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专访】世贸组织前总干事拉米:WTO改革亟需解决两个问题

首当其冲的是升级WTO在贸易补贴方面的规则。

WTO前总干事拉米。图片来源:官方供图

文 | 肖恩

近年来,呼吁WTO改革的声音不绝于耳,被誉为“经济联合国”的世界贸易组织(WTO)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质疑和汹涌而至的压力。在12初的阿根廷G20峰会联合公报中,尽管20国集团承诺支持对WTO进行改革,改进其功能,但并未具体阐述改革的内容。

近日,WTO前总干事、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特聘教授帕斯卡尔·拉米教授(Pascal Lamy)在上海接受了界面新闻的专访,对WTO改革的现状和前景进行了深入剖析。2005年9月1日,拉米正式就任WTO总干事,任期4年。1999年至2004年,拉米曾任欧盟委员会负责贸易事务的委员,亲身经历了中国入市谈判。

拉米认为,WTO的改革有两个亟需短期内解决的问题,首当其冲的是升级WTO在贸易补贴方面的规则。反补贴措施是WTO三大贸易救济措施之一,通常是国家用来反制不公平贸易的手段。根据相关规则,一国可以通过WTO的争端解决机制得到反补贴救济来避免他国补贴带来的不利影响。

拉米认为,目前WTO的规则太弱,不足以解决中国以及其他国家在贸易活动中遇到的问题。因为在一个全球开放贸易体系中,的确需要合理的费用支撑你的生存,但如果存在补贴的现象,就会造成贸易的扭曲。

由于国有企业在中国的重要性,拉米表示,补贴问题对中国来说尤为重要。国际上没有任何一个经济体在贸易总量上能够和中国相比拟,也没有任何一个其他国家的国有产业有如此高的重要性。拉米表示,中国领导人多次提到中国将会进一步改革开放,其中很重要的一步就是要缩小国有企业的规模。但具体完成情况还需要拭目以待。

WTO改革的第二个问题则是争端解决的程序。拉米表示,这是一个更为复杂的问题,但在整个系统性改革中的重要性并没那么高。这也是美国一直坚持的问题。目前已经有了数项改革计划。

自2017年8月起,美国因认为法官有越权表现而一直阻挠WTO争端解决机构(DSB)上诉机构启动法官候选人甄选程序,WTO争端解决体系中最为重要的上诉机构面临瘫痪。2月12日,中国、欧盟、加拿大、印度等国在WTO总理事会上提交了两份改提案,但遭到美国拒绝。这是25年来第一份关于从根本上改革WTO争端解决机制的具体文本。彭博社认为,WTO将要已经进入最危险的时期,如果不改革,它很可能会失去调解争端的能力。

目前关于WTO的争议,还有一个重要内容就是发展中国家享受的优惠待遇问题。目前,三分之二的WTO成员国都是发展中国家。拉米提出,传统上,WTO把所有国家分为两大类——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发达国家原则上互相开放贸易,但它们与发展中国家的贸易关系则是不对称的。

然而,如今的情况是,不仅有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还有新兴市场,但在WTO还没有任何关于新兴市场的内容,这是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中国是一个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是一个长期的讨论议题,介于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之间的情况,需要灵活的考虑”,拉米说。

此外,WTO改革的其他内容还包括数据化领域内的规则制定,涉及到数据存储、数据组织、数据获取以及数据保护等内容。拉米认为,数据在国际交换的过程中扮演的角色将会越来越重要,涉及到智能商品和服务的国际供应链,例如人工智能、3D打印等。“随着时代的发展和国际格局的转变,这些新问题都需要WTO的介入”。

拉米还提到,WTO已经有关于信息技术的一些规则,主要围绕信息技术的处理方式。未来要面临的问题不是关于处理信息的设备的生产,而是如何使用数据,但这并没有囊括在WTO的信息技术协议之中。

在阿根廷G20峰会期间,美国、墨西哥和加拿大三国贸易部长签署了新的贸易协定——美墨加协定(USMCA),取代了有25年历史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提出,这份会是未来贸易协定的模版。

对此,拉米对界面新闻表示,这些协议的目标是要达到超越WTO系统的贸易开放程度,有WTO+的效果。从以往的经验来看,它可能会创造一个基准,但这份协议中很多内容是针对北美地区的,难以复制。

美墨加协定中第32条排他性条款规定,其中一方成员国如果要与“非市场经济国家”进行自贸协定谈判,要提前三个月知会其他各国。协议中提到,“非市场经济”国家是指在协议签署时,任意一成员国认定其为非市场经济体,且与任何成员国都没有自贸协定的国家。

对于这条可能会对中国产生不利影响的条款,拉米认为,该条款中并没有提出一方成员国知会其他成员之后的结果,且条款里面提到的“市场经济”的概念在WTO也没有明确的释义。

而对于美国总统特朗普提出的“公平贸易”的说法,拉米对界面新闻表示,这在本质上是一个很好的概念,但需要建立在所有参与者都承认其公平性的前提下。如果贸易双方只有一方认为这是公平贸易,那么它就不是公平的,所以“公平贸易”不是一个可操作的概念,需要公开协商辩论。没有人能否认贸易对公平性的诉求,但它具体指向取决于具体贸易活动中的条款。

对于目前中欧正在进行的投资协定谈判,拉米认为也需要建立在互惠的基础上,而作为中国和欧洲商业交流的一座桥梁,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有助于促进双方商业文化的沟通。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7

相关文章