都变得模糊不清。

领队叫大风,他带着我们七八个人站在公交车站等车,一辆公交车缓缓驶来,车停下来,靠门那一侧的车身慢慢向下倾斜——日本公交车的设计极为人性化,车体倾斜是为了让身体不便或者小孩子也能顺利上车。

大风一边上车,一边回头喊:大家拿好东西,别丢东西,丢了很麻烦的。

二十分钟后,等下了车,我们几个人徒步走了五分钟,大风仰天长啸:我钱包丢车上了。

其他人各奔行程,我和大风去警察局报案。警察是个大叔,拎着棍子站在门口——日本警察最常规的武器就是棍子。大叔用我几乎难以听懂的关西腔询问情况。关西腔,有点像东北话,粗粝,不失幽默:大噶啊,钱包咋还能丢了尼?憋上火!安慰完大风,警察大叔给公交车公司打了电话,然后告诉大风,该干嘛干嘛去,等电话就行。

十五分钟后,电话来了,公交车司机告诉大风,钱包被一个日本小姑娘捡到了,二十分钟后,司机会再次经过我们下车的那个站台,然后把钱包交给大风。

彼时,天气骤然变得凉爽了很多,大风站在夏日的小风里,等来了自己的钱包。等我俩与大部队汇合之后,大风牛气哄哄地跟众人说:“在日本很安全,日本没有小偷,而且拾金不昧,各位不用担心会丢东西。”

团队成员大喜,纷纷打开自己的包,往天上扬撒。

在日本人与人之间的基本诚信构建了一种让我们艳羡的和谐关系。他让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简单而美好,诚信构建了人际关系之美。

第二个故事。

丰田汽车在日本高冈有一工厂,这家工厂非常独特。工厂里有上千名工人,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外人看来,他们就像富士康的血汗工厂,生活看不见高山大河、白雪皑皑,只有眼前的机器和零件以及与自己无关的销售额数字。

但实际上,却不是如此。在生产线上,每一个工人的头顶,都有一根绳子,“莫非是感觉工作无聊的时候,上吊更方便?”

别扯了!事实上,这根绳子的用意在于,任何一个工人,如果认为生产的流程有问题,都可以拉一下,让整个工厂停止运转。

这是一多么大胆的试验?万一哪个工人手欠,或者闲的没事儿干,拉一下绳子,都损失惨重。可是,这家工厂成立至今,从来没有哪一个工人拉动过绳子。

这是因为,丰田汽车给了员工充分的信任。

大部分人对于丰田的精益管理有个认知上的误区:我们总以为丰田汽车有什么独门秘籍葵花宝典,其实丰田的精益管理就是一个共同体组织工厂的系统化设计,同时带来最高的效率,那么,这种共同体组织的共同价值观是啥?就是信任。

继续引申一下这个话题。很多人都是知道日本公司奉行终身雇佣制,当你进入一家公司工作之后,轻易不会被裁掉,而你的职场进阶之路也非常鲜明:按部就班的工作,抛头颅洒热血,随时间流转,往更高的职位攀爬。退休之后,能拿到可观的退休金。

这当然存在着问题,比如日本大公司通常管理僵化、人浮于事,员工担心承担责任,在变革面前止步不前……但另一方面,大公司给员工提供好的福利保障,让员工无后顾之忧,换句话说,对于公司来说,他们不仅仅要确保员工本身的生活来源,还要考虑他背后家庭所面临的生存要求。

可以说,日本这个社会是由公司来豢养的。而这种豢养的基础就是信任。信任构建了员工与公司之间长久的合作,也构筑了整个社会的稳固之美。

这种诚信的关系不仅仅存在于员工与公司之间,公司与公司之间也缔造了一种难以分割的长久合作关系。

20世纪70年代,石油危机来了。

在世界的两端,有两个倒霉孩子,一个叫马自达,一个叫戴姆勒-奔驰。俩孩子有过傲人的历史、野心勃勃的憧憬,到如今去走到了破产的边缘,人生如戏,车生难料。

然而,他们俩都没死,一直活到了今天,马自达被住友信托拯救,戴姆勒奔驰被德意志银行拯救。事实上,早在二战期间,住友信托的母公司住友财团就与马自达有着密切联系。简单说,他们之间缔结的信任关系根深蒂固。

这是一种交易之美,夸张一点说,日本企业与企业之间的合作,根植于长期合作建立起来的信任关系,而不是一纸契约。索尼创始人盛田昭夫就慨叹,为什么美国有那么多律师,而日本律师占人口比例远远低于美国。这就是因为日本更重视诚信,契约精神没有那么重要。

总结一下:在日本,人与人之间,人与公司之间,公司与公司之间构建了一种信任的关系,这种信任的关系其实是日本商业发展社会成熟的一个重要条件,这种信任,甚至可以称为某种“社会资本”,社会资本越高,人与人之间就越不是某种简单的金钱和交易的关系,而是基于某种道德、道义或者习惯的关系。

虽然日本法律规定了,捡钱不还会罚款,但追责起来很难,虽然日本法律也规定了,人家把钱包还你,你应该拿出一部分钱作为答谢,然而,在日本电车站里的失物招领处里,琳琅满目,各色手机都有,没人知道是谁捡回来的。

这些行为不是出于金钱的目的。

在丰田汽车,工人虽然貌似身处底层,但依然被赋予了叫停生产的重大责任,因为管理层相信他们不会滥用这种权力。

而在日本,公司与公司之间的关系也是基于某种信任关系,这种信任关系一旦建立,就牢不可破。他们互相扶持,共同进退。就在住友财团和马自达的案例中,住友不仅为马自达提供了资金支持,同时也要求自己的一些下属公司将订单投给了马自达。几年之后,克莱斯勒也遇到了同样的遭遇,然而,他只能求救于政府。

那么,为何日本会成为一个以诚信为美的国度呢?

高度信任的共同体

日裔美籍学者弗朗西斯·福山对日本信任程度的问题有过很多经典的阐述,概括来说,他认为,日本之所以是一个高度信任的社会在于中间阶层的广泛存在。在古代,日本天皇没有实际权威,地方都靠大名来高度自治。而一个日本人除了对自己的父亲效忠,还需要对他的老师、大名、武士等人效忠。这种效忠的关系构成了信任的基础。

而中国一直以来就是儒家思想占据我们基本的道德制高点。父为子纲,父为子掩,子为父掩。如果你父亲做了违法的事情,你去举报了,这会被社会所苛责;但在日本就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福山认为,正是因为在日本人的一生当中,有很多人会和自己的父亲竞争,才构建了一种广泛的信任关系。

而信任,除了会降低社会运行的成本——比如法律成本、交流沟通成本、试错的成本等,还构建了一种趋于和谐的美好图景:每个人安之若素,按部就班的生长,这都来自于诚信之美。

如此说来,一个高度信任的社会的养成有历史的原因 、地缘的影响、文化的推动,你可能深感谎言依旧存在,坦诚依旧艰难。可是,你可以尝试,在自己的组织内部构建一个信任的共同体,对待员工少画饼,多一些真诚的洞见;如果我们改变不了世界,那就先改变一下你能改变的小环境。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